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荒原上的生死较量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5251 2019.07.28 00:40

  “这个叫做‘虚幻现实神秘学’。”夏梦舒淡淡地说道,似乎并不惊讶,“如果你称之为‘魔法’,大多数使用者会直接翻脸。”

  “为什么?”章延愣了一下,有点无法理解。

  “因为‘神秘学’领域相当庞大。”她回道,“称呼其为‘魔法’,就像把所有哺乳动物都叫做人类。”

  简单明了,一语点明。章延点了点头,庆幸对面这位少女非常和善,没有把自己打一顿。他将创造好的金属球放在了背包上,不让它随着车辆颠簸到处滚动:“那么,‘虚幻现实神秘学’,能够做些什么呢?”

  他想看看,这门奇特的技艺,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坐在他对面的夏梦舒,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直接开始介绍,而是淡淡地指了指自己脖颈后方“输液管”模样的软管。

  “里面的液体,‘K.A混合液’,只要与人类神经接触,就能产生可怕的能量。”她放下了章延递给她的转轮手枪,用指关节敲了敲金属墙壁,“2升的这种液体,能够让它维持各种维生系统,全速前行十八天。”

  这是个夸张的数据,让章延感到异常震惊。人类文明时期,一辆中型汽车的油箱往往是50升到70升左右。而这个光是高度就差不多六米左右,巨大无比的装甲车辆,居然只需要2升那种液体,而且能运行十八天!?

  2升是什么概念?是人体每天所需的水分总量,如果剧烈运动,一个成年人每天要喝得水都比它多!

  “难以置信……”章延深深倒吸一口气,他已经大概能想象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一旦与神经接触就能产生巨大能量,所以眼前的少女让这液体通过输液管与自己皮下神经接触,然后在特殊针管构造下重新流入这载具的引擎内部,通过特殊的引擎,将这巨大能量利用起来。

  虽然原理不明,但是这样一来,夏梦舒的很多举动先前看起来很奇怪,现在却都说得通了。

  看来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需要一阵子才能补完这个年代的“常识”。章延皱起眉头来,心中已经开始计划起未来的生活。若是凭借着自己现在这样的知识程度,恐怕根本无法活下来。

  “这把枪,是你自己用‘虚幻现实神秘学’制作的?”夏梦舒问着,将枪还给了章延,“它没有任何标识。”

  “被你猜到了。”他笑了笑,“如果不是当时发现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恐怕我已经死了。”

  “那群灰衣服的人是极端组织,尽量不要扯上关系。”她看了一眼章延,然后点了点头,“为了保守秘密,什么违背道德的事情都做。”

  少女那细细打量的眼神,让章延觉得对方在确认自己是否四肢完好。一开始那些灰衣的人的行为,让章延以为创生代文明人类全是那样,见到陌生人就开始厮杀,不过显然想错了,这也让心惊胆战的他稍微轻松了点。

  “谢谢提醒,不过……”他将转轮手枪放入背包内,松了口气,“你是怎么察觉到,这把枪是我自己创造的?”

  “从你手上金属球出现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她淡淡说道,“我们明天上午要经过一个危险区域,可能会有背针鼠群袭击,要做好准备。”

  “如果有大量爆炸物会轻松很多,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做得到吗?章延先生?”夏梦舒面无表情地询问道。

  “我……会尝试的。”章延点头道,“不过你说的生物,是什么……”

  “一种背上有刺的老鼠,会咬坏轮胎。”

  ………………

  凌晨五点的时候,光亮便已经从天窗上照射了下来,洒在这巨大无比的载具内部。道路的颠簸和引擎嗡鸣,陪伴着章延度过了夜晚,第一个他在新文明之中的夜晚。

  青年做了个梦,梦见与妹妹林語相遇,但是在一阵颠簸下他醒来了,冰冷的现实让章延感到心头积郁的痛楚,不过他努力不去想这些,以免自己情绪再度不稳定起来,做出傻事。

  “早上好。”只能看见漆黑椅背的驾驶座上,传来了少女的问候。

  虽然问候纯属出于礼节,不带过多情感,但是章延仍然感到一丝温暖——那是荒芜野蛮的世界之下,人心的温暖,珍贵且难得。

  “早上好。”他回道。

  “储物柜里有干粮和水,如果你需要。”

  “谢谢。”

  头顶天窗外的天空依旧一片湛蓝,章延叹了口气摇摇头,感觉现在的自己只能在大自然的施舍下苟活,不甘却又无奈,于是便将手里那从储物柜拿的饼干几口吃掉,抬头将纯净的水灌入喉中。

  载具除了天窗和驾驶座前方的显示器之外,便没法看见外界,不过这并不妨碍章延放空自己的心,好让昨晚做梦时积压在心头的情绪释放掉一些。

  关于那个危险地带,他思考了一阵子。

  榴弹发射器以及大量榴弹,他想象中结构最简单的榴弹发射器,是那种类似于枪械抵在肩部射击的,弹仓类似于转轮手枪的弹仓,虽然要大很多。

  这种类型的榴弹发射器结构简单,而且方便实用。但是章延对军事方面的知识了解甚少,非常粗浅,根本无法想象其结构。

  我创造转轮手枪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仔细去思考结构?他忽然皱起眉头,意识到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是创造转轮手枪,包括和灰衣人发生冲突时,创造手榴弹的那个瞬间他也没有仔细思考。

  然而,他施展能力的瞬间,这些东西就好像有自己智慧一般,直接自然成型而且没有任何问题,饶是内部精细复杂的结构,也煤油半点阻碍。

  然而!章延对内部的结构其实一无所知!他是一个古代学家研究员,并不是军事学家,也不会没事就拆开手榴弹研究内部构造。

  难道……我只要给予一个“概念”,能力就能帮我创造出符合我“概念”的东西吗?

  他脑中忽然蹦出了这个想法。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不需要详细理解每个结构。了解过基础物理和化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物质在微观上,人们通常说是“由分子组成的”,那么章延真的了解每一种分子的运作模式吗?

  不,并没有,他知道大概是哪种金属元素构成了手枪,却不知道这些“分子”、“原子”、“电子”的详细参数,然而,他还是创造出了一把效果相当好的手枪。

  “赋予一个概念……”章延眉头紧锁,感觉自己似乎对自己的能力更加了解了一些,“那么,我需要构想一个形状,然后大概结构和用途……”

  如果无须详细参数的话,还是能做到的。章延这样想着,便缓缓合上双眼,开始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自己大脑意识海里,将榴弹发射器的概念在脑中慢慢构建成型。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情感,不像之前。被追杀时的紧张、不甘、急迫以及焦躁,现在章延都没有,于是那“神经纹路”也忽闪忽闪地,在他身体表面浮现,却又转瞬即逝,像是坏掉的电灯泡。

  “抓住那种‘感觉’,然后释放它。”少女的声音从前方驾驶座的位置传了过来,“人类是相当感性的存在,不要把自己变成死板的机械。”

  那是夏梦舒的声音,虽然有些冷淡,但是章延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温柔”。

  他不知道这个女孩经历过什么,但是她虽然表现的高冷、孤傲,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却非常礼貌,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关心着被她认同的人。

  这份微小的“善解人意”,章延能够感受到,让正在全神贯注的他不由嘴角微翘,感到心中有些暖意,正在向外迸发。

  对,就是这种感觉,我想帮助到帮助过我的人,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创造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因为我“想”,所以“结果”出现了。刹那间,章延感觉自己似乎悟出了掌控自己能力的方法,不断的去加强这种情感。

  紧闭着眼睛的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手上正在发生什么奇妙的现象。

  奇特的字符组成一个又一个环状,不断旋转着。在内部某个轮廓模糊不清的物体,逐渐有了最初的形状,将自己一点点完善。它们像是从分子层面、原子层面堆叠成型。

  咔的一声,沉甸甸的器械掉落在章延的手上,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于是那器械便掉落在了地上。

  一把通体漆黑的武器就这样静静躺着,上面没有生产商的铭文和标签,那么朴素无华,却是货真价实的榴弹发射器。

  我真的做到了?章延心中有点小惊喜,同时也在疑惑着这是否只是空有其表的货色。但是当他拿到手上摆弄之后,发现自己的疑虑显得多余。

  与此同时,章延能够察觉到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疲惫,这感觉并非来自肉体,也并精神上。如果非要形容,恐怕只能说是“灵魂感到了疲惫”。这种感觉,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与使用能力时,某种力量流遍全身的感觉一样,奇特无比。

  “恭喜你成功了,章延先生。”夏梦舒从驾驶座的位置探出头来,给予了一个肯定的微笑。

  章延点了点头,想开口以一句“谢谢”回复对方,却感觉连开口也有些困难。那种疲劳,很难单靠自身的意志去抵抗。不过他还能看见夏梦舒的举动,对方似乎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哪怕发现他忽然无力地垂下双手倚在墙上,也没感到惊讶。

  这个难道就是……过度使用这个什么神秘学技术的副作用吗?

  他有些撑不住了,只能慢慢闭上眼睛,让全身心都得以放松的同时,大脑还在思考:虚幻现实神秘学。对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神秘学”,是“神秘主义”所研究的一种无法被解释的、秘密的、被隐藏的知识,这种知识牵扯到哲学与人文、宗教与信仰、历史与文明,包括各种超能力、超自然现象、魔法等等,是相当庞大的一门学科,每个人对其详细的理解也有所不同。

  很显然,这个两万年后的“虚幻现实神秘学”是其中的一类,而且看起来它被当成了科学技术一样,成为了人们赖以生存的手段。

  “神秘学”曾经在章延研究领域的清单当中,可是还没等到他钻研,灾难就降临了。

  两万年前,他还是一个黑心研究所的研究员,因为没有走正规渠道,他拿着微薄的薪水却干着最累的活,虽然薪水远高于普通工作,但是他也顺利的被累垮,久而久之,多个重要器官严重衰竭。

  2048年,还没有治愈的手段,就算有成功率不高的疗法,所需的费用也足以让章延再工作十几年都赚不回来。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章延便带着妹妹去旅游,打算好好和妹妹享受人生末路时的美好时光,在途中交代好后事。

  至于直径百米的陨石从天而降,那都是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章延便觉得有点睡不着了,那段经历实在是过于痛苦,他都不忍去回想。

  哐——

  沉闷的撞击声,直接从章延倚靠着的地方外面传来,似乎是上天为了打断他继续沉浸在沮丧的“过去”,而巧妙设计的事故一般。

  什么东西!?章延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站起身来,死死盯着身后那块金属板望着,将那榴弹发射器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然而还没等他发问,坐在前方的夏梦舒就喊出了声:“坐稳了,我们要穿越危险区!”

  危险区!?是昨天说的那个吗!?章延脑中立刻冒出了少女口中那个名为“背针鼠”的生物,她称之为背上长着刺的老鼠,会咬坏轮胎,但是刚刚那仿佛巨锤砸在墙上的震荡,绝对不是普通“老鼠”能够造成的!

  章延急忙紧紧抓住扶手,忽然间,身后引擎的嗡鸣声仿佛化作雷鸣,剧烈轰响之下,整个两层楼多高的大型“坦克”载具,以一种他难以想象的速度冲了出去。

  那就像数十吨的巨型载货卡车,以每小时三百公里的跑车速度在路上狂奔!

  然而,那不断的撞击声并未停下,当章延全神贯注地试图站稳时,载具的左侧、右侧以及后方接连传来微弱的震动。

  章延开始有点怀疑夏梦舒口中“背刺鼠”的危险程度。

  零散的撞击声,在短短数十秒后忽然激烈了起来,章延眼看着放在铁框架上的金属水瓶开始不断互相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夏梦舒驾驶座前的九块显示屏当中,忽然有一块被染成了一片红色,那仿佛大量鲜血与肉泥般的粘稠糊,彻彻底底将其覆盖。

  “发生了什么!?”他紧握着榴弹发射器,大声问道,“你屏幕红了!”

  “那是车底的摄像头!”她头也不回地喊道,“刚刚有一只被碾死了!”

  哐——

  “呃!”

  几乎是那个刹那,从右侧传来的剧烈震荡,让章延放在地面上的背包直接撞到左侧车体,而死死抓住扶手握把的他也险些整个人摔倒在地。剧烈的震荡,让他甚至有种反胃想吐的感觉。

  “章延先生!现在需要你帮忙!”夏梦舒的呼喊声从前方传来,只是这次,章延从中听出了些许焦急。

  疲劳、反胃,再加上这莫名其妙的突发状况,他发现一旦坏事发生,那么一定祸不单。但有些时候,人必须硬着头皮上:“我需要干什么!?”

  “打开天窗!用榴弹发射器清一条路出来!”

  起初他以为天窗是指头顶上的玻璃天窗,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猜错了。夏梦舒似乎连续拨动了几个开关,厚重的梯子从顶上降下来,一个圆形的坦克顶盖般的顶部舱门平移着打开了。

  外面嘈杂刺耳的嚎叫声一瞬间充斥在他耳畔,无时不刻不在考验他听觉得承受力。

  这究竟是什么该死的诡异生物!?章延眉头紧皱,死死咬着牙将榴弹发射器和转轮手枪戴在身上,然后爬到顶端。

  只是他刚探出头,时速三百多公里的车外面刮的风,刺骨寒风凌冽且无情,仿佛在用刀一点点划过他每寸皮肤。

  这种状态下站在车外还要负责开火,对于没有任何头部护具的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但越是极端的情况,越是能让章延感到心中一股不服气的怒火熊熊燃烧。

  凭什么?难道上天以为我会懦弱到胆怯吗!?

  心中强烈的情绪,仿佛化作了章延的力量,支撑着他将半个身子完全探出舱外,直面那土黄色荒原上干燥且刺骨的寒风。

  荒原之上,放眼望去数百只老鼠模样的庞然大物,体型全都在一米以上,它们像是穷凶极恶的猎食者一样疯狂追赶着这辆装甲载具,以一种人类不敢想象的速度奔跑,然后奋不顾身的撞在载具上、冲到车底。

  从后方、两侧、前方围堵车辆,只为了阻碍其继续前进。

  它们仿佛化作汹涌澎湃的海中浪潮,肉身化作的洪流,伴随着鲜血四溅,一种来自恶劣荒原的狂野和戾气不加掩饰的向外扩散,要将这钢铁车辆吞噬。

  或许是领地意识让它们不允许外来者入侵,或许是残暴本性让它们不畏死亡,或许它们只是需要食物。但是章延已经不在乎了。

  “很好……夏梦舒小姐……很好……这就是你口中背上长着刺的小老鼠!”

  他对着后方那些疯狂追赶的鼠群,架起了手中的单兵半自动榴弹发射器,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