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密辛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326 2020.05.23 09:01

  深夜,叶家一个偏僻的院落里。

  修养了一天的禾云秋猛地睁开眼,运起敛气诀,将自己的气息藏匿起来,随后,她从床上坐起,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用神识一扫,就发现外面看守她的小丫头正歪在门边,头一点一点的,显然是已经困得打起了瞌睡。

  但禾云秋依旧没有放心,她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拿出一粒丹药,这丹药名唤浮生丹,这是她从何开阳那里买来的,仅有五粒。

  这种灵丹可以勾起修士心底最强烈的渴望,并将其放大,然后按照其渴望钩织梦境,使修士沉迷其中,心智弱者,便会迷失在梦境里不愿醒来,最后在梦境中死去。修士的修为越高,心智越强,浮生丹的效果就越弱。

  外面看门的小丫头只有练气五层的修为,禾云秋并不准备将整颗灵丹都给她用上,一来小丫头修为低,用整颗灵丹太过浪费,不值得;二来她并不愿意多造杀孽,要是用了整颗灵丹,小丫头肯定不能从梦境中醒过来。

  所以,禾云秋只在灵丹上刮下了一层粉末,用控风术裹挟着这些粉末透过门缝吹入看门的小丫头的鼻孔里。禾云秋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在看门的小丫头呼吸更加平缓绵长后,便知道,她已经昏睡了过去。

  禾云秋轻轻的推开窗户,所幸她年龄小,体量也小,很轻易的就爬了出去。

  出去后,她便用改型换貌术将自己幻化成了叶言心的模样,开始大摇大摆的在叶家走动起来,不过,她并没有按照叶言心给的路线离开。而是朝着她的三妹叶言琦的住处走去。

  白日里,禾云秋已经通过叶言心留给她的留给她的通讯玉简知道,阿藤并没有找到,据叶言心猜测,阿藤应该是被叶家家主给了自己的爱女、叶言心的三妹叶言琦,叶言琦并没有灵根,不能修炼,高阶法宝对她来说根本没用,而阿藤幻化成的玉镯会被选中,应该是因为镯子通体碧绿,造型精美绝伦,细节处栩栩如生,是难得一见的首饰,就算是女修都会见之心喜,更何况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

  禾云秋依着从叶言心那里得到的地图,悄悄摸到了叶言琦的住处。禾云秋隐在暗处,用同样的手段迷晕了看守院门的两个炼气期奴仆,幻化成其中一个的模样,闪身进入了叶言琦居住的院落。

  叶言琦虽然没有灵根,但她比较会投胎,有一个深受叶家家主宠爱的母亲。所以,她独占了一个大院落,这个院子不仅位置比较好,距离禾家家主居住的院落比较近,里面亭台楼阁,假山错落,池馆水榭,花坛盆景,竟无一不精,无一不美!

  一路走来,禾云秋暗暗心惊,一个没有灵根的小丫头居住的地方,竟然比自己这个备受家族看重的嫡系子弟居住的院落还要精美华丽!要知道,按照叶言心的说话中漏出的信息可以判断,叶家的底蕴,可是连禾家都不如的!由此可见,叶家家主对珍娘还有她的孩子的偏爱已经到了什么地步!怪不得叶言心说自己留在家里没有前途!

  不过就算叶家家主再偏爱,再想徇私,叶家也不是他的一言堂。叶言琦没有灵根,叶家的长老根本不会同意浪费家族的力量保护她,当然,在叶家族地内,她也不可能有什么危险。所以,禾云秋一路走来,只发现有几个练气期的仆人走动,都被她成功避开了。

  当走到内院的垂花拱门时,禾云秋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感到了一丝危险!

  禾云秋迅速的后退,躲在了假山的后面,运气敛息决,让自己完全融入夜色中。

  在太一宗照看灵草园的时候,她发现了自己身体的特异之处,并利用这种特异,自行摸索出了一套‘草木之眼’的法门。这种法门可以通过与草木共情,‘看见’草木所及之处发生的一些事情。

  现在她的修为是筑基期,共情的范围达到了千米之远,已经远远超出了筑基初期修士神识能达到的五米。至于比较耗费灵力这个缺点、每使用一次,神识都会胀痛这些缺点,在这门法门的强大效果之下,已经显得不足为道了。

  “……小姐,那个小贱人已经被叶瑞高已经打发到了江中坡,我们要不要在路上……”说到这里,面容苍老的女修脸上露出一抹狠色,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下。

  没想到听到这样的事情,禾云秋心一跳,赶紧压下心情的波动,所幸这个金丹期的女修应该是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会被偷听,根本没有设防,才没有发现周围的异常。

  珍娘沉默了一会儿,虽然声音还是如白日里那么婉转动听,但言语中却多了一些清冷之意,“江中坡那里不太平,根本不用咱们动手,那个小贱人就活不下去!不过,你可以将这个消息透给刘家,相信刘家那个伪善的女人绝对不会放过昔日仇敌的女儿!”

  “是,小姐!对了,奴婢已经打听到,一个月后的南华丹行举办的拍卖会上会拍卖两枚筑根丹,只要拍到了筑根丹,小小姐就可以塑造灵根,踏上修途!”

  珍娘沉默了许久,久到中年女修都有些不安的时候,才悠悠叹了一口气,“看我们家族的遭遇,我现在已经不确定让琦儿踏上修途,经历修真的残酷是对她好,还是就让她如现在一般,平安喜乐一生是好……”

  中年女修有些焦急,“小姐,你千万不能这么想啊!做凡人有什么好?生死都不由自己!而且凡人寿命短暂,难道小姐您忍心看着小小姐走在您前面?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

  “佩姨你说得对!凡人的生活虽轻松,但这一切却都是无根之萍,随便一个浪头打过来,就有覆灭的危险!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有掌握力量,只有站在高处,才有可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要不然,最终只能重蹈我们卫家的命运……”说到这里,珍娘的声音渐渐染上了一丝悲哀,眼中也有水光闪过,“这世上,除了佩姨你、琦儿、瑾儿,我已经没有亲人了,不能再让琦儿走在我面前了!”

  中年女修垂泪,“小姐……这些年委屈你了……所幸那个贱人已经死了,被自己的丈夫背叛,生前受尽折磨,最后痛苦而死!那个贱人的女儿也即将死去。咱们的大仇也算报了一部分了。可惜那贱人的父亲命好,在咱们报仇之前便寿元耗尽提前死去了!至于剩下的那些人,只要咱们小心点,将来必定有血刃仇敌之日的!”

  “我只希望这一日早点到来,这样我不就不必如现在这样,日日饱受煎熬了……”

  两人说着话便走远了。

  在两人离开后,禾云秋又在假山里藏了一会儿,就看见那个金丹期的中年女修果然又折返了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