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被掳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445 2020.05.13 14:01

  “你怎么在这里?”看见代亦,禾云秋有些无语,这都是什么缘分啊?!怎么总是她?!“刚才是你在攻击洞口?”问完禾云秋就知道自己说了傻话,代亦还么用筑基,刚才那动静,明显不是一个练气修士能弄出来的!

  看见了禾云秋,代亦心中提着的那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禾云秋这种有气运之人,往往是能遇难成祥的。而自己,说不定也能沾着她的光活下来。

  代亦装作没有听出禾云秋话语里的嫌弃,十分激动的上前,“云秋妹妹,是你,真是太好了!我是和云光、云章……”说到这里,代亦突然想到自己做的‘好事’,有些心虚,但这么长时间了,禾云光、禾云章应该已经被红姬给杀死了,到时候死无对证,谁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于是,她发虚的声音又变得底气十足起来,“我们一起来历练,可没想到却遇到了红姬,云光已经被……被红姬……还有云章,应该也已经……已经……”说到这里,她还抹了一把眼泪,显得十分悲痛。

  众人就都明白她什么意思了。

  禾云秋也明白了,她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被焦急取代,想到自己的两位堂兄已经遇难,心中揪痛不已,便也没注意到代亦话中的漏洞,一把抓住代亦的肩膀,禾云秋急急的问道,“你说什么?我云光堂兄到底怎么了?!还有云章堂兄?他现在在哪?”

  何开阳安抚的拍了拍禾云秋,沉着脸看向代亦,“听你这话的意思,禾师妹的两位兄长都已经遭遇不测了?”代亦一脸悲痛的点头,何开阳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是一起遇到的那个红姬的,怎么他们都……只你一人活下来了,连一点外伤都没有?”

  众人一听这话,都上下打量代亦。可不是吗?一个炼气期,遇到了强敌,两个同伴都遇难了,结果就她一个连点皮外伤都没有受,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他们是不相信的。想明白这些,原本对代亦的一丝同情,都变成了厌恶!

  禾云秋此时脑子也清明了一些,她面沉似水,咬牙看向代亦,“说!我两位堂兄是不是被你……被你当做肉盾……给你挡刀了?!!”

  这种话代亦怎么可能承认,但在禾云秋犀利的注视下,眼神还是闪躲了一下,“我没有!你不要诬赖我!我只是有一些保命的手段才逃了出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也不能这么诬赖我……”

  禾云秋一直注意着代亦的神情,自是发现了她眼神的闪躲,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是她,害死了自己的两位堂兄!

  禾云秋心中激愤,怒火高涨,哪里还想听她的狡辩,仗着自己身量矮小,活动自由,快速的抽出了自己的剑,一剑刺穿了她的胸口!

  要不是代亦被修提醒,身子微微侧了一下,此时恐怕已经被刺穿了心脏。

  何开阳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往常十分好脾气的禾师妹说动手就动手,一出手还是直取人性命的手段,心里都惊了一下。

  何开阳上前探了一下代亦的伤势,发现并不致命,才松了一口气,转身想要教育一下禾云秋的莽撞,但看见她眼中的悲伤,心便软了几分,叹了一口气,“唉,禾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呢?她暗害同门,已经触犯了门规,自有门规惩罚。你现在动手,实在是不智之举!万一她死了,你也要担一个残害同门的罪名的!你杀她虽然情有可原,但一顿惩罚也是少不了的。”说道这里,他摸了摸禾云秋的头顶,“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冲动了!”

  湛星竹却不认同何开阳的话,“虽然门规会惩罚她,但还是自己动手比较解气!”

  高寒拉了湛星竹一下,“你就别添乱了,何师兄也是为了师妹好。”

  就在此时,外面攻击洞口的声音突然停了,一个浑厚的男声喝到,“住手!”然后又是一声惊呼,“竟然是你?!”

  众人听见这一声,便猜测应该是太一宗的人到了,将代亦拎在手上,纷纷从洞里钻了出来。到外面一看,就发现四个身着太一宗服饰的修士正在和一个红衣美貌女修对峙。

  看清红衣女修的模样,禾云秋眼神一闪。这不是那次伏击他们的女修吗?突然想到什么,她回头看了眼被高寒拖出来的代亦,要是自己没有记错,刚才代亦说害了堂兄的人叫什么红姬,也就是说这个女修叫红姬!可她是怎么知道这个女修叫红姬的?还不待她深想下去,余光就瞥见了不远处躺在地上的禾云光还有跪坐在一旁哭泣的禾云章。她立时也顾不得什么怀疑了,抬脚便朝着堂兄跑了过去。

  “七堂兄,五堂兄怎么了?”

  禾云章哭声一顿,噙满泪水的双眼朝着禾云秋看来,等看清来人,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心中积压的恐惧、委屈、痛恨等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他一把抱住禾云秋,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禾云秋拍了拍禾云章的肩膀,也顾不得安慰他,禾云光的脸色实在太恐怖了,就连她这种不懂医理的人也知道,五堂兄,恐怕腰不好了!

  禾云秋急忙扭头朝着何开阳叫道,“何师兄,你快来看看我堂兄。”

  听见禾云秋的呼叫,何开阳立即跑了过去,号了号禾云光号的脉后,他拿出一颗丹药给禾云光喂了下去,看着禾师妹那双湿漉漉的、仿佛随时都能哭出来的眼睛,安抚道,“你堂兄受了重击,内脏也有些受损,看他这个样子,怕是胸骨断了,刺破了内脏。不过禾师妹放心,我已经喂给了他一粒定气丹,能保他暂时无碍。等回到宗门,我带你去找赵师叔,师叔他比较擅长炼制治疗这方面的丹药。”

  禾云秋看着脸色好转,终于泛上了一丝血色的禾云光,送了一口气,感激的对着何开阳道谢,“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师兄。谢谢。”说完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些灵石递过去。

  何开阳连忙拒绝,“禾师妹你太客气了,不说这次因为你我们得了不少的好处,就是以前,你也帮过我大忙。”说的是金玉果那次。

  禾云秋看他这样,想了想便将灵石收回去了,“好吧,那以后我要是得到什么灵草,再送给师兄。”

  何开阳笑了,“行,那我就等着禾师妹的灵草。”

  安顿好禾云光,两人便朝着已经打起来的几人看去。

  太一宗来的这四位都是善器峰的,战斗经验不足,但他们毕竟化神期修士,修为高了红衣女修一个大等级,加之本身就是炼器师,身上的法宝众多,红衣女修的攻击根本不能对他们造成多少伤害,反而是他们的法术,让红衣女修吃了不少苦头。

  红衣女修眼见在这四人手上讨不到半点好处,已是心生退役,但她左冲右撞,却冲不破四人的围堵。眼珠子一转,便从储物戒中拿出四枚轰天雷,朝四人扔去。一时间,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声势十分浩大!

  这些轰天雷是她从代亦那些霹雳球中得到灵感找炼器师专门定做的,杀伤力比霹雳球厉害多了,而且她还在里面也加了‘料’。

  四位善器峰的师叔本就战斗经验不足,面对这一‘突发状况’,一时竟有些手忙脚乱。红衣女修瞅准机会,拿出一张自己压箱底的瞬移符,撕开,在被传送走之前,她一把抓起代亦,便远远的遁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