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去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赌坊还是青楼?

我去斩妖除魔 九幽之诗 3637 2020.09.16 18:14

  沾安县城南的群芳街历来便是烟花汇聚之地,白日里多是闭门谢客,清清冷冷,一到夜间便变得灯红柳绿,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群芳街中最为著名的当属万红楼了。

  万红楼占地极广,光楼中姐儿便号称有三百人之多,就连护院武师都达到了一百多人,规模堪称恐怖,自然引得不少周边的富家子弟专程来此寻花问柳。

  不过万红楼是有着内外院之分的。

  内院清净,非大富大贵或有名望之人不得进。

  院中姑娘皆是上乘,美貌自不必说,琴棋书画更是得略通一二,其中甚至还有着不少家道中落的官家小姐。

  当然内院中也有不少的清倌人,来往恩客是否能够一亲芳泽,那就全凭自身本事了。

  而外院就不同了,整个外院可谓是鱼龙混杂,多有落魄士子,来往商贾流连其中。

  外院姑娘虽然也大都是中上容貌,但比起内院来说,不论是内在涵养或是伎艺方面都有着不少欠缺,不过好在价格比起内院便宜了不少,也没有内院那种砸下几百上千两银子可能连手都碰不到的清倌人,因此外院倒更受人欢迎一些。

  毕竟外院的姑娘只要银钱给够,皆可一亲芳泽。

  不过就算是外院,万红楼的价格比起其他青楼来还是会贵上不少的。

  因此那些穷酸书生,或是囊中羞涩的江湖莽汉也只得望门兴叹,继而转入其他价钱便宜的青楼内。

  说不定还能凭着一腔文采或精湛武艺赢得某位姐儿的芳心。

  然后打个折?

  此时熙熙攘攘的群芳街上。

  一男子男子身负木剑,俊朗非凡,悠然前行,身旁那女子眉若细柳,眸若秋水,胸前挂着一块阴阳玉佩,正左顾右盼,只是浑身上下竟是做男子打扮。

  这两人自然便是陆羽与叶情了。

  至于阴阳玉为何会挂在叶情的胸前,那自不必说。

  只要陆羽不使用阴阳玉,叶情又没在阴阳玉中时,这玉的主人已经俨然快变成叶情了。

  陆羽开始并没有准备让叶情出来的打算,只是白灵以身为女子进入那烟花之地不成体统为借口,无论如何都不愿跟着陆羽去往那万花楼。

  就算陆羽是个未曾踏足过青楼的初哥,也知道那青楼姑娘们是极为热情的,无奈之下只得将在阴阳玉中睡大觉的叶情唤了出来。

  到时候遇到姑娘纠缠,也可以将其推给女扮男装的叶情,还可以证明下自己的清白。

  好在叶情完全没有成了他工具人的觉悟,听到是上青楼之后顿时急不可耐,眼冒精光,对于此事似乎比男子还更加热忱。

  看得陆羽差点重新将她塞回了阴阳玉中。

  万红楼并不难找,相反极易辨认,四层雕檐高楼在这群芳街中可谓是鹤立鸡群。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楼外。

  门口十来个带刀护卫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便,将他们放入了楼内。

  他们需要拦住的仅是那种一眼看去便落魄邋遢的人,这种气质模样俱是上乘的公子哥当然不会做任何阻拦。

  只是奇怪那青衫公子哥的后背为何会背着一把木剑,要配也该是在腰间配一把宝剑以做装饰啊。

  据说这种装饰在如今大奉南部的上层社会中极为流行,只是还未传到北部罢了。

  刚进入楼中便有一阵阵沸腾人声传来,放眼望去一堆堆男子各自围成一圈,密不透风,或面色激动,或懊恼不已,姑娘们倒是没见到几个。

  “好激动啊!”,叶情捏了捏拳头,小声说道,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陆羽无奈地瞥了他一眼,“我们是来救人的。”

  “知道啦知道啦,人家第一次进青楼嘛!”,叶情摆了摆手,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这时,一个挥舞着粉红手绢,满脸腮红的老鸨朝他们迎了过来。

  “哎哟,两位公子晚上好啊,今儿想玩点什么?”

  常年待人接客的老鸨眼光当然毒辣,面前这两人气质样貌俱佳,应该是哪家的公子哥偷偷跑出来玩的。

  像这种人一般都是不缺钱的主儿,若是伺候好了说不定还能发展成常客。

  于是老鸨看向两人的眼中越发闪亮。

  陆羽正待说话,却被一旁的叶情抢先一步,“我们第一次来,这儿都有什么玩的?”,眼中满是期待。

  老鸨捏了个兰花指,暧昧地看了叶情一眼,“哎哟,难怪两位公子如此面生呢,对了,两位公子叫我徐妈妈便好,不过公子来咱们万红楼可是来对地方了,咱们这的玩法可多了,妈妈我这就给两位公子说道说道。”

  “咱这一楼呢,其实玩的就是一个运气,您看那边那个大轮盘,所有还未接客的姑娘名字都在其中,每次转动轮盘会挑选一名姑娘的名号,所有人都可以下注,而且只需要二两银子。

  等轮盘上下注人数达到三十人时,轮盘便会转动,待轮盘停止后,指针指向谁,谁便可以以二两银子与那位姑娘春宵一度,没押中的人呢也可以等待下一局开始时重新下注。

  公子待会便可以去试试手气,说不定运气好就中了呢。”

  “当然,咱们这一楼可不止这一个玩法,还有许多其他的玩法,大都是以少量的银钱去搏一个与姑娘们春宵一度的机会,妈妈我也不好一一细说,两位公子待会自行前去体会便是。”

  叶情眼中精光爆闪,跃跃欲试。

  陆羽则是目瞪口呆。

  这不就是赌场吗?

  青楼还能这样玩的?

  众筹嫖...娼?

  难怪这万花楼能做到如此之大,此间掌柜当真是个奇人。

  三十人下注,每人二两银子,相当于每一轮都有六十两的收入,就算点一个姑娘陪上一夜怕也花不了三十两吧......

  而且若是运气差的人,怕是丢进去几百两都中不了一次。

  这还是万红楼的价格,其他的青楼这价钱都快可以找个小花魁了。

  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他今天可不是来这里寻花问柳的。

  于是朝着老鸨问道:“那这上面几楼呢?”,若都是这种赌博性质的玩法,他要找起人来可就麻烦了。

  看这万花楼规模,仅这外院怕是都不下两百位姑娘,若只是抽奖,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想要找的人,更别说那还未见到的内院了。

  老鸨则继续说道:

  “这二楼嘛就都是些聚会喝酒看姑娘表演的雅间了,三楼四楼则都是姑娘们的闺房了,若是在二楼玩得乏了,便可上去了......”

  老鸨说着抛给陆羽一个你懂的眼神。

  陆羽点了点头,直接掏出十两银子递了过去,“那便麻烦徐妈妈帮我们去准备一间雅间了。”

  徐妈妈顿时欢天喜地地接过银子,在外院出手如此阔绰的公子哥还是挺少见的。

  “公子放心!妈妈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公子先在这一楼玩耍一番,妈妈我先去让姑娘们准备一下,待会便来领两位公子上楼。”,说完便挥着手绢扭着腰,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陆宇转头看了看叶情,却发现身边早已没了她的身影,顿时抚了抚额头。

  那正在轮盘边上满脸激动,挥舞呐喊着的白衣公子哥,不是叶情还能是谁?

  “开盘了开盘了,本轮人满,停止下注了啊!”,负责轮盘的龟公嚎叫一声,待所有人都落注之后,伸手扶住轮盘,猛然一转。

  轮盘顿时就飞速转动了起来,再也看不清指针指向了何处。

  围住轮盘的人皆是面色涨红,一副赌徒模样。

  “转!转!继续转!”

  “有机会!”

  “慢一点啊!慢一点!靠!我都投十轮了!”

  轮盘速度越来越慢,直到转到一个胖子身前格子时已趋于停止,就在胖子正准备欢呼时,轮盘指针却慢慢地滑过了他所在的格子,转到后面一个格子后终于停了下来。

  场中顿时一片哀嚎。

  陆羽脸色一黑,抓着叶情后颈就将她从轮盘边拖了出来。

  这女人肯定作弊了!

  轮盘旁的人见中奖者被拖走,顿时就嚷嚷着重开一把。

  “哎呀,陆羽你干嘛,明明是我中了啊,我还没领奖呢!”,叶情张牙舞爪,不依不饶地叫道。

  “我是让你来玩的吗,要不我直接给你叫两个姑娘陪你一晚?”,陆羽黑着脸训斥道。

  叶情顿时便讪笑一声,乖乖地站在了他的身旁。

  正好之前离去的老鸨这时也从楼上款款走了下来,带着两人来到了楼上雅间之中。

  待两人落座之后,徐妈妈便说道:“两位公子请稍等,我这就去叫姑娘们过来。”

  陆羽却是拦住了她,询问道:“徐妈妈,不知道你们这可有一个名为董秋雁的姑娘,若是有的话,我们还想请她前来作陪。”

  “董秋雁?”,徐妈妈略显疑惑,想了想才摇了摇头道:“那应该是曾经的姓名吧,我们楼里的姑娘进楼便会改名,想要靠曾经的名字找姑娘怕是有点难。”

  “改名了吗......”,陆宇皱了皱眉头。

  徐妈妈见此立马媚笑道:“哎呀,公子出来玩不就图个乐吗,也不一定非要找那一个姑娘,咱们楼里这么多姑娘呢,我就不信没有公子能看上眼的。”

  陆宇皱眉思㤔片刻,方才点了点道:“那便麻烦徐妈妈将楼内十六到十七岁的姑娘带来让我过上一眼可好?”

  改了名字也没太大关系,百鬼图在身,只要董秋雁现身,必然会有所反应。

  徐妈妈却面现难色,看向陆羽略有犹豫。

  陆羽再次给徐妈妈递过十两银子,微笑道:“麻烦徐妈妈了。”

  徐妈妈这才眉开眼笑,接过银钱,扭着腰离开了屋内。

  叶情略显无聊,趴在桌上看着陆羽。

  “这么找也不一定找到啊,还有好多正在接客的肯定没办法过来的,还不如直接上楼一间一间找去。”

  陆羽想了想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若是闹出太大动静不仅人找不到,怕还得被人给撵出去。”

  好在徐妈妈没一会便带着几个姑娘走入了房中。

  但百鬼图没有任何反应,陆羽便挥了挥手,让徐妈妈换了下一批。

  直到最后一批出门,百鬼图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而徐妈妈面色也有点难看了起来。

  “公子,咱们楼内十六到十七的姑娘您可都差不多看完了,就连正在接客的我都给您带过来看了一眼,您就没有能看上眼的?”

  陆羽摇了摇头,想了想道:“徐妈妈,这内院如何才能进得?”

  既然外院没有,那多半就是在这内院之中了。

  谁知徐妈妈却是干笑一声,“公子,这内院,那可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才能进去的......”

  陆羽点了点头,“那便不为难徐妈妈了,我们先下去玩耍一番,待会再来找徐妈妈。”

  徐妈妈赶紧赔笑一声,“那好那好,等公子玩得尽兴了,妈妈我再找两个可人的姑娘来陪二位,包二位满意。”

  待徐妈妈走后,陆羽直接对叶情说道:“进阴阳玉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