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转机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262 2020.05.20 21:01

  对于禾云秋的直接,女修有些意外,不过禾云秋的脾气还算是对女修的胃口,加上外面那俩婢女恐怕已经将自己进来的事情告知了自己那个眼瞎心盲的老子,“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家族的人将你带回来,是为了让你代替我三妹进献给木皇的,而我,不想让你代替她,所以,我想和你合作,我可以暗中给你一些方便还可以,还可以立誓不会暗害你,至于能不能逃走,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如果你再次被抓回来,你不能供出我。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咱们现在就可以立誓,如果你不愿意,刚才那些就当我没说过,而且你还要发个誓,不能将我的话漏出去一丝半点。”

  禾云秋没想到这个女修说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她想了一下,面色有些古怪,“你和你那个三妹有仇?”要不是有仇,她怎么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女修脸色一僵,眼神也有些飘移,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鬼精灵,一下子就想到了点子上,但她也不准备和禾云秋说这些事情,“这些和你无关,你只需决定要不要和我合作就行了!”

  看见女修的反应,禾云秋心中一乐,没想到这个女修看起来已经差不多二十多岁了,竟然连隐藏情绪都做不到,说话做事还是七情上面。虽然女修没有直接给自己答案,但光看她的脸色,禾云秋已经知道自己猜对了,就是不知道这两姐妹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姐姐要对妹妹下手,这些念头在脑中转了一圈便被禾云秋放下,转而关心起怎么脱困的事情,“那你准备怎么暗中帮我?”说完,禾云秋‘不经意’的抬了抬自己的腿,牵动上面的缚灵索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女修白了禾云秋一眼,“你这小丫头,人小,心眼不小!你也不用变着法的提醒我,我已经将缚灵索的钥匙偷出来了,只要你和我合作,发下誓言,我立即帮你把缚灵索打开。怎么样?你到底答不答应?”

  直到此时,禾云秋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肌肉也微微放松了一些,她嘻嘻一笑,“答应!怎么不答应!”百利无一害的事情,我是傻了才不答应!

  两人互发了天道誓言,有了誓言之力的约束,两人都对彼此放下了一些心防,女修给禾云秋指了一条防守比较薄弱的路线,禾云秋将其细细的记在心里。两人又就其他方面细细的商量了一遍,最后,女修甚至给了禾云秋一瓶疗伤丹药。

  对于女修的行为,禾云秋也是一愣,修士之间,尤其是不知根底,没有信任的修士之间,是不可能会随意吃其他修士给的丹药的,毕竟这种入口的东西,谁也不能保证里面有没有藏着对自己不利的东西。

  虽然女修自认是好意,两人又有誓言的约束,但禾云秋根本没吃她给的丹药的打算。趁着将丹药拿过来握在手中的瞬间,禾云秋直接将手中的丹药替换成了自己储物戒中的疗伤丹药,继而服下。

  看禾云秋如此‘信任’自己,女修笑的十分开心。正待说些什么,这个时候,门突然被从外面踹开了,一道中期怒气十足的大吼传来。

  “你个孽女,你怎滴心思如此恶毒?不害死你妹妹你是不是心里就不好受?”说话间,就见到一个面容和女修又三分相似的高大中年男修踏了进来,男修怒目圆睁,脸色十分难看。

  一个美貌的女修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还不住的给他抚胸顺气,嘴里还不住的安慰着,“叶郎,你不要生气,气坏了我心疼……”说到这里,女修的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仿佛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转过身,肩膀轻轻的颤动,即便她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但屋子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哭了。

  果然,高大汉子一看女修哭了,眼中立即闪过一抹心疼,将女修抱在怀里好生的安慰了一番,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女儿还有一个外人在场!

  被男人安慰了,美貌女修也没有‘伤感’太久,她不好意思从男人的怀里抬起脑袋,眼眶依旧是红红的,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男修一眼,这一眼在男修眼中娇羞无限,在男修的女儿眼中看的就是做作异常!

  看了如此恶心巴拉的一段表演,女修心中冷笑连连,刚才的好心情被破坏了个遍!要不是自己老子眼瞎心盲,一味的偏袒这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她恐怕早就像以前那样拍案而起了!可即便暗自忍耐,她心中被这个女人勾起的怒火也让她没有什么好声气,“不知道父亲为何说我恶毒?是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还是父亲又受了什么人的挑唆?”说到‘挑唆’二字,她声音咬的特别重,还特意在美貌女修脸上转了转,意思不言而喻。

  正你侬我侬、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两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美貌女修背影一僵,继而仿佛受了天大的污蔑一般,眼中又迅速的弥漫上泪珠,她却不争辩,只做出一副‘清者自清’的‘倔强’的姿态,信赖仰慕的看着男人,仿佛只要男人相信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美人垂泪,真真让人心生怜惜。

  男修看自己‘好不容易’才安慰好的人又被弄哭,心都碎了,又把美貌女修搂紧怀里,不住的轻拍其后背安慰,神色轻柔怜惜,但一转眼,对着自己这个让美人落泪的罪魁祸首的女儿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你个孽女,你怎么能这么说珍娘?!珍娘如此柔弱善良,从来不会害人,你怎么能五次污蔑她?你竟敢这么对待长辈,你简直是大逆不道!也不知道你娘是怎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修暴怒打断,“你别说我娘!你不配提我娘!什么长辈!这个恶毒的女人不过是一个侍妾,一个玩意儿,算哪门子的长辈!父亲这话可千万别在外面说,要不然,别人恐怕要笑话咱们叶家没有规矩了!柔弱善良?呵?你眼盲心瞎就以为我也瞎了?要不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娘怎么可能会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狗男女早就勾搭在了一起!那俩野种就是证据!可恨你们为了名正言顺,害死了我娘!我娘跟了你五十年,在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嫁给了你,要不是靠着我外祖家的支持,你怎么可能当上族长!可你却恩将仇报!害死了我……”

  “啪”!

  “反了!反了!你简直是反了天了!竟然这么和为父说话!”男修大声的喘着粗气,脸上的红色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揭戳到了自己不愿意提到的过往羞的。

举报

作者感言

芃芃嘉木

芃芃嘉木

求收藏,求吐槽~

2020-05-20 21: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