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历练3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556 2020.05.09 19:01

  这是禾云秋第一次离危险如此之近!

  她头脑一片空白,只能瞪圆了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越来越近的藤蔓而忘记反应。

  就在禾云秋仿佛已经感觉到面门的疼痛时,她的额头上又浮现出了融合残魂后曾闪现过的那个朱草图案!

  然后,藤蔓的攻击便停在了距禾云秋面门一厘米处,再也无法寸进!

  禾云秋大大的喘了一口气,随着浑身的知觉的恢复,她十分清晰的就感觉道了缠在自己身上的藤蔓的颤抖!还不待她想通这是什么情况,藤蔓就用比捆她时更快的速度放开了她,然后,一头扎进了刚才那个洞里,消失不见!

  禾云秋这边的变故让一直关注着她这边的何开阳一愣,正在攻击妖藤的火球便偏离了方向,打在了一只妖兽身上,惹得它一声嚎叫,一蹄子撅在了那根不知道为什么静止了的妖藤上。

  这一蹄子没有引来妖藤的反击,反而像是唤醒了它。这根妖藤也如那根藤蔓一样,嗖的一下便缩回了地底。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妖藤它怎么跑了?”高寒想都没想便大声的问出声。

  众人自是不明白的,但能少一个敌人,他们还是很高兴的。只向晨沉声提醒道,“也别太大意,以防止妖藤搞突袭!”

  “知道!”

  “师兄放心!”

  死里逃生,禾云秋却没有什么激动的情绪,她呆呆坐在地上,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那两根藤蔓就跑了?!

  难道除了能感知植物的信息喜恶,自己身上还有其他的秘密?!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禾云秋无奈的抹了一把脸,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此时让在和猪兽战斗的众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少了妖藤这个敌人,众人又专挑他们猪兽的弱点攻击,那四只猪兽现在已经是满头满脸的血,看起来相当凄惨。

  四只猪兽没有在眼前这几个人类身上讨到半点便宜,反而受了伤,此时已经心生退意,其中一个猪兽前提狠狠击打了一下地面,地面上立即长出了几根地刺。

  差点被地刺刺穿的高寒骂道,“我靠!这猪也太阴险了!竟然还知道留一手!”

  发了一个大招后,四只妖兽也不恋战,转身便朝着林中深处逃去。

  但众人此时已经舍不得放它们就这么离开了。

  妖兽可是很值钱的!

  高寒和湛星竹立马追了上去,让人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对一切都冷淡的杜清凝竟然也丝毫不慢的追了上去,向晨和冷向明不放心他们,和何开阳说了一声便也跟了上去。

  何开阳走到禾云秋身边,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禾师妹,你没事吧?刚才真是担心死我了,以后你一定要跟紧我,再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呆着了!”自己带禾师妹来,除了这是她的请求,禾师妹对自己有恩,自己不好拒绝的原因外,也有想让禾师妹涨点见识的本意在。他也有自信能护好禾师妹,但没想到,刚才差点,就差那么一点就出事了!要是禾师妹跟自己外出的时候除了什么事,不说自己要怎么向元昊真人交代,单自己的心里那关,就过不去,将来渡天劫的时候恐怕也会滋生心魔!

  禾云秋看他确实担心,便乖乖的点头同意了他的要求。

  何开阳又问道,“对了,禾师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捆着你的藤蔓怎么突然就逃走了?还有啊,你刚才额头突然出现一个图案,看着像是一种灵草。”何开阳刚才虽然被缠的脱不开身,但他始终放了一份心思在禾云秋身上,自然看见了她额头上那个一闪而逝的图案。

  听见这话,禾云秋吃惊的看向何开阳,“灵草图案?什么灵草图案?何师兄能给我说那灵草是什么样子的吗?”

  禾云秋拿到何开阳描摹出来灵草图案,看的第一眼,这株灵草就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熟悉的让她心头发颤,可脑中却只简简单单的给了两个字的信息:朱草。再多的,却是没有了。盯着手中的图案看了一会儿,禾云秋莫名的就觉得它和朱草有些不同的地方,可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她却不知道了。

  将图案收了起来,禾云秋对于为什么自己额头上会出现何种灵草图案,反应相当‘淡定’,颇有一种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的感觉。

  爱咋咋地吧,反正任凭她想破了脑袋,什么也不会知道!

  “这种灵草好像是朱草,至于我额头为什么会出现灵草的图案,我也不清楚。”

  听她这么说,何开阳想了想对她说道,“你也不用担心,这说不定是你家中长辈在你身上施了什么保命手段。”修士保命的手段千千万,听说禾师妹的父亲是家主,她的灵根资质又出众,加之六岁离家,禾家担心她的安全,在她身上施一些秘法用以保命也不稀奇。

  禾云秋心中清楚这肯定不是禾家能有的手段,但也没反驳何开阳,“嗯。”又想起那四只‘有好处’的妖兽,便道,“师兄,咱们赶紧去找高师兄湛师姐他们吧。”

  “行,你这次一定跟紧我!”

  两人顺着路上的血迹一路找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四只妖兽中有两只已经被杀死,尸体就摆在地上还没收起来。剩下的那两只也受了重伤,正跌跌撞撞的朝前跑去。

  看见两人过来,高寒也不捡妖兽尸体了,只大喊了一声,“何师兄,记得收妖兽尸体!”便继续朝着去追剩下的那两只妖兽了。

  待到两人再次找到众人后,就发现他们正围在一个洞口前,用剑朝着洞口的四周劈去,看样子是想将洞口给开的大一些。

  何开阳四处看看,发现洞口有血迹,便问道,“高师弟,湛师妹,妖兽跑进洞里了?”

  高寒回头,“何师兄、禾师妹,你们快来!那两只妖兽跑进洞里啦!你们也快来劈几剑!这妖兽的皮硬,他们住的洞穴更硬!”

  湛星竹,“对啊,师兄师妹你们也快来一起,这妖兽的洞穴也不知道是什么石头做的,太硬了!我们都砍了半天了,也没将洞口劈开多少!”

  禾云秋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那四只妖兽有感应却并没有被那个声音催促着要将其据为己有了!

  看着眼前黑黝黝的洞口,禾云秋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心中那个催促的声音已经快要炸了,她就知道了,真正的好东西,在洞里!

  而那四只妖兽,只是一个引子!

  想明白了这些,她二话没说就加入了劈洞口的队伍。

  待到将洞口弄到可以进去的大小后,众人便一个接一个的朝着洞中钻去。冷向明走在最后面,在洞口布置了一个迷阵,将洞口遮掩了起来。

  禾云秋拿出一颗夜明珠,柔和的珠光立即将洞内照亮。

  高寒发现洞中亮了,立马转头寻找光源,发现是禾云秋拿出的夜明珠,立即惊呼,“哎哟,禾师妹,你好东西不少啊,竟然有这么大的珠子!”

  湛星竹满眼羡慕,禾师妹这个珠子有拳头那么大,外表圆润光滑,更难的是珠光明亮柔和,细看之下,竟有五彩光芒流转其上,在黑暗之中,有一种夺目的美!湛星竹舔了舔嘴角,心生渴望,“师妹,你这个珠子好漂亮啊!真是太漂亮了,你还有多余的吗?可以卖给我一颗吗?”

  1.历练4

  禾云秋看见湛星竹眼巴巴看着自己,就连一向冷淡的杜清凝也忍不住多朝自己看来,目光中竟似有几分期待。这让禾云秋有些无语,想到自己那个把这颗珠子当宝贝的老娘,难道女修都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不,不对!自己就不喜欢!

  难道自己不是女修?!

  甩了甩脑袋,将脑中那不知道跑到哪里的想法甩了出去。瞅见湛星竹还在眼巴巴的等着,禾云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啊,湛师姐,我也只有这一颗。”这颗夜明珠虽然漂亮,但并没有其它的作用,自己对这种徒有其表的东西倒没有什么执着,要不是因为这是自己母亲给自己的,而且据母亲说这是父亲当年送给她的,自己就直接送给湛师姐了。

  湛星竹无比失望,尾音拉的长长的,“哦,好吧。”

  高寒最是心直口快,直接来了一句,“你们女修就是无聊,这种夜明珠有啥好的?既不是法宝,也不能辅助修炼,除了漂亮点没什么作用了,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其他几位男修默默的在心里为高寒竖起了大拇指,佩服他的‘勇敢’。虽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都没‘胆子’说出来啊!

  果然,湛星竹一听这话就炸了,“高寒你什么意思啊?!质疑我的品位?什么叫除了漂亮没什么作用?我看着它好看,心情舒畅,修炼的更快了不行吗?我还记得你上次在坊市买了一把剑,那把剑连法器都不是,就是凡人用的兵器,你不也是因为它上面雕刻的花纹好看,就死活要买?!要是我这种算是无聊,那你岂不是一样无聊?”

  高寒被怼的一阵无语,其他几个男修则默默的转过眼,在心里给高寒点了一排蜡的同时也为自己刚才没有多嘴的明智点了个赞。

  “你……你这简直是无理取闹,那把剑虽然是凡人用的,但最起码也是一件兵器,兵器怎么能和只看着好看的夜明珠相提并论?”

  “怎么不能相提并论?你那把剑你也用不上,和夜明珠不一样也是只能看不能用吗?”

  高寒被噎的满脸通红,指着斜眼看他的湛星竹说不出话来,“你……你……”

  向晨好心的打断高寒的话,“咳咳……你们别吵了,咱们还是先注意一下洞中的情况吧。”

  众人纷纷附和,“是啊!是啊!”

  冷向明则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们难道就没有发现不对劲吗?咱们都走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看到尽头,一般妖兽的洞穴也没有这么深吧?”

  “冷师兄说的没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我总觉得这个洞里的灵气仿佛比外面要浓一些。”杜清凝也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禾云秋扶着洞壁想前走,突然摸到某一个点时,心一跳,余光看了看周围的人,她装作用握着剑的手缕了一下头发,手中的佩剑划过那个点,洞壁上的岩石掉落后,漏出了一个东西,她眯了一下眼,突然叫道,“师兄师姐,你们快来看,这是什么?”

  众人听见禾云秋的话,都看向她手指指向的位置。在夜明珠柔和的灯光下,众人看清洞壁上嵌着的那块带着血红纹路的黑色石块,呼吸都有些不畅。

  玄金矿!

  竟然是玄金矿!

  所有炼器师都梦寐以求的炼器材料!

  炼器时若能加入了拳头般大小的一块玄金矿,成品的品级将提升一个等级!

  高寒直接跳了起来,“玄金矿!嘶,我的头……”他揉着自己被洞顶撞出了一个包的额头,嘶嘶的吸着气傻笑,“啊哈哈哈!竟然是玄金矿!要是我的剑能融入玄金矿,就能变成宝器!!!!到时候再砍那两只猪兽,绝对能砍死他们!发财了!哈哈!发财了!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再挖挖看!要是能多找到几块,到时候咱们一人一块!!啊!这一趟真是值了!太值了!”

  众人看着洞壁的眼睛都冒出了绿油油的光,就连一向冷清的杜清凝都露出了一个笑脸。

  是啊!真是太值了,不算他们得到的灵草、妖兽,单单这种玄金矿,就比以往他们任何一次出来的收获多的多!

  湛星竹一把抱住禾云秋,“小师妹你运气也太好了!!随便便便就能找到这种级别的宝物,又认识灵草,我简直太喜欢你了!我决定了,以后都要和你一起出任务!一起历练!师姐以后就跟着你混啦!哈哈哈哈!”

  禾云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种‘好运气’谁有谁知道!以为看见好东西却不能据为己有心情很爽吗?!要不是怕被自己的‘好运气’算计了,自己能这么随随便便把机缘都是送出去?

  众人嘻嘻哈哈的开始挖山壁,那两只妖兽的都被忘在了脑后!

  “我……我又挖到一块!哈哈,我又挖到一块!”

  “我也挖到一块,哈哈哈,这次发财啦!”

  向晨不理会湛星竹和高寒这两个已经兴奋的只知道大叫的二货,而是清醒的发现的异常,“你们说这妖兽住的地方怎么这么多玄金矿啊?”

  向晨的话让冷向明脑中念头一闪,他沉吟了一下道,“我听我师父说过,有一种食晶豚,形若猪兽,皮坚似铁,长期居于地下,难觅踪影,唯有母兽受孕期间,需要进食一种名为青炎草的灵草时,才会出现在地面……食晶豚以血云晶为食,其筑巢之处,必有大量血云晶……而血云晶,常伴玄金矿脉而生……”冷向明的话越来越慢,声音越来越低,握着玄金矿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转头看向高寒,“高师弟,你是怎么遇到了这四只妖兽?”

  高寒只是心直口快并不是真的傻,此时他也意识到了冷向明话中的意思。

  玄金矿大部分是散矿,极少形成矿脉。原本他以为这次找到的也是散矿,每人顶多能分到几块,可要是冷向明的猜测是真的,那么……他看向眼前的洞穴,心脏开始一下重似一下的跳动起来,声音也有些发抖,“我……我遇到那四只妖兽的时候,其中一个正在啃一种我不认识的灵草……”

  何开阳急切的问道,“那你还记得那种灵草的样子吗?你描述一下,让禾师妹看看到底是不是青炎草……”

  高寒从储物戒中拿出几根被扯得乱七八糟的灵草,“我看见它们在吃这种灵草,觉得是好东西,就抢了几根,也是因此,我才被它们攻击的……禾师妹你快看看,这是不是冷师兄说的青炎草……”

  禾云秋的目光落在那几根匆忙中被扯断了根系的灵草,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点了点头。

  高寒欢呼一声:“啊哈!太棒了!哈哈哈,玄金矿脉!玄金矿脉啊!!!!咱们竟然遇到了千年难遇的玄金矿脉!!!!”

  众人也都激动的红了眼睛,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眼前的洞壁,那专注的模样,仿佛是在抚摸自己的情人。

  还是杜清凝先回过神来,她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略过,“要是咱们的猜测是真的,这里有一条玄金矿脉,那这件事就太大了。咱们最好将这件事上报宗门,让宗门来处理。你们觉得呢?”

  冷向明附和道,“杜师妹说的对,这件事必须上报宗门,这已经不是我们几个能左右的事情了。”

  湛星竹嘟囔道,“上报宗门了,就没咱们什么事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