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沐圣日

修真之我把机缘都送人 芃芃嘉木 2114 2020.05.19 23:02

  禾云秋艰难的抬起手腕,便看见手腕空荡荡的。昏迷前如手镯一般缠绕在自己手腕上阿藤,已经不见了!她又摸了摸身上的佩剑,储物袋、甚至连头上戴着的有防御效果的铃铛,也没有了!!

  听见外面的说话声,她费力的将瓷枕扫落在地。

  然后,外面的说话声一顿,紧接着那个娇蛮的声音传来,“你醒啦?你醒了是不是?你们快给我开门,她醒了!我要进去看看。这可是关系到我妹妹的未来呢!”

  “哎!小姐,小姐,你不能乱闯啊!小姐!”

  砰的一声,门猛地被推开了,禾云秋扭过头,朝着门口望去,就见一个穿着桃红色衣裙的女修站在逆光处,样貌还有脸上的神色有些看不清,禾云秋咳了一声,声音有些嘶哑,“这位道友,敢问这里是哪里?”

  女修一愣,没想到禾云秋问的第一句话并不是‘谁救了我’这样的话,而是问这里是哪里?她不顾后面两个婢女的阻拦,抬脚走进屋里,反手将门给关了起来。

  两名婢女来不及跟进来,便被门板拍在了脸上,挡在了门外面,两名婢女使劲拍着门,语气焦急的叫道,“大小姐,大小姐,您快开开门啊!快开开门啊!”

  女修被吵得头疼,随手设了一道隔音阵,将两女的声音隔绝,也隔绝了外门听到里面动静的可能。她慢慢的走到桌边坐下,细细的上下打量起禾云秋来,见禾云秋虽面色苍白,但五官精致,眼神灵动,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又漂亮的小丫头。在加上父亲说这个小丫头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资质肯定也不错!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帮自己完成心中的心愿。她脑中想着这些信息,手上也没闲着,端起桌上的茶壶,也不管里面的茶是不是已经凉了,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端在手里,喝了一口道,“你可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随着女修进入屋中,禾云秋已经看清了她的面容,这个女修虽然穿的艳丽,但五官却十分平常,若不是因为修士经过灵气的沁染,身上自有一股灵动飘逸之感,这女修恐怕丢在人堆里,都找不见。

  听见这女修的话,禾云秋不动声色的回道,“哦?什么危险?”

  女修转着手中的杯子,反而说起了禾云秋的第一个问题,“这里是木之圣地,当然,你们外界之人都称这里是木灵域……”

  禾云秋打断她,“你怎么知道我是外界之人?”

  女修对着禾云秋眨了眨眼,给出了答案,“自然是从你的储物袋上的标志看出来的,你储物袋上有太一宗的标志,我知道,这是外界的一个顶级大宗门。”

  禾云秋立马就明白了女修说的应该是自己身上那个太一宗统一配发的储物袋。她身上一般有一个储物袋一个储物戒,储物袋里装的都是她给家族搜集的资源,就连哪些玄金矿,她也拿出了大半放在了里面,她在被红姬掳走之时,将这个储物袋扔给了何开阳,让他帮忙送到禾家。

  之后,禾云秋看到红姬搜刮了代亦身上的储物袋,她便偷偷的将储物戒用自己在那些‘记忆’片段中学到的一门神通化实为虚藏了起来,又将宗门分配的储物袋拿了出来充数,里面只放了一些低阶的灵草、十来块下品灵石。

  没想到自己当时做的准备,现在却暴露了自己身份。

  不过禾云秋什么也没说,继续听女修说下去。

  “我们木之圣域啊,从来就是只能进不能出,我们家也是祖上误入了木之圣域,才在这里落了根……其实,除了出不去这一点,木之圣域也挺好的……不过,这是以前了,自从新的木皇登位后,对人修特别不好。”说道这里,她笑了笑,“也是你倒霉,赶上了我们木之圣域每十年一次的‘沐圣日’,”说道这里,女修顿了一下,同情的看了禾云秋一眼。

  禾云秋心里一动,总觉得这个‘沐圣日’有什么古怪。

  果然,女修接续道,“……‘沐圣日’,就是从木之圣地的各个人修小家族中,挑选十岁之下、长得漂亮的男娃、女娃去服侍灵皇,”说到这里,她嗤笑一声,“什么服侍木皇,不过是和木皇签订最为苛刻的主仆契约,木皇为主……这些童男童女,被晋上去之后,生死都不由人。木皇有一怪癖,就是爱折磨自己的人修仆人!每次被晋上去的童男童女,基本都活不过十年!而你,就是要代替我三妹,被晋上去童女!”说完,女修就定定的观察禾云秋的神色,期待能在她脸上看出害怕恐惧之类的表情,这样,她还好说自己的打算。

  可惜,禾云秋并没有给她任何反应,反而是问了一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木皇?木皇是人类修士吗?”这么针对人修,应该不是人类修士吧?

  没看到自己想要的反应,女修有些失望,但在听到禾云秋的话后,又给了她一个嗤笑的表情,“怎么可能是人修?它要是人修,该是怎样的变态才能如此残害同类啊?!”

  “难道它现在做的在你看来不变态吗?”

  女修一噎,脸上有些羞恼,“当然变态,但是我听说,木皇的父母,当年就是人修的契约奴仆,然后被主人给折磨死了,所以,它成了木皇后,才这么变态的!”所以,它这么变态是有原因的!

  禾云秋无语,难道就因为在人修手中受到过伤害,就能伤害整个人修族群吗?但她十分好奇,“你们这里的人修就没有联合起来反对木皇的这中变态要求?”

  听见这话,女修朝天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嗤,联合?那些人修中的大家族还有圣域的高层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不管这些事,反正倒霉都是散修还有我们这样的小家族,根本没有伤害到他们的利益,而且,木皇还会对他们的识时务给一些‘补偿’,你说他们怎么可能会站出来?!”

  禾云秋沉默,这确实的人类的通病,刀不落在自己的脖子上,是不会反抗的!

  心里感叹了一句,禾云秋也不决定绕弯子了,直接对女修道,“说吧,你特意来看我,是有什么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