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大气运者?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934 2020.04.27 14:18

  红衣女修遁走了,林星宇也没有去追,转身去处理那些‘银面具’。

  那些被她留下的那些‘银面具’看头领逃跑了,便也放弃了攻击,开始四散而逃。但有林星宇在,这些人,大都被留在了原地。林星宇还活捉了一个‘银面具’,但还不待他审问,这银面具便自爆而亡。

  留众人清理战场,林星宇走到禾云秋和代亦的身边,问道,“刚才你们做的很好,这件事回去后我会向宗门禀报,给你们讨要些奖励。”

  听见这话,代亦的眼睛一亮,她关注的重点在奖励上。

  而听到夸奖的禾云秋,脸上则有些不好意思,她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的贡献,要不是代亦,就算她找到了解药,也没办法送给林星宇他们。在她的意识里,遇到敌人,只能靠武力正面战胜他们,她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靠着一些平时她看不上的‘小把戏’来制造机会取胜!

  代亦的行为给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嗯!日后那个凶残狡猾的禾云秋就在今日萌生出了苗芽!

  林星宇又问了禾云秋怎么知道这些药草和清瘴丹在一起能解毒,禾云秋隐下了自己那时的异常,只说在家的时候学习过一些药性药理。

  他们这边正在说话,就听见那边有人叫林星宇。

  “林师叔,林师叔,你快过来看看刘乐生,他……他被刺破了……刺破了丹田……”随着这这一声惊呼,众人脸上劫后余生的喜悦顿时消散,只余沉闷压抑。

  刘乐生,就是那个禾云秋原先看见的,因为中了毒导致灵气运行滞塞而被‘银面具’刺中的那位师兄。

  众人看着他小腹处的那个窟窿,都面露不忍:伤了丹田,人基本就废了。

  丹田是修士储存灵气的地方,丹田破了,身体再也无法储存灵气。就如同一个有了漏洞的木桶,不管往里面加多少水,都是枉然。

  刘乐生估计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他闭着眼,眼皮微颤,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攒成拳头,手背上青筋跳动。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说,他都不愿睁开眼睛,不想面对自己成为废人的事实。

  林星宇动了动嘴,想说单阳峰确实有一位长老能修补丹田,但想想这位长老的规矩,说了也是枉然,还不如不说。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这很残忍。

  但他没说,就有一个弟子最快的说了出来,“我……我以前听过一个小道消息,就是咱们门里有一个长老的孙子在历练的时候也伤了丹田,这位长老便带着人去求了丹阳峰的一位长老,听说这位长老能修补丹田,”听到这里,刘乐生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迸发出灼人的光芒!这位弟子也看见了刘乐生的样子,想到下面的话,他别开眼睛,支支吾吾的往下说道,“但……就是……就是需要的东西太过珍贵……在这位长老的孙子在寿元耗尽之时,也没能……没能找齐能修复丹田的灵药……”他越说声音越小,想来也是想到了刘乐生的情况,就连太一宗的长老都没有办法集齐那些珍贵的药材,更何况是没有靠山,资质不佳的外门弟子刘乐生呢!

  果然,他的话未落,刘乐生眼中的光芒已经如潮水般退去了,脸色也更加灰败。

  周围的太一宗弟子也都听清了这里面的意思,无声的叹了一声,但也无可奈何。

  代亦对刘乐生将来能不能修炼没什么感触,但她十分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脑子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她站出来道,“大家都别这么消沉嘛,未来还很长,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哪天就集齐了呢?再说了,咱们这么多人,说不定谁的气运比较好,”说到这里她不经意的瞥了禾云秋一眼,这一眼让禾云秋心里一跳,就听她接着道,“不经意间又找到了什么天材地宝了呢!”

  修士的五感都十分灵敏,代亦看禾云秋的那一眼虽然隐蔽,但众人也都看在了眼里,想想禾云秋随便一找,就能找到解毒的药草……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都是一跳,也都偷偷的打量起禾云秋来,这个天品单灵根的小师妹,说不定真的就是那个气运比较好的……

  众人的动作都被禾云秋看在眼里,她绷紧了一张小脸,心中十分不快。原本她也有帮刘乐生的找找药草的打算,但被代亦这么一说,总感觉自己是莫名的被架着做好事了。禾云秋不知道代亦为什么这么说,又为什么要看自己那一眼,是不是知道什么,但她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自己的气运确实很好,如果没人注意,自己再注意点,也不至于被发现。但要是被人挑明,被所有人关注着,那自己肯定会暴露的!她可没忘父亲曾经给她说过的,有一些邪修会拘一些气运强者,专门为自己寻找天材地宝。

  她越想心里越忐忑,越想越难过,但她却在脸上扯出了一抹微笑,状似欢快的道,“师兄师姐你们看我做什么?难道你们觉得我是有气运之人?啊?为什么呀?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气运强的表现?”说到这里,她歪了歪头,状似想了一会儿,然后她右手握拳砸在左掌心,“啊!难道是因为我学过药理认得一些药草?可……可这算是气运嘛?我的气运真的很好吗?”说到这里,她眼巴巴的看向周围的人,仿佛是在向他们求证一般。

  众人被她这么一看,心中的火热退却了几分,确实,懂药理,识草药,确实不能算是什么大气运的证明,要是这么算的话,那些丹师药师,都应该算是大气运之人。不过她能这么恰好找到解毒的药草,也算是运气好了吧?

  众人这个想法还没成型,就被林星宇的话打断,“这不算是气运!这一片森林本来就是修士喜欢采药之处。那些人又出现在这里,他们手上的毒药有很大可能就是用这里的药草制成的,那么在这里能找到解药也是应当的。所以,我们这次脱险不能算是你的气运强,应该是你的药理知识强的原因!要不然,就算你是一个大气运之人,看见好东西也不认识不是?所以,你们啊,以后也别光想着修炼,也多学点其他的东西,总归对你们没坏处的。也别总是想着气运,气运虚无缥缈,难以掌控,但见识学识总是自己可以把握的!”最后这几句话,林星宇是看着在场所有人说的,已经带上了一些点拨的意味!

  众人被林星宇这些话说的低下了头,诺诺称是。

  林星宇比禾云秋的见识修为高了太多,自然能看出禾云秋的紧张,禾云秋能想到的事,他自然能想到,但他心性正直,根本不屑那些歪门邪道,也不愿意禾云秋这个天赋极佳的小姑娘落入太过被动的境地。他虽然不知道代亦为什么做这些,知不知道这些会对禾云秋造成什么困恼,但这不影响他对代亦的印象瞬间跌入谷底,并给她打上了一个需要提防的标签。看到禾云秋努力的在众人面前的表演,想要摆脱困境,林星宇心中赞了一句,‘好聪明的孩子!’一个聪明的,有天赋的,目前看来心思很正的孩子,他不介意搭把手。

  看见众人的心思被林星宇几句话给打消了,禾云秋松了一口气,悄悄的将手心中紧张出来的汗在衣袍上抹掉,心中对林星宇充满了感激。然后,她脸上又露出了一个失落的表情,垂下头,小小声的嘟囔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我真的是气运好呢!哎~看来还是父亲说的对,不能贪心,太过贪心总是会失望的。”

  她这话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可在场的都是修士,大家将她孩子气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中最后一点犹疑也彻底散去。是啊,能在敌人手里留的性命在已是幸运,不该再贪心的!

  禾云秋垂着头站了一小会儿,好像想到什么一般,哒哒哒的跑到刘乐生身前,握着小拳头对着刘乐生大声的道,“刘师兄你也别难过,就算我不是有气运之人,但我依旧会帮你找灵药的。我也会努力的学习医理,将来一定帮你治好身上的伤!”

  她这些话说的元气满满,对未来充满的希望,让心情沉重的刘乐生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好!师兄就等着师妹将来帮我治伤。”

  众人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有几个断胳膊断腿的则将他们的断肢收起来,等回到宗门,去单阳峰购一些丹药,再将断肢接上即可。

  收拾好后,众人抬上刘乐生,便加快速度朝武春城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