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启程前夕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4371 2019.08.06 23:05

  “你……确定这样有效?”章延躺在地板上,心中满是忐忑和不安,“会出事吗?”

  “不会。”夏梦舒淡淡回道,“如果会出事,我早就死了。”

  是这样吗?章延看着这陌生的天花板,放松了下来。昨天晚上,他们两人与狙击手暗中较量时,维安队成功攻入对方所在的大楼楼顶,阻止事态继续恶化。

  但诡异的是,据说维安队只看见人影一闪而过,没能抓到犯人。根据夏梦舒判断,对方似乎并不是专业杀手、狙击手,但是背后有着庞大的团队组织,而且要么拥有昂贵的光学迷彩披风,要么掌握着什么特殊的“虚幻现实神秘学”技术,总之是非常棘手的敌人。

  事后,维安队调查时要求两人给出解释,因为现场出现了两面防爆盾,而且它们不曾在市面上出现过,也没有用于判断来源的任何标识。

  借此机会,章延承认自己使用了“世界理神经网络”的能力,误导对方认为自己的能力是“可以扭曲空间,将被自己标记过的物品通过能力传送到自己身边”的能力。

  这样一来,章延能力的真面目便被完全掩盖,只有他自己和夏梦舒两个人知道。

  此时,距离枪击事件结束已经过去六个多小时,章延正躺在夏梦舒家里的小隔间当中,等着少女用她的方法治疗伤势。

  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媒介、符文刻印、仪式等,来引发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对现实世界进行干涉、修改等等,这些属于“神秘学”的领域。

  “虚幻现实神秘学”技术与“亲和力”紧密相关,而“亲和力”是每个人类独有的属性,这意味着世界上恐怕没有两种完全相同的能力。这种情况下,“虚幻现实神秘学”技术基本上没办法普及。

  但是“虚幻现实神秘学”当中有种叫做“通用术式”的技术不需要任何“亲和力”的支持。

  “通用术式”同样可以做到一些科学无法做到的事情,譬如引发超自然现象。它属于“神秘学”这一领域,同时并没有苛刻的条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执行某种特定的操作,譬如举行仪式、画符号、念咒语等,来引发超自然现象。

  甚至,操作的人都不需要是人类、不需要是活物,机器也可以。

  一些使用了虚幻现实神秘学技术的储存盘,比如章延身上那块名为“资料库”的存盘,便是使用了大量“通用术式”做出来的。

  而现在,夏梦舒打算用“通用术式”当中的某种术式,为章延进行治疗。

  “伸出手来。”少女淡淡说道,将手中的棉签放入酒精瓶当中浸湿,“消毒。”

  “你这是要给我打针吗……”章延问道。

  他此时躺在地上,身子周围已经画满好几圈各种各样的符号,它们有点像魔法当中的字符,又像宗教的图腾符号,更像是已经失传的某种古代语言。总之,作为研究古代学的高级科研人员,章延一个都看不懂。

  “我需要与你置换一滴血。”夏梦舒解释着,便用酒精棉签在章延食指上擦了几下,“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

  “‘不屈’?”章延看着自己手指被细长针头扎破,上面立刻便冒出了一滴鲜红的血珠,“这和你说的‘通用术式’有什么关系?”

  夏梦舒对自己的手指做了同样的事情,紧接着将指尖扎破的地方轻轻按在章延指尖的血珠上,同时左手拿着一块白蜡,在地上画着什么奇特的图腾。

  章延躺在地上,哪怕抬起头来也看不见夏梦舒在写什么,但这不重要。他感到有一股奇特的热流正从夏梦舒身上流向自己,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透过自己指尖淌便全身上下。

  一瞬间,那股让人极度舒适的热流,仿佛直接将他身上所有的不适都带走。当它流过撞伤的部位,淤青立刻消失;当它淌过大腿上的割伤伤口,刺痛变成了酥麻;当它流淌过肌肉,每一寸肌肉的酸痛都被带走。

  不仅仅只是功效如此神奇,它产生的视觉效果也非常魔幻,章延瞪大了双眼四下张望,发现原本地面上用不知道什么粉末画出来的字符忽然间冒起白烟,如同被火点燃一般却不见半点火星,随着白烟点点消散。

  同时,整个房间的上方都被一些若隐若现的符文投影占据,就像全息投影一般。

  还没等章延欣赏完,夏梦舒便松开了手,拿纸巾擦着手上的血珠就站起身来,离开了地面上图腾圈的范围。

  一时间,这些虚无缥缈的景象直接消散,只留下地上残留的蜡质图腾。

  “结束了?”章延有些惊讶,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身上留下的伤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腿上那几厘米深的割伤伤口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疤痕都没留下。

  “这……”他站了起来活动着腿脚,感觉身体的状态好的过分,“这也……太神奇了。”

  难道是她血液的功效!?章延看着夏梦舒的背影,在心中暗暗惊叹道。

  假如将这个世界想象成一台巨大的计算机,人类神经系统上依附的“世界理神经网络”,就像一套精密的操作系统,能够对这个世界上的法则也就是“世界理”进行修改、干涉或者扭曲,以引发一些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

  决定每个人能力是否有价值的“亲和力”,让一些人的能力变得可有可无,譬如凭空点火之类的能力,火柴都能轻松做到。

  但是如果人类的能力,都如同章延目前所见到的能力,比如自己那几乎违反了能量守恒和等价交换这两点基础法则的“幻想”,以及夏梦舒那神奇而又强大实用的“不屈”,那么人类能够在两万年之后的世界里与“灾厄”对抗,似乎并不值得稀奇。

  可能世界上还有很多强者……章延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也必须不断发掘自己能力的极限,继续变强。

  为什么要变强?因为现在是22157年,而不是2048年,文明构架和人类社会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变化,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御湖城当中。外面如此危险,首先他必须有能力保护自己,然后再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甚至呆在御湖城里,都能发生类似昨晚的枪击事件,更何况城外,而且如果未来又发生这种事情怎么办?章延可不希望自己被动挨打,变成遇上危险就束手无策的无能之人。

  “我的血液本来只对我自己有用。”夏梦舒看了章延一眼,并不知道他心里在刚刚几秒钟内又想了多少事情,“但是通过‘通用术式’,我可以暂时用血液为你治疗,当然这需要消耗大量能量。”

  “什么能量?”

  “‘密契能量’和你细胞本身储存的生物能。”夏梦舒说着,将手中的工具全部收拾整齐,放入小隔间角落里的储物柜中,“修复身体的原理就是让细胞快速分裂,用完好新细胞替换掉老的、坏死的细胞。”

  夏梦舒的解释相当详细,有一定生物学基础知识的章延还是听得懂的。

  不过治疗伤势,并非章延来她家的重点,真正主要的事情是谈论关于接下来的行程。

  磁盘被夏梦舒守着,没有在昨晚的事件中遗失,记录的准确坐标也被夏梦舒手抄在了地图上,于是两人开始在地图上绘制路线图,以及备用的逃跑路线。中途,他们必须穿过一个强放射区和一个危害粉尘区,皆为是典型的“灾厄”地区。

  “我们需要购入防辐射服和防危害粉尘装备。”夏梦舒用笔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危害粉尘区危险度极高,基本上不能深入,我们要多花大概两三天的时间沿着边缘走。”

  说着,她就用笔粗略标出了路线。

  笔尖掠过细长的裂谷,翻越过矮山,穿过荒原,横跨四百多公里,需要停靠一个沿途补给站,最终耗时六天才能到达目的地,而搜索精确的目标位置,还需要再花费两天的时间探索三个可能存在的地点。

  这一路上不可能不艰苦,章延和夏梦舒已经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

  站在巨大资料桌旁边的章延,看着地图上那条细长的红色路线图,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夏梦舒……作为外行人,我问个问题。”他微微压低了声音,伸出手去,“这片叫做‘异常陨石区’的地方,为什么要绕开?明明直接横穿会更近,而且更安全。”

  地图上给每个已探明的区块标上了危险程度的标记,而“异常陨石区”明显比“危害粉尘区”的危险程度低。

  “我判断那里会很危险,虽然平时很安全,但万一遇上陨石雨时期呢?”夏梦舒摇头说道,拿起笔在那块区域上画了一个醒目的红叉,“这种东西无法预测,不能冒这个险。”

  章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便没再多问。他感觉夏梦舒身上此时散发着一种气息,全程未曾直视他的双眼的她,仿佛在用这种气息告诉章延“不要再问下去”。

  十九岁的女孩,很显然并不擅长掩盖自己的内心,就如同之前车上她无意中流露出体贴的一面,以及昨晚枪击事件时她时不时会出现的慌乱和沮丧情绪。这些情绪都很正常,但是与夏梦舒那淡漠、冷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外在表现不同。

  她的内心藏着什么。章延想着,却没去点破,因为他认为每个人都值得拥有自己的秘密,不必去揭穿。

  “好吧,那我需要买两套针对性的防护服,然后再购入一些武器?”章延有意岔开了话题,不再继续讨论那个话题,而夏梦舒很显然也松了口气。

  “不是两套,一套就够了。”夏梦舒在纸上画了几笔,写下一串数字,“我带你去买,武器也别买普通热武器。”

  “一套?你……”章延刚想问,忽然想起之前夏梦舒救自己的时候,身上穿的那套防护服,“你那套?”

  “对,我那套是全功能的定制防护服,不需要购买。”她自信一笑,用笔帽敲了敲自己在纸上写下的数字,“倒是你,真的能准备齐这么多钱吗?”

  章延看了看那一排数字,各个需要购买的物品加起来足有二十多万御湖币,不可谓不昂贵,然而对于章延来说,他创造的一片芯片便价值3万至4万不等,所以这点钱一晚上便可以备齐。

  “之前我给你看的那七枚芯片,已经超过这个价格了。”章延嘴角上扬微微一笑,“明天你或许还能见到七枚。”

  “别忘记把商量好的报酬也攒起来。”夏梦舒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我要的报酬可不止七枚芯片。”

  “我当然知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双目相对,两手相握,达成了协议,而这份协议没有任何书面上的凭证,完全基于两人对彼此的信任。

  一想到明天就购置装备,后天就出发,章延便有些迫不及待。只是,正当他打开夏梦舒家房门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便传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章延,在你走之前我要问个问题。”

  “怎么了?”他回过头去,疑惑地看向夏梦舒,“你说。”

  “如果,这是个假设……”他看夏梦舒皱起眉头,声音中充满了犹豫,“你有没有想过……”

  “假如,你妹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你……”

  “这不可……”章延一脸不屑的表情,几乎下意识地想要去反驳,但是忽然间,他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愚蠢,被激动的情绪冲昏了大脑。

  “这不可能”,他本想这么说,但话到了嘴边却忽然卡住,因为他想起自己经常说的一句话——“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室内的灯光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让章延感到头晕,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寂静,变得不再真实,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他盯着地面不断摇着头,感觉从未思考过这件事的自己是如此幼稚——提醒他回想起这件事的人居然不是自己,而是一位认识没几天的“外人”。

  “我……不知道……”

  晌久,才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章延呼出一口气,抬起手来抹去眼角的泪花:“这不会发生的,相信我,这不会……”

  这真的不会吗?他的心开始质疑他的大脑,亦或者在质疑他未经大脑思考就说出的这句话。

  “不过你放心,答应你的报酬一份都不会少。”他的眼眶有点发红,只是仍然强颜欢笑地说着,“我这个人最注重守信……”

  “我不是担心报酬,我是说你。”夏梦舒咬了咬嘴唇,打断了他的话。

  “感性的人类不是理性的机器。林語去了哪里,我也会去哪里。”他猛地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表现得更加平静,没有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抱歉,我们明天再见吧。”

  哐的一声轻响,房门被关上,只留下站在客厅里不知该做些什么的夏梦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