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糊弄人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3527 2020.05.14 23:55

  代亦也是倒霉,先是被禾云秋不管不顾的刺伤,虽不致命,她也服了丹药稳住了伤势,但毕竟身体上收了一番罪。后来众人阻止禾云秋对自己继续行凶,她以为自己暂时逃过一劫,但出了洞府却发现禾云章竟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死去,她心里焦急,生怕禾云章对禾云秋说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于是,她便悄摸摸的走到禾云秋身边,想要偷听他们的说话。

  看到禾云章这个没用的怂包看见禾云秋只知道哭,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暂时安全了。

  可没想到,红姬竟然会掳走自己。

  被红姬倒提着,代亦的视线瞬间颠倒,瞅着眼前正在看戏的禾云秋,代亦心中恨极,自己眼见就要掉入生死不由己的地步了,凭什么一臂之隔的禾云秋就能轻松避过,还有心情看戏?代亦咬牙发狠,突然伸手死死的拽住禾云秋。于是,两人便一起被红姬带走了。

  禾云秋再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无妄之灾!

  看着代亦脸上那‘死也要拖你下水’的表情,禾云秋心道不好。只来得及推开禾云章,便被代亦死死的箍住,连反抗都不能。

  何开阳反应倒是快,伸手便想拉住禾云秋,只代亦早就防着他,朝他扔了一个霹雳弹,何师兄下意识的松手回撤护住自己,等他放下胳膊的时候,禾云秋、代亦已经被红姬带着、借由瞬移符遁走了。

  这一变故弄得在场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能,善器峰的峰主和三位化神修士的脸色更是黑沉一片,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让这个女人将门内的弟子给掳走了!等问清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是元昊的那个七岁筑基的小弟子时,心中更是郁结。

  这回去可怎么跟云昊交代?!

  就在此时,又有人朝着这边过来了。

  善器峰峰主看见来人,远远的便施了一礼,“温师叔,您怎么来了?”温师叔现在已经是合体期的大修士,他和宗门里其他的合体期修士不同,喜欢游历大陆,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在这里遇到。

  来人正是五元峰第一任峰主,让太一宗开始破例招收五灵根弟子的温炳轩。

  要是代亦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人就是当日那个和红姬说话的那个男修。

  想到那两个被掳走的小弟子,善器峰的峰主也不待温炳轩回答,便连忙将事情说了,“……那女修用了瞬移符,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还带走了新入门的两个弟子,其中一个是元昊的小徒弟,就是七岁筑基的那个丫头……”他将禾云秋的情况说的十分清楚,就是为了引起温炳轩的注意,想让他帮忙去寻人。

  果然,温炳轩听完便立即朝着红姬离开的方向寻了过去。

  因着发生了这件事,即便善器峰的峰主确认了这里是一条玄金矿脉,还说等回宗门,宗门会给他们奖励云云,众人的情绪也都不高,湛星竹和高寒更是咒骂了代亦几句。

  何开阳看着躺在地上的禾云光和已经傻掉了的禾云章,心里叹了一口气,召出自己的飞剑,将禾云光放到上面,又将禾云章拉到飞剑上,带着他们跟着善器峰的师叔回宗门了。

  回到宗门,何开阳便带着禾云光去找赵师叔,又将一应看病,丹药所需的灵石,都帮忙出了。又因着不放心禾云光的身体,将人留在了自己的院子里看顾。

  这些禾云秋目前都是不知道的,此时她和代亦一起被红姬丢在了地上。

  红姬则坐在不远处打坐疗伤。

  禾云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代亦,“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上次说自己是大气运者,这次又还自己被掳。

  代亦装傻,“我什么时候害过你?”

  禾云秋嗤笑一声,“什么时候害过我?你没害我,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拉着我被人掳走,莫不是想想对我好?”

  这话代亦自是不承认的,“你怎么能说我害你呢?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吓傻了,会抱住你也是下意识的举动,当时别说是你了,就是一只猪兽在我眼前,我也会抱住的。”

  看她死不承认,还将自己和猪兽相提并论,禾云秋气得发抖,张嘴就向反击,但红衣女修却嫌他们吵,“都给我闭嘴!”

  红姬收功起身,面无表情看向代亦,眼神虽然漫不经心却带着威胁之意,“东西呢?快点拿出来!”

  直到此时,代亦才明白为什么红姬逃跑还不忘将自己带走,可这自己已经吃到嘴里的肥肉想让自己再吐出来,那是门都没有!她微微瑟缩了一下身体,仿佛十分害怕,急急忙忙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造型十分奇特的石头递了过去,“给你,给你,我就是看它好看,才捡来玩的。”代亦随便拿出了一个东西想要糊弄红姬,可怜她到现在都不知道红姬从留影阵中将所有的事情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自然知道她拿走的是什么!

  扫了别代亦托在掌心的石头一眼,红姬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就露出了一个笑容,灿若骄阳,艳若桃李,让代亦看的心中都有些嫉妒她的好相貌了!就在代亦以为自己糊弄过去的时候,就被一巴掌劈头盖脸的扇倒在地。

  代亦捂着肿的像是发面馒头似的半张脸,不可置信叫道,“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打你?

  一个蝼蚁,竟然还妄图糊弄我!

  红姬也不理她,径直上前,将代亦身上的储物袋一把扯了下来,粗暴了抹除了上面的神识印记,将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散落一地。

  神识被强横的抹掉,代亦受了不小的反噬,脸色迅速的苍白下去,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看见红姬将自己的东西如同垃圾一般随意倒在了地上,对红姬如此轻慢侮辱自己心中恨极!但她还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从修那里得到的储物空间也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能藏在自己的神识里,等闲人根本发现不了。贵重的东西自己都放在了那里,身上带的这几个储物袋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里面根本没有放什么贵重东西,当然,在外人看来,自己只是炼气期,也不可能有什么贵重东西。

  红姬随意一扫,就冷哼了一声。代亦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吸力吸着向前拖去,随即,脖子就被红姬掐在了手里。

  “说!东西到底放在了哪里?”红姬脸上有不耐,更有被耍了之后因恼怒而生出的狠厉!

  代亦脸色憋得通红,双手不停的扒拉着仿佛铁钳一般掐着自己脖子的手,到此时,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做到的,不仅知道自己进过那个山洞,还知道自己从里面带走了什么!

  “在……在太一宗!我……我把东西……放在洞府里了!”

  听见这话,红姬的脸色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的阴沉,“你糊弄鬼呢?!哪个修士的宝物不是随身带着?就你特殊?将东西放在洞府里?”

  “我……我只是一个练气期修士,宝物带在身上,根本……根本护不住,洞府就不一样了,在太一宗里,根本不会有人进我的洞府抢东西!”

  红姬仔细的打量眼前的代亦,想从她脸上看出撒谎的迹象,奈何此时代亦脸已经肿的变了形,眼中也全是惊恐还有一丝的敢怒不敢言。没有看出撒谎的迹象,红姬一甩手,就松开了代亦,想着接下来要怎样才能拿到那块自己曾见过一次的木牌。

  一获得自由,代亦立即后退了好几步离开了红姬的身边。她一边捂着脖子倒在地上咳的撕心裂肺,一边在心里问修,“我听说修士有一种手段是搜魂,你说这个疯女人为什么没有对我搜魂?”

  见她连搜魂都知道,修对她原来的那个世界产生了一丝好奇,明明是一个不能修炼的星球,却对修炼的事情知道的不少,“你知道的还挺多!”感叹了一句,修又对代亦解释了一下原因,“你的修为只有练气期,神魂太弱,根本承受不起搜魂,她一旦对你搜魂,你的下场只能是神魂崩溃,就算侥幸不死,也会失了神智。如果那块木牌真的如你所说是在你的洞府里,那么她再想得到那块木牌就是不可能了。毕竟,她不可能冲到太一宗去。”

  听完修的解释,代亦有些黑线,感情自己修为低,还保了自己一命!

  性命无忧了,代亦便有了心思想其它了,“那现在怎么办?对了,你说,我现在对禾云秋施展夺运术怎么样?”要是能将禾云秋的气运夺过来,那么自己在红姬的手下保住性命的概率就大了许多。

  修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代亦竟然还有心思想着夺别人的气运,他沉默了一瞬,“夺运术一旦开始,就不能被打断,你觉得红姬会不断你吗?再者,万一被她发现你的小动作,到时候我可护不住你。”

  代亦这才清醒了一些,想到红姬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正道,万一她也知道夺运术怎么办?到时候禾云秋的气运恐怕轮不到自己夺取,反而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思来想去,代亦终于决定暂时放下这个打算,只不甘心的瞅了瞅禾云秋。

  咱们来日方长,迟早有一天,你的气运都会变成我的!

  瞅见代亦不怀好意的眼神,禾云秋垂下了眼皮。现在她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后始末了,红姬是因为代亦从她的洞府里拿了一样东西才掳走了她,而代亦拉自己下水,却是想要坑自己一把。

  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女人,让她这么针对自己,但对这种对自己有敌意的人,有机会,是一定要拍死的。或许,这次被掳,就是好时机。死在外面,谁知道她的死和自己有关?到时候,自己也不用承受残害同门的惩罚。挺好。

  禾云秋在这想着怎么除掉代亦,代亦却因现在不能夺取她的气运心生郁气,想要给禾云秋一些苦头吃。

  “禾师妹,今日你们在那个山洞里做什么呢?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代亦故意说这话,就是想引起红姬注意,要是红姬也能抢了禾云秋的储物戒,那就太好了!!可原本胡诌的话,说着说着,代亦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有禾云秋的气运在,好东西那还不是自己长着腿往她身边跑?

  禾云秋看向代亦探究的眼神,余光瞥见红姬也看了过来,就皱起了眉头,一脸‘你在无理取闹什么’的模样,“什么好东西?!你又想要算计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