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未来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步入美妙伪装下的绝望

未来交响曲 旅梦人的梦箱 2205 2019.09.07 23:48

  越来越近了。

  当他拼命赶过去之后,散发着绚烂光华的海洋,几乎要填满他的双眼。粗细不同长短不一的半透明藤蔓,弯弯绕绕生长在数十米高的巨木上,缠绕、垂落、形成瀑布从树枝上垂落下来,层层叠叠交织在一起,拨开一层,后方又别有洞天。

  充斥着神经藤的世界,美妙而又奇幻。阳光照射下,浅绿、浅蓝、浅红色的光亮仿佛飘在空气中,成为一层层朦胧的纱织帘,随风慢慢飘动。

  而透明的藤里,浅蓝色的脉络纹路不断忽闪忽闪地,散发出柔和的光亮,像是人类的肺部一起一伏在呼吸一般,亦或者是活泼的心脏,砰砰跳动。

  这样的场景,章延不敢相信居然真的存在于世界上,梦幻般的美好让他感到自己仿佛仍然没有睡醒,哪怕清醒的大脑想要去认知一切,却也是徒劳,只留下双眼不断扫过这画一般的场景,然后记在脑中。

  “这……太不可思议了……”章延看的两眼发直,忍不住发出了感叹,惊讶二字几乎写满了他的脸。

  他急忙低下头看了一眼林語,透明过滤面罩后方的她仍然紧闭着双眼沉睡着,但是章延相信,很快她便可以和自己一起欣赏这副美景。

  赶紧找到Om神经种!这是他脑中此时此刻唯一的念头。

  他忽然严肃起来,抱着林語走向这片铺天盖地都Om神经藤的巨大森林内部,让几个拿着特斯拉电磁步枪的傀儡在前方探路,自己走在中间,在两旁的炼金傀儡保护下走进去。

  层层叠叠的Om神经藤四处蔓延,将这片巨木林变成了错综复杂的“迷宫”。章延尝试着让傀儡拨开前面一层层、一根根缠绕在树干上垂落下来的神经藤,清出道路方便通行,而与此同时,章延也神经紧绷的注意着四周的变化。

  半透明散发着奇异光华的藤,从这颗巨木的树枝,一直挂到另一棵树的树梢,形成穹顶。自然垂落下来的藤须,化为帘幕。不断从藤的脉络中闪过的点点亮蓝,宛若星光。

  走在错综复杂的神经藤的“隧道”下,宛如被满是繁星的夜空包裹,极光般美丽的折射光华在空气中飘动,好似人间仙境。

  为什么它们会如此奇特?章延的双眼被这副美景所吸引,心中产生疑惑。若是放在两万年前,章延想都不敢想自然界中居然存在这种植物。

  这种藤的种子,会在藤蔓的根部生长出来,它们看起来就像蘑菇一样,只不过形状是一个个果实。

  脚下厚厚的枯萎枝叶,没有成为Om神经藤的养分,它们以难以想象的缓慢速度腐烂着,然后化为土壤的一部分,再度被巨木吸收。然而对于Om神经藤来说,它们好像一点价值都没有。

  章延在足足齐到他腰部的枯枝叶上行走,那深度仿佛能将他与傀儡一起埋入土中。章延不希望被埋掉,只能寻着“藏”在枯叶下方的Om神经藤,踩在上面继续前进。

  当章延和九个傀儡不断在狭窄且扭曲的空间内来回穿梭,这些藤蔓也慢慢从密集变得稀疏。

  十几分钟之前,若是在找不到前进的路,章延便会让炼金傀儡用电锯在前方开除一条路,直接斩断那美丽的Om神经藤。虽然他很不忍心这么做,但是却必须如此。

  然而十几分钟之后的现在,他发现这些密集到可怕的Om神经藤开始分散了,至少内部区域不再像外面那么挤,也不再那么压抑。

  阳光透过巨木层层树叶的分析,在地上落下明晃晃的光斑,神经藤也开始变得分明起来,而不是错综复杂到让人觉得可怕。

  一路上,他看见很多树根下面从土里破出来的Om神经藤根部。然而,这些根部要么不存在种子,要么就是种子已经发芽。

  它和章延印象中的一切植物都不一样——它没有品种、没有茎叶、没有生长规律和季节规律,更分不清是哪种植物。甚至,它不需要光合作用的特性,让人难以判断它究竟还是不是植物。

  章延低着头到处看着,不肯放过任何一处细节,然而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上方的巨木枝叶与神经藤的交叉支出,好像有着类似鸟羽般的东西。

  它好像是某种鸟类的巢,相当巨大,让章延觉得这巢足以让自己躺进去,而除了那些枯掉的枝叶之外,筑巢的鸟类似乎还将自己雪白的羽毛,变成了巢的一部分。

  而当他以为这些巢穴只是巢穴的时候,就发现里面好像钻出了什么东西——一只浑身如同鸽子般雪白,但是长得更像鹰类的鸟从里面探出了头,直勾勾的看向章延所在的地方。

  它为什么盯着我?章延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地将林語往怀中抱紧了一点,警惕地盯着那只白色的鹰。虽然周围的傀儡还没有动作,但是他已经在心中命令道:只要有异样发生,立刻集火。

  章延就这样盯着那只白鹰,和它对视,然后慢慢一步步向后退去,逐渐离开这片较为空旷的地区——他猜测自己似乎入侵了对方的领地,如果它是那种有极强领地意识的生物,那他可能已经惹上了麻烦。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在章延的意料之内,却又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怎么都没想到,那只白鹰居然直接从巢中飞了出来,笔直向下方距离它二十多米远的自己俯冲过来,一副要捕食猎物的模样。

  “集火!”冷汗瞬间浸湿章延的后背,他抱着林語向后躲闪,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指令。

  与此同时,通用结界卷轴被他充入密契能量,瞬间形成一层几乎无法用肉眼看见的结界,将他和林語包裹在内。

  所有装备了特斯拉电磁步枪的士兵,第一时间接到了章延潜意识的指令,立刻向上方那俯冲过来的白鹰集火。

  霎时间,清脆的爆裂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密密麻麻的子弹在电磁力推动下,以让人无法想象的速度覆盖了那片天空。

  紧接着,鲜红色的血在空中四溅,笔直俯冲过来的白鹰根本无法躲闪,身体眨眼间便被数十枚子弹贯穿,直接失去了力量在空中翻滚起来,砰的一下,一头栽在了地面上,直接当场死亡。

  奇特的白色羽毛散落一地,章延这才看见这白鹰,不展开翅膀居然都有半个自己那么大,它那尖尖的喙和锋锐的利爪,让章延看得心里一阵后怕,一旦被抓到,那肯定是皮开肉绽,自己身上这层薄薄的防护服无法提供任何保护。

  没事了?章延皱起眉头,用脚踢了踢那只死去白鹰的尸体,发现它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轻很多,而且羽毛也很柔软。

  如果不是怀中还抱着沉睡的妹妹,章延还想自己或许可以好好研究这些白鹰,然而现在他没那个心思,只是匆匆让那尸体躺在那里,也不去清理,便往前赶路。

  只是,当他穿过一片Om神经藤垂下形成的帘幕之后,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更加宽敞的空间——半透明的Om神经藤相互交错在一起,在天上编织成穹顶,向外延伸的部位仿佛被什么利器裁剪过一般,只有参差不齐的切口。

  这种景象,让人感到自己仿佛被罩在一个巨大的彩色玻璃罩下,浅蓝、浅绿、浅红色的光辉相互交织在一起,让这巨大的穹顶变得五彩斑斓,美丽至极。

  然而站在下方的章延,只能感到心中传来那深深的寒意。

  他一抬头,便看见数个像之前白鹰巢一样的巢穴,被Om神经藤缠绕着,高高悬在空中,而里面大大小小的白鹰就像嗅到了血腥味一般,探出头来,用可怖的眼神直勾勾盯着章延。

  一时间,青年只觉得骨寒毛竖,那一双双绿莹莹的眼睛这样瞪着他,而眼睛的主人,更是展开了两翼,张开尖锐的喙,厉声尖叫。

  呷——

  刺耳锐利的对空长鸣,仿佛是它们宣战的方式。这些白鹰展开翅膀从巨大的巢中蹦出来一跃而下,在宛若苍穹一般的神经藤穹顶下盘旋,两只成一对,组成四对八只。现在,它们是狩猎者,而地上蚂蚁一样渺小的章延则是它们的猎物!

  “开火开火!”

  章延急忙将林語护在怀中,紧张地盯着高空盘旋的那八只白鹰,拼命地让几个炼金傀儡举枪射击。

  然而傀儡的动作不知道为何忽然慢了下来,章延能够明显感到自己下达命令的时候,密契能量流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挡着,一切都变得“粘稠”,如同水中加入了大量糖浆,而他正被浸泡在糖浆之中,行动困难。

  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惊恐地抬起头来,发现那些白鹰的身周似乎飘动着“符文”,这些古老、陌生、而且悠久的符号,让他猛然间感到精神一阵恍惚,大脑立刻化作了浆糊般混沌起来,什么都想不清楚。

  “开火啊!”

  章延焦急地大喊道,但是却发现那些傀儡根本没有反应,它们的动作开始变得僵硬、迟钝。它们扣动枪机往天空中扫射,子弹到处乱飞,根本无法瞄准目标,而那拿着单兵榴弹发射器的傀儡,更是直接瘫软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章延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最大的依仗“炼金傀儡”居然也在那不明的术式影响下,行动起来异常困难。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些白色的鹰居然会使用魔法术式!

  而且这些术式,他完全无法理解!此时此刻的章延,只觉得自己精神开始恍恍惚惚,像清晨刚睡醒的孩子,亦或者熬夜犯困的老人。低下头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似乎都在摇晃,干枯的草叶都在抖动。

  我……精神受到……影响!?他感到很惊讶,思维一片混乱,仰头望天的时候发现在空中盘旋的一只白鹰忽然俯冲下来。

  他只看见眼前有什么巨大的影子一闪而过,下意识地向旁边夺去,紧接着肩膀上的刺痛即刻传来,刺激着他浑身每个细胞。

  “呃!”刺痛让他两眼猛地一黑,寒意从后脊梁一直攀到头顶。

  他知道自己躲开了那一击,否则受伤的就是自己怀中的林語。紧接着他扭过头去看向自己的左臂,模糊的视线中只能看到向外溢出的红色。大片大片的烧灼感,让章延觉得有一块烧得赤红的铁块贴在了手臂上。

  那里肯定已经血肉模糊,章延想着。他看不见,但是那强烈的痛感却无法被忽视。

  他此时已满头大汗,咬紧牙关强忍剧痛,呼出的气体在纯透明的面罩上形成一层水雾。

  该怎么办!?绝对不能让林語受伤!他心中的慌乱,愈发强烈。

  一个傀儡在控制之下,强行突破了那不知名术式的干扰,猛地瞄准目标开始射击,只是在干扰之下他的精准度几乎为零,子弹在空中散乱横飞。

  然而这的确拖住了那些白鹰的攻击,成功将它们吸引。章延趁机立刻抱住林語猛地向来时的路冲过去,他要原路返回而不是继续深入!因为林語的安全才是第一重要的!

  章延想过自己可能陷入苦战,却怎么都没料到,自己所有战斗力的依仗,在这一刻都化为乌有。谁会想到那些异常生物,居然会使用魔法?而且还是精神攻击魔法?

  他不知道,只是一心想要逃出这块地方,这是那白色鹰类的家,也是它们的狩猎场。

  那个傀儡的扫射起到了作用,成功阻碍了几只白鹰继续维持魔法,让章延感到头脑稍微清晰了一点,再次成功与傀儡架起“意识桥梁”,让几个傀儡脱离干扰,举枪射击。

  而他则拼命地冲向撤离道路——那条他走过来的路,藤蔓、树枝、荆棘、枯叶,一切能够阻挡道路的东西全都被傀儡清空了,只要冲过去就安全了!那狭窄的通到里,白鹰无论如何都无法展开翅膀!

  然而,当章延抱着林語拼命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几只白鹰以更快的速度,叼着大量缠绕着的干枯植物茎秆往那里抛去。

  扭曲的编织在一起的植物茎秆,绝非自然形成,一眼便能看出它们是被什么生物刻意做成这样,形成直径足有五六米的巨大团形,被那几只白鹰直接抛到章延撤退的道路口,将它完美堵住。

  巨大的茎秆团,能被几只鸟类举起来,肯定不会太重,然而章延现在一只手受伤几乎动弹不得,另一只手还要托着林語的身子,他根本不可能靠脚就把那东西挪开!

  不行!不能再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