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明暗交锋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136 2019.08.05 22:27

  通体灰白色的城市迷彩,让这细长的枪身看起来颇具科幻感。放在两万年之后的今天,人们也无法否认它精细的做工,哪怕它只是普通而且有些过时的热武器。

  “我认为你一定可以。”章延肯定道,

  他从夏梦舒对枪械的了解程度,便能推测出一点——她经常接触这类武器,想要使用肯定信手拈来。

  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露出自己沮丧和悲观的一面,否则这将正中敌人下怀,露出破绽。章延便是要激起夏梦舒的信心。

  “你……”

  少女看着章延那坚定的表情,似乎感受到了那份沉甸甸的信任。

  这个时候什么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夏梦舒也意识到了这点。她默默从地上捡起那把狙击步枪,翻开狙击镜的盖子瞄向远方,章延看见对方脸上的犹豫变成了自信,便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

  很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反击了。他心中暗暗想着,接下来就是找出那该死敌人的位置,还要确定对方到底有几个人。

  “之前那个狙击手还在大楼上。”架起狙击枪瞄向小巷外面的夏梦舒在章延旁边轻声说了一句,“这里他打不到,我也打不到他。”

  “但待着也不安全,对方知道我们位置,他同伙肯定也……”章延抬起头来看向身侧这栋建筑的顶端,心中有了计划的雏形,“我们到楼顶怎么样。”

  这栋建筑在咖啡厅旁边,是办公楼,估摸着有五十多层高。他们需要到达天台,那里视野开阔而且地理位置高于对方那三十多层的大楼,处于优势。

  “对没错,是楼顶。”夏梦舒点了点头,“但是怎么过去是个问题……”

  对方似乎有与维安队直接较量的本事,所以没办法指望维安队在短时间内能够保护他们。外面有狙击手瞄准着,这片区域内似乎除了章延和夏梦舒之外,所有行人都被紧急疏散,因此两人没办法混入人群,一旦冲出小巷,两人就会成为空荡荡的街道上最显眼的靶子。

  但是章延有自己的办法……

  “我去吸引第一枪,你从我后面跑到楼里。”章延猛地站起身来,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我随后跟上。”

  “……”

  章延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后的视线,知道她想问自己为什么做到这种地步,只不过依然装聋作哑:“准备好了就和我说一声。”

  “我准备好了,你保重……”

  我当然会好好活着。章延没有回头,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紧接着咬紧牙关全身发力,将盾牌高举起顶在头顶冲了出去。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夹杂着滴落在防爆盾上的雨声,在这一刻形成了他的伴奏。冲出去的一瞬间,街道上冰冷的LED灯光将他覆盖,仿佛在这座钢铁森林之中千米外的敌人便是猎人,而他则化身为不愿接受死亡的顽固猎物。

  雨夜里的对决,并非这么简单,章延左眼能够看见防爆盾外,纤细的红色激光线条在空中一划而过,停留在了他身上。

  他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了微笑,为身后躲在暗处的夏梦舒发出警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是现在!夏梦舒!快!”

  冰冷的蓝色等离子闪光,在雨夜下的云雾当中闪过,与此同时,章延能够听见后方响起的脚步声,那小巧的身子在后方与他擦肩而过,一转身便隐去了踪迹躲入高楼中。

  而下一秒,尚未等章延挪动脚步,炮弹般的子弹划破长空,轰击在章延高举的防爆盾上,发出了当的一声脆响。

  轰——

  巨响爆发的同时,铝热剂释放出的高温,瞬间将CNP材料融化。当弹头接触到高强度均质合成钢那个瞬间,金属摩擦的声音伴随着盾牌表面四溅的火花,几乎将所有动能瞬间倾泻给了青年。

  不过是眨眼之间,子弹便从光滑的防爆盾表面被弹开,直接轰入旁边的墙面。而章延也被这冲击贯透全身,向后猛地摔到地上。

  刹那间遍布全身的疼痛感险些让他晕厥。他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摔倒在地的瞬间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站起来!

  自己的肢体依然健在,虽然冲击和震荡让他感觉整条胳膊都仿佛要脱落,但也仅此而已!但如果继续待在原地,狙击手的下一发子弹恐怕就能将他原地击毙。

  章延咬紧牙关硬抗着这份痛楚,用右臂的盾牌撑在地上支起整个身子,往死里挤压自己最后一份意志力。跑!跑起来啊!他在心里冲自己吼道,在站起的那刻便踉踉跄跄地向大楼门后方冲过去。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却如此遥远。

  章延没想过自己的身体其实是如此脆弱,曾经成天呆在研究所里,只顾着埋头苦干赚取薪水的他,从未有时间去锻炼,以至于现在显得羸弱不堪。

  他拼命向高楼大门处奔去,然而,就在距离那扇玻璃门还剩下不到五厘米距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那高楼上再次闪起了电光般的亮蓝。

  刹那间,云层的颜色都改变了,还是同一个高度、同一个地点。

  该死!来不及开门了!章延一咬牙,急忙转过身去整个人靠在玻璃大门上,将防爆盾再次挡在了身前,与地面呈四十度夹角。

  这次我还能顶住吗?他心中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是否吃得消,连续制造防爆盾和狙击步枪本身就让他感到疲劳,再被狙击手不断用电磁炮轰击,章延已经快要感觉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了。

  若是活下来,恐怕也会半残废,但是总比直接死掉好!

  轰——

  ………………

  街区外围封锁线外,数台轻装甲车辆架起防卫线将道路完全堵住,足足二十多名维安队人员全副武装的四下警戒着,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御湖城内十几年来都很平安。虽然有过事故,但是那都是拥有“世界理神经网络”的人在闹事,出了不小麻烦。现在就不同了,这么明目张胆的枪击事件还是第一次发生,而且维安队的狙击手完全无法瞄准对方,哪怕知道敌人在哪里,也无法找到准确目标。

  如此诡异,如此不寻常

  “队长!我们的无人机全部失效!”操控着远程控制面板的维安队队员大声喊道。

  他操作了几下之后发现控制面板也完全失灵,索性将它拿起来丢到车上,将挂在身前冲锋枪的枪栓拉动:“请求直接出动!”

  “这里是第七小队,已经包围目标大楼,正在准备清剿狙击手。”

  通讯器中传来了另一位队员的声音,在刚刚那电磁脉冲下,几十个通讯器只剩下几个拥有特殊防卫措施的队长通讯器尚且能运行,其它通讯器的电路板均已熔毁。

  这样的情况,作为维安队中队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单兵作战电磁炮是管制武器,全都储存放置在外围指定区域,不得进入城内,而能造成电磁脉冲的武器,也是受管制的。

  “他们是怎么带进来的……”中队长自言自语着,从枪套当中抽出手枪,走到队员的身前,“通知下其余人,两分钟后突入作战,把刚刚无人机看见的那一男一女救出来。”

  ………………

  章延发现自己失去了意识。

  当他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其实已经快要醒过来了。身边似乎有个人正在不断拍打着他的脸,虽然下手不重,但也足以将其唤醒。

  只不过他仍然感觉自己的意识模糊,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雨水滴落在脸上,他努力睁开眼睛,也只能看见黑漆漆的一片天空。

  视野范围内的事物被蒙上了一层模糊的东西,就像坏掉的老电视显示器上那黑白噪点。不过他还是能感受到自己旁边的人,正在不断试图将自己弄醒。

  “还活着吗!?章延!?”

  这个声音……是夏梦舒?章延发现自己似乎躺在天台上的某个角落,虽然旁边那个少女的模样他暂时没法看清,但那声音很明显就是夏梦舒的了。

  “还……活着……”

  他一字一顿,用虚弱的声音说道,虽然章延此时想要就这样撑着地面站起来,但四肢却不听使唤,无法动弹。

  大脑记忆中,自己用防爆盾硬抗下了最后一枚单兵电磁炮子弹,虽然盾没有被射穿,但是冲击力却将玻璃门震碎,那力道让他直接连人带玻璃渣一起,摔到了高楼底层的大厅内。

  “我晕了多久……”

  “没几分钟。”夏梦舒总算缓了过来,从有点慌乱的状态再度恢复冷静。

  这几分钟的时间,夏梦舒肯定很辛苦。章延这么想着,她要将自己拖到电梯里,然后还要到达天台。虽然他不觉得夏梦舒力气很小,但对方毕竟是女孩子。

  “敌人的位置……”

  轰——

  又是一声巨响,电磁炮的轰击之下,子弹击穿了天台边缘,将一大块CNP材料连同下面作为填充物的混凝土炸碎。只不过这次,它没能伤到任何人。

  对面那个穷追不舍的狙击手居然还没换位置,仍然蹲在一公里外的那栋大楼上,而对方那个位置距离地面只有不到一百多米高,而章延他们所在位置距离地面足有一百五十多米。

  他们占据地理位置上的优势。

  “敌人位置没变,但我瞄准过了,那高台上……”夏梦舒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人。”

  “这不可能……”章延虚弱地回道。

  他努力做着深呼吸,好让大脑从昏昏沉沉的状态恢复过来,同时也在飞快的思考着原因。对方那栋楼上没有什么LED光,周围的电子屏也很少,如果说是因为夜晚光线不足的原因,他可以理解。

  “是光线……问题吗?”

  “我看得清,楼顶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夏梦舒再次强调自己的判断,“不是光线问题也不是云的问题!”

  他说话有点喘,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不过他没有和夏梦舒争论的想法,既然她说不是这些问题,那肯定有古怪。

  他努力撑起身子想要站起来,可是刚抬起上半身就看见这样的一幕——趴在天台边缘瞄准下方的夏梦舒猛地将狙击枪抱到怀中,紧接着翻身向天台内部连滚两圈。

  下一秒,沉闷的响声再度覆盖了这片天台上空,之前夏梦舒趴着瞄准的地方已经被电磁炮子弹击碎,留下碗口大小的缺口。

  如此险而又险的场景,让章延一阵后怕,急忙向那边喊去:“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别站起来!”

  该死……章延听到回答之后稍微松了口气,只是对方的攻击让他和夏梦舒两人有点无力还击。

  一个“灾厄”应对专家,一个高级科研人员,这两个身份认证也明确的概括了两人擅长的领域,和战斗基本上没有关系。

  或者夏梦舒经常在充满危险的“灾厄”地区奔走,还有一些战斗技巧和经验,但是章延就不同了,他只有一点从防卫队熟人那里学来的自保知识,而这些理论知识帮他扭转了被动挨打的局势,却不能让他击败对方!

  当章延想要爬起来匍匐的时候,发现自己左腿一阵刺痛,这才发现自己左腿大腿上被划开了一条很长而且很深的血口。

  不能更糟了,难怪我觉得身子发冷,原来是失血过多……章延皱起眉头,索性不再挪动身子:“夏梦舒!不要和对方打!”

  “不行!这样太被动了!”

  “你不是说没看见人吗!?”

  “我又没说一定要打中谁!”夏梦舒冷哼一声,似乎已经憋了满肚子怒火,“至少让我把弹匣的子弹打完。”

  砰——

  一声清脆的炸裂声,属于经典热武器的枪声响起,子弹仿佛带着怒火划破长空。而端着狙击步枪的夏梦舒似乎根本不在乎是否命中目标,急忙跑到一旁换了位置,再度瞄准对面的那栋高楼。

  半自动狙击步枪,不需要夏梦舒去拉动枪栓,便能让子弹快速射出。装有五颗子弹的弹匣在接连枪声过后,才刚打出去四发,夏梦舒便将枪下,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不再射击。

  “怎么了!?”枪声的忽然停止让章延有些担忧,急忙问道,“你受伤了?”

  “不……”

  “维安队已经攻入那层楼楼顶,我们安全了。”夏梦舒看着章延那一脸担忧的模样,气喘吁吁地挤出了一个微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