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雪漫东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荆棘之苦

风雪漫东州 六月亦清寒 2435 2018.11.09 12:33

  顾言一躺在地上看着眼前这笔直的身影,有些微微出神,这笑容和煦的青衣男子就是人们心中那飘飘出尘的神仙吗?

  青松道长挽起他的手臂,微微笑道:“走吧,孩子,跟我去大堂。”

  顾言一只感觉有一股温和的内力涌入体内,身上的伤势瞬间好的七七八八了,眼角瞥向了身受重伤的钟少荣,愣了一下。

  青松道长说道:“放心,他死不了的。”

  顾言一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此后终身武功无法再进步了。”顿了顿,青松道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落在了钟少荣的耳中如遭雷击。

  顾言一暗自唏嘘了一声,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啊。

  武当大堂中,本来应该因钟少荣的落败而欣喜的场景,此时却异常的沉重。

  武当众弟子分站两旁,叶蓁蓁带着逗逗与诸葛云松坐在一侧,武当掌门与青松道长坐于大堂内中心。

  顾言一于大堂的正中心,身后背着竹箱,默默的矗立着。

  良久,武当掌教李斌淡淡的问道:“少侠是什么人,怎会我武当剑法?”

  听到此话,顾言一从竹箱中拿出一本有些破旧了的书籍,递了上去。

  李斌接过书籍,一眼望去脸色大变:“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我武当派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笈?”

  顾言一面色严肃,突然单膝跪地,眼睛囧囧有神的望着武当掌教:“弟子顾言一,奉家师之命归还武当秘籍,原受荆棘之苦百下,不用内功相抵,以赎其过。”

  堂中众人脸色纷纷大变,替师赎罪,受荆棘之苦百下并不用内力,即便不死也要被打的血肉模糊了,这少年是抱着必死的信念来的呀。

  叶蓁蓁更是心慌了起来,她没想到少年来武当竟是为了赎罪,可为什么他师傅犯的错误要由他来承受,荆棘之苦百下,这是血肉之躯能承受得了吗?

  李斌看到台下的少年有些犹豫,望了望身后的青松道长。

  青松道长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少年身边将其扶起,缓缓说道:“十几年前,你师父擅自闯入我武当山,意图盗我武功秘笈,却被我及时发现了,那时的我意气风发与你师傅打了起来,最后我输了。”

  “青松长老输了,怎么可能?”青松道长在武当山的威望,甚至比掌教还要高出许多,没人会想到除了剑仙风莫云,还有人能战胜青松道长。所以听闻当时青松道长输了的消息,众人皆炸开了锅。

  顾言一默默不语,心中也有些骇然。

  青松道长又继续说道:“你师父虽然击败了我,但是却也受伤不浅,当时武当众人,当然也包括了上一任的掌教也就是我的师尊,已经将他团团围住了,无论如何当时的他是逃不掉的。最后是我亲自将他从密道送出,并且将武当剑法交给了他。”

  “青松师叔......”李斌一声呼喊。

  青松道长对他摆了摆手,看着顾言一:“你师父执念太深,如若拿不到武当剑法肯定不会担心,我武当无害人之心,也不想多生事端,更何况仅仅只是一本秘籍而已,而且他也承诺日后定当归还,我只是没想到会是他的徒弟。”

  说到这,他不由叹了口气:“说起来我和你师傅也是不打不相识,既然武功秘笈不是你师傅偷盗的,那就免了荆棘之苦,改用青鞭如何?”

  武当掌教李斌点了点头说道:“但念顾少侠击败钟少荣挽回武当声望,并且一路赠剑而来,在免去五十,改受五十青鞭。”

  叶蓁蓁心中舒了一口气,但还是很揪心,青鞭虽然相比荆棘好了许多,但是五十鞭也不好过啊。

  大堂外,顾言一虽然从小被师傅磨练身体,可还是被这五十打的皮开肉绽,叶蓁蓁急忙跑了过来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了?”

  顾言一朝着她咧了咧嘴:“死不了。”

  这时,青松道长缓缓走来:“孩子,还能站起来吗?”

  顾言一咬了咬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并且阻止了叶蓁蓁的搀扶。

  青松道长笑道:“可愿随我走一走,说会话?”

  顾言一对眼前的前辈,心中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尊敬之情:“弟子愿意。”

  叶蓁蓁看着这一老一少,也没有去打扰他们。

  顾言一走在青松道长身边,面对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心里难免会有些紧张,行为举止都有些拘束。

  青松道长说道:“方才我看你使用的武当剑法似乎有些不一样,似乎有点将武当剑法完善了一些是吗?”

  顾言一微微惊讶,武当剑法中有两处是被他擅自修改的,一招行将就木改为出水游龙,另外一招釜底抽薪改成了移花接木,可是这在武当剑法中是最微不足道的两处,青松道长居然能一眼看穿,这是何等的眼力。

  见到顾言一点了点头,青松道长摸了摸胡须道:“应该是你师傅改的吧,他可真是一个武痴啊,其实这两处虽然有些不足,但是完善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实在是你师傅太过于追求完美了。”

  “只有臻于完美,才能更好的避开错误。”顾言一说道。

  青松道长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子,还挺护师的,也罢,你把你最熟悉的剑法再练一遍给我看看。”

  顾言一心下大喜,知道对方是要指导自己的剑法,虽然自己刚刚受伤,可也都是皮外伤,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

  青松道长见他用处武当剑法的起手式,突然说道:“不要用武当剑法,用你最强的剑法。”

  顾言一微微一愣。

  青松道长说道:“你师傅偷盗了江湖上不下百家门派的武功,我敢肯定最强的武功绝对不会是武当剑法。”

  青松道长是一个剑痴,世人皆知。他一生没有娶妻生子,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剑道,对剑法的痴恋,几近疯狂。

  虽说武功不可外泄,可师傅也跟他说过,凡青松道长的要求,无所不应。

  想到这,顾言一应了一声,使出了师傅交给他的一套剑法。这套剑法是他师傅揣摩百家武功而自创而出的,虽不似武当剑法那么凌厉,也不如蜀山剑法那么大开大合,但却胜在柔和。其剑之道,遇强则强。

  青松道长看完之后微微皱眉,继而眼睛一亮,急忙拽住了顾言一手臂。

  “这套剑法叫什么名字?”

  “玉虚剑法。”顾言一回应道。

  青松道长道了一声好,赞道:“虽然这套剑法现在还不太成熟,但我肯定未来肯定能名动武林。”

  顾言一谦虚的说道:“不敢,武当剑法在江湖上才是赫赫有名的。”

  青松道长笑道:“对了,你应该知道两日后我就要与奚桥生交手了,你认为谁的胜率更高一些。”

  顾言一说道:“当然是前辈了,我想那巨剑奚桥生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青松道长微微摇了摇头,将身上的包裹取出:“你可知赵宣怡让你交给我的东西是什么?”

  顾言一猜测道:“之前前辈说过,应该是一把绝世宝剑吧。”

  青松道长从包裹里的长剑拿出,抽出其剑,

  只见剑柄漆黑,剑身如秋水般,似春天的湖水碧波荡漾,剑锋所利,吹毛断发。

  “青鉴武器榜第八名,长三尺三寸,名曰碧水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