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我去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小白兔

我去斩妖除魔 九幽之诗 3616 2020.09.17 07:11

  隐身术算是一门奇术,并不需要多高的道行便能施展。

  陆羽很轻松地就将它从白灵那学了过来。

  缺点便是维持的时间太短,仅仅半刻钟而已。

  但对于此时的陆羽来说已经完全够用了。

  陆羽离开雅间之后,在楼内稍转一圈便发现了后院的入口,然后找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施展隐身术,大摇大摆地通过了十几名护卫把手的通道,进入了内院之中。

  只是面前的一幕让陆羽有点傻眼。

  内院与外院可谓是天差地别。

  上百座独立小院鳞次栉比,坐落其中。

  整个后院绿树成荫,气氛幽静,没有任何喧哗之声,只是偶尔有淡淡的琴声萧声自院内传出,就连那院中之人的说笑之声都是极低的。

  每一座小院门口皆挂有一个大红灯笼,大部分都已点亮,说明此间院中的主人今晚已经有了客人,旁人莫入。

  道路之上,偶尔有几个龟公与丫鬟提着灯笼,低着头颅脚步充充,就算路过陆羽身边,都没人抬头看上一眼。

  更别说有前来迎客的老鸨了。

  陆羽有点懵,这是一个青楼该有的样子吗?

  不过想了想就明白了过来,这内院应该是由客人自行挑选姑娘的院子上门,至于到来的客人接不接,那就是由院子里的姑娘做主了。

  内院姑娘挑选客人,外院客人挑选姑娘,这内院与外院的待遇可真是天差地别。

  高端,隐秘。

  陆羽真有点好奇这万红楼掌柜是何人了,当真是个奇才。

  不过这却是有点苦了陆羽,如无头苍蝇在这内院之中转了半天,真是无从下手。

  倒是在路上见到几个欲入未点灯姑娘院门,却被姑娘拒之门外的倒霉蛋。

  考虑了半天,终究还是决定找个未点灯笼的院子进去询问一番,兴许能找到点线索。

  于是随便找了个未点灯的院子,上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院门便自内而开。

  一个提着灯笼的丫鬟站在门内,打量了陆宇一番,眼前一亮。

  “公子可通音律?”,丫鬟询问道。

  音律?

  陆羽摇了摇头,“不通......”

  丫鬟眼中略有遗憾,不过还是歉意道:“那还麻烦公子移步别院。”

  随即关上了院门。

  陆宇看着紧闭的院门,嘴角扯了扯。

  随即摇了摇头,走到了另一处未点灯笼的院门前。

  敲门后又是一丫鬟站在了门后。

  “公子可精通书画?”

  陆羽扭头便走。

  太难了。

  难道必须得精通一项技艺才能够入得这内院姑娘房内。

  这谁定的规矩啊?

  只是不知有没有要求道术的姑娘,这个陆羽自信还是很精通的。

  不过随即便摇了摇头,压根没这个可能吧......

  正愁眉不展之时却发现自己已然走到了这内院的末尾。

  面前只剩下一座修建在小坡上的独立小院。

  只是这小院比起其他的小院来说要更加大上一些。

  门口并未有灯笼亮起,陆羽再次朝着小院走去。

  上前准备敲门,却发现院门仅是虚掩,并未关上。

  想了想还是轻轻敲了敲门。

  却无人回应。

  陆羽这才轻轻将院门推开,朝里望去。

  却见一身着绿衣的妩媚女子正坐在院中,端着酒杯,脸颊微红,媚眼如丝。

  女子转头看向陆羽,眼中玩味道:“公子,可否就这月色作诗一首?”

  陆羽轻笑一声,“好。”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别的不行,背诗还是不慌的,这首前世苏轼的春宵,陆羽极为喜爱。

  女子眼睛一亮,“好诗,好诗,不过似乎不太应景啊。”,随即对着陆羽招了招手手,“公子过来坐罢。”

  陆羽点了点头,来到女子身前落座。

  女子取出一酒杯斟满,推到了陆羽身前,看向陆羽的眼中波光莹莹,檀口轻启道:

  “公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陆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没有丝毫停顿,对女子的话语恍若未闻。

  入口的酒水温醇中带着一丝清甜,并不醉人。

  若说柳北的酒如那胭脂烈马,脾气火爆,那这酒便如小家碧玉,从头至尾都透着一股温顺柔和。

  口中酒水下肚,陆羽擦了擦嘴角。

  “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罢了。”

  女子噗嗤一笑,乐不可支,娇嗔道:“讨厌!可是人家就是对公子一见钟情了嘛。”

  陆羽摆了摆手,看向身前女子,如多年老友一般。

  “别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姐呢?”

  女子闻言轻哼了一声,“一来就知道问姐姐,我就不告诉你。”

  面前女子名为苏伶,还有个姐姐名为苏舒。

  非人,是妖。

  两只被饿狼围住的白兔在七年前被陆羽救下,带回桃花山中悉心照料了三年,但在某次回山之后,两只白兔却失去了踪迹。

  他曾问过师父,但师父不说,他也就没有再问。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如此戏剧性的相遇。

  初时他并未认出眼前女子,毕竟当时两只白兔虽有灵智,但都还未化形。

  在走进后才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三年朝夕相处,那股气息就算再多的胭脂水粉都无法将其掩盖。

  陆羽看着身前已变得优雅妩媚的女子,微微一笑,“不说就不说吧,那就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苏怜却是狡黠一笑,风情万千,“这万红楼本来就是我的,我为什么不在这里?”

  “万红楼是你的?”,陆羽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我倒是好奇你们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难怪他会觉得外院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不就是他曾经无聊之时,抱着两只小兔子给她们说过的前世赌场吗?

  “这是秘密,可不能给你说。”,苏怜微眯着眼,脸上满是笑意。

  “那你能跟我说什么?”,陆羽略有无奈。

  “我能给你说姐姐去哪了。”

  “你不是不给我说吗?”

  “讨厌,我突然又想告诉你了嘛,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那你说来听听。”陆羽倒是好奇了起来。

  苏怜一脸神秘,俏脸缓缓朝着陆羽靠近,将红唇凑到了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姐姐去皇宫里当贵妃了!”

  陆羽顿时骇然。

  贵妃!

  一只兔子精跑到皇宫里去当贵妃!

  这苏舒是不想活了不成!

  那皇宫之中少不了天师,苏舒一个道行浅薄的妖精如何骗得过天师的火眼金睛?

  “谁让她去的!”,陆羽皱眉问道。

  苏怜摇了摇头。

  “那她为何要去皇宫里当贵妃?”

  苏怜还是摇了摇头,不过却是对陆羽安慰道:“放心吧,姐姐贵妃当得好好的,不会有什么事,若是姐姐出了事,这万红楼也不会是我的啊。”

  陆羽眉头越发皱紧,苏怜的神神秘秘模棱两可,下山以来所经历的一连串事情,让他如身处迷雾之中,却又无力去拨开身前迷雾。

  顿觉心中莫名压抑。

  拿起石桌上酒壶,直接朝着口中灌去。

  苏怜则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后,将手放在了他的肩头,轻轻揉捏了起来。

  为小姐去取酒的丫鬟琴儿刚走入院门便愣在了原地,端着酒壶的手微微一抖,差点惊呼出声。

  我看到了什么?

  那个坐着的男人是谁?

  从未靠近过男人的小姐居然站在一个男人身后给他揉肩?

  完了,我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小姐不会把我灭口了吧......

  就在琴儿站在门口进退不得时,苏怜转头看了看她,“琴儿,过来把酒放下吧。”,手里揉肩的动作却未有丝毫停顿,神色自若。

  琴儿这才上前将酒壶放在桌上,退后两步,站在了一旁。

  “你先下去吧。”,苏怜再次说道。

  琴儿顿时如蒙大赦,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门外。

  心中却是疑惑起了那男子究竟是何人,竟与小姐的关系如此亲密。

  虽然那位公子长得挺俊,但却从未见过,她在这内院之中也待了不少时日,沾安县中能叫出名号的基本都有过一面之缘,可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啊。

  而且小姐院子可是从未有男人进入过的。

  殊不知这沾安县的土皇帝,杜家的小公子都无法踏入这小院一步。

  自己不过是去取了一壶酒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可惜无论小丫鬟如何冥思苦想,都无法想出个所以然来。

  陆羽伸手拍了拍搭在肩头的玉手,“行了,你先坐下,我问你点事。”

  苏怜却是不依,自顾自给他揉着肩膀,手中力道却重了重,不满道:“原来你是因为有事才来找我的啊,亏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看我的。”

  陆羽则是满脸无奈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如何来看你,我是想在这寻找一位叫董秋雁的姑娘的。”

  董秋雁?

  姑娘?

  苏怜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寒芒,手中力道猛增,嘴里却柔声道:“董秋雁是谁啊?她是公子你什么人啊?”

  陆羽顿时就疼得扯了扯嘴角,严声道:“别揉了,肩头都要给你揉碎了,先坐下。”

  苏怜这才收回了抓着陆羽肩膀的手,款款坐在了他的身旁,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陆羽无视了她的眼神,缓缓给她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完之后苏怜这才眉开眼笑,直接朝着院外喊道:“琴儿,去叫杨总管查查咱们院内有没有曾经叫董秋雁的姑娘,有的话让他把人带过来。”

  “是,小姐。”,琴儿动身朝坡下走去。

  “杨总管主管内外院所有事物,对着万红楼一切极为熟悉,让他去找人会轻松很多,只要院内有这个姑娘,就肯定能找到的。”,苏怜对陆羽解释道。

  陆宇点了点头,“多谢。”

  苏怜顿时嗔怪地白了他一眼。

  “对了,你为何要在这开上一间青楼?”,陆羽疑惑道。

  他并不反对青楼的存在,但考虑到青楼中逼迫良家妇女的那些桥段,总会有点厌恶。

  “这万红楼以前就有的,只是在姐姐当上贵妃之后才成为了我的财产。”,苏怜解释道。

  陆羽了然地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问道:“你们万红楼还从外面买良家女子?”

  陆羽记得白灵说过董秋雁是被她伯伯私下卖入的万红楼的,是以有此一问。

  苏怜盯着陆羽看了看,随即转过头,冷哼一声。

  “怎么了?”,陆羽疑惑道。

  “你污蔑我。”

  “......”

  “我买的都是身世凄惨无所依靠的女子,而且入院之后是否接客全凭自愿,不愿接客也可以在这内院之中做个清倌人或者丫鬟。

  而且只要年限一满,无论丫鬟或是姑娘都可自由离去,绝无强迫一事,同为女子,我只是想在这个世道之中给这些身世凄苦的女子一个安身之地罢了。”

  陆羽听完放下心来,咧嘴一笑,“那在下就给苏怜姑娘赔个不是了。”

  此时的苏怜,一如当初生气之时便会拿屁股对着他的可爱小兔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