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闹事的无赖子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2868 2020.06.17 18:00

    在回长安的骡车上,张季仔细问了那仆役。

  原来,今日张家酒肆开门没多久,送去的醉仙春依旧是很快便售卖一空。

  可是到了下午,有七八个无赖子却寻上了门!一个个一进门便吵嚷着要醉仙春。

  尤管事和伙计上前说酒已售罄,谁知道那些人竟然说这是瞧不起他们,然后就动了手!

  “有人受伤吗?某阿姐,还有庄伯如何?”张季咬牙切齿的问道。

  “大娘子和老管家无事!尤管事被打了一拳,不过无甚要紧的。最后还是多亏了曹三郎出手,才把那些无赖子弄走!”仆役说道。

  曹安?

  他竟然有这份能耐?

  张季心中讶异。

  再问具体的,仆役也说不清楚,他也是张漱和老管家回家后才命他出城寻张季回去的。

  回到群贤坊家中,张季直接冲到了后院!

  一进后院就只见张漱正面沉似水的坐在树下矮榻上,忠伯站在一旁。而小胖子曹安却是在眉飞色舞的说着话。

  “等下某就去寻某以前的那些伙伴!明日那些无赖子再敢来闹事!一定要打断他们的腿!也不去打听打听某是何人?金光门内游侠儿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某定要……呃……”

  小胖子曹安正挥舞着手臂说得义愤填膺,气势激昂!

  可一看到张季进来,后面的话便被卡在了喉咙里。

  张季也没理他,而是快步来在张漱面前。

  “阿姐,忠伯,你们没事吧?”张季一脸关切的问道。

  张漱摇摇头道:“无事!你且放心!”

  “那些来闹事的究竟是什么人?”张季又问道。

  忠伯在一旁开口答道:“郎君,那些都是常年厮混在西市的无赖子!平日里在西市里东游西荡,敲诈店肆,祸害客商!坏事没少干!今日里不知怎么就到咱家酒肆来寻麻烦了!”忠伯苦着脸答道。

  “无赖子?他们这是要来收常例钱吗?”张季又问道。

  常例钱说白了就是后世的所谓保护费!

  “常例钱?什么常例钱?那倒没有!他们哪里敢收什么常例钱啊?往常顶多也就是鸡零狗碎的骗些钱财去吃喝罢了。”忠伯答道。

  张季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群混吃喝的无赖子,即使去酒肆闹事,也不会轻易动手打人!

  究竟是谁给他们的胆子呢?

  “四郎,那些货不过是些欺软怕硬的玩意!明日咱们去寻些往日伙伴来,定让他们有来无回!”曹安在一旁开口说道。

  张季轻轻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下才开口道:“这事情怕是另有隐情!”

  此话出口,张漱和忠伯看向张季的眼神中顿时多了欣慰之色。

  “郎君说的不错!大娘子和老奴都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老管家忠伯说道。

  张漱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开口说道:“四郎,你能把事情往深处想,不鲁莽,阿姐很欢喜!”

  旁边的曹安一脸黑线!

  那就是说我鲁莽喽?

  感情刚才自己那一通话,人家只是在看热闹啊?

  唉!

  好人不好做啊!

  “那些无赖子今日来闹事,身后定有人指使!若不然,依着他们以往行事的路子,顶多嬉皮笑脸的讨些钱财便罢了!可今日,他们却直接动了手!这不是他们平日的作风!”张漱又说道。

  “那说不准是他们胆子变大了,所以就先动手,再要钱!”曹安在一旁说道。

  “不会!那些人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曹三郎没有注意到吗?今日那些人动手之后便急匆匆走了,那就是怕西市的武侯过来拿了他们!”忠伯在一旁说道。

  曹安一听变不乐意了!

  “老管家,今日分明是某出手,那些无赖子才退去的!他们是惧怕了某!”曹安在一旁急忙说道。

  某曹三郎真的很厉害的啊!

  真的是某的悍勇吓退了那群无赖子的啊!

  你们怎么就不肯肯定某的功劳呢?

  曹安心中不断呼喊!却是没有人理他。

  这让小胖子心里十分受伤。

  “大娘子,郎君,那些无赖子临走时放下话来,说明日还会再来!这可得想个法子啊?要不然明日直接去西市市署报官?”忠伯又说道。

  “实在不行,也只能如此了。”张漱轻声说道。

  “报的甚么官?某寻人打断他们的腿!”曹安字啊一旁说道。

  张季瞪了曹安一眼,曹安顿时老实了。

  “阿姐,你们也不要多想了!他们明日不是还来吗?到时候交给我来应付便是!”张季说道。

  安抚好了曹安,送他出了门,张季没有回后院,而是一个人在前厅坐下沉思。

  那些无赖子来闹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若是为了些许钱财,他们就应该像忠伯说的那样,不会直接动手!

  可若不是为了钱财,那又是为了什么?

  如果他们背后有人指使,那指使他们的人又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醉仙春吗?

  自己似乎也就这个能够被人惦记了吧?

  张季目光渐冷!

  无论是为了什么,敢打自己和自己身边人的主意,那就绝对不能容忍!

  而刚刚开始的好日子,也绝对不能被任何人夺走!

  次日一早,天有些阴沉。却丝毫不见凉爽,反而有些闷热的难受。

  尤其是近了正午,闷得人喘气都有些不自在。

  张季劝不住阿姐,张漱还是一起去了西市酒肆。

  陈镇带人赶着车送来了今日的酒,在听说了昨日发生的事情立刻怒气冲冲!要不是张季拦着,怕是立刻就要让人回庄子去喊人了。

  酒肆开门了,守在门口那些来卖酒的管事,仆役,立刻涌了进来,队伍一直排到了酒肆门外。

  顶着一只熊猫眼的尤管事熟稔的让伙计吆喝排队,自己和曹安便开始了熟练的配合,准备迎接今天的销售高峰。

  就在此时,酒肆外面却出现了一阵纷乱!

  张季面色一冷,给隔间里的阿姐嘱咐了一句“阿姐莫要出来!不会有事的”,便快步走了出去。

  身后紧跟着怒气冲冲的曹安,还有老管家,尤管事,还有没有回庄子的陈镇。

  昨日那些无赖子又来了!

  今日人数比昨日还要多些,有十四五人的样子。一个个的在酒肆外大声叫嚷,说是要买酒!

  十几个无赖子在酒肆门前大声叫嚷,时不时对着街道上看过来行人瞪眼威胁!

  “你等这是要买酒么?”

  张季来到门前,对着那群无赖子大声喊道。

  那群人见酒肆里出来了人,一个个的就嬉皮笑脸的围拢了上来。

  曹安和老管家,尤管事,还有陈镇忙来到张季身旁。

  “是啊!某等就是来买酒的!怎么?你这是瞧不起某吗?”

  一个年纪二十出头的无赖子皱着眉头盯着张季说道。

  看起来他便是这伙人中为首的。

  “是啊!某等就是来买酒的!”

  “怎地?某等不能来买你家的酒么?”

  “是不是瞧不起某等?”

  一群无赖子纷纷开口叫嚷了起来。

  “若是来买酒,那便去排队!”张季大声喝道。

  那群无赖子一听张季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怎地?某等来照顾你这酒肆的生意,你竟然让某等排队?你这是瞧不起某等啊?”那个为首的无赖子脸色更加阴沉,口气也愈发不善!

  “竟然敢看不起某等!砸了他家酒肆!”一个无赖子喊道。

  “砸了!砸了!你等闪开!”无赖子们顿时裹起来!一个个气势汹汹挥舞起拳头!

  张季面色平静,看着眼前那些无赖子,就如同再看一群小丑!

  “怎地?你不信某等敢砸了你这酒肆?”为首那无赖子看到张季似乎没有一丝害怕,不禁怒气冲冲问道。

  张季也不理他,而是抬手,对着那些等着买酒的众人拱了拱手!

  “诸位!今日本酒肆不卖酒了!还请见谅!”张季说话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的清楚。

  所有人都觉得张季这是怕了!

  这是准备关门躲避了!

  哈哈哈哈!

  果然只是的娃子!胆子就是小!

  而那些准备买酒的人一听却是叫苦连天!

  “那怎么行呢?某家阿郎还等着某买酒回去晚上待客呢!”

  “不行!不行!某前两日都没有卖到啊!要是今日某再不能买回醉仙春,某家郎君非要打死某不可啊!”

  “某家阿郎乃是朝中官员!你要是不卖酒与某,某家阿郎定会不悦!后果可是很严重啊!”

  “卖酒!卖酒!快些卖酒!”

  那些等待卖酒的人群顿时不愿意了!

  张季面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可是今日这些人要砸了某家酒肆!某如何还能卖酒?”

  张季这么一说,那些买酒的人一个个都看向了那群无赖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