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彻底断绝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203 2020.05.27 16:01

  禾云秋嘻嘻一笑,“自然是好东西!”

  话音未落,张嘴咆哮被喂了药了黑衣人就倒下了。

  好了,现在就剩下三个了。

  随着黑衣人的倒下,几人的动作一顿。三个黑人迅速后退,拉开了和禾云秋的安全距离。

  禾云秋不怀好意的眼神瞄向剩下的三人,掂了掂手中的剑,好像是在寻思着要从哪里下手一般。

  她现在还是一团孩子样,却做出了一副江湖老油条的怪模样,看的人想发笑,可对面还站着的三人没一个能笑的出来。

  禾云秋那轻飘飘划过他们身体的目光,就像是利刃一样,让他们感觉到一阵阵的痛意。

  今天搞不好,就会像老二老三一样,栽在这个小崽子手里!

  黑衣人老大余光瞥见正躺在地上嘴角带笑看戏的叶言心,心中一阵火大。

  刚才还被老子打的像条死狗,现在竟然开始看戏了?!

  妈的!

  黑衣老大一个斜窜,就来到了叶言心面前。

  叶言心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变成惊恐,就被黑衣老大抓在了手里。

  禾云秋瞅见黑衣老大的动作就心道不好,立即挥剑阻挡,却被另外两个黑衣人默契的阻拦住了。

  “放我们兄弟离开!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黑衣老大将刀架在叶言心的脖子上,神色狠厉,大有禾云秋不答应,他就立马砍到叶言心的脑袋的意思。

  禾云秋瞳孔缩了一下,脸上却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表情,“哦?放了你们?我和她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因为她放了你们?以为我人小同情心泛滥??”

  她这话让黑衣人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叶言心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吃惊,想不明白为什么前几天还和自己相谈甚欢,怎么现在突然变脸?

  禾云秋抓住黑衣人一愣的机会,突其不意的一剑解决掉了离自己最近的、因为自家老大拿住了‘人质’而停下攻击的一个黑衣人,甩到剑上的血水,禾云秋一脸冷酷的盯着黑衣人老大,“你以为随便抓一个人就能威胁到我?!”

  另外一个因为站后了半步才逃过了被一剑封喉命运的黑衣人大叫一声,差点控制不住扭头就跑,接二连三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尤其刚才的剑尖离自己就差那么半步,老四的血还喷了他一头一脸,这些彻底吓破了他的胆,他连脸上的血都不敢擦,只瞪圆了一双惊恐到瞳孔紧缩的眼睛,牙齿切切打颤,声音大到禾云秋都能听到他上牙齿磕碰下牙齿的声音,握着刀的手抖抖索索,禾云秋毫不怀疑自己一巴掌就能将他的刀拍掉。

  被这一情况惊了一下的黑衣人老大也微微退后一步,他没想到这个女娃竟然一言不合就杀人,连个招呼都不打(??!)。想到禾云秋刚才说的话,他自觉找到了理由,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什么无亲无故,你能从叶家逃走,分明就是叶言心放的你!”珍夫人是这么说的没错,“你现在却置她的生死于不顾,难道不是恩将仇报?”说到这里,他又换了一种长辈对晚辈循循善诱的口气,“你现在修炼的时间短,不知道修士最讲究因果,如果你今天不救她,这份恶果就会反噬到你身上,等你将来经历雷劫的时候,业果缠身,终会被天道不容……”

  禾云秋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狼外婆似的言论,“她是你杀的,就算有业果,也是缠绕在你们身上!”

  黑衣人一噎,注意到禾云秋眼中的嘲讽,这才明白,眼前的小女娃,并不是自己能忽悠的了的。他看了老四一眼,咬了咬牙,一把将叶言心朝着禾云秋扔去,趁着禾云秋接人的功夫,迅速向远处逃去。

  禾云秋一手接住了叶言心,一手握剑,朝着黑衣人老大的背后就是一剑。

  剑芒后发先至,黑衣人的后背破开一道口子,血不要钱似的往下撒去,黑衣人也只是趔趄了一下,根本不管后背的伤,只继续加快御刀飞行的速度,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众人:……

  禾云秋和叶言心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被抛下的黑衣人,只不过禾云秋是看死人的目光,叶言心是同情的目光。

  黑衣人脸色苍白,直接摊在了地上。

  禾云秋扶着让叶言心站好,自己提剑上前,想要解决这个黑衣人,却被叶言心拉住了袖子。

  看到禾云秋不解的回头,叶言心笑了笑,“我想问问到底是谁要杀我。”

  这个不用问吧!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

  “他们刚才说是你帮我从叶家逃出来的,就凭这一句话,是谁派的人,还用问?”看叶言心不说话,禾云秋突然福至心灵,“你该不会是想问你那个父亲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叶言心沉默。

  禾云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嗤笑一声,“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他都将你打发到江中坡了!”江中坡是什么地方,这大半个月,她也打听清楚了。只这一道命令已经表明,禾家家主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女儿的死活了,甚至是想要她去死的。

  从小在父母的宠爱,家族众人的偏爱下长大的禾云秋更别不明白,是什么让一对父女走到了这个地步,但这不妨碍她对禾家家主一点好感也无,哪怕里面有什么隐情。

  看叶言心还是不言语,禾云秋又刺了她一句,“把你打发江中坡,你的好父亲没有给你什么护卫吧?!”虽是问句,但语气却十分肯定。要是给了,叶言心今天也不至于遇到几个筑基期,就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叶言心身体一震,头垂得更低了。

  就在禾云秋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叶言心终于长叹一口气,“你说的对!我不敢自欺欺人,虽然以前在他偏心那对母女的时候,我心里也是说不再认他做父亲,但心里还是有一份期待……”说到这里,她自嘲一笑,“以后不会了。这次是真的!”

  看禾云秋就要下手杀人,她还是叫住了禾云秋,“不过这人留下我有用。”

  禾云秋不解。

  “那个女人手段不俗,以前就算我吃亏,也都是吃的暗亏,根本没有证据。”叶言心的目光投向黑衣人,“这次不一样了……一个侍妾,却派人谋杀嫡女,就算有那个男人护着,家中长老也饶不了那个女人。”

  好吧,这样也算废物利用了。

  但鉴于叶言心的武力值,禾云秋决定护送叶言心回家。但就在两人匆匆赶到叶家驻地时,看到的确实残垣断壁,还有没有干涸的血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