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筑基啦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3346 2020.05.05 18:01

  在秭芜大陆的记录中,修士提升资质的办法有两种,其中一种是用洗灵草洗掉一条灵根,还有一种是直接提升灵根的资质。洗灵草能洗掉哪条灵根并不确定,只能靠运气,要是倒霉,说不定会将几条灵根中资质最好的灵根给洗掉。但这种提升灵根品阶的天材地宝就不一样了。不管提升哪条灵根的品阶,都是百利无一害的!

  何开阳没想到,这样的好事,竟然被自己遇到了!自己是地火玄金双灵根,不管提升了哪一个灵根的品阶,自己的资质都将提升一大等!

  想到这里,何开阳便拍着床铺哈哈大笑了起来,颇有几分癫狂之态!

  禾云秋看着这位何师兄癫狂的样子,小心的退后了一步,可别是激动傻了吧?!

  待何师兄心情稍稍平复了,禾云秋便将那位负责考核的师兄暗地里观察自己的事情告诉了这位师兄,“……我觉得,师兄你最好先想想怎么处理这株金玉草,要不然,很可能没等到它结果儿,就……”

  禾云秋的话在何开阳那滚烫的心头泼了一瓢凉水,发热的脑子瞬间清醒。

  那天自己也是看禾师妹的表情有些异常,以为她知道什么,才多说了几句,没想到就招来了这样的麻烦!负责考核的师弟应该是从自己被那守护兽给伤了,推测出守护兽的厉害,进而推测出这株灵草的不凡。

  至于他暗中盯着禾师妹,应该是想从禾师妹这里知道打探些消息。

  但为什么他不直接去问长老呢?

  何开阳想了想就明白了,那位师弟应该是怕灵草太好,被长老知道了,到时候落不到自己手里。想到这里,何开阳心中嗤笑,就算自己现在受伤了,在他面前护住灵草的本手段还是有的!他想从自己手里将灵草夺走,真是想太多!

  不过禾师妹这么谨慎,也替自己剩了不少的麻烦。

  只是不知道这位师妹为什么要帮自己?

  那位负责考核的师弟说过禾师妹是天品单灵根,可即便这株金玉草禾师妹自己用不上,也可以给其他人用啊!谁还没有个亲人朋友不是?!总不能他们都是天品单灵根,都用不上?!即便他们也都用不上,也可以卖掉,或者上交宗门,换取大量贡献点不是?!

  何开阳想不明白禾师妹为什么帮自己,他性格舒朗,不喜欢拐弯抹角,便直接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禾云秋原本还想着怎么将自己的要求提出来,没想到何开阳直接就问了,她顿了一下,便将刘乐生还有刘翰采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所以,我想……等金玉草结果了,能不能给我一颗……”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一个消息就要人家一颗金玉果,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

  何开阳怎么也没想到,禾师妹要求的会是这个。他心里有些吃惊,没想到禾师妹竟然会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做到这种地步,这位禾师妹会不会太好心了?或者,烂好人?!

  何开阳沉吟了一会儿,“金玉果我可以给师妹,只是,师妹,你这么做,值得吗?”

  值不值得的,反正这些‘机缘’自己也不敢用,为什么不给有需要的人呢?!

  心里虽然有些苦逼,但禾云秋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十分单蠢的笑容,“这金玉果对我也没有什么用,用一个对我没用的东西,来换刘师兄的一生。我觉得挺值得的!”

  能这么算吗?不能吧?!

  算了!既然师妹自己愿意,自己也没有必要做这个恶人。

  何开阳抹了一把脸,“行,等金玉果成熟了,我就给你一颗。”解决了心中的一个疑惑,他又想起金玉草的事情,虽然面对考核弟子时自己可以保住金玉草,但万一他把消息漏出去了,自己也会有不少的麻烦,想了想,对何云秋道,“师妹有刘翰采刘师兄的通讯印记吗?我想将这株金玉草交给刘长老代管。”将金玉草送给刘长老,不仅能和刘长老搭上关系,对自己将来有好处。而且自己也不亏什么,提升资质只需一颗金玉果,而金玉草一次可以结三颗果子,只要和刘长老约定好将来有自己一颗就可以了。

  何开阳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可行。在禾云秋将刘翰采的联系方式给他了之后,便直接联系了刘翰采。

  刘翰采来的很快,在何开阳放下通讯器后不到一刻钟,他就赶了过来。

  何开阳看见他身后的老者后,脸上闪过一抹惊愕,手忙脚乱的从病床上爬了起来,“拜见刘长老!您怎么过来了?!”

  *

  这天,禾云秋来到单阳峰的任务管理处,请假。

  管事看见禾云秋身后的刘翰采,连原因都没有问,直接通过了禾云秋的请求。

  禾云秋看看了看旁边一身骚包红的刘翰采,心里暗自嘀咕,没想到这个骚包还挺有用!这可真是,“有靠山就是好啊!”

  刘翰采看着小丫头那张故作老成的包子脸,心中喜欢,想要捏一下却别躲了过去,他不在意的放下手,得意洋洋的道,“怎么?聚宝盆你要不要以后跟着哥哥混啊?”

  “什么聚宝盆,谁是聚宝盆?看着我的眼睛你再好好想想!”禾云秋十分严肃的纠正刘翰采想要给自己扣帽子的行为,想到那天晚上这家伙一脸激动的抱着自己叫自己聚宝盆的情形,禾云秋狠狠的打了个寒战。

  刘翰采看着小丫头往下耷拉的嘴角,还有写满了不开心的腮肉,心中好笑,但也不敢再逗她了,“好好好,师兄说错话了,你不是聚宝盆,聚宝盆哪里有你可爱啊?”看小丫头想要发飙,赶紧转移话题,“你那个外门弟子住在那里呀?怎么还没到?”

  禾云秋翻了个白眼,“快到了。”他们俩今天是离开给刘乐生送药的。

  禾云秋带着刘翰采来到一处灵气稀薄的山谷,这里是太一宗专门收容受了重伤的弟子的居所,这里面的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能再使用灵气。因为不能使用灵气,他们无法再打开住处的防御禁制,所以,宗门才专门给他们安排到了这里。宗门还专门安排了专门的弟子来照顾他们。禾云秋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的时候,心里对太一宗不放弃这些已经废了的弟子的行为感到心暖不已,对宗门归属感也更强了。

  “刘师兄?你在吗?”

  “是禾师妹吗?咳咳……门没关,你直接……咳……咳……进来就可以。”

  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传来,禾云秋赶紧推门进去,“刘师兄,你怎么样?怎么咳的这么厉害?你……”话未说完,禾云秋就看到了刘乐生的模样,他比自己上一次见到时又老了不少,脸色苍白中透着一丝黑气,有些不详。丹田破损,无法聚集灵气,他的身体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衰老下去。

  刘翰采进屋关门,将外门打量的视线隔绝在门外,又随手设了一个隔音阵,防止外面的人偷听。

  禾云秋拿出一个瓷瓶,对刘乐生道,“刘师兄,这里有一颗离殒丹,你赶紧吃了吧。吃了你的丹田就能修补了。”

  听见离殒丹三个字,刘乐生麻木的脸上出现了震惊,他霍地抬起头,声音微微颤抖,“师妹说什么?离殒丹?”

  禾云秋以为他是不相信,便重重的点了点头,“嗯!离殒丹!单阳峰的刘长老亲自帮你练得。师兄你快吃了吧。吃了你就知道效果了。”说完,献宝似的拿出了那颗有着金色丹纹的离殒丹,送到了刘乐生的面前。

  刘乐生看见这颗在有些阴暗的房子里闪着漂亮光晕的丹药,后退了一步,脸上出现了似哭似笑的神色,还有一丝快的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的悲哀闪过,“哈哈哈哈……离殒丹,离殒丹。离殒丹!哈哈哈哈哈……”笑着笑着,他低下了头,禾云秋就看见地上出现了两滴水印,他哭了。

  刘乐生的笑声里复杂的情绪禾云秋分辨不出来都是些什么,但莫名的让她觉得悲伤,她小心的叫了一声,“刘师兄?”

  刘乐生笑了一阵,终于抬起了头,眼眶红红的,他定定的看了看眼前这个面带小心无措的小姑娘,猛地一把抱住了她,“师妹,谢谢你!谢谢你!不管以后会怎样,我都会记着你的恩情,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哪怕我粉身碎骨!

  禾云秋终于放松下来,她抬起胳膊安慰的拍了拍刘乐生的后背,开心的笑,“没事啦,你赶紧吃了吧。对了,”她扭过头,指着刘翰采介绍道,“这是刘长老的孙子刘翰采刘师兄哦,刘师兄这次来是专门帮你推行药效的。听说一会儿丹药生效后,会有些疼,师兄你一定要忍住。”

  虽然禾云秋已经提醒过了,但重塑丹田的疼痛还是让刘乐生恨不得立即死去,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扭曲了,狰狞可怖!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时辰,刘乐生便感觉自己的丹田再也不像前一段时间那样‘漏气’了。这一发现让他顿时感觉身上的疼痛都消失了,

  “你的丹田是新生的,最近你修炼一定要悠着点,一旦丹田感觉不适,就立马停止,要不然,你的丹田受不了。这些是帮助你恢复的丹药,每天一颗就行。这个瓶子里有半个月的量,等这些丹药用完,你的丹田也就完全恢复了。”

  刘乐生接过刘翰采手中的瓶子,又对他表示了感谢。

  帮刘乐生的修复好了丹田,禾云秋便又继续了自己在照顾灵草田、修炼的平淡日子。

  修真无岁月,转瞬禾云秋就在太一宗生活了一年了。而就在一年的结尾,她筑基成功了!

  七岁筑基,这在太一宗虽然不是独一份,但也绝对不多见!所以,禾云秋筑基成功的时候,宗门破例让她进一次藏经阁的六层,选一本功法修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