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怪异又见怪异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975 2020.04.30 13:48

  上次听到哭声的时候,因为环境比较乱,禾云秋只以为那是那群孩子的哭声,可现在,四周十分安静,这一声哭声就这么突兀的传到了她的脑子里,让她差点绷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她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便看到了被考核弟子提在手里的那株……杂草?!

  禾云秋心神恍惚,后面那个负责考核的弟子后来又说了什么她一点都没听清,只呆呆的站在灵草田中,目光直直的盯着被考核弟子仍在地上的那株杂草上,脑中乱哄哄的……

  一阵风吹过,她猛地惊醒,如兔子一般蹦了起来,神识一扫,又在药草田中找到了一株杂草,然后,她将颤抖的手伸向了那株杂草,深呼吸了几口气,握住,正准备发力,却感觉到手心中的杂草仿佛蹭了蹭她的手心,发出了几声欢快的呢喃……

  禾云秋像是被什么烫着了,猛地将手中的杂草甩掉,一屁股坐在了灵草田中,然后……

  压倒了几株灵草!

  ‘呜呜呜……’

  “嘤嘤嘤……”

  一时间,各种哭声传入耳中,从她的屁股底下!

  禾云秋的脑袋就像生锈一般,咔嚓咔嚓的转动,最终,她的目光放在了屁股下的那几株正在‘哭泣’的灵草上。

  半天,一声听出不意味的‘呵’从她的嘴里飘出,禾云秋木着脸,沉默的抬起屁股,伸手将那些被压倒的灵草扶起,看它们因为杆子被压折了,即便被扶起,撒手后又倒在了地上……

  待到禾云秋机械的按照脑中冒出的怎么处理这种情况的信息将这几株灵草用木棍固定好,又培了一些土,甚至给它们输送了一些木灵气后,她便坐回了灵药园旁边的蒲团上,发起了呆。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杂草会哭泣,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感受到草木的‘心情’的。她刚才看了,那两株草就是普通的杂草,灵草也并没有生出意识,别问她为什么知道,问就是她的脑子告诉她的!!

  不同寻常的气运,莫名其妙冒出的草木信息,现在又加了一条,能感受到草木的‘心情’,并,听到它们的声音!

  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此时,禾云秋十分想冲回家里,问问父亲,自家祖上是不是有妖植的血统!或者自己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孩子,只是被父亲收养的、化形后又因为意外失去修为的妖植?!

  禾云秋来做宗门任务是为了想找点事情做,让自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可没想到,来了灵草园,却让她胡思乱想的更厉害了!

  背负了秘密,却无法向人诉说求教,六岁的禾云秋尽管经历离奇,但心中还是十分的烦躁慌张,最后,她终于想到了一条可能会解决自己疑问的方法:太一宗,藏书阁!

  太一宗的藏书阁是在太一宗开山之初便建立的,历经万万年之久,里面的藏书包罗万象,已经可以用海量来形容。

  藏书阁共有九层,一到二层对内外门弟子是免费开放的,但这两层里面只收录了一些低阶的功法、内门弟子撰写或者收集的游记感悟等,基本不会涉及到什么秘辛,对自己这种情况,应该帮助不大!而想要进入上面几层,则需要相应的宗门贡献值。

  禾云秋在介绍宗门规矩的玉简中看到了进入每一层所需要的庞大的贡献值,叹了一口气,总感觉自己的未来会很苦逼,说不定会得到一个‘积分狂人’的称号也不一定。

  但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一条能解决问题的方法。确定了自己未来要走的路,禾云秋便先将这些事情都压了下去,只沉下心来完成看守灵药园的任务。

  灵草园的工作简单却枯燥,对普通子弟来说,就是每隔两个时辰巡视一下灵草田,有草除草,有虫除虫,有要结籽的,则需要时时探查,以防止草籽成熟后自然脱落四散。而这些对禾云秋来说,就简单多了:有虫啃咬灵草的时候,禾云秋就能听见灵草的‘哭声’,届时,只要顺着哭声找到虫子将其除去便可;有要结籽的灵草,禾云秋就能听见花开的声音,只需记下其成熟的时辰,按照时辰去收籽便可;需要浇水了,灵草自然会传递出自己的渴望,自己按照它们的需求浇水即可;至于生长并没有那么快的杂草,两天巡视一遍就可以了。

  夜幕降临,万籁俱静,沐浴在月光下的灵草园仿佛活过来一般,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的枝叶,噼啪咔嚓之声不绝于耳,这是灵草生长的声音!

  禾云秋被这声音‘吵’的不得不停下修炼,她惊异的看向灵草园,却看到了一条条泛着微弱青光的线条在灵草躯干上流转!呆了片刻,禾云秋意识到,这是草木灵气运转的线路!

  对于为什么灵草晚上生长,禾云秋并不稀奇,因为爹爹曾告诉她,植物都是白天吸收能量,晚上生长。至于为什么白天看不到这些灵草灵气运行的线路,她想了想,也便明白了原因:白日日光强烈,这些灵草灵气运转的青光又如此微弱,自然是看不清的。

  哎,等等~这些灵草上面那一层薄薄的红光又是什么?

  *

  禾云秋在内门纠结的时候,代亦却在外门自由的海洋里徜徉。

  外门比内门相对自由,除了每十日有宗门里的金丹师兄来给他们授课以外,其他时间,外门弟子可以自由安排。

  代亦弄清了宗门规矩后,又摸清了和她同一批的新入门弟子的家庭背景,就刻意结交了一些有背景,资质好,人也单纯、心性好的新入门弟子。

  新入门的弟子,难免会受到一些老弟子的刁难,就比如好一点的宗门任务,是轮不到他们的。这些能被代亦选中的,无不是在家里受宠的,没经历过倾轧的残酷的,面对这些老弟子的刁难,自然是难以应付。

  代亦上辈子死时已经成年,心性手段自然要比这些新入门的小萝卜头高的多,再加上她那几年做散修的的经验,让她的手段更加圆融,为他们出了几次头,然后又带着他们一起去坊市,通过‘修’的指点,分润了一些好处给他们……

  施恩加甜枣,代亦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和他们成为了好友。

  这里面就包括花颜,还有禾家的两个弟子。

  这两个禾家子就是在坊市上被那些散修坑了一笔灵石的那两个冤大头。其实,代亦对他们俩不论资质还是性格,都有些看不上的,但为了以后能有理由去找禾云秋,她还是捏着鼻子和他们成为了‘好友’。

  对于这些轻易就被她‘勾搭’上的孩子,代亦心里给他们的评价是:傻白甜,稍微用点心,就能把你当成了好人。有时候代亦也会感叹,不知道这些家族是怎么想的,既然要让孩子出门修炼,为什么不让他们见识一下修真界的黑暗?把这群小白兔放入狼群里,难道不怕他们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吗?

  这其实是她想歪了。那些修真家族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但十岁以下的孩子,正是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如果过早让他们见识了太多的阴暗,会让他们的心性扭曲,一个不慎,恐怕就会走了歪路,这对他们以后的修炼历劫都是不利的。

  而且他们是要入太一宗的,太一宗对弟子十分看重,门规也最大力度保护了每个弟子的成长。即便这些孩子初时会受一些刁难,但更过分的,老弟子是不敢的。这就给了这些孩子慢慢适应修真界的时间。等他们性格成型了,即便再见识到修真界的黑暗,也不会轻易走上歪路。

  这天,代亦又去了坊市,这次是她一个人去,她的那些‘好友’都在修炼,花颜还好奇的问她为什么不努力修炼?

  太一宗每十年进行一次小比,参与者都是外门筑基期以上的弟子,只要在小比上表现出色,就有可能被内门元婴期师叔收为记名弟子。

  而一个月后,就是宗门十年一次的外门弟子小比!

  虽然他们现在是练气修士,但离筑基也不远了,这一个月努力努力,说不定他们就能在小比之前筑基了呢!到时候参加宗门小比,即便不能被收为记名弟子,去见识见识,总是好的!

  对花颜的话,代亦有些不以为然。自己只是三灵根,筑基哪有那么容易?别说一个月了,一年内她能筑基都算好的了。既然事不可为,还不如趁着大家都在修炼的时候,趁机接一些任务做做。

  这次她就是接到了一个猎风狼皮的任务,想去坊市买一些东西做准备。

  没有找到同行之人,代亦也无所谓,不去正好,等她找到了好东西,还不用分给他们了呢!

  而这一次出行,代亦也确实找到了一个好东西!虽然现在,她并不知道该怎么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