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精酿只送不卖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2986 2020.06.15 12:00

  张季立刻让伙计从酒肆中取来了两个酒坛。

  这两个酒坛做的颇为精致,在酒坛外面正中还刻有“醉仙春”三个字。另外,再往上还有一个不大的云纹图案,图案里面是字样古怪的“醉仙春“三字。如果有后世的人看到定会说,那三个怪字不就是最常见的宋体字吗?

  “呵呵,二位乃是某这醉仙春头两位客人,某也为两位准备了礼物!”张季说着又挥了挥手。

  这次是曹安从后面拿出两个精美的白色瓷瓶。

  “这里有醉仙春精酿两瓶,每瓶三升。此乃是醉仙春酒中不可多得的上品!”张季笑着说道。

  吴远峰,裴明礼听张季如此说,都放下了手中的酒坛,小心的接过了曹安手中的两个精美瓷瓶。

  只见两个瓷瓶是现今最流行的白瓷,瓷瓶造型精致,样式丰满,线条流畅,看起来很是质朴,厚重。

  瓷瓶上只有那个云纹中写着“醉仙春”的标志,标志不大,却很显眼。

  两人对视一眼,忙打开瓷瓶,顿时一股更加醇厚的酒香从瓶中飘了出来。

  “果然是上品啊!小郎君,此酒要价几何?某要买!”吴远峰面色兴奋的说道。

  张季却是笑笑摇头说道:“此乃是醉仙春精酿,也是此酒中的精品,酿造艰难,所得甚少。所以这精酿并无售卖,只是赠送本酒肆贵宾。”

  张季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两位作为第一批购买本酒肆醉仙春酒的客人,自然便是贵宾,所以才会有的送的。”

  说着,张季又拿过来两个精巧红漆木牌,木牌婴儿拳头大小,形状和酒坛一般。木牌上烙印着那个云纹醉仙春的标记,另外,还分别有“一号”“二号”字样。

  “这是本酒肆一号和二号的贵宾牌子,还请收好,今后来本酒肆只要出示此牌,便可享受八折的折扣。而且,每两个月凭此牌子,可以来本酒肆免费领取醉仙春精酿一瓶!”

  吴远峰和裴明礼此刻已经有些惊讶了。

  他们的眼神从手中的瓷瓶,木牌移到了眼前这俊秀的小郎君身上。

  这分明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啊?

  为何他的这些商贾手段却是神乎其神?而且之前却是见所未见?

  不说这醉仙春的的确确是好酒,就是这又是免费品尝,又是送精酿,还有这贵宾牌子的举动,足以让这醉仙春名满长安!

  两人看向眼前少年的目光中欣赏之意愈发浓烈!

  张季被这二人看的有些发毛!

  这是什么眼神啊?难道是被本郎君的商业促销手段给惊到了?

  不是吧?这才哪到哪儿啊?洒洒水而已啦!

  作为经历过后世商海浪潮洗礼的张季,只是露了一小手而已。后世那些营销手段那才真的是层出不穷,直指人心!眼前这点手段,小意思罢了!

  张季转身对着曹安使了个眼色,曹安立刻领会,走上前去。

  “二位贵客,感谢照顾本酒肆的买卖!两斗醉仙春,共计二十贯!下次再来,凭贵宾牌子可打八折!”

  曹安的笑容很真诚,吴远峰和裴明礼顿时便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是某等失态了!付账!付账喽!”

  吴远峰和裴明礼露出略带尴尬却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只见吴远峰一挥手,围观的人群外便有两个仆役背着铜钱走了过来。

  “清点无误,承惠!承惠!”曹安在和尤管事清点过铜钱无误后,笑眯眯对着二人客气的说道。

  吴远峰和裴明礼也都笑着对曹安点了点头,又和张季打了个招呼,说了句:“今日贵酒肆人多,不便打扰,改日再来!”,说罢便带着仆役,小心翼翼的抱着酒坛,酒瓶,一脸满足的笑着离开了。

  醉仙春第一笔买卖就这样完成了,看的周围围观的众人都有些恍惚。

  这么贵的酒,就这么卖出去了?

  而且看买酒的两人还买的心甘情愿,喜笑颜开。丝毫没有因为这超高的价钱而不悦!

  难道长安城里的有钱人已经这么多了吗?

  随便出来两个人就能买下十贯一斗的酒?

  “假的!都是假的!那二人定是这酒肆自己事先安排好的!”

  就在此时,方才出言不逊的那三个锦衣男子又大声叫嚷了起来。

  “不会吧?真的是酒肆自己安排的人吗?”

  “瞎说!方才那位吴远峰吴翁某是认得的!人家可是住在崇仁坊,而且家里买卖做的可大呢!”

  “是啊,吴翁在东城很有些名气的,怎会听区区一家酒肆安排?”

  “那裴大郎某也认得,他在长安城里做收买旧物的买卖,这几年赚了不少钱财!定不会作假!”

  围观的人中有人认出了方才卖酒两人的身份,你一言我一语的,让那三名锦衣男子的面色愈发的难看。

  张季也不理睬那三个货,依旧笑吟吟的对众人说道:“今日免费品尝的名额,还剩下九十八个!有想尝尝这醉仙春酒的,可别错过了啊!”

  张季此话一出,围观的人再也无法淡定了!

  唐人本就好喝酒,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钱天天喝好酒的。

  现在有机会不要钱就能喝到这等好酒,哪里还按捺的住?一下子便呼啦啦围上来一大群!

  “排队!排好队!一个一个来!莫要着急!”尤管事一看这情景,忙和伙计开始维持秩序。

  张季站在一边,看着尤管事和伙计招呼那些品尝的人。

  他转眼一看,只见那三名锦衣男子正一脸怒气的走进了旁边的一家胡姬酒肆。

  对于这种人张季不是没见过。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自诩不凡,觉得自己拥有能够看穿一切的智慧。其他人就天生应该围着他们转!

  我呸!

  这种货在后世顶多也就是当个键盘侠什么的,而且,还是最后会被人怼的自闭的那种!

  神马东西啊!

  张季转身进了酒肆,来到隔间里。

  张漱和老管家忠伯正满面笑容的看着张季进来。

  “郎君好手段啊!这刚开门没多久,便卖出了二十贯!以前这半个月也未必能卖出这么多钱呢!”

  老管家忠伯的夸赞中饱含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张季心里无语!

  以前酒肆里的那酒,一斗不过卖二百多钱!

  这单价能比吗?

  张漱虽然没说话,可脸上的欢喜和对张季的满意却是一眼就看得出。

  “郎君,要不老奴去催催酒坊?照这样下去这里的酒可不够卖啊?”老管家忠伯在一旁忙说道。

  张季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不会的,至少三日内,酒肆里的这些酒是足够的。”

  张季透过竹帘看了一眼外面热闹的尝酒场面,接着说道:“忠伯,你觉得他们都是能买的起这酒的人么?醉仙春毕竟是十贯钱一斗的酒,不是谁都买得起的。所以,开始这几日不会售出多少。”

  老管家一听自家郎君的话,顿时有些着急了。忙说道:“那郎君还让他们免费尝?一百杯,那也不少啊?得得多少钱啊?要不我去让他们停了吧?”

  张季还未开口,坐胡床上的张漱却开口了。

  “忠伯,无妨!虽然那些人不一定买得起咱家的酒,可是他们却是会说话的呀!只要他们将醉仙春的名声传扬出去,这些送出去的酒算不得什么。”

  张漱的回答让老管家淡定了下来,张季却是对着自己的阿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阿姐果然厉害!我这点心思都被阿姐看穿了。阿姐果然是天资聪颖,秀外慧中,冰雪聪明,美貌与智慧并存啊!”张季毫不犹豫的一串马屁送上!

  自己家的阿姐,这马屁怎么让她开心就怎么拍!

  开心比什么都强!毕竟她压抑了许久了!

  张漱听了张季的话,笑着骂了句:“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少在这里说浑话!对了,四郎,你觉得这个什么百杯免费品尝,就一天,时间会不会有些短?”

  张季笑着说道:“那阿姐觉得呢?”

  “就一日的话醉仙春的名声传扬的还不够广,毕竟只有百人喝到了。要不,三日可好?”张漱说道。

  张季点头道:“那便按照阿姐的意思办!那便三日好了!”

  张家酒肆门前被围得水泄不通!

  有排队等着品尝醉仙春酒的,有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还有刚走到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打听消息的,人是越来越多!总之热闹的不得了。

  品尝这一杯酒可不是一口气摆上一百杯让人来一起喝,这样就起不到预想的效果了。

  一杯酒,一个人,喝过之后尤管事还会问问对醉仙春的评价。

  这么一搞,一百杯酒足足喝到了下午。

  等到一百杯酒送完了,还有不少人在排队。一看酒没了,顿时就不乐意了。

  “某可是排了一个时辰了!怎地到某了酒却没了?不行!不行!”

  “是啊!我们可都是在这大太阳底下排了这么久的队了!闻了半天的酒香,却喝不到口!那怎么能行?”

  张季一看有点乱,就忙来到酒肆门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