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高手!这是真正的高手!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166 2020.07.01 18:00

  忽然,那个还在喝着酒的枯瘦老汉停住了酒碗,开口说话了!

  “某说你们这些个胡人,着的什么急啊?没看见老汉我还没喝完吗?都等着!”

  所有人都愣住了!

  是啊!

  某大唐还没有输啊!

  那老汉还没有喝醉呢啊!

  只要那枯瘦老汉喝够八碗不醉,那就是和胡人打平!

  要是能喝到九碗……那就还是大唐赢了啊!

  “老丈!稳住!”

  “老丈!坚持!”

  “老丈!必胜!”

  顿时众人便纷纷给那枯瘦老汉鼓劲打气!

  曹安目光灼灼的死死盯着枯瘦老汉!袍袖里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掐紧了手掌那肥嘟嘟的肉肉里!

  枯瘦老汉说过了那句话,对身旁的各种声音仿若未闻!

  依旧是不紧不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酒碗里的葡萄酿。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一片原本应该喧闹的路段变得很是安静。只有远处传来一些叫卖的声音。

  第七碗!

  第八碗!

  平局了!

  那老汉却还在喝!

  第九碗!

  赢了!

  这回真的是赢了!

  可所有人依旧安静!

  因为,枯瘦老汉还在喝!

  直到第十二碗葡萄酿被他喝进肚后,枯瘦老汉才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抬手擦了擦雪白胡须上的酒液。

  “哎呀!不行喽!不行喽!真的是老喽!要是搁在以前,老汉我还能再喝它三四碗!岁数大了,喝不动喽!”

  枯瘦老汉放下酒碗,摇着头慢慢说道。

  张季在一旁也是看呆了!

  这特么还是人吗?

  十二碗葡萄酿!

  差不多后世四五瓶的量啊?

  这尼玛也太能喝了吧?

  张季忙上前,搀住老汉的胳膊。

  “老丈,你……你真的没事吧?”张季忙开口问道。

  枯瘦老汉抬头看着张季笑笑,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多谢小郎君关心!老汉好着呢!今天白喝了这么多葡萄酿,心里欢喜着呢!对了,老汉喝下去的那些,得值好几十贯吧?真的不要钱啊?反正老汉也没钱!总不能让我吐出来吧?”老汉说着说着就说到钱上了。

  “老丈放心!绝对不要钱!”

  张季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丈,某这里还有个牌牌!你拿好了啊!以后拿着这牌牌到某这酒肆里来,就有一升免费醉仙春!”

  张季说着,摸出一块红木牌子塞在了老汉手里。

  老花眼端详了一下手里的木牌,笑着收了起来。

  “那敢情好啊!呵呵呵呵!要是没事了,老汉就先回去了啊!我那孙儿还等着老汉带饴糖回去呢!”枯瘦老汉说着就往外走去。

  “老丈威武!”众人大声喝彩!

  人群中顿时自动闪开一条路来,让那老汉离开!

  看着老汉枯瘦的背影消失在街道上,张季心中不由感慨!

  真是应了按句话,高手在民间啊!

  “你们输了!”

  曹安来到那群胡商面前,涨红着脸说道。

  那群胡商顿时哑口无言!

  几个仆役架着波斯酒商弥良,将他抬到了马车上,一群人灰溜溜的离去了。

  “大唐赢了!”

  “大唐美酒天下第一!”

  “大唐万胜!”

  围观的唐人们顿时欢呼了起来!

  张季却将目光投向了胡商留在木台边的那两坛酒上了!

  “啪”!

  张季一脚踢在了自家酒肆伙计的屁股上!

  “快去把那两坛酒搬进去!”张季小声交代道。

  那伙计先是一愣,但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趁着众人没注意,悄悄的把那两坛胡人的酒搬进了张家酒肆。

  众人欢呼了半天,才渐渐散去。

  相信今天他们所见的比酒的情形,足够他们吹嘘好一阵子了!

  当然,还有不少人进了酒肆里买酒。今日运来的醉仙春还没有开始售卖呢。

  张季见众人散去,便让长孙冲,李震和房遗爱,将醉酒的程处亮,还有那三位“壮士”送回去。幸好之前伙计都登记了几人的住址,防的就是现在这一出。

  张季招呼了曹安一声,正打算进酒肆。却忽听身后有人唤他!

  “张四郎!别来无恙?咱们又见面了啊!”

  张季觉得声音很熟!

  转头一看,我勒个去!

  不正是那熊孩子吗?

  “咦?怎么是你小子?你怎么又跑到西市上来了?”

  张季站住了脚说道。

  只见熊孩子向着长孙冲他们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带着那个随身仆役,快步走到了张季面前。

  “四郎,这小娃子是谁啊?”曹安在一旁问道。

  “这是……”张季忽然发现,自己就不知道这熊孩子的姓名。

  “某是醉仙居的客人,在在醉仙居吃过饭的。”熊孩子忙自己答道。

  “哦!”曹安答应一声也不再问。他还沉浸在方才那场比酒的兴奋之中。

  “小子,你来此作甚?”张季再次开口问道。

  “某来给……给阿耶买酒的。”熊孩子答道。

  张季笑了!

  “算你有眼光!某家这醉仙春可是当世第一的好酒!刚刚还赢了波斯酒商的葡萄酿!进来吧!”张季说着,便先迈步进了酒肆。熊孩子忙跟了上去。

  进了酒肆,熊孩子先是一通打量,似乎又不急着买酒了。

  张季看着眼前这个小大人般的熊孩子,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本来呢,酒肆里的醉仙春一开门就卖光了。不过呢,今日因为和波斯酒商比酒,所以多运了些来。小子,你好运气啊!”

  张季说着,亲自取来一大坛醉仙春。

  “咦?醉仙春不是白瓷瓶装的嘛?怎么是……”熊孩子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

  “呦呵?可以呀?小子你还见识过醉仙春精酿啊?呵呵!告诉你吧,那种白瓷瓶的醉仙春,是精酿。只送不卖的!”旁边曹安一听熊孩子的话,笑着打趣道。

  熊孩子闻言倒也没有恼,而是开口问道:“那请问,如何才能得到醉仙春精酿呢?”

  曹安也对着小大人般的熊孩子来了兴趣,便说道:“只要购买某这大坛醉仙春五十坛,就会成为酒肆的贵宾!成为了贵宾便有资格拿到那不要钱的醉仙春精酿了!怎么样?小娃子,你打算成为贵宾吗?”

  熊孩子闻言眉头皱了起来!

  “五十坛啊?那得要……五百贯钱啊?可某没有那么多钱啊?”熊孩子愁眉苦脸的说道。

  “哈哈哈哈!那就没办法了!”曹安继续说道。

  “那不知能不能破例一次啊?某愿意多出钱来买!”熊孩子还是不死心的争取道。

  曹安笑着摇摇他那胖脑袋,说道:“规矩就是规矩,总不能因为你坏了某的规矩吧?要是那样,谁都来破例,那规矩就成了废话了。”

  熊孩子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唉!某阿耶平日里最爱喝的就是白瓷瓶的醉仙春,哦,精酿!以往都是有人送进……送给大人喝。可近几日不知为何却是没有再送了。某看阿耶吃饭时无好酒佐餐,才想着来西市上寻到买回去的。”熊孩子说着,情绪很是低落的样子。

  “算了!既然你们这里有这样的规矩,某也不好强人所难!某再想他法便是!”熊孩子说着却是抬起头来,对着曹安和张季强笑了笑。

  张季心中一动!

  这熊孩子看来也并没有那么熊啊?

  在张季看来,人只要占着孝字,那便不能算是一个彻底的坏人!

  何况眼前这只是个十一二岁,带着孝心来买酒的小娃子!

  “小子,看在你这孝心的份上,某也不好意思让你白跑这西市一趟!等着!某去给你拿!”张季笑眯眯的说罢,便转身去了柜台。

  “咦?小娃子,你和四郎看起来关系不错啊?他为了你都能破了规矩!说!你俩到底怎么认识的?”曹安在一旁好奇心起,向着熊孩子追问道。

  熊孩子闻言面色一红!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把酒楼醉仙居当成了青楼妓馆,误打误撞进错了门,才认识了张季的吧?

  “就是某去醉仙居吃饭,便认识了。没甚出奇的……”熊孩子说着低下了头。

  曹安看到熊孩子说话时的表情,更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事情了。

  就在他想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熊孩子那个十六七的仆役却拦住了她。

  “这位郎君,我们只是来你家酒肆沽酒,实在是没有必要打听那么多吧?哎呀,刚才郎君的风采某也是见识了!实在是威风的紧!这回可是为我大唐争了口气!以后这醉仙春,怕不仅仅只是在长安出名了吧!”

  仆役说的到也客气,曹安也被那仆役一番话转移了注意力,洋洋自得的不再追问了。

  张季拿着两瓶醉仙春精酿,就站在两人身后。两人的话他也听了个清楚。

  这可怜的小胖子,被人带偏了话题还不自知!

  看来他还有的修炼啊!

  张季将两个白瓷瓶子递给了熊孩子,熊孩子喜出望外,自然少不了感谢。

  “某今日送你这两瓶酒,不是因为你我相识,只是因为某被你的孝心感动!小子,你要记住,人生在世,一辈子遇人无数。可父母却只有二人!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记得好生孝顺父母!行了,你回去吧!”

  张季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前世一句让他挺感动的话。

  前世的张季,父母故去的早。这一世,压根就没见过父母!这些是他心中抹不去的遗憾。

  熊孩子若有所思的离开了,曹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被那小娃子的仆役给糊弄了。

  “四郎,你说某是不是真的不够聪慧?怎么连一个小小的仆役都能耍的某团团转啊?”曹安之前的兴奋一扫而空,被沮丧彻底替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