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用情感改写现实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6653 2019.07.25 02:00

  在章延的那个年代,地球上所有的具有危险性的动物,不是被排除在了人类生活圈之外,就是被关在动物园当中,早已失去了野性。

  当章延看见旁边被拨开的草丛中,好像有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尸体时,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那怪物的巨钳,就已经有他半个人那么大了,不难想象自己被夹住之后的场景。

  我还不能死啊……青年死死咬着牙,紧张地盯着这三只大家伙,缓步向后退去。他希望自己能够通过不惊动对方的方式,慢慢离开。

  可是他又怎能想到这些怪物根本不按照他的想法来?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在对方那千足虫一样恶心的“脚”下,形同虚设,几乎是一瞬间章延和这三只怪物之间的距离就缩短了一半以上,而且它们还在加速。

  该死!这是人能对抗的东西吗!?他心中暗暗咒骂道,刚刚那下几乎让他感到血液都要凝固了。他几乎是原地侧身就跑,不再思索,也不再犹豫了,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

  南边是湖,北边是山,无论哪个地形都不适合逃跑,因为湖是这些怪物的地盘,而那矮山的坡度根本无法轻松登上去,唯有东边那一望无际的平原是他最佳逃跑路线。

  但是这并没有给章延带来任何安全感。强风随着他急速奔跑直接从领口倒灌入身子,让他感觉背脊发凉,哪怕此时腿部已经因为急速跑动开始发烫。

  他只是稍稍偏过头去,余光便能看见后方那三只怪物穷追不舍的样子,它们巨大的身子甲壳锯齿般的边缘,直接将沿路的枯萎植物撕扯成了碎片,那密密麻麻的让人看了一眼就心里发毛的足,更是如同催命一般,逼迫着章延不敢有半分喘息。

  呼……呼呼……

  凉气吸入肺部又被高速挤压出来,让他感到喉腔几乎要干裂,几分钟毫不停歇的全速跑动下,章延已经感到四肢的疲劳,甚至还有一股股反胃的恶心感向上涌来。

  该死该死该死!想想办法!青年的脸色有些泛白,焦急、慌乱的情绪无时不刻不再扰乱着他的大脑。

  这种情况下,让他发挥自己的长处“思考”几乎不可能,后面穷追不舍的家伙若是形单影只,或许他还能放手一搏,依靠背包中那柄刀。但那是三只大块头!而且那足有他半人大小的躯体和巨钳,威力相当恐怖。

  就在三分钟之前,他试图利用一颗枯树拖延时间,却没想到那枯树直接被一钳子夹成两段。直接让章延看向那三只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东西的眼神都变了。

  他已经开始体力不支了,甚至大脑都开始不自主的思考最极端情况下,自己会以什么样的死法离开世界,然而地面上忽然出现的裂痕让他心头的不安再度提升到顶端。

  那个好像是裂谷?一个不好的念头冒了出来,让他砰砰直跳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但是身后穷追不舍的家伙根本不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

  那个裂谷,是他站在矮山顶上没能看见的,可能是因为视线问题,再加上地形巨大的落差,导致裂谷这个地形被挡住。

  眼看着自己的脚尖就要逼近那条裂缝,远方的地面也越来越清晰,粗略估计下至少也有二十多米高的高度,大脑出于恐惧而产生的想法,让章延下意识降低了自己的速度,却忽然间感到两腿一软,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就这样直直滚出去两米左右。

  呲啦——

  枯树枝划破了他的探险外套,将其勾住,这才让章延堪堪在裂谷的边缘停下。裂谷边缘的尘土因为他向下落去,青年咬牙忍住身上的疼痛,两手紧紧抓住地面上凸起的石块,慢慢将头伸出裂谷边缘。

  在双眼看到裂谷深度的同时,寒凉如同蛇一样一点点从脚底爬上他的身子,让他僵在那里不敢动弹半分。

  裂谷不宽,两米的距离只需要助跑就能跨越,但是它的落差,丝毫不亚于八层楼的高度。

  “完了……完了……”章延感到了绝望,他咬牙切齿的咒骂着自己的处境。

  那三头怪物,已经快速地向这里逼近,不出五秒,就能够赶到这里,将他杀死,而拦在眼前的又是裂谷,旁边没有任何伸出来的枝杈能够救他一命,一旦跌落必死无疑。

  深深的无力感,让自己浑身上下紧绷着的肌肉都在颤抖。这里到底是何处?我的妹妹究竟在哪里?我难道就要栽在这里了!?他的大脑里不断闪过求生的方法,可是面对眼前绝境,好像什么办法都不可行。

  人在面对绝境的时候,死前第一反应,是质疑。

  章延痛恨的眼前发生的,他不敢相信也不想去相信。凭什么?凭什么什么坏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人活着就是为了受罪才活着的吗?

  面对不可理喻的事情,人会想要反抗,死前第二反应,是愤怒。

  “好啊?你想吃我,我就先把你这个混蛋吃了,死螃蟹……”青年人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隆起,如果破罐子破摔,就算同归于尽也要把眼前的家伙杀死。

  那三只怪物,似乎是为了防止他逃跑,已经将其团团围住。当章延起身把背带拽在手里,将背包当成盾牌、手里紧握小刀的时候,他就没有退路了,因为背后,是裂谷。

  拼一把!章延在心中怒吼,几乎是一瞬间爆发了浑身的力量,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子是否已经精疲力尽,也不在乎衣服是否划破。只要能够躲过那对大钳子,然后踩着它的背部甲壳,就能够直接越过去,趁机逃跑!

  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在冲过去的瞬间,想法就已经被识破。章延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自己一个侧身,那巨大的钳子便向他拦腰夹过来。

  一旦被夹中,下场必定是上下分离血肉横飞。那样的场面光是想象就能让人呕吐。可是浑身冷汗的章延暗暗庆幸的一瞬间,另一个巨钳从后面直接抽中了他背脊,巨大的力道将他整个人直接掀翻在地。

  强烈的疼痛之下,被那怪物腹部密密麻麻的眼睛注视着,绝望已经将他吞噬。

  我就要这样死了?我才刚刚走出设施,才刚刚得知自己妹妹的消息,就要这样死了!?

  当死亡不可避免的降临时,死前第三反应,是不甘。

  章延发现自己的情绪从来没有这么激烈的变化过,自从在设施内醒来,一直到现在,他的身体在承受着超负荷的打击时,心灵也在承受着同样的事情。

  他那略显英俊的脸上,此时只剩下绝望、无助和憎恶,因为这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和玩弄他没有什么区别。同时还有深深的不甘——之前他想死,上天便用林語的消息,将章延从崩溃边缘扯了回来。现在却又很快要死于不明怪物的巨钳下。

  只要我有武器……如果热武器,我又怎么会被这样的东西杀死!?

  强烈的念头从章延的心中升起,他的眼中,那不断放大的巨钳愈是逼近,这念头便愈是强烈。那份不甘、痛苦、以及心中无法掩盖的对自己妹妹的思念,让他感到自己的身躯一瞬发生了变化!

  嗡——

  从大脑、到脊髓、再到四肢,奇妙而又独特的感觉一直这样延伸到皮肤下层的神经末梢。

  每个神经元都仿佛在跳动,在欢呼雀跃,滚滚奔腾的能量遍布他的全身上下,以至于在这个刹那,青年感觉自己有一种灵魂出窍、上升到新境界的体验。

  而当章延的余光扫到自己高举着试图挡住巨钳的手,便发现了异样。

  这是什么?!他看见自己手臂上表面浮现了密密麻麻的神经末梢状图案,一些古老、悠久、让人无法解读的符号环绕着他的手腕,一柄不曾存在过的银色转轮手枪,就这样凭空出现在章延的手中。

  不可理喻的事情再次发生了,这一次章延是真的无法再强装镇定,而是抑制不住的将内心那股极度兴奋向外散去。

  “该死的是你们!”

  砰——砰砰砰——

  ………………

  枪声,响彻了整片荒原。

  大口径转轮手枪弹仓内的六发钢芯弹,已经全部被章延打出,只留下地面上那三个死的不能再死的怪物,它们身前甲壳上各留下了两个弹孔,密密麻麻的眼睛立刻便泛白。

  它们看上去异常恐怖,但实际上体内就和很多有外骨骼的生物一样,很脆弱。当钢芯弹穿透第一层甲壳的时候,立刻射入它们体内开始翻滚,造成了恐怖的杀伤。

  青年双手紧握着的转轮手枪,枪口还有白烟向上缓缓飘去,他向后倾斜着身子,一脸惊喜的表情。

  “呼——”

  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正常生活的人类,很少有机会能够体验到。章延浑身虚弱瘫软的坐在地上,就这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臂,他想从上面看出点什么,比如之前那忽然间出现的力量,还有那力量带来的,这把枪。

  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就和魔法一样。

  只是章延的双眼在自己手上扫来扫去,连指纹的纹路都仔细检查过,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刚刚那种神秘的“超自然现象”,并没有为章延的躯体带来肉眼可见的变化。

  难道是我身体变了?章延皱起眉头来,急忙将手中的转轮手枪丢到一边,掀起衣服检查起自己的胸口、腹部等地方。当然那些地方除了些跌撞造成的擦伤、树枝刮伤之外,他一无所获。

  “呼——”他忍不住再次将胸腔当中的浊气挤压出去,然后开始进行深呼吸,以此平静自己的内心。

  莫名其妙的“冬眠”设施,不知道是谁留下的字条,各种各样的怪物,还有魔法一样的超自然现象……这一切都太过离奇,章延认为自己或许已经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是那字条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人类掌握了来回穿梭于两个不同的世界的能力吗?还有我到底沉睡了多久?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枯燥的人类社会,对于章延这种没权没势的普通人来说,他的人生已经被工作和劳累填满,自己的妹妹跟着自己依靠那刚好够用的工资过日子,未来肯定也很辛苦。

  但如果周围的一切都改变了呢?如果他不需要再回到那种充满了无趣的压迫的世界,不需要再面对充满了煎熬的生活呢?

  “一切都会有好转……我敢肯定……”他这样自语着,脑中浮现了自己和妹妹两人一起度过美好未来的场景,脸上也不自觉的挂上了微笑,像个小孩。

  凭借着自身超自然的能力,章延敢肯定他能够很好地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过上与从前完全不同的生活。

  想到这里,章延又开始继续研究起自己的能力了。他凭空制造出了那柄转轮手枪,而且实物的效果和想象中的一样,有着足够的威力,能够杀死那三只怪物解决眼前的困境。

  这简直就像他靠自己的思想改变了现实,就这样凭空创造出本不该存在的事物。

  这手枪绝对是货真价实的,质量和做工相当优秀,表面的金属光泽和握柄那木头的花色都很漂亮。威力也不容小觑,只是刚刚六枪已经将子弹全部打空,而没有子弹的枪甚至还不如烧火棍。

  等等……我能创造出这把枪,是不是也能制造出子弹?章延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能够制造子弹,那么他就拥有了可以长期使用的,相当强力的武器防身,而且如果他能够制造这把枪和子弹,意味着他可能可以制造其它类型的武器,或者武器之外的器物。

  这有点像超能力,只不过那种贯穿全身的神秘体验,让章延险些以为自己已经不是人类。这样想着,章延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带着东西离开了这裂谷边缘,前往一处有枯树遮阳的地方,他需要一点时间来对自己的能力进行测试,以更好了解自己。

  这种地方不难找,远离了浑身散发着腥味的怪物尸体,章延靠在枯树枝干上,开始回忆自己之前创造出那把枪的全过程。

  首先……要有强烈的情感。章延盯着自己的手掌,开始将“创造一枚子弹”的愿望置于心中。只是章延的肉眼,并没能看见这个阶段下自己手掌心有任何东西出现。

  那么,接下来加强自己的愿望?试试吧。他开始对“创造一枚子弹”的想法加强。

  如果我有了这枚子弹,就证明自己能够控制能力,证明我有一定生存能力,如果这成为了我实力的一部分,岂不是距离找到自己妹妹更进一步?

  他不断这样想着,一秒、两秒……直至这样的想法持续到第三秒的那个瞬间,手掌的表皮上忽然浮现了一层亮蓝色的图案,它们呈神经末梢的形状,像是冬天里掉光了叶子的大树枝杈,就这样密密麻麻的紧贴着皮肤。

  紧接着,与之前毫无差别的几串字符链在他掌心旋转,一枚子弹从尾部底火的部分,一只向上延伸至弹壳、弹头。短短几秒,它就这样从无到有,静静的躺在他手心。

  那冰凉的子弹与其金属质感,将他的双眼吸引住了,怎么都挪不开。

  这个过程太过魔幻,科学根本无法解释。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过瘾,章延并没有觉得自己体内失去什么譬如“魔力”一样,用于等价交换的东西。

  他没有太过于纠结这种超自然现象发生的原因,而是被心中满满地激动之情左右,嘴角忍不住向上翘起。在危险而且陌生的环境当中,有一把被称之为文明利器的武器,这难道不是振奋人心的事情吗?

  他几下便打开了转轮手枪的弹仓,取出之前用完的空弹壳,将掌心那枚新创造出来的子弹放入其中,紧接着合上弹仓,将枪口指向不远处地面上的一颗石头,扣动了扳机。

  砰——

  清脆的枪响再一次回荡在荒原上空,手臂上传来的后坐力,仿佛让他心里悬着的石头落地了——这证明他创造出来的东西,是真的,而不是虚有其表。

  子弹并不只是一块实心金属,它是人类的科技产物,金属弹头里足有两种以上不同的金属,弹壳里面的底火、阻燃剂和发射药,是有着一定复杂程度的化学产物。

  不过,既然能够顺利创造出来,章延肯定要多备一些子弹。他这样想着,便立刻开始动工,不断重复着之前的过程,而黄澄澄的子弹,就这样一颗颗被他装入了背包上的小口袋里。

  不过二十多分钟,四十多发这样的子弹就被制造出来,当然,这其中发生了一些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十二发子弹在制造的过程中失败了。

  这或许是因为他的专注度不够,又或许是感情不够,这几颗子弹不是制造到一半就忽然停止,就是制造完成之后变成了实心的子弹形状金属块。

  这事情发生之后,才让章延认识到自己其实对自己的“魔法”并不能熟练地、百分之百的掌控。不过还好这只是创造过程,已经被创造好的物品质量相当优秀,他根本不需要操心。

  收拾好行李之后,他便回过头来,继续向北方前进,那里似乎有人类居住的样子,因为有一些枯树被很整齐的砍倒了,不像是大自然造成的现象。

  只不过章延对此仍然抱有疑问——就连怪异生物和魔法都出现了,他还能继续按照自己的常识来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吗?这里会不会有很多现象早已超出了他的认知呢?

  章延不知道,只不过这周围的一切还很陌生,他还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对自己身处的地方进行了解。

  两个小时,顶着高温和烈日直射,他完全靠着将背包顶在头上才没将自己晒伤。从高山上发现的那块有人类生活痕迹的地方,看上去不算远,但是实际上真实距离,远远超出章延的想象。

  忍受着酷热和四肢的酸痛,章延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已经迷失在了这片荒原上,直到他绕开一个巨大的石块,看见后方那形状奇异的低矮建筑物。

  有人类生活!这样的发现让章延忽然心中惊喜,急忙加快了脚步赶往前方。

  就在不远处,穿着浅灰色衣服的人们,在村子周围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像是散步一样。那些建筑看起来只有一层到两层的样子,那墙面是明显的土黄色砖块砌成的,屋顶有着瓦片,这证明它们有一定文明程度。

  他距离那里越短,就越能看清村子里面的情况,街道上甚至还能看见简陋的灯柱,这让章延不由得面露喜色。

  哒——

  他靴子结实的橡胶底,踩在了这村子里铺着的红砖街道上,发出的轻响让那些村子的居民立刻注意到了这里,慢慢回过头来看向他。

  “嗯……各位好,请问能听懂我说的话吗?”章延挥舞着手,努力让几人注意到自己,并且试图让自己表现的非常有礼貌,“我需要帮助!”

  然而,当他重复了两边自己的话,就发现有些不对劲,那些人不但没有任何别的反应,反而很默契的向后退去,一直躲到那简陋矮房子的后方。

  怎么回事?是我吓到他们了吗?

  他急忙加快了步子往村子里面走过去,挥着手想要说清楚自己的意图,还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各位!我没有恶意,我需要帮助!”

  然而声音在小村庄里回荡,事情的发展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那些人像是见到了怪物一样,根本没有搭理他,纷纷沿着街道各个小巷子四散而去,甚至整个过程都没有说话。

  至少,章延没能听见任何能够被称之为“语言”的声响,除了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这些人怎么回事?章延皱起了眉头,原本他以为,就算语言不通,至少也能够勉强交流。

  这个村子比章延想象的还要大,他只是稍微往里面走了一段路,就发现还有别建筑,这些建筑互相挨着,越是往里走道路就越狭窄。沿途看见了很多人,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穿着浅灰色的衣服,神情木讷,而且对他要么是完全不搭理,要么是直接扭头就走,像见到怪物般畏惧。

  直到章延深入这个村子,才发现这里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除了周围这些居民行为举止怪异,村子的大小也有点超出了它该有的规模,他甚至能够看见专门的电线杆,和一些类似于摄像头的东西。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些各种肤色都有的、不知道是哪里的人,一个个全都聚了过来,他们仅有的相同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身着一套浅灰色的制式服饰,而且面部僵硬、神情木讷,像是痴呆儿一般直勾勾的盯着章延。

  这里有问题……

  章延皱起了眉头,这些人的视线让他心里发毛,于是便慢慢将手伸向裤子的皮带上。将转轮手枪夹在了那里,以便不时之需,而现在正是他感到危险,需要保护自己的时候。

  但是这些表情木讷的居民,表现得异常诡异,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是看见章延掉头就跑,现在居然慢慢靠了上来,一点点逼近,像是僵尸一样从大街小巷钻出来将他包围……

  咔——

  “不要过来!”一声脆响,被打开了保险的转轮手枪已经被章延双手紧握住,枪口对准了这些行为举止古怪的家伙。

  “我只是来寻求帮助的!如果你们不欢迎我,就让我离开!”章延眉头紧皱高声吼道,不断在原地转圈,试图用手中的枪械示威,逼退这群人,“让我离开!听不懂吗!?”

  然而,这些人就像不认识枪械一样,还是木讷的,一步步向他接近……

  该死!我难道要对着人类开枪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