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养殖户的猎物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050 2019.08.11 19:05

  章延笑了笑,将自己身上带着的锁扣设备全部脱下来,丢在隔离舱的地板上,然后转身进入下一层隔离舱,准备前往放武器的地方拿取之前买的爆破性炸药。

  这些大威力炸药的威力可比火箭弹要强不知道多少,只要当量足够,他敢肯定自己能将对方的载具炸成废铜烂铁。虽然自己也可能随之一起灰飞烟灭。

  只是当几秒后最后一层隔离舱门打开,章延看见的不是载具的引擎,而是全副武装、背着一袋炸药的少女。

  “你……”章延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做到这个地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次陪你发疯,下不为例。”夏梦舒淡淡说道,“毕竟那些家伙是冲我来的,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

  章延没有说话,但是嘴角却止不住上扬,他知道自己在笑只是没笑出声来,以免被通讯器录下来传到对方的耳机中。

  他点了点头,直接从夏梦舒那里接过背包,然后转身走向舱门口。自动驾驶下的载具接到指令,在两人打开舱门的瞬间加速,将引擎的效率提升到过载峰值,与身后敌人载具的距离足足拉开到四百米。

  而就在这个时候,舱门打开了。

  虽然无法感受到外界的狂风,但是章延能够看见载具两旁危害粉尘的波动,他带头跨出舱门,一脚踩在载具的外层支架上,开始往车顶爬。

  外骨骼带来的强大力量辅助,让章延不至于在载具颠簸之下被甩飞,他敢肯定单凭自己身体的肌肉力量,必定无法在这样高速行驶下的载具外部进行活动。

  我以前有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吗?章延心中思索着,动作一点都没放慢。两万年前的那个他,除了和那位军备队的熟人学习过军备知识之外,就再也没做过类似的事情,而两万年后的现在,他从苏醒那一刻开始,周围的危险逼迫着他不得不去杀死敌人。

  我刚刚杀死了一个驾驶员,是人类……

  章延一想到这里,便皱起眉头,想要将那种罪恶感从脑中甩出去。他没见到血也没看见残骸,无法想象现场的状况所以也没有实感。

  人们常说,不杀生的人如果弄出性命,第一反应是害怕和难以置信,然后就会浑身发冷,不知所措,或者犯恶心想吐。然而这些症状章延都没有,他只知道如果自己不给予反击,那么产生哪些不良反应的人或许是对方。

  也有可能那些家伙根本不会有任何反应。

  爬上车顶的章延急忙站稳,俯下身子一把抓住顶部的几个凸出的握把,然后转身向下方的夏梦舒伸出了手:“上来,还有两分钟急转!”

  夏梦舒和他不一样,身上还带着把特斯拉电磁步枪,在章延冲到敌方载具上的时候能够进行火力掩护。

  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两人在载具顶部紧紧抓住凸起的金属横杠时,秒表走向了零。刹那间,整个车体在紧急机动下倾斜,巨大的惯性让两人险些横着倒飞出去,他们死死抓住横杠,最终在身子一起撞在自动机枪的金属挡板上停下。

  破开重重浓雾,章延能看见自己后方不断逼近的巨大轮廓,探照灯的灯光照射在上面,让章延找到了突入口——旁边的舱门正在缓缓开启。

  “小心!”

  通讯器中传来夏梦舒的声音,章延忽然感觉自己的头被一只手猛地按了下去,紧接整个人被向后拽去。

  什么时候上来的!?章延一愣,他想都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居然在实行之前,和对方的想法相撞了。他急忙一把拽住旁边的横杠,借助的外骨骼的力量将胳膊猛地向后方甩去,将按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打开,紧接着向腰间的枪套伸过去。

  然而,当章延转过头去看向身后的瞬间,却发现自己的手枪已经不见,被那个身穿浅灰色防护服的家伙向外抛去,落入一片灰黑色迷雾当中不见踪影。

  该死!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一阵清脆的机械齿轮声在章延身后响起,那个身穿浅灰防护服的敌人身上一时间被鲜红色的小孔布满。防护面罩的后方那张脸,章延看不见,但是他能够感到对方的疑惑和不敢相信,那双原本健壮的胳膊在空中无力挥舞着,随着身体一起倒了下去。

  这就是特斯拉电磁步枪的威力吗……章延苦笑着,觉得自己或许以后应该改变一下思路,不再依赖普通热武器。

  四百多米的距离距离几乎是转眼间就缩减为肉眼可见的距离,他冲夏梦舒打了个手势,紧接着抓紧背带纵身一跃,抓住敌人载具上打开的舱门边框,靠外骨骼的力量把自己拉上去。

  舱内一片狼藉,巨大的载具似乎分为上下两层,章延眼前看见的第底层舱室已经被火焰烧焦,满地都是弹头碎片和各种杂物,舱室的门、内壁等地方都被焦黑色覆盖。

  章延觉得自己应该会闻到一股糊味,只是优良的全面防护服将这股味道隔离在外。

  他没有停留,急忙往里跑去。舱室内四处都倒着尸体,粗略估计之下大概有十多个左右,他们无一例外全都身穿浅灰色的衣服,但是死状都很惨烈。被爆炸夺取半边身体的,整个人都被烧焦的,还有几个虽然身上看起来完好无损,但是仍旧倒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失去了生命体征。

  他们的浅灰色衣服,实在是太眼熟了。这种制式的服装,让章延意识到这群人可能是之前那个诡异的村落里的家伙。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追杀夏梦舒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章延摇了摇头,将遥控炸药抛在几个角落当中,准备在离开时引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后方从上方通往低层的通道口响起脚步声,急忙转过身望向那里,发现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

  但是章延比他们的反应速度更快!就在枪声响起的瞬间,“复合结界”被他通过卷轴发动,那层微弱扭曲了光线的薄膜挡在外层,针尖一般的子弹停留在结界的外层。它们动能尚未消退,却无法前进半分,像是被停滞在空中般立在结界表层。

  而章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尚未等对方那两个人枪口的火光消散,他就抬起手来做出端着步枪的姿势。

  再见。章延在心中默念道,手中的步枪随着远古的字符链的消失而成型,他也就这样扣动了扳机。

  这些人身上穿着的装备只是最简单的隔离防护服,甚至连辅助外骨骼都没有。在枪声响起的时候,那两个身上带着伤站起来的人只能再度倒下,而章延看了看手中这把因为过热而变形的枪,将它丢到了一边,然后接通通讯器。

  “夏梦舒,我这里搞定了。”

  “三十秒后车就到,这次别跳车,我放绳索下去。”

  听着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他松了一口气轻笑起来,想着自己再怎么傻,也不会妄想自己能从底层跳到接近四米高的车顶上。

  夏梦舒非常准时,果真在三十秒之后,车辆就开了过来与这巨大的载具齐头并进,虽然这敌人的车辆仍然试图与定位器同步,但是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的它绝对想不到,章延已经将定位器连同武器库当中剩下的所有东西都丢在了这辆载具上。

  这意味着,它无论如何定位,也只能定位到自己的车舱当中。

  两分钟后,随着一声轰鸣,这巨大的载具在火焰和爆炸当中变成了报废垃圾,被章延他们甩在身后,留在了这片被危害粉尘覆盖的“灾厄”区域。

  ………………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组织。”章延倚在驾驶座旁边,看着外置屏幕上的摄像头录像回放,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发现这些人的装备虽然统一,但是意外简陋,武装甚至没办法分配到人手一把,甚至都没办法和城内的维安部队相比,这些人既不是专业的佣兵,也不是杀手,更不是什么特殊的武装部队成员。

  而且他们似乎很难应对突发状况,以至于那足足二十多个人,就这样被章延和夏梦舒两人连载具一起灭了。

  “‘养殖户’手下的人。”夏梦舒叹了口气,坐在驾驶座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任由载具自动驾驶,“我觉得你没听说过。”

  “当然没听说过。”章延看着这个少女,觉得她接下来可能要讲出什么惊人的秘密,“我对这个新世界的大部分信息一无所知。”

  “那是神秘学当中的禁忌魔法,用来创造人类的。”夏梦舒叹了口气。

  “你说了‘魔法’两个字。”章延指正道,“不应该是神秘学吗?”

  “神秘学是一个巨大的类别,魔法是下面的分支之一,‘养殖户’用的禁忌魔法它的确是魔法。”夏梦舒摇了摇头,解释道,“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群家伙盯上。”

  “是不是因为那次你救了我。”章延指了指自己,“那个村庄,还记得吗?就是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个的确是‘养殖户’的一个生产基地,但是……”

  她不说话了,似乎是自己也找不出原因。车辆就这样自己驶向目的地,夏梦舒又叹了口气,从驾驶座上站起身来,取下了头部护具。

  章延看着她走向后仓,拿起连着引擎旁边那罐浅绿色液体的针管,刺入自己后颈的皮肤。他知道少女正在利用“世界理神经网络”执行“调配”这一操作,用以引发液体当中蕴含的巨量“密契能量”,为引擎充能。

  而章延暂时也没事干,坐在一旁开始制造武器。

  “定位装置”可大可小,甚至可以是依附在某物上的一个神秘学符号,毕竟两人都不确定它究竟属于神秘学当中的那个分类、到底是哪种术式、哪种魔法。由于没时间一点点排查,章延将那一堆电磁脉冲手雷、爆破性炸药和两只特斯拉电磁步枪,全都留在了敌人车上。

  他还记得最后的景象——相隔足足六百多米,他甚至已经看不清对方车体轮廓,最后也看见了巨大的冲天而起的火光。

  除了车载设备拆不下来之外,就只剩那张“通用复合结界”卷轴,两人没有更多的武器。

  而为此,章延需要全神贯注地利用自己的能力,制造一些装备以供使用。

  他第一次尝试靠自己能力了制造特斯拉电磁步枪,然而质量在刚刚的战斗当中得到印证,它就是个失败品,因为过热变形导致直接报废。

  不过因为是第一次创造,这个结果还在章延满意的范围之内,因为它至少可以正常开火。接下来章延不打算去创造一次都没用过的电磁脉冲手雷,而是创造自己熟悉的武器,比如那些爆破性炸药,还有卷轴。

  卷轴的效果他见到了,能够正面抗下枪击、承受火箭弹正面轰击,防御力高到了吓人的地步。如果不是那层结界,章延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两回了。

  当时因为价格超出了预备资金范围,所以只买了一张这样的卷轴,他希望能自己创造一张,这样两个人都可以随身携带以防万一。

  他这样想着,便开始在脑海中构建那个概念,尽管他对“虚幻现实神秘学”方面的通用术式,以及结界之类的东西一无所知。

  随着不断使用能力,章延对自己能力的掌握越来越熟练,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及时创造自己想要的物品,尽管造物的质量不是很稳定。

  亮蓝色的神经纹路一点点浮现,遍布他左边大半个身子,直接透过防护服显现出来。他不知道此时夏梦舒正盯着自己看,只是低着头,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逐渐形成轮廓的“卷轴”上。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模糊的概念并没变清晰,反而愈发模糊。章延感到一股疲劳逐渐向上涌来,那种并非来自精神、并非来自肉体,而是如同来自灵魂的疲惫,迅速将他吞噬。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