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酒坊乱糟糟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366 2020.06.10 12:00

  出了群贤坊北坊门,便是金光门到春明门那条长约二十余里的大街。

  这条将长安城分出南北的街道,虽然没有朱雀大街那么夸张的一百五十多米宽,却也是足足宽有一百一十米。

  此时虽然是早晨,可街道上行人已经很多了。

  牛车,马车,甚至驼队也是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张季亲眼见到如此宽阔的城市道路,心里对大唐长安不由的喊出了一大串的“666”!

  长安的雄伟从这宽阔的街道便可见一斑!

  张季今日坐着的骡车是平日庄子里拉东西进城的车子,没有车厢。就像是后世里有些农村还能见到的那畜力拉板车。

  忠伯侧坐在前头赶着车,两个仆役跟在车后,张季则是坐在车上好奇的打量着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

  宽大的道路两旁俱都是高大的槐树,树冠茂密,郁郁葱葱。一片片树荫投在地上,不少行人便在树荫下喘口气,乘乘凉,然后继续赶路。

  在路两侧的槐树后面,是高大的坊墙。

  没错,道路两侧都是坊墙。在大唐是没有临街开门的,更不可能有什么临街店铺。毕竟现在实行的是“坊市”制度。沿街严禁开门。当然三品以上高官和王公们却是可以破例。

  张家的庄子在长安城外西边二十余里,骡车出了坊门,沿着街道向西边行进,很快便到了金光门。

  长安城外廓城共有十二座城门,西面正中的城门便是金光门了,也就是说,金光门便是长安城的正西门。因为其门在西,而五行中西方属金,故而定名金光门。估计西市被称为金市也有着方面的原因吧!

  张季看到金光门的时候,心中只想说一句,卧槽!

  眼前这金光门也太大了吧!

  张季做梦都没有想到,大唐长安的城门会是这么的庞大!

  放眼望去,金光门南北宽度竟然差不多有近四十米!

  这特么和后世电视里那种小里小气的城门,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

  金光门有三个门道,看起来俱都是有五六米宽。

  待走出城门后张季才发现,刚才经过的金光门城门通道,竟然有十余米长!

  这是何等的雄伟啊!

  从刚才百多米宽的大街,再到这雄伟的城门,张季对大唐长安的雄伟有了一个非常直观的认识!

  出了金光门便算是出了长安城,继续向西走了六七里,就在远远能看到雨师坛的时候,骡车转向向北,向着渭水方向而去。

  又走了十余里,清晨的清凉已经散去。日头从路边树荫中照射下来,天又开始热了起来。

  就在张季有些热的烦躁的时候,老管家忠伯忽然指着前方一片村舍对张季说道:“郎君,咱家庄子就在前面了。”

  张季顺着忠伯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村落坐落在大片的农田之间。而农田间正是庄稼绿油油的甚是茂密。也有一些开始变得金黄,这是快要成熟了的庄稼。远远地看得到有农人在田间劳作。

  “忠伯,这地里种的都是些啥?”

  张季实在是认不出路边田地里的庄稼,只得开口不耻下问。

  “呵呵!郎君,这边地里种的都是粟米啊。今年这庄稼长势真是好啊!一定会是个好收成!”忠伯轻笑一声答道。

  张季觉得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自己这就是传说中的五谷不分了吧?

  心中觉得有些丢人,却又不好发作。

  只能板着脸说道:“快走,快走!某的屁股都快被颠成八瓣了!”

  靠近村舍,张季终于看清了自家庄子的模样。

  整个庄子大约百余户人家,看起来村子似乎并不富裕,映入眼帘的都是黄土筑墙的茅草屋,简陋又破旧。

  到了村口没见几个大人,只有一群五六岁的光腚娃子,正在一棵大柳树下疯跑,这天气竟然也不嫌热,看起来倒很是开心。

  看到骡车进了村,那群娃子们一哄而散,向着庄子里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什么。

  不一会儿,便有一群人出现,迎了上来。

  为首一个四十来岁的憨实汉子,一见到老管家张忠,便笑着迎了上来。

  “原来是老管家来了啊!好久没见,老管家怎地还看着年轻了呢?”

  那汉子脸上带笑,跟老管家打着招呼。

  老管家张忠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陈镇,就你嘴巴油滑!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没看见郎君来了吗?赶紧过来见礼!”老管家冲着那名叫陈镇的汉子笑骂道。

  陈镇闻言一脸憨厚笑容的带着众人上前,躬身对着张季施礼。

  “某等恭迎郎君!”

  众人齐声说道。

  张季想象中呼啦啦跪倒一大片人,纷纷向自己磕头行礼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所有人都是只躬身施礼而已。

  这让张季心中患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毕竟在后世看到的电影电视里都是那么演的,怎么自己到了大唐,规矩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嗯,好了,都忙自己的去吧。带某去酒坊。”张季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要去酒坊。毕竟这才是他来庄子的最终目的。

  那陈镇忙带着张季和老管家他们向着庄子北面走过去。

  在穿过整儿庄子后,距离庄子不远处,一个独门小院出现在了张季眼前。

  张季看着眼前这座被低矮的黄土墙围起来的酒坊,心中暗暗叹息。

  方才从庄子中穿过时,张季便没有再坐骡车。

  他一路走,一路打量庄子里的情形。

  那些低矮的茅草屋,那些衣衫破旧的庄户们,都让张季觉得前几日自己在长安城中看到的,原来只是大唐的一部分。而这破旧的庄子,同样也是大唐!

  庄子里破败,这眼前的酒坊也是很破败。

  直到陈镇带着张季他们走近,酒坊里才有人听到动静出来查看。

  “陈叔,你咋自己带人过来了?”

  出来查看的那个二十来岁,赤着脚,光着膀子的年轻人见到陈镇忙说道。

  “春子,瞎了你的眼!没看见主家的小郎君来了么?快进去喊他们都出来迎接。”陈镇板着脸对那年轻人说道。

  那年轻人看了张季一眼,一转身便又回了院子。

  张季可没工夫等他喊人出来迎接,直接迈步走过去,抬脚就进了酒坊的院子。

  院子里乱糟糟的。

  不仅东西摆的乱糟糟的,人也是乱糟糟的。

  一群同样只穿着一条犊鼻裤,光着膀子的年轻人,在那春子的招呼下,正从茅屋里,酒棚子里走出来。

  有三个穿着白色汗衫短衣的中年人,也从院中一处树荫下的席子上起身走了过来。

  “哐当!”

  一个穿汗衫的中年人手忙脚乱中踢翻了一口陶瓮!

  院子里一阵手忙脚乱、乱鸡飞狗跳。

  张季看着着院子里的一切,目光中全是失望。

  这里就是酒坊么?

  这特么连后世一个农村的土酒作坊都不如啊!

  看看那乱糟糟的乱丢的各种工具!

  再看看这脏兮兮的环境!

  还有那胡乱堆积在棚子地上的酒糟!不少蝇虫正在上面飞舞!

  那个像床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上面更是污迹斑斑,同样是被蝇虫包围着!

  这是在做酒,还是在做毒药?

  这做出来的酒能喝吗?

  张季想起自己昨日在西市酒肆里喝的酒,不由泛起一阵恶心!

  “小郎君!这是酒坊的管事于宁!”

  老管家看着凑到近前的一个汗衫男子,对张季介绍道。

  张季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酒坊管事,只见他面色有些红,显然刚才自己来之前他们正在喝酒。

  只见那于宁,脸上皮笑肉不笑的,一双小眼睛正打量着张季。

  “你便是这酒坊的管事?为何这里这么乱?”

  张季强压下呕吐的冲动和心中的怒意,出声问道。

  那酒坊管事于宁竟然笑了起来

  “小郎君,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这里那里乱了?分明不乱啊?酒坊可不就是这个样的吗?你是年纪尚幼,又不懂这酿酒事,可不要乱讲啊!大娘子可是昨日才来过呢!”

  于宁的话说的很是有些无礼!

  话语间就是那种,你小子又不懂行,别在这里瞎哔哔!你当家的阿姐都没说什么,你算那颗葱!

  “于宁!放肆!你怎么敢这么和郎君说话?”老管家忠伯闻言直接开口叱责!

  那于宁嘴角一挑,不疾不徐的又开口道:“昨日大娘子来时,可不似小郎君这般咄咄逼人!某等都是在酒坊做工六七年的老人了,功劳总是有的。可是,小郎君一来便寻某等的不是,莫不是嫌弃某等?若是如此,直接放某等离开便是了!”

  说罢,于宁还挑衅般的看了张季一眼。

  老管家张忠闻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偷偷扯了扯张季的袍袖。

  “郎君……”

  老管家正要给张季附耳说出此人的真实想法,张季却摆摆手打断了老管家的话。

  张季面上的怒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峻和不屑的神情。

  他看了看于宁和他身后那两个汗衫短衣男子,又看了看站在另一边有些畏缩的十几个赤膊青年。

  “陈镇!”张季忽然出声。

  “啊?哦,在!”陈镇楞了一下忙应道。

  “这些都是庄子上的人吧?”张季指着那十几个年轻人问道。

  “是啊!是啊!这些都是庄子上的小子!都是些憨厚的,干活从不惜力气,更不会偷懒。”陈镇回答道。

  张季点点头,又看向了于宁三人。

  “酒坊被你们管成这样,竟然还有脸跟某说什么功劳?还要不要脸了啊?”张季忽然对着于宁三人大声说道。

  “你……你怎敢如此羞辱某等?好!好!既然你看不上某们,某走便是了!”

  那于宁闻言直接原地爆炸!

  怒气冲冲的说罢,便要带着另外两人离开!

  “郎君!他们走不得啊!他们是管事和掌酒,若是他们走了,这酒坊可就没法再做下去了!”老管家张忠忽然在一旁低声劝道。

  张季并不回答老管家的话,而是对着陈镇说道:“陈镇!你带人看著他们,没有某的允许,他们三人便走不得!”

  陈镇闻言也不多想,直接招呼春子他们那些年轻人,直接将于宁三人围在了当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