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聚宝盆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883 2020.05.03 17:01

  习惯了自己身上的那点诡异,禾云秋这一段时间在灵草园渐渐也得到了些趣儿。

  这些灵草并没有生出灵智,但它们却会反馈纯然的欢喜。每当禾云秋给它们浇水、除虫、松土时,它们就会自然而然的传递出亲昵喜悦之情。这些反馈是让人愉悦的,在一定程度上抚平了禾云秋骤然离家的愁绪。

  还有那些浮在灵草上面的红光,她经过几次的试探,是也大致有了猜测,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还是那句话,她现在并不知道。她将这件事记下,等待揭晓谜题的那一天。

  禾云秋原本以为日子会这么平顺的过下去,直到有一天那个负责任务考核的赵师兄带着一位师兄来到灵草园。

  “刘师兄,就是这里了,您要净灵草就在这里。您看您需要多少,我帮您采摘。”

  禾云秋就听见赵师兄赵兴庆语带谄媚的对着那位身着黄色法袍、头戴黄金冠、脚迈八字步,手摇玉骨扇的男修这么说道,考核时那挺直的腰背此时也有些微弯,脸上的笑……略辣眼睛,禾云秋转过头,不想看这一幕。

  这位刘师兄自顾自的摇着折扇,也不看赵兴庆,只随意的嗯了两声,就打发他去干活,自己则左顾右盼,然后就发现了坐在灵草田垄上禾云秋,看见禾云秋那白嫩可爱的包子脸,眼睛一亮。‘唰’的一声将骨扇收起来,慢慢的走到禾云秋面前,趁手戳了戳她的鼓鼓的腮肉。

  “这位小师妹你叫什么呀?怎么在这里?”

  禾云秋头向后仰,一巴掌拍掉他的毛爪,“这位师兄还请自重!”

  被拍掉了手刘师兄也不恼,又‘唰’的一声将骨扇打开,自命风流的摇了摇,这幅模样他经常在丹阳峰那些女修面前用,每次都引得对面的师姐师妹一个个脸红心跳的,可他却忘了,现在眼前的这位才六岁!而那些脸红的师姐妹也不是真的为他脸红,为的是他身后的背景!

  禾云秋被他的这幅作态弄得一脸黑线,直接扭身去照顾灵草了。

  这位刘师兄就跟在禾云秋的身后,叽叽呱呱的说着话,有自己历练时的趣闻,也有他平时干的‘丰功伟绩’,这倒不是这位刘师兄变态看上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只是禾云秋长得太过可爱了,他又是那种爱招猫逗狗的性子,想要逗逗禾云秋罢了。

  禾云秋从他的话里找到一条有用的信息,“你说你的祖父是丹阳峰的明远长老?”明远长老就是那位可以医治丹田的长老,想到丹田破损的刘乐生,禾云秋直起身,期待的看向这位自称刘翰采的刘师兄。

  被小丫头这么看着,刘翰采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了许多,他挺了挺胸,有些矜持的点了点头,“你也听说过我祖父的大名?”

  “我听说明远长老可以医治丹田破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刘翰采面露得色,用骨扇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手心,“怎么?你想求我祖父炼丹?”

  禾云秋点了点头,“不知道想请明远长老炼制‘离殒丹’需要什么条件?”

  “离殒丹?”刘翰采惊叫出声,“你要离殒丹做什么?难道你的丹田受损了?”说完还用神识扫了一下禾云秋的丹田。这不是好好的?怎么要离殒丹?

  “不是……”禾云秋将刘乐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所以,我就是想问问,炼制这离殒丹需要什么条件。”

  刘翰采皱着眉,扇子也不耍了,“这离殒丹炼制不容易,别说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就是内门弟子,也不一定能凑齐炼丹需要的灵草……再说,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没必要浪……这么折腾。”

  虽然他临时改了口,禾云秋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是说刘乐生不过是一个资质不好的外门弟子,离殒丹给他用了也是浪费。这话让禾云秋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一刻,修真界的残酷已经展露出了他的一角。想到前一段时间去看刘乐生,他身上再也没有初见时的阳光,只剩下死气沉沉,想必,他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并不乐观。

  禾云秋沉吟了一下,“师兄就告诉我一下吧,说不定能集齐呢。”就凭自己这诡异的运气,集齐一份丹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不是她圣母,只是看见刘乐生现在的模样,她心里实在于心不忍,再者,自己这诡异的气运,她总觉的隐患不小,她想试试,靠着气运找到好东西,然后再违背心中那个声音,将好东西给其他人,会有什么后果!

  刘翰采看她坚持,想了想道,“其实辅药丹阳峰都有,主要是五味主要难寻,这五味主主药分别是……灵隐草……”

  “灵隐草?你是说灵隐草?”禾云秋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似是惊喜,似是纠结。

  “对,灵隐草,怎么?你有灵隐草?”

  禾云秋招了招手,示意刘翰采跟着自己走。

  就在此时,赵兴庆在灵草田里喊道,“禾师妹!这里怎么有几株杂草?你怎么照顾灵草田的?!”说完,他弯腰将杂草给拔了出来,还抖了抖上面的土。

  禾云秋闻声望去,看清赵兴庆手里的杂草,脸都绿了。

  “赵师兄!这是灵草!灵草!”

  “什么灵草,你当我不认识灵草?!这明明就是没有一丝灵气的杂草!!我说禾师妹啊!当初考核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啊!你现在怎么连杂草和灵草都分不清了!你这样可不行啊!你这样我就要强行结束你的任务了!再让你照顾下去,这灵草园恐怕就要变成杂草园了!我给你说啊……”巴拉巴拉的,赵兴庆还在说个不停,想在刘翰采面前表现一下。

  赶过来的刘师兄脸色也变了,一脚揣在了赵兴庆的屁股上,“杂草个屁!这是六品灵隐草!灵隐草!”

  赵兴庆猛不丁的被踹了一脚,向下倒去,还拽着灵隐草的手下意识的就要撑在地上。

  这一下要是让他撑在地上了,灵隐草就要彻底被压毁了!禾云秋眼疾手快的服了他一下,又一把将他手中的灵隐草夺了过来。看着五片叶子中已经被折断了三片,根也被扯掉了不少的灵隐草,禾云秋心疼的都抽抽了。

  妈的!一秒没看住,一个月的心血都百搭了!

  刘翰采也看到了灵隐草的‘惨状’,恨得又踹了赵兴庆一脚,“蠢材!六品灵草都不认识,我看你也不用再负责灵草园考核了!”

  听见这话,赵兴庆的脸色顿时白了下去,“刘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株灵草实在是看不出有任何的灵气,我才……我……”

  “什么看不出任何灵气,灵隐草的灵气都藏在最顶端的叶芽上,你要是仔细看了,就不难发现,可你身为灵草园的管事,竟然连这点都忽略了过去,如此粗心,怎么还配管理灵草园?!怎么做一个好的丹师?!”

  听见刘翰采毫不留情的话,禾云秋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嬉皮笑脸没有一丝正形的刘师兄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没错,炼丹是一个十分仔细的活,每一步都需要万般小心,而赵兴庆在灵草上竟然能犯下如此错误,可见根本不是一个细心之人,根本不适合炼丹!

  刘翰采拿出通讯玉简,直接将赵兴庆的事情报给了灵草园的大管事。没一会儿,大管事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对着刘翰采连连拱手,表示是自己失责,竟然让这种人负责考核云云。

  禾云秋看着大管事额头上跑出来的汗,心中有些无语,你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就这么一点路,竟然都能出跑出满头大汗,这戏也太过了吧?!

  刘翰采摆手让大管事将人带走,等两人走远了,他才一脸复杂的对着禾云秋到,“你可能不知道,我祖父已经集齐了四味主要,就差灵隐草了!”

  禾云秋的眼神先是一亮,继而又暗淡了下来,“就算我找到了灵隐草,明远长老恐怕也不会轻易让我用那四味主药的吧?”

  那是自然,这么贵重的灵药,怎么可能随便让人用!

  刘师兄打开骨扇,又恢复那一副不正经的模样,嘿嘿笑道,“其实要用也可以,我祖父最近在找能提升资质的灵药,你要是……嘿嘿嘿……”

  禾云秋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我了聚宝盆啊?连提升资质的灵药都有?!”

举报

作者感言

芃芃嘉木

芃芃嘉木

来啦来啦~今天有点事情,所以更的有点晚。

2020-05-03 17: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