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紫微女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野蛮公主

紫微女帝 卉不卉 3196 2020.02.18 11:28

  卉雅带来的其他三个工程队马上就散下去了,去修建各个村庄到县城的路。

  本来卉雅还是要继续留在这里的,但却被静静拿走了尚方宝剑和圣旨,打发回去了。

  “帝都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做呢,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卉雅可不是什么花瓶公主,作为外卖联盟的两大领袖之一,她每一天的行程都是满满的。

  时间宝贵,浪费在监工之上就太可惜了。

  卉雅也同意静静的说法,不过她却要先在这边待上三天。

  “就当是给我放个假了。”

  “可以。”静静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不过这三天可没有那么好就度过了。

  有不知道哪里来的村民夜里突然出现,把外卖联盟工程队修好的路给挖了。

  他们也算有耐心,因为外卖联盟工程队是轮换着干活,基本上是全天无休,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就被他们抓住了。

  不过还好制止的快,他们也就挖了两锄头就跑了。

  但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外卖联盟工程队的人就等着他们呢。

  他们跑掉的时候,已经有人一直跟在后面了,一直跟到了他们村子。

  “是隔壁县的人?”卉雅收到了消息,直接就带人出发了。

  静静也没有再继续下乡,跟着卉雅也走了。

  而外县人挖路的事情,很快就通过其他几个外卖联盟工程队的人,传到了所有村子里。

  “这些人,真是欺人太甚!”好不容易对生活有了点盼头的牛莽气道。

  “就是就是!”那些小孩更气愤,因为静静把自己的脚踏车送给了他们,对他们来说,静静就是自己人。

  欺负了我们的人,一定要付出代价!

  不过愤怒的村众们很快被拦了下来。

  “县长大人和公主殿下已经去处理了,你们现在去也没有什么用。”

  这倒是实话,就算他们去了,顶多也就是恐吓一下,毕竟那是人家的地盘。

  “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吧?”有人喊道。

  “当然不行。”

  在工程队队员的建议下,他们很快就更换了目标。

  不再是去讨个公道,而是派人去替工程队看守路段。

  “毕竟这个路,也是为屈县的所有人修的是不是?”

  “小哥说的有理。”

  很快,村长还有牛头村里有名望的老人就马上带人出发了。

  不过他们不是直接去新路上,而是分散到了其他村子里。

  这是涉及到整个屈县的大事,自然每个村都要出把力。

  屈县的交通虽然已经断绝了,但屈县各村之间都有小道,彼此的联系也是很紧密。

  自从静静下乡之后,他的所有行为都清晰的传到各个村子的耳朵里,虽然谈不上有多亲善,但至少大家都认可了这个年轻的县长。

  现在县长要为屈县做事,结果外县人跑出来砸场子,瞬间,屈县十三村全火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他们是觉得我们屈县好欺负吗?”

  在倾向于静静的几个村子的引导下,所有的村子马上就站在统一战线上了。

  “敢堵我们屈县的路,不管他是谁,头都要给他锤烂!”

  屈县十三村的生活过的也算悠哉游哉,地里的活不多,各家各户能抽调的人手也多。

  只是一号召,十三个村就立马组建了一只千人的队伍,带着粮食,浩浩荡荡的就出发了。

  另一边,卉雅和静静已经空降了那个村子。

  “我是公主卉雅,让你们村长来见我。”卉雅也不废话,直接拿出圣旨,亮明身份。

  这个村子可不是闭塞的屈县,公主卉雅的鼎鼎大名只要不聋都有听说过。

  很快,这个村的村长就跑出来了。

  “老朽许商,让公主殿下久等了,还请公主殿下恕罪。”老村长马上就要行礼,但却被卉雅托住了。

  “您不要行礼,免得我待会杀你村里的人的时候不好下手。”

  “杀,杀,”许商直接就愣住了,“公主殿下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放心吧,不会有错,昨天你们村的人去挖了屈县的路,被我手下侍卫跟上了,不过他们倒也真是胆大,做了这种事,还敢去县城里吃喝玩乐,也好,如果不是这么折腾,我还真不好断定是你们的错的。”

  “至于现在,我已经证据确凿,可以直接审判了。”卉雅看向老村长的身后,却看到有一些人被押了出来。

  “就是他们?”卉雅挑了挑眉头。

  “回禀公主,一个不多一个不落。”有外人在前,卉雅的侍卫们倒也没有再瞎搞。

  “很好,那几下是谁挖的?自己站出来吧,我给你个痛快的。”卉雅冷冷的看着他们。

  “公主殿下,这里面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老村长拦在卉雅的面前。

  “你质疑我?”卉雅看了看老村长,然后把一叠东西扔到老村长的手里,“证据在这里,你自己看起吧,我要行刑了。”

  “不是,就算证据确凿,那也要上报官府,再听候处理吧。”老村长依然不肯让路。

  “不用,我受了皇帝陛下的圣旨,来为屈县县长保驾护航,所有试图捣鬼的一律杀无赦。”

  卉雅亮出了圣旨,所有的人直接就全部跪下了。

  “行了,谁下的手,谁策划的,自己出来领罪吧,不然我就把你们全砍了。”

  卉雅越过老村长,直接走到那些人面前。

  不远处,有一些老人女人孩子聚集着,一听到这句话,马上就跪了。

  想来,那些都是家属。

  不过卉雅说完,那些人却全部默不作声。

  “这是什么意思?是拒不认罪,还是觉得我不敢杀你们?”卉雅直接就抽出了尚方宝剑。

  “现在全盘托出还来得及,你们要是被人胁迫的,也不必害怕,说出来,我就去砍了他们,绝对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报复你们。”

  “林儿!说出去吧!”一个老妇人泣不成声的道。

  但那些人还是沉默不语。

  “还挺有骨气,看来你们是觉得我不敢杀你们了。”

  卉雅话音刚落,就直接挥剑砍下了一颗脑袋。

  “啊!狗儿!”那边的家属瞬间就有人崩溃了。

  跪在地上的那些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卉雅。

  但卉雅完全不在意他们的表情,而是继续问道:“有没有人自己出来认罪,或者告诉我是谁让你们坐的?”

  “我数三声,没人说我就再砍一个。”

  卉雅的笑容在他们眼里就像魔鬼一般可怕。

  “你们快说啊!快说啊!”旁边的家属们已经要疯了。

  “一,二,三,很好,很有骨气。”

  卉雅又是一剑,又是一颗脑袋掉在了地上。

  “虎儿!”一个老妇人直接背过气去了。

  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已经浑身发颤了,还有人直接给吓尿了。

  “怎么?再来一个?”卉雅把剑搭到第三个人的脖子上。

  “我说!我说!”那个人直接就哭出来了。

  “早这样多好,你说是不是?”卉雅收起了剑。

  很快,他们就全盘托出了。

  卉雅什么也没说,带着人就离开了。

  “狗儿!狗儿!”“虎儿!虎儿!”

  那些家属冲过来,抱着那两具尸体痛哭。

  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指着剩下的其中一个人。

  “你很好,你很好,我儿子从小跟着你,现在就这个下场?”

  那个人的脸已经全白了。

  他终究,也只是一个小混混而已。

  卉雅直接到了那个村所属的县城,她的目标是住在这里的一个黑老大。

  关于所有的一切,那个小混混已经全说了。

  卉雅直接就派出了手下的侍卫,很快就把那个黑老大拖到了县府。

  “借用您的地方,不好意思了。”卉雅略带歉意的道。

  “没有没有,公主殿下请随意。”那个县官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只是一个小官,距离一国公主太遥远了。

  很快,那个黑老大就被拉过来了,卉雅旧技重施,但那个黑老大却更加硬气。

  “看来你说的不错,他们的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势力。”卉雅看向静静。

  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县黑大老,就敢在公主面前硬气,显然背景很足。

  “时代会淘汰一切渣滓。”静静不以为然的道。

  “但我比较喜欢亲自淘汰。”卉雅看向那个县长,问道:“他手下的人还有他的家人应该都犯过事吧?”

  “是,是有一点。”县长不敢隐瞒。

  “去全翻出来,我一个一个审。”卉雅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敢在我面前横,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你,你不能这样!”那个黑老大终于慌了。

  再硬气的人也有自己的软肋,抓住了,他就是只爬虫。

  “当好你的背景板,本公主做事,不需要你教。”

  静静在身后扶额。

  这才是真正的卉雅,霸道而蛮横无礼的家伙,帝都的那些权贵,都是被她打到怕的。

  静静还记得,卉雅十岁的时候,他们去做一个社会体验任务,一个权贵少爷故意阻碍,卉雅一气之下,直接把那个权贵少爷给废了。

  后来那个权贵少爷的父亲来讨公道,卉雅直接带着人冲到他们家府邸里,把那个权贵少爷的爷爷,也就是那个权贵少爷的父亲的父亲拉了出来,一路拖到了那个地位不低的中年权贵面前。

  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他爹的手脚全部打断了,连手筋脚筋都给挑了。

  “有本事,让你爹来找我讨公道。”那一年,卉雅只有十岁,但却吓的一位老权贵连哭都不敢哭。

  从那之后,帝都再没有人敢惹卉雅。

  后来,卉雅也收敛了许多,以至于大家都觉得她长大变性了。

  但是现在一看,卉雅还是卉雅,那个纵横帝都的野蛮公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