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开眼界了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206 2020.05.21 09:01

  这一巴掌,仿佛打灭了女修的怒火一般,她偏着头,捂着被打肿的脸颊,声音淡淡的道,“你要是觉得我胡说,那你就让这个女人发个血誓!!天道之下,要是她还能完好无损,我以后绝不再也不提这件事!还有我的好父亲你,你要是问心无愧,也可以发个血誓!如果我错了,是杀是剐,全凭父亲一句话!”

  男修指着女儿,气得手指颤抖,“你!你!”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你什么,更不敢应承女儿的话。

  看到父亲这样,女修脸上的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男修被这笑弄得有些恼羞成怒,正待用身份和武力将这个不听话的女儿给压下去的时候,就看见珍娘忽然跪在了女儿面前。

  “大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是命贱之人,早就该死了,我不该贪恋叶哥给的温暖,我更不该喜欢上叶哥……”说道这里,美貌女修看了自己的‘叶哥’一眼,这一眼中的情谊啊,简直要溢出来了!

  禾云秋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在家里的时候,自己父亲只有母亲一个,家族里也还相对清明,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修,更没有见过这样的手段,她心中喟叹,这女修,真是厉害啊!她又看了一眼被这个女修气得只会打颤的自己的‘合作者’,同情了她那么一秒,遇到这样的对手,她输的不怨!

  看吧,男人果然被感动了,看她跪在那里,肯不能以身替之!

  美貌女修还在继续,“大小姐,我知道这些年来,您心中有怨,不仅对我,对您的父亲,更对整个叶家,但大小姐,我求求您,您要是心中有气,尽管惩罚我!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但请您放我大小姐你千万不要因为我与叶……您父亲生了嫌隙!更不要在您的外家那里乱说,上次,舅爷找上门来,叶哥估计这是长辈,一直忍让,但舅爷丝毫不领情,还伤了叶哥……但叶哥是一家之主啊!叶哥代表这我们叶家的脸面,怎么可以让人随意轻贱!所以,我请求大小姐,就算您心中有气,请冲着我来!打生打死,都随您!”说完这段话,女修就开始砰砰砰的磕起头来,不一会儿,儿头上便以见血!

  女修被她的这一番唱念做打弄得火冒三丈,直接跳起来,指着她就开骂,“什么忍让?我舅舅已经金丹大圆满,他才金丹初期,还用他让吗?不让我舅舅照样能打得他下不了床!既然你这么心疼你的叶哥,那你怎么不去死?”

  听见这话,禾云秋闭了一下眼,心中为自己这个‘合作者’的智商赶到焦急。男人的脸是那么好打的?!更何况这男人还是你父亲,一族之主!即便他是因为修为不足才无力反抗的,但你也不能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啊?!

  果然,正弯着腰要将珍娘拉起来的男修身形一僵,

  直到此时,美貌女修避无可避,眼中划过一抹羞恼,恶狠狠的瞪向自己的女儿。

  被父亲瞪着,女修还不怕死的叫嚣,“瞪什么瞪?!难道我说错了?!还有你这个所谓的情深义重的女人!既然你也知道我厌恶你,看见你就恶心,你为什么还一直往我面前杵?还派那两个野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打量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不就是想让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然后你再暗中将我杀了?以后整个叶家就是你那俩野崽子的了?!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就那俩废物点心,一个四灵根,一个干脆没有灵根!还想当少族长,接管叶家!我叶家都死绝了?!放着好好的天才子弟不选,选你生的这俩破烂?!”

  禾云秋坐在床上,视线比较低,她清楚的看见这位叫珍娘的美貌女修眼中迅速划过一抹杀机。

  仿佛是嫌弃刺激珍娘不够似的,女修又来了一句,“要我说啊!他们俩这样,也是父母不做法,报应到他们身上了!”

  珍娘的脸色一白,仿佛是受不了刺激一般,直接晕了过去。

  急的男修又跳脚痛骂了一番,再女儿凉凉的一句,‘你再骂下去,你的珍娘就要醒了’中抱起美貌女修便跑了。男修将珍娘放在床上,便想出去找长老给珍娘看看,可手却被人拉住了。

  床上的珍娘颤巍巍的睁开了眼睛,“叶哥,不要去了,要是家中长老知道我是和大小姐发生了冲突才这样的,根本不会医治我,到时候,恐怕还要你为难,我身上还存了一颗丹药,我吃这个就可以了。”

  想到大长老那火爆的脾气,以及这些年来越来越看自己不顺眼,男人犹豫了,看女修挣扎着要坐起,便上前扶住了她,顺势搂住她的肩,心疼的道,“委屈你了,为了我,受了这么大的罪!”

  女修枕着男人的胸,脸上的神色讥讽,但语气依旧善解人意,“不委屈,为了叶哥,珍娘什么都愿意做!只是今日没能让大小姐消气,恐怕以后大小姐还要……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只可怜咱们那两个孩儿!资质不好,不被长老们接受,还要被自己的姐姐如此轻视!”说到这里,她又哀哀的哭了起来,“都是我不好!或许大小姐今日的话是对的,是我造了孽,才报应在了咱们的孩儿身上!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的孩儿,孽是我造的,为什么不报应在我身上?!为什么不报应在我身上!为什么!”

  看着珍娘如此痛苦,男人的心一揪一揪的,他紧紧的抱住女人,嘴里不停的道,“要是真有报应,也是应该报应在我身上!你是为了我才……是我委屈了你们娘仨!”说到这里,他脸上闪过狠色,“不能再让叶言心这么下去了!再让她折腾下去,李家肯定又会趁机上门,咱们上次已经赔偿了他们一笔不小的资源,引起了族中长老的不满,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他放开珍娘,小心扶她躺在床上,“我去安排一些事情!你好好休息!”

  珍娘满眼信任的看着男人,根本不去打听男人到底要做什么。等男人离开,珍娘脸上的神色才一点一点的收敛起来,无声的说了句,‘蠢货!’不知道是骂男修,还是骂男修叶言心。

  另一边,在禾云秋屋里的叶言心也收起了那副怼天怼地的表情,又开始油然的喝起了茶。

  这一变化看的禾云秋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副模样都是装出来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