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虚无缥缈的灵魂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3443 2019.09.12 13:36

  我的意识正在消失……亦或者正在进入一个我曾经熟悉的人体内?章延问着自己,力量从自己的体内一点点流逝。

  搭建神经桥梁,没有什么技巧。

  这就像一个电路,当储电设备连上电线,形成闭合回路,电流自然会流入一个用电器的内部,然后再流入储电设备的另一个电极。

  现在两人搭建神经桥梁的方式,与接通电流相差无几,章延和林語两人的世界理神经网络通过Om神经种连接到一起,两人的意识互相接触、交流。这没什么技巧,也不需要做什么,当两人同时被Om神经种连接的时候,神经桥梁就已经开始搭建了。

  在两人体内密契能量灌溉下,Om神经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着,在旁边看着两人的夏梦舒眼中透出惊讶,她看着大大小小的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Om神经种当初破出,摇摇晃晃生长着,一点点缠绕上章延和林語两人的胳膊。

  而在意识的洋流当中,章延感到自己的意识仿佛化作了数百数千块小片段,模糊不清,就像一盆金黄色的沙粒,被抛入海水,被波浪一层又一层洗刷,逐渐沉淀……

  时间在点点流逝,世界在渐渐变化,在章延的意识海中,他发现自己也开始陷入沉眠。

  紧接着,青年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漆黑的世界当中——那盆被抛入海中的细沙,已经随着洋流,慢慢流向深海。

  周围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温度,没有任何物体,只剩下漆黑一片。他无法看见自己的身子,没办法看见自己的躯干,更没有办法看见远方有着什么。

  这里空荡荡的,像一片死寂的深海。

  他拼命尝试滑动身子,往不知道什么方向游过去,自己的妹妹仍然在沉眠,他需要找到那个沉眠的意识,然后唤醒。

  神经桥梁的搭建,有一定危险。Om神经藤其实有微弱的神经毒素,它会不断抽取自己所能抽取的密契能量,直到将其耗尽。而深深陷入意识海的人,对外界一无所知,只会在身体的密契能量被耗尽之后陷入沉眠。

  紧接着,神经毒素渗透血液、流遍身体每个角落。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三天,时间因人而异无法确定。但是总有一个时间段,人类的身体无法再承受那不断沉积的神经毒素,最终死去,然后被不断生长的Om神经藤包裹、吞噬,成为它的“藏品”,让神经系统成为它的一部分。

  现实世界当中,夏梦舒盘腿坐在原地,手中捧着打开了保险的特斯拉电磁步枪,准备好了对抗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天色渐渐暗淡,那些半透明的神经藤也不再反射五彩斑斓的光辉。在这密林当中,夏梦舒知道她就像躲在巢穴当中的小生物,无论是周围,还是头顶,都是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神经藤。

  然而这个巢穴,不是她的。

  这些纵横交错的藤蔓缝隙处,藏匿着很多小生物,虽然她已经在地上画好了纹路、构建好了通用术式,但却不知道是否会有别的危险出现——她们身处于“灾厄”地区的深处,而这个结界只是最浅显的通用术式。

  威胁不仅仅只来源于异常生物,还有那些图谋不轨的人。

  夏梦舒对章延所说的“亚特兰号探测到两个人类”这句话没有太大反应,是不想让章延在于林語搭建神经桥梁之前过于激动,然而这不代表夏梦舒会当做没听见这个重要的信息。

  相反,她相当在意。

  无论对方是“养殖户”,还是自己或者章延的敌人,亦或者是M.F.S机构当中的什么人,夏梦舒都有信心与其一战,毕竟如果对方实力足够强大,根本不需要这么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

  她和章延不同,她的肉体经过虚幻现实神秘学技术的强化,接受过专业训练,没了武器之后肉体就是她最强大的武器,同时还有各种通用术式、魔法和格斗术辅助,最重要的是,她的生存能力相当强,毕竟亲和力最高的是“不屈”。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夏梦舒仍然坐在那里,保持着高度警惕。

  然而,周围什么动静都没有,幽静的像是没有活物存在一般。填色暗下来,让她不得不打开照明设备,让三人不再被黑暗笼罩。

  这里的空间,异常狭小,周围的藤蔓像是向下压迫一样挤压着三人的生存空间,夏梦舒只要站起身来走两步,就可以碰到神经藤“编织”成的墙壁,再往回走两步,便能回到这片小空间的中心。

  本质上,这和地下的洞穴没什么区别,三人都是身处于夹缝当中。如果不是章延和夏梦舒都带了食物和水,待在这里就等同于自寻死路。

  在这漫长的等待下,夏梦舒紧绷的神经开始一点点放松。她仍然四下警戒着,只不过不再表现得如临大敌。

  她看向旁边那三个站立着的傀儡,忽然突发奇想,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瞬间,夏梦舒看见三个并排站立的傀儡后方忽然抛过来了什么东西。

  她心中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端起枪想那一处瞄准,结果却发现那不过是空的水罐。

  但是紧接着,砰的一下炸裂响声过后,强光瞬间覆盖了周围,那刺眼的亮白色几乎超过中午的艳阳,在她眼前猛地闪过。

  是谁!?她急忙往章延那里靠拢,紧张地半蹲下身子将枪口指向洞口外面——那是她们来到这里时开辟出来的通到,除了那里,不可能有人能从别的地方过来,而且刚刚那个空水罐也是从那里被抛过来的!

  是敌人!一个异常肯定的念头出现在她脑中,几乎是在闪光消失的瞬间,她就往通道方向扣下扳机。

  然而一梭子弹射出去之后,那个她枪口指向的方向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没有人倒下,也没有什么东西出现。

  只不过,地面上似乎多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夏梦舒静静地等着,足足十分钟过去,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由于她的通用术式结界没受到半点损伤,她便慢慢警惕地站起身,往那里靠了过去。

  ………………

  漆黑的“深海”当中,章延感觉自己在飘动,然而却无能为力。

  他什么都做不了,开始感到绝望。外界时间的流逝他也感受不到,因为在这片漆黑的意识海当中,没有谁会对“时间”有概念,像梦中人般。

  然而就在那个刹那,章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间落入这片深沉的漆黑海洋,将其替代。

  唰——

  淅淅沥沥的水滴,转眼间化作倾盆大雨。

  当章延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公交车车站前。他抱着一叠资料,小心翼翼地躲在车站那玻璃挡雨棚下,生怕将文件弄湿。

  然而他忽然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正处在一个奇妙的状态——他很熟悉这周围的场景,并且置身其中,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章延皱起了眉头,他抬起了头,仰头望向天空。

  可是看见的场景,却让他感到毛骨悚然,浑身冰凉。

  城市的上空,云雨替代了蓝天,深灰色的云雾翻滚旋转,它们形成倒挂高悬着的的巨大漩涡,宛如深海暗流涌动留下的巨口,吞噬着天空。

  如此不可思议的景象,仿佛凭空出现在那里。而阴霾和压抑之下,这巨大城市仍旧灯光闪烁。雨水落在地上,一点点洗刷着人类的气息,寒风让人心中发怵,然而章延对此无可奈何。

  这座漂亮繁华、干净整洁、先进发达的高度现代化城市,变得宛如空城一般,高空那漩涡之下,只有章延一个人在车站里等待着,等待着一辆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班车!

  “这是哪里!?”

  他忽然惊呼出声,满脸写着讶异和惊慌——章延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在这种城市里生活过!

  等等!我记得这里是……他将手中那一叠资料猛地往地上一丢,任由它们在雨水中淋湿,被积水泡烂,他根本不在乎,因为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他现在的身体,在“第三区”的Om神经藤森林当中,身旁有林語和夏梦舒陪伴着,而此行的目的是寻找自己妹妹林語沉睡的灵魂,根本不是去送什么文件!

  “该死,我到底在干些什么蠢事……”他一脸急躁的样子,暗骂一句,手忙脚乱的直接冲到那倾盆大雨当中,“现在应该去找林語!”

  然而,他疯了似的到处跑着,却没看见任何人。

  街道上没有、商场里没有、楼道里没有、车站里也没有。这个世界的人仿佛是凭空蒸发了一般,亦或者他们根本不曾存在过。

  然而章延知道,林語肯定在这里的某个角落!

  因为,他看见过天空中那巨大的漩涡!他不知道那个恐怖的漩涡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看见过,而且还是和林語一起!

  难道她一直都被困在这样的地方吗!?章延心中的焦急,宛如火焰般烧灼着他的血管,当鲜红色液体被心脏泵向四肢,热量仿佛也要将他的四肢点燃!

  到底在哪里!?林語,你到底在哪里!?

  他疯狂奔跑着,忽然间脚下一滑,猛地摔在地上。章延那成人的身躯像个小孩玩的皮球一般,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滑出去几米远,才慢慢停下来。

  他仰头看向天空,那巨大的漩涡,开始越转越快、越转越快……

  嗡——

  再度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正站在病床旁边,和一群忙碌的医师一起,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章延的视线似乎早已被泪水模糊,所以他看不清床上的人究竟是谁。

  这样想着,他下意识想抬起手来抹去眼泪,却在抹完之后忽然间发现,自己这双手纤细、白嫩、娇柔,是如此漂亮,但是上面却缠着绷带,绷带下方似乎还隐隐作痛着……

  这不是我的手!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急忙低下头去,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非常眼熟的连衣裙……

  那是他买给自己妹妹的礼物,而这视线的主人,毫无疑问是林語。

  那……床上的是……他有些讶异,急忙抬起头来。

  病床之上,躺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躯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