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转变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279 2020.05.16 14:01

  看见禾云秋胸前胸前蹦出的血迹,代亦一惊,她刚才纯粹是激愤之举,没想到真能刺伤禾云秋!

  她细细的打量禾云秋身上的法袍,心中有些疑惑,禾云秋身上穿的法袍并不是宗门发放的内门弟子服饰,据她所知,筑基期的内门弟子,宗门会统一发放下品灵器品阶的法袍,不要小看下品灵器,实际上,九成九的筑基期散修用的都是法器,甚至有些金丹期的散修,用的也不过是上品法器,就像那个被自己杀了的女修,终其一生,也没有摸过灵器的边角。

  既然禾云秋没有穿宗门发放的法袍,那么她身上这件应该是比下品灵器还要高阶的法袍,怎么会被这把匕首这么利索的刺穿?!想到聊什么,代亦低下头,除非,这把匕首的品阶比法袍还要高!

  想到这里,代亦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嗯,这把匕首就当是禾云秋伤害自己的赔礼,以后就归自己了!

  要不是这个时候匕首还扎在禾云秋的胸口,她都想直接将它收入空间了。不过,等杀了禾云秋,这把匕首还是自己的!

  想到要除掉禾云秋这个前主人,代亦又将匕首往前送了几分。

  代亦并没有猜错,禾云秋的这把匕首是她筑基时师傅送的,乃一件上品灵器!这是元昊真人找善器峰的人专门给小徒弟炼制的,器成之时,又请符穷峰的人在上面绘制了几个提升攻击的法阵,在破防、伤害方面几可与下品宝器媲美。而禾云秋身上的法袍只是一件中品灵器,所以才被如此轻易的破开了防御。

  感受到胸口的疼痛,又看到了伤自己的正是师傅送的那把匕首,禾云秋心中苦笑,师傅送自己这把匕首是为了给自己防身用的,没想到今天却成了伤害自己的利器!这把匕首的厉害之处她自是十分清楚的,虽然因为代亦不是这匕首的主人而不能将它发挥到最大作用,但再让匕首继续刺下去,恐怕今日就是自己的命丧之时!

  想到这里,禾云秋眼中闪过一抹决绝,徒手抓住了匕首。匕首的利刃立时割破了她的皮肤,鲜血淋漓,最后卡在了骨头上,钻心的疼痛袭来,但她却理也不理,只兀自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用自己的手骨,成功阻住了匕首的去势。

  代亦被禾云秋的自残行为惊呆了,她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对自己这么狠,随即想到自己对她做过的事,代亦打了一个冷战,她下意识的朝禾云秋看去,只看见一双暗幽幽、冷冰冰的双眸,里面再也不见以往的清澈平和。

  代亦心头巨震,她知道,禾云秋身上有什么不一样了!而这种变化,还这自己有关!

  这一发现,让她心中慌乱,不知道禾云秋的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对自己有没有危害,但不知为何,她心中又隐隐的滋生出一种兴奋。

  看,你这种天之娇女,终于被我拉下了云端!

  大家都是修士,凭什么你一出生就什么都有?!资质、气运、家族、法宝、资源、功法!这些东西,要么你天生拥有,要么有人捧到你的面前任你取用!你就像一个仙女一样,站在云端,仿若大度的散出一些对别人来说求都求不来、对你来说却唾手可得的东西,就这么轻飘飘的得到了名声,人脉!而我,却只能像个老鼠一样,躲在暗处,费心讨好,阴谋算计,却依旧不及你的十分之一!

  初见我时,你那明为淡漠,实为无视的表情,我至今记得很清楚呢!

  当我为了保命不得不放弃了你堂兄时,你凭什么和你的那些同伴鄙夷批判我?还二话不说就对我拔剑相向?!

  大家都在修行上逆天而行,在天道下挣扎求存,谁又比谁高尚?!

  而今天,我终于撕下了你伪善的面具!

  你也会在我拉住你时想要砍断我的双手,在我刺伤你时凶残以对!

  代亦心中狂笑,痛快不已,随即,便感觉到一股大力袭上自己的肚子,而禾云秋,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在禾云秋的眼眸中,她看见向后飞去的、惊恐的自己!

  禾云秋缓缓收回抬起的腿,平静的拿出了一颗丹药服下,不紧不慢的开始包扎自己的伤口。仿佛刚才那个将代亦踢出飞毯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代亦想的没错,禾云秋的心态确实发生了变化。

  以往,她被保护的很好,又想要什么有什么,根本不用为任何事情操心发愁!可自从第一次见到代亦,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开始,到刘乐生的事情,再到金玉果、离殒丹,以及堂兄被害险些殒命……每一次,她的心态都在发生着变化,直到今天,她被代亦算计,被掳,又经历生死,她的心态终于彻底改变!

  以往她不需要争,连金玉果这种天材地宝,离殒丹这种人人求而不得的宝丹,她都能随意送人,虽然有要提防身上的怪异的原因在,但何尝不是不在意呢?!潜意识里她就知道,这些东西自己想要就能得到,根本不用自己去争!

  可经历生死,她才发现,自己以往,除了天资,什么都是仰仗别人,当族人、同门、师傅不在身边时,她连一个炼气期的算计都躲不过,甚至差点丧命!

  这让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如以往那样置身事外、万事不上心了,她也需要挣,争命!

  慢条斯理的处理好身上的伤口,禾云秋拔出自己的飞剑,握在手中,朝着下方的兽群,辟出凌厉一剑。

  这一剑,

  坚韧,一往无前!

  锐利,势不可挡!

  竟已生出剑意!

  无畏之剑意!

  禾云秋眼神一亮,以往自己的剑术也不差,但却总是差了那么点意思,摸不到剑意的门槛,以至于她以为自己在剑法上没有天分,选择了去无极峰。没想到,自己今天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改变了想法,剑意就炼成了!

  这边的变故惊得红姬的攻击都乱了一瞬,看见代亦就要落入兽群被分而食之,红姬脸扭曲了一下,她想也不想的祭出霁月红霞绫想要将代亦拉上来,可没想到,禾云秋紧跟着一剑袭来,将霁月红霞绫击偏了几分。

  禾云秋收剑,淡定的回视怒目瞪着她的红姬,仿佛在说,我就是想要她死,怎么滴?!

  红姬一时有些惊讶,不明白这个一刻钟前看起来还绵软纯善的小丫头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但此时她顾不上教训这个小丫头。只急急的控制霁月红霞绫,想要替代亦击开朝她扑来的妖兽。

  代亦眼睁睁的看着禾云秋击开了红姬要救自己的红绫,心中既痛恨又后悔,恨禾云秋的无情,悔自己太早和她撕破脸,以至于自己落入现在的境地。

  ‘我命休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