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庄子上烤肉香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173 2020.06.19 18:00

  一行人进了庄子,程处默,长孙冲众人只是随意笑着说了句,“你家这庄子破旧的紧”,便随后张季进了庄子里唯一一座青瓦房的院子里。

  张季昨日已经安排人在院子里做了布置,众人进来便只见院中树下已经摆好了一圈小榻,一个长条案几被围在当中。

  在另一边树荫下,一个新砌起来的长条形古怪灶台中,暗红的木炭正烧的旺。

  张季招呼众人坐下,自己起身招手,仆役将一个盖着麻布的大托端拿到了那条形炉灶旁。

  “四郎,你昨日说有好吃食!某可是连早饭都没吃等着呢!你可莫要让某等失望啊!”黑小子房遗爱大咧咧的说道。

  长孙冲,程处亮,李震三人则是笑着不说话。

  程处默的目光却是盯在了院子一边的陈镇身上。

  陈镇虽然此刻依旧一脸憨厚庄户模样,可是,当他看向那些牵着马走进马厩的家奴身上时,身体却是不自觉的移动了一下位置!

  “四郎!那人是谁?”程处默忽然指着陈镇想张季问道。

  “哦,那是某家庄子上的管事。怎么了?”张季抬头看了一眼程处默手指方向,一边忙碌着,一边答道。

  “你家这管事上过战阵,杀过人!不简单啊!”程处默眯着眼说道。

  张季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抬头看着程处默笑了笑,说道:“处默兄倒是好眼力!我家这管事以前的确是上过战阵的!不过,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倒是不知道处默兄是如何看出来的?”

  程处默得意一笑,抹了把短须,说道:“某那些家奴也都是上过战阵的!他们方才过来和陈镇站立的位置,便是隐隐是相互防御的站位!这些你自然是看不出的!”

  “处默兄,你在军中已经两年多了!还参与了与突厥的大战!自然有这份眼力!莫要再馋我等啊!”长孙冲在一旁笑着说道。

  在座这些权贵子弟中,程处默年岁最长,今年十七,长孙冲小他一岁,他们两人说话倒也是随意。

  其余几人中,程处亮,房遗爱,李震三人,俱都是一脸的艳羡之色!

  看那模样,恨不能自己也立刻就能纵马沙场,挥刀杀敌!

  而曹安在一旁只是傻笑,却是没有那种渴盼沙场立功的神色。

  程处默又是哈哈大笑,对张季说道:“张四郎,你那好吃食到底是个啥?怎地还没有弄来啊?”

  张季将手里穿着羊肉的竹签子一亮!

  “这不就在这里吗?”

  没错!

  张季要弄的,就是烤羊肉串!

  “某当是什么好东西呢!烤羊肉而已啊?又不是没吃过!有什么新鲜的!”房遗爱在一旁看了,撇着嘴说道。

  张季见众人虽然没有说话,但那脸上露出的都是“也不过如此”的表情。

  张季笑笑也不再说话,直接拿起一把羊肉串放在了那长条形炉灶上。

  前世张季可没少和朋友自己弄这些“巴比叩”,说到烤羊肉串他还是得了一位新省朋友的真传!

  在新省把烤羊肉串都叫做烤肉,烤制方法也是有很多。

  其中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先用各种调料将切好的羊肉块进行腌制一夜,然后再烤制。另一种,则是直接用鲜嫩的羊肉烤制,完全是靠后期洒在上面的调料粉来调味。

  这两种法子各有各的妙处,味道也是各有千秋。

  至于肉块大小,那也是有很多种。大的甚至是能有拳头大小的肉块!得用长长红柳枝穿了烤制。

  张季现在烤制的是提前腌制法子。

  他琢磨过大唐那些烤肉的口味,虽然大部分也都是有先腌制再炙烤,但是那些手法和调料搭配上实在是值得商榷!

  大把的胡椒被用来祛除羊肉的膻味,吃到嘴里的往往是厚厚的一层调料!根本就没有将烤羊肉的那种鲜美体现出来。

  张季手法也很熟练,一看就是个老手了!

  用安息茴香,哦,就是后世的孜然。还有细盐,茱萸等调料腌制好过的一大把羊肉串,整整齐齐的架在长条灶上,在炭火上已经“滋滋”的开始被烤出油脂来!

  一下子那股奇特的香味便在院子里弥漫开来!

  原本心中有些失望的程处默,长孙冲等人,此刻都嗅到了这股奇特的香味!不由的都一个个的吸了吸鼻子!

  “嗯!这味道香!张四郎,你这是怎么弄得?某可是没见过这等好味道的烤羊肉呢!”房遗爱到底年纪小,最先忍不住问道。他已经忘了刚才就是他最先说出烤羊肉有什么出奇的话的了!

  张季笑而不语,只是用搭在脖子上的麻布擦了擦都上的汗水,继续翻动炉灶上的肉串。

  张季一边烤肉,一边低声嘟囔道:“哎……烤肉!烤肉!新鲜的羊娃子肉!没有结过婚的羊娃子肉!昨天生的,今天宰的!男人吃了么,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么,男人受不了!男人女人都吃了么,床受不了!”

  这是他前世那个新省朋友在烤肉的时候最喜欢吆喝的几句话,说是在烤肉的时候吆喝这么几句,烤肉的味道就正宗了!

  张季当时只是笑着说那朋友瞎说,此刻却是不知不觉的说了了出来。

  此刻张季心中满满的都是回忆。

  可是如今,往事只能回味啊!

  张季低声哼唱起来。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你就要变心……”

  等等!

  似乎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就要变心……

  四郎,你变了……

  卧槽!

  死胖子竟然给自己留下了如此深刻的阴影!

  张季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笑着望着这边的曹安一眼!

  众人听了张季那怪腔怪调的吆喝和哼唱,都只是哈哈大笑。

  张季也是摇摇头笑了笑,继续烤手里的羊肉。

  那些肉串使用比筷子细细些的竹签子,每根签字上都是穿了六块一寸见方的羊肉,三块瘦的,三块肥的。红白相间看起来就很让人有食欲。

  张季看了看,觉得羊肉烤的差不多了,便又抓起了安息茴香均匀撒在了上面,顿时,香味更盛!

  “张四郎,好了没有啊?某等的可是肚子都咕咕叫了!”

  这回是程处默咽了口口水开口说道。

  “是啊,四郎!你快着些吧!”

  曹安那个小胖子更是急不可耐!

  “好了!”

  张季应了一声,将那一大把烤好的烤羊肉放在一个木盘中,亲自端到了几人面前。

  “来!都尝尝!看看某这烤羊肉味道如何!”

  张季说着,就示范似得拿起了一串。

  几人有样学样,也都纷纷拿起了俺香气扑鼻的烤肉。

  张季张开嘴,咬住竹签子头上的一块羊肉,手一扯,那块喷香的羊肉便被咬了下来。

  嘴巴咀嚼,有些烫的羊肉在嘴中迸发出了更加浓郁的香味!

  肉块外表微微有些焦脆,但是内里的肉质却是格外鲜嫩!

  羊肉的腥膻味彻底不见了!

  有的只是带着安息茴香奇特香味,还微微有些辣味的鲜美羊肉!

  还不错!

  只是可惜没有辣椒!

  茱萸的辣味毕竟比辣椒差了许多!

  不过,这也已经让张季很满足了!

  在大唐能够吃到自己亲手烤的地道烤肉,感动的张季都快哭了!

  冰镇啤酒?

  那是不可能有的!

  醉仙春倒是不缺!

  就在程处默几人疯狂抢着木盘中的烤肉的时候,张季已经让人拿来了大坛的醉仙春!

  “别光顾着吃啊!来!喝碗酒!”张季给几人面前碗里倒上酒,自己端起一碗说道。

  程处默一脸带笑的抹了一把嘴角的油,也端起一碗来说道:“你家这醉仙春,是某喝过最烈,最好的酒!这才是男人该喝的酒!某以前喝得那些酒,真是……唉……真不知道,那时候某是怎么喝下去的?”

  说罢,程处默便“咕嘟”喝了一大口!

  这货也是个能喝的啊!

  张季已经在心里给程处默打上了“酒鬼”的标签。

  长孙冲,程处亮,还有曹安,也端起来喝了一口。

  房遗爱和李震都是十二三岁的娃子,只是喝了一小口。

  虽然不是冰镇啤酒,但是这醉仙春配烤肉,味道也足够几人眼前一亮!

  “四郎说这烤肉与醉仙春是好搭配,果然如此!”长孙冲点头说道。

  此时烤炉那边,已经是陈镇陪着他婆姨七娘在烤肉,七娘对调制吃食绝对是有天分的。这才看了张季烤了一回,便已经有模有样的上了手。

  张季则是盘膝坐在自己的小榻上,与众人一起吃喝,说话。

  “处默兄,醉仙春虽好,可也不要贪杯啊?慢着点喝!”

  张季看着一口羊肉,一大口酒的程处默,不由开口劝道。

  这正经事还没说呢,你这要醉倒了,那还说个屁啊!

  “哈哈哈哈!四郎!你莫要小看某的酒量!某在府中喝过你这醉仙春!七八碗也醉不了!”

  已经是满脸通红的程处默说道。

  张季摇头,心说,你咋不说自己就是个酒桶呢?

  “处默兄,某这醉仙春酒,你觉得如何?”

  张季干脆直接问道。

  “自然是好!”程处默咽下嘴里的烤肉,答道。

  “各位觉得呢?”

  张季又问其他几人。

  “好酒!这自是不用多说!”长孙冲笑着说道。

  “某大兄说得对!”这是程处亮说道。

  “好是好,就是有些辣!某喝不了多少!”这自然是黑小子房遗爱说道。

  “某阿耶说,此乃壮士酒!”李震说的自然是他老子李绩的评价,看来徐茂公对着酒的评价不低啊。

  至于曹安,张季就没有等他的回答。

  “那不知各位有没有兴趣入股某这醉仙春啊?”

  张季脸上露出了绝对诚挚和灿烂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