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合约下的信任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793 2019.08.02 23:39

  “您好,这里是‘灾厄’应对事务所。”个人终端的另一头,传来了让他感到熟悉的声音,“请问有什么……”

  “你好,夏梦舒小姐。”听见了熟人的声音,章延松了口气,“是我,章延,你有空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他为什么会打电话过去,不过短短几秒之后,夏梦舒开口了:“怎么了?是遇到麻烦了吗?”

  “没,只是想委托你一件事。”他站在窗口,远眺向另一个城区的高楼大厦,“晚上七点钟,你事务所旁边六号街道的咖啡厅,可以见个面吗?”

  个人终端的对面,章延听见里面传来了几声电子提示音轻响,随即便得到了对方的回复:“可以,我有空。”

  少女显然是在查阅电子日程表。

  “那就七点钟见面。”他确认道,直到听见对方嗯了一声。

  滴——通话挂断。

  章延回过头看向放在电脑桌上的那一叠书籍,松了口气。前天晚上的雨夜里,他买到了大量关于这个时代基础知识书籍,狠狠恶补一番之后,总算将大脑再次用知识填满。

  他了解到自己这栋大楼里没有设置“密契能量”探测器。

  “密契能量”就是使用“虚幻现实神秘学”技术时,人体内“世界理神经网络”上流过的一种奇特能量,是那个神秘学技术的基础能源,就像电力对于科学技术至关重要一样。

  章延每次使用能力时,感受到流遍全身的那种能量就是“密契能量”,而现在的神秘学技术可以对其进行检测。御湖城就是在这样的检测监控下,才做到不让普通居民在城内随便使用能力的。

  但是章延居住的这栋大楼,只有白天的三个无人机在扫描,晚上有大概三十分钟的无人机换班时间,这意味着三十分钟内,就算章延使用了能力也没人知道,更不会触发警报违反规则……

  于是昨天他又出去买了些当代的材料样本,“CNP聚合物”其中一个样本,还有另一种被称为“高强度均质合成钢(High Strength Homogeneity Synthetic Steel)”的材料。这两个材料是创生代文明下优秀且受欢迎的产物,如同2048年受欢迎的钛合金,随处可见其身影。

  章延取得它们,主要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印象,方便以后使用能力时进行幻想和构建。在昨晚上那三十分钟无人机换班时间内,他尝试着自己创造两种材料。

  由于并不熟悉材料的主要成分,章延失败了两次。好在第三次时,他不仅完美成功,甚至还用高强度均质合成钢创造了一把水果刀,而刀柄握把则是CNP聚合物组成的。

  对能力的这种运用方法,为他增添了更多手段。

  当然,这并不能成为夏梦舒与他合作的条件。为此章延可谓绞尽脑汁,他现在身上有的钱根本不足以打动夏梦舒。而且没办法制造稀有金属,意味着失去了快速赚钱的手段。

  天无绝人之路。

  高性能的电子芯片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一种高档货币,它的泛用性极高,不只限于“御湖城”,它是全人类都认可的宝物。

  两万年的时间里,人类并没有丢失制造芯片的技术,相反,人们对其改进之下让它的性能大幅度提升,同时寿命延长且体积缩小,甚至还开发出了基于“虚幻现实神秘学”的特殊芯片,譬如章延手中的那块存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资料库”。

  但是,它的产量简直少到可怜,御湖城这个拥有四百多万人口的巨无霸城市,每天生产芯片的数量不超过个位数,市场上流通的芯片几乎没有全新的,少则用了十年以上,多则能见到用了三十多年的“老古董”芯片。

  多亏了材料技术发达,普通民用计算机芯片寿命通常为三十年以上,否则这个数据放在2048年,足以让普通芯片报废三次。

  而章延便盯上了这块市场。

  “如果我能创造目前最有价值的通用芯片,意味着自己一人就是集结了尖端科技流水线的巨大工厂。”就在昨天晚上他这样自言自语道。

  毫不夸张的说,那一小枚芯片比金砖都值钱。

  为此,他花费了足足五万御湖币,才从商店购入了一枚最新出厂的高性能通用芯片。而那家店整个仓库里,也仅此一枚,可见其珍贵程度。正因为如此,章延甚至直接成为了那家店的高级会员。

  就在昨晚的那半个小时里,他不仅仅只对创造两种材料进行试验,他还尝试着进行高性能芯片的创造。为此,他还购买了对芯片进行检测的机器,看上去和手持个人终端没什么区别,只需要接上芯片就能对其进行检测。

  第一枚芯片创造完成后质量过轻,章延将其放入检测器之后发现它是个残次品;第二枚芯片虽说质量过关,但是它的性能只能算是普通的计算机芯片,第三枚和第四枚一样,稍有进步。

  直到第五枚和第六枚芯片创造完毕,章延才感到精神上的疲惫,不知不觉下竟然直接趴在桌子上便睡了过去。

  早晨醒来时,他第一反应便是对芯片进行检测,发现不断的尝试终于有了回报。虽然第五枚和第六枚的性能不及买来的那枚芯片,但也足以被称之为高档货。

  其实就算是残次品芯片,也大有市场,只不过章延希望精益求精,挑战自己能力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

  站在窗口远眺的章延回过头去,看上身后办公桌上散落的几枚芯片,嘴角微微翘起。虽然对于能力的掌控还不熟练、不稳定,但这能力也足够便利、可怕,且前途无量。

  ………………

  又是一个绵绵细雨的夜晚。

  晚上七点钟,章延已经准时坐在了咖啡厅当中,在一个靠着巨大落地玻璃墙的小圆高脚桌旁,他看着桌上摆放的热气腾腾的咖啡,迟迟没有将其端起品尝。

  他没想到这个充满了现代化的咖啡厅里,居然顾客如此稀少。咖啡厅的地理位置极佳,处在街边且也在商业区内,七点钟这个时间段也是办公的人来来往往的时候。然而,似乎这些人更喜欢通过无人机运送,将咖啡送到居住地点再慢慢品尝。

  不知不觉的,章延盯着那徐徐飘起的白色烟雾,失了神。

  “章延先生。”

  熟悉的声音在章延旁边响起,这才让他忽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去寻找声音的主人,然后才发现对方已经坐在了自己正对面。

  “你好夏梦舒小姐,又见面了。”他刚刚发呆,居然没看见夏梦舒推门进来,明明那透明的落地玻璃墙能够清晰看见外面的街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十秒前。”少女回答道,拉开椅子坐了上去。

  此时的她,身着一套休闲又带有些小帅气的衣服,还穿着件披肩模样的浅蓝色迷你牛仔夹克,那浅灰色随意的散落在肩部,却又那般顺滑,平刘海被发卡别着,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潮流又轻便。

  尤其是她极具魅力的那双翡翠绿的眸子,在咖啡厅较暗的灯光照射下,隐隐有些散发着绿色荧光,煞是好看。

  反观章延,他的穿着就显得普通,虽然本身有些小俊俏,但全被那一套黑色休闲服盖去。

  “那么,章延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对方看着自己桌前放着的热奶茶,似乎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章延会知道她喜欢哪种饮品,“已经习惯了生活在这里吗?”

  “你说笑了,我恐怕永远也习惯不了。”章延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她捧起热奶茶送到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磁盘,“我想委托你件事,无论是走明面渠道还是私下渠道都行。”

  “关于你妹妹的事情?”夏梦舒眉头一挑,将送到嘴边的热奶茶放了下来,“为什么找我?”

  “这不是很正常吗?你是我在目前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联系上的熟人。”章延几乎是下意识地说道,对于自己将要告诉夏梦舒的事情,他保证没有半点恭维,“IV级身份认证的‘灾厄’应对专家这点就足够了,而且,我知道你可以信任。”

  “那你恐怕找错人了。”夏梦舒摇了摇头,伸手将桌子中央的磁盘推了回去。

  她看上去像是认定了自己判断一样,单手撑着下巴轻轻靠在玻璃墙上,目光飘向窗外的街头:“首先你支付不起这样的费用,其次,比起信任我,你应该去找专门做这一行的团队,我只是出于巧合接下了任务才将你接回来,以后不会再接手这样的任务。”

  她说的非常明确,也很绝对,仿佛两人之间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一般。

  听完,章延没有慌乱,只是轻松地笑了笑。虽然对方说的话他不是每字每句都猜到,但是早已猜到对方这个反应。他猜中眼前这位少女喜欢什么饮品,也能预测到对方究竟需要什么:“你需要租家园舰。”

  几乎是在听到“家园舰”这三个字的瞬间,夏梦舒警惕地转过头来直视着章延的双眼,表情有些惊讶,又参杂着些许愠怒:“你走什么渠道调查的我?”

  我的目的可不是惹火对方,而是进行合作!章延急忙在脑内提醒自己,开始有条不紊的组织起自己的语言——他将夏梦舒的注意力成功吸引了过来,把话题推向了临界点,接下来他能够给出的条件都可以作为交涉筹码。

  作为黑心研究所的非正规研究员,他可是凭借着这份才能,才能每次都成功与上司交涉以拿到更高报酬的。

  “我没有对你做任何调查,只是猜的比较准。”章延将自己从书上剪下来的一小页图片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了桌上,“只是一开始我也想租借,然后咨询之下出于巧合才猜到的。”

  听到这里,虽然夏梦舒半信半疑,但是神色以及有所缓和。她看向图片,那是关于当代“家园舰”的基础介绍。

  “当我了解到家园舰相关信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租借一艘最小的C型号,然后去找妹妹。但是租用价格通常在每周40万至70万御湖币,包括内部设施的维护、能源、机械维修费以及意外保险,但是不包括工作人员。”

  “如果我没记错,你取得的赏金是50万御湖币,我稍微咨询了你‘灾厄’应对事务所的前台客服,她说你最近计划进行长期外出任务,不方便再接其他任务。”

  “你在拨打给我之前,已经拨打给前台了?”她有些惊讶,打断了章延,“我怎么不知道?”

  “呃……这一切始于我的猜想。”章延思索了不到一秒,便给出了答案,“我猜测你有租用家园舰的打算,所以装作想要给你长期任务的普通客户。然后前台客服的回答正好印证了我的猜想。”

  “那你怎么知道事务所只有我一人接任务?”夏梦舒显然还是有点不解,“你也大概能猜到我的年龄,通常来说并非干这行的,万一有别人呢?”

  “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通常不可能这样成熟。”章延给予了她一个温柔的微笑,“除非有什么东西在逼迫着你,不得不自己独立。”

  是的,在看见夏梦舒的那刻,章延就从她身上看见了自己妹妹的影子。这样的孩子一定是被什么东西逼迫着,被迫从雏鸟变成了展翅翱翔的鹰。

  至此,夏梦舒也没有再继续打断他。

  “证明我猜测的另一个证据,是我询问你们客服得到的。你的事务所除了一个财务管理、一个后勤装备管理和前台之外,真正接任务、完成任务的人就只有你。”

  “告诉我信息的,不只有你的事务所前台,还有M.F.S机构的工作人员,它们告诉我你的事务所规模非常小,让我尽量不要委托超过两个人的任务。”章延将自己从M.F.S机构那取得的文件放在了桌上,“这些都在你在那个机构注册的基础资料当中,属于公开信息。”

  “回到之前的话题,你最近的‘长期任务’属于私人事务,指的是你需要外出。”章延继续说道,“而以前你没有这么做,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50万的赏金,你的存款无法租到家园舰,我说的没错吧?”

  这点他不能确认,所以此时的青年带着满脸的自信,身子微微前倾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在寻求对给予一个答案。

  而夏梦舒也没有遮遮掩掩,反因为被猜中了目的而松了口气:“是的,你的思维逻辑让我惊讶,有点……不像正常过日子的人。”

  这或许是一种夸赞,但章延并没有被称赞的自觉:“为了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必须变得思维缜密。”

  夏梦舒望向再度望向通透的玻璃墙外,只不过这次,她的双眼似乎被那玻璃上的晶莹雨珠所吸引了:“我承认你没有恶意,但不代表我答应接受任务,章延先生,而且你不能因为我对钱的渴求就判断我急需一笔钱。”

  “你不是那种贪财的人。”他反驳道,“没必要遮遮掩掩。”

  “你怎么确定?”

  我怎么确定?这个问题问得好。他一想到这里,微笑再度出现在脸上。无论是在进入黑心研究所之前还是之后,他在2048年竞争力极强的残酷社会摸爬滚打过。

  贪婪的渴望着财富的人,与急需资金达到目标的人,这两种人差点就在章延脑中被归类为两个不同的物种。他见多了,也自然能够从言语谈吐与行为举止当中观察出来。

  夏梦舒显然属于后者。

  章延花了三十秒的时间,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夏梦舒,正当对方要开口反驳时,章延给予了符合自己推断的证据:“你的事务所收入不高,但是绝对不低,甚至非常充裕。”

  “作为掌握了事务所百分之八十所有权的你,本身又有IV级别身份认证,普通人的生活费用你不可能支付不起,而且从你的穿着可以看出,你不是那种追求奢华的人。”

  一番论证,将夏梦舒辩得无法反驳,未满二十岁的她虽然聪明,但是遇上有备而来的章延,她的聪明在此时此刻显然失去了用武之地。

  “可是如果我执意拒绝接受任务呢?”她终于再度端起热奶茶,淡淡地说道,“章延先生,你没办法强制我接受。”

  这样的话,章延也猜到了。

  只见青年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小小的芯片,放在了桌上。瞬间,双方交涉的优势拉开了显著差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