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狗血?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3129 2020.05.02 13:01

  代亦不仅身上撒了遮掩气息的丹药,又跟着‘修’学了高阶的敛息决,她藏在那些石笋后面,借助修的神识,小心的打量着红衣女修。

  她刚才落下来的声音那么大,十分害怕被红衣女修听见,可没想到红衣女修只是在石笋上随意的扫了一眼,连神识都没用。

  红衣女修知道这里是太一宗的弟子历练寻宝之地,但这里只是古北森林的中间地段,没什么高阶的妖兽,也没什么天材地宝,来这里历练的弟子多为太一宗的低阶弟子,一般都在金丹之下,这种修为的弟子,就算不用神识,她也能发现他们。

  可她却没想到还有代亦这种身怀外挂的异类。

  红衣女修看到那些石笋上死相狰狞的尸体,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便飞身而起,朝着洞口飞去。

  红衣女修的‘大意’出乎了代亦的意料,她刚才声音那么大,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听不到?想到这个世界上连一头狼都会骗人,难道这女人是在故意迷惑自己?想让自己自投罗网?

  修被代亦心里的想法聒噪的不行,真想喷她一句:你真是太把自己当盘菜了!

  “别猜了,那个阵法是隔绝声音的。她并没有发现你,再说了,要是她真的发现了你,你觉得你有资格让她骗吗?”看代亦越想越偏,修终于忍无可忍,开口点出了真正的原因,又顺嘴刺了她一句,刺完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嗯,就该这样,要什么君子风度?!对代亦这种人,就不能讲君子风度!

  代亦一噎,脸色讪讪的从石笋后面走出,嘟嘟囔囔的反驳,“我又不知道那个阵法是隔绝声音的!哎,看来这女的阵法造诣很高啊!竟然能隔绝声音!不过,她为什么要隔绝声音啊?万一有人进来,她不是什么都听不到了吗?”

  代亦能考虑到的,红衣女修自然能考虑到,但这处岩洞总是有妖兽时不时的掉下来,被那些石笋扎个对穿而死,鬼哭狼嚎的,搅的红衣女人不胜其扰。但为了不让人发现什么异常,她也不能在这个岩洞口做什么手脚,最后只能在阵法上加上了隔音的效果。

  代亦抬头朝上望去,估计这处岩洞应该有百多米深。炼气期还不能御物,她也不能飞上去,只能四处打量,想着要怎么才能上去。最后,她找到了一个不那么陡峭的地方,便决定从这里爬上去。代亦先用神识朝洞外扫去,发现红衣女修不在,便立即掏出了自己找人专门定做的登山镐,将镐尖插在岩峰里,就准备向上爬。

  “你先别上去,你左手边的第十根石笋旁边的那堆尸骨里有好东西,你去拿来。”就在此时,修却开口说话了。

  听见好东西三个字,代亦也不急着出去了,抬脚走向‘修’说的那堆尸骨,边走边问,“好东西?是什么?”

  修没有回答她的问话,代亦也不在意,只取了一个鲛纱做的面罩带上,便去翻捡那堆尸骨。最后,她终于在一具长着角,看体型像是羊的腹腔里翻出了一块不知道什么木头做的碎片。

  代亦摸着碎片上的花纹问‘修’,“是这个吗?这是什么?”其他的都是骨头,骨架,只有这块碎片是个例外,可这到底是什么?

  “就是它,应该是某种令牌的一部分。”看到这块碎片,修第一次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多么熟悉,又令人怀念的气息啊!

  听修这么说,代亦的眼睛一亮,这应该就是开启什么机缘的钥匙,或者某些藏宝图的线索!小心又珍重的将这块木牌放入储物空间里,代亦也不多耽误,便开始往上爬。

  也不怪代亦行动如此迅速,她是害怕一会儿红衣女修回来,到时候从上向下看,整个洞底一览无遗,自己藏都没地方藏。

  就在代亦爬到一半,挂在岩壁上休息的时候,却在神识里看见红衣女修正在朝着岩洞飞来。这一发现吓得代亦手一抖,差点从岩壁上掉下去。

  代亦急的满头汗,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可她还没有着急多久,就发现红衣女修停下了。

  “你来了……”红衣女修背对着一个男修说道。

  代亦虽然只见过红衣女修两次,但红衣女修给她的印象一直就是那种妖媚入骨,邪气肆意的女人,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脸上竟然还会出现这种似悲哀,似痛恨的表情。

  男修沉默了一会儿,才缓慢开口,“我听说,前一段时间,你带人在中阳郡附近截杀太一宗的弟子。你怎么出现在哪里?”中阳郡的收徒点并不大,凭她对自己的恨意,怎么会选了这么一个小的收徒点?

  自然是知道你也在那里,我才去的!

  “我为什么出现在那里关你什么事?怎么?你今天过来,不是为了问这种无聊的问题的吧?还是你是来抓我的?也对,你一向把太一宗看的比我重多了!怎么?这次你又要为了太一宗舍弃我?”听见男修的话,红衣女修脸上先是出现了一丝期待的神色,可随着后面的话出口,她脸上的痛恨哀戚之色更浓,但她的声音却愈发柔媚婉转,说到最后,尾音微微上挑,跟带了小勾子一般,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代亦不知道男修听见这样的声音是怎么保持面部的板正的,反正她自己是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自然不是!”男修急急地否定了一句,仿佛是觉得自己否认的有些急切了,便又说出了一大段话来掩饰,“红姬,我知道你恨我,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解释,结果已经造成,我说再多也于事无补!但我希望,你对我的仇恨,不要加在太一宗头上。我们之间的事情和太一宗无关。你收手吧,太一宗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你恨我,就直接冲着我来,要杀要剐,都随你……”

  不知道男修的话哪里刺激到了红姬,名唤红姬的女修情绪渐渐激动,“对!我恨你!我可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我要让眼睁睁的看着你重视的东西因你而失去!我更要让你也尝尝亲友因你而死绝的滋味!你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只要我没死,我就不会停止向太一宗的报复!”

  红姬终于转过头,男修被她眼中的悲痛刺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相对站着,最后,男修叹了一声,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瓶丹药,“我听说你的肩膀受伤了,这是我们太一宗丹阳峰的长老……”话还未说完,递出去的丹药瓶便被红姬打在地上,咕噜噜的转个不停。

  男修的眼睛盯着那个咕噜噜转个不停的药瓶,默然不语。

  红姬猛地转过身,飞走了。

  并没有回岩洞!

  这让代亦送了一口气。

  男修沉默的捡起地上的丹药瓶,就在代亦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却看见男修朝着岩洞的方向看来。

  “谁在那里,出来?”

  代亦刚松的那口气又提了起来。她不知道是自己刚才松的那口气被男修听见了,还是‘修’的神识没男修的高才被他发现的,但现在,她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刚刚放了太一宗敌人的男修对太一宗是真的友好。

  “前辈,你能把我带上去吗?”听刚才男修和那个红姬的对话,代亦猜测这个男修也是太一宗人,即便不是,也是和太一宗有紧密联系的。她要是继续这么爬下去,估计等会儿那个红姬回来了,自己也未必能上去,所以,她便大胆的开口了。

  男修神识一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在她身上那身太一宗外门弟子的袍服,男修也没说什么,直接射出一根绳索,卷着代亦将她带出了岩洞。

  男修看着代亦手上怪模怪样的……武器?皱着眉问道,“你是太一宗今年新收的弟子?怎么在洞里?”炼气期的神识也就五米的范围,眼前的女娃刚才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差不多五六十米,所以,他根本就不担心代亦听见什么东西,只是问了一下她为什么在洞里。

  我能说我是被一头狼坑进去的吗?

  代亦摸了摸鼻子,脑袋稍微垂了垂,“不小心掉进去的。”

  男修看着代亦转动的眼珠子,就知道她没有说实话,对于这种小心思多的后辈,男修并不愿意多放心思,点了点头就想离开,但却发现手上戴着的一根木藤微微有些发热。

  “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主人的灵魂气息,很弱,但确实是主人的气息。我想跟着她,说不定能早日找到主人。”

  男修的眼中闪过一抹错愕,仔细的打量了代亦一眼,“不行!你现在太过虚弱,要是离了我的灵气温养,我怕你撑不到找到你主人。这个女娃是太一宗的弟子,我会让人看着她的,等有你主人的消息了,我再带你过去。”

  “……行吧……”

  男修的那一眼看的代亦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害怕男修是因为自己刚才看了他的狗血剧而想要杀自己灭口,代亦小心的后退一步。但男修只站了一会儿,就什么也没说离开了。

  而在灵草园中的禾云秋,就在刚才那根木藤发热的时候,心中微跳,目光不自觉的看向古北森林的方向。

  总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