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鼓舞人心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298 2020.06.11 18:00

  张季没有注意到,因为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就让老管家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他此刻眼神炯炯发光,盯着眼前水沟边的一大片一人多高的植物。

  这一片高大野草很是茂密,小拇指粗细的红褐色茎干笔直,茎上生出许多窄长的绿叶,还有几穗粉色的花开在枝头。

  老管家忠伯赶过来看了一眼便笑了。

  “呵呵呵,郎君,这不就是水蓼吗?这东西到处都是,很常见的,不是啥稀罕玩意!”

  “水蓼?对了,辣蓼草也叫水蓼的。那就没错了!”

  张季摘下一片辣蓼的叶子,看了一会儿,转头对老管家说道:“忠伯,我需要这草的叶子和花,要不少。可是却不想让别人知道。”

  老管家闻言笑了。

  “郎君这好办!咱家有契的奴仆来几个。让他们去弄就是了。嗯,可以去那些渭水边没人的地方,这样就不会被人看到了。这东西水边多得是,好找得很。郎君,这难道也是那位老神仙传给你的酿酒法子里要用到的?”

  看着老管家好奇的神情,张季点了点头。

  “是啊!另外还要一些竹叶,桔树叶,桂树叶。数量嘛……辣蓼草是这些叶子的二十倍,那这个比例弄。弄到了以后一定要洗净晾干,然后切成碎沫,越细越好。”张季仔细的交代道。

  老管家重复了一遍,表示自己记住了。

  两人回到了酒坊,陈镇已经招来了庄子上的木匠和铁匠。

  张季便在酒坊的茅屋内,仔细的给他们讲解自己需要打造的器具。

  陈镇守在门外,老管家守在屋里。

  老管家张忠那张严肃冰冷的脸,让木匠和铁匠脑门上汗水直流,不知是热的还是吓得。

  张季讲解了半天,他们也没弄明白。

  “忠伯,你不用这么吓唬他们!顶多立个不泄露机密的契约就是了!你看,你吓得他们半天了也没弄明白某要的是什么。”张季不得不摇着头对老管家说道。

  忠伯闻言的脸色只是微微缓和一点,他盯着木匠和铁匠说道:“郎君,这李木匠和钟铁匠都只是咱家的庄户,不立契约,老奴我信不过他们!”

  李木匠和钟铁匠听了老管家的话,那里还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两人忙躬身道:“小郎君,老管家,我二人愿意跟主家签下保密的契约文书!”

  大唐人对于契约是非常看重的。在日常生活中,各类契约已经成了他们很习惯的东西。

  老管家对两人知情识趣很是满意,又说道:“那就好,好好做,郎君定不会亏待了你们的。”

  签了保密契约,李木匠和钟铁匠的心情就平静了许多,老管家的脸色和看着他们的眼神就缓和了许多。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两人终于都各自弄明白了自己需要制作的器具,各自领了材料离去了。

  陈镇将酒坊那十几名青壮集中到了一起,这是张季准备给他们训话了。

  是的,做思想工作还很必要的,现在酒坊已经准备开始制曲,酿酒,那就有必要对下面的员工进行一次准备期前的动员了。

  张季站在十几名青壮面前,双眸闪着清澈的光芒。

  “某听有人说咱家的酒坊要完蛋了!估计你们心里也是这么以为的吧?好吧,那某就郑重的告诉你们,酒坊不会关门!而且,还要继续酿酒!酿造新酒!”张季声音很大,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被震了一下。

  “于宁他们三个已经送去长安县了,打了板子,罚了钱。某觉得不会再有酒坊会用他们了,他们三个,完蛋了!”

  张季此言一出,那十几个青壮顿时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肃静!”老管家及时出来替张季控制了现场。

  “某也知道,那三个货不是好东西!估摸着你们这些年没有少受他们的欺负吧?现在好了,他们被某收拾了!”

  “咱们酒坊要酿新酒!但是,在开工之前,某有几条规矩要提前告诉你等。”

  一听主家要立规矩,所有人立刻站直了身子认真听起来。

  这是必须的,要是漏听了哪一条,以后犯了,挨罚受苦的可是自己。

  “第一条!从今日起,所有人的工钱涨两成!”

  “啊?”

  “真的吗?”

  “莫不是说笑的吧?”

  “小郎君,你可能做主啊?”

  “是啊,大娘子不在,这事……”

  十几名青壮听了张季的话,顿时炸了锅!

  你一言,我一语的,总之都是不信张季能够做主。

  “肃静!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像个啥样子?这可是主家的郎君!郎君的话,便是大娘子的话!你等明白了么?”老管家又及时出来为自家郎君背书。

  “哎呀!那可太好了!”

  “多谢小郎君!”

  “多谢小郎君!”

  众人顿时欣喜若狂,纷纷向张季躬身施礼感谢。

  张季面上带着笑,也不说话,就看着他们在那里欢喜。

  待到众人静了下来,张季巡视众人,面色却冷了下来。

  “好处某给你们了,接下来,咱们再来说说第二条!”

  众人看到张季面色冷了下来,一个个又老老实实束手而立,大气也不敢出。

  “第二条,酒坊内所有一切俱都需要保密!但凡有人敢对外泄露出去一星半点,那就别怪某不客气!记住了,即使是你们自己家里人也不许说!你等可明白了?”

  张季这几句话咬着牙说出来,听在众人耳朵里,都有了些冷冷的味道。

  “是!我等记下了!”众人肃然答道。

  “每个人都是要立保密契约的!谁敢违反,咱们就长安县里说话!”老管家在一旁也是跟着冷声说道。

  张季看了老管家一眼,心中很是满意。到底是自家的老人了,真是个好助攻啊!

  “第三条,某会立下奖惩细节,其中有如何做便能获得赏钱,也有做了什么又会被扣钱!这些细节某会让人细细讲给你们听,等你们明白了之后,才会让你们签下契约!总之,好好干的有赏钱,跟某作对偷懒不听使唤的,那就扣钱!明白了吗?”

  张季说完,众人虽然有些迷糊,但是大致也是听明白了,这位小郎君是将酒坊之前的一切都彻底推翻了,重新立了规矩啊!

  其实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本就是老老实实的庄户人,老实干活对他们来说就是本分。更何况小郎君已经给他们涨了两成的工钱,听话照干那是自然。

  “冯春,李长寿,你们俩出来。”张季又说道。

  冯春和李长寿不知道小郎君叫自己出来干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站了出来。

  张季然个两人面对众人站好,开口说道:“这俩货被人退婚了!这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众人中有人哄笑,有人皱眉,还有人面色木然。

  “方才某跟他俩打了个赌!某说,三个月后,十里八乡最好的女子任他们挑!”

  众人闻言所有说话声都没了,一个个的都站在那里瞪着眼看着张季。

  张季脸上浮现出了玩味的笑容。

  “这俩怂货当时就是你们现在的这表情!”

  “哈哈哈哈!”所有人反应过来后都笑出了声!

  冯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而李长寿却是一张国字脸憋得通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季依旧笑着说道:“某和他们的赌约是,若是某的话不灵验,那到时某会拿出四贯钱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寻女子提亲。”

  众人又是一阵喧哗!四贯钱啊!那就是每个人得两千钱啊!要知道,庄子里一家人一年也未必能攒下两千钱!

  这回这俩货是捡到便宜了!众人目光中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呵呵!你等也不必羡慕他们!某若是赌输了,他们才有钱拿!可若是某赢了,这俩货便得一辈子给某干活!这是立了字据的!陈镇便是中人!”

  众人听了张季这话,却是依旧面带艳羡的看着冯春和李长寿。并没有张季意料中幸灾乐祸的哄笑。

  张季心中不解,这又是肿么个情况?

  难道他们不信我会赢?

  这也太小看本郎君了吧?

  其实在众人看来,能一辈子跟着主家小郎君干活,这不仅不是一种惩罚,反倒是幸运!

  赌约的字据并不是让冯春二人签下奴契,只是说张季若是赢了,两人就得签下跟着张季做事的长契。所以说是一辈子给张季干活,而不是说入张家为奴,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样的话冯春和李长寿还是良人。

  张家再如何,也是这庄子的主家。在庄户们看来,能跟着主家做事,不仅不是惩罚,反而是一份恩情。

  “现在某就宣布,冯春暂代酒坊管事。李长寿暂代掌酒酒匠!”

  众人没有说话,脸上俱都是“果然如此”的神情。在他们想来这就是主家在有意栽培春子和长寿啊。

  张季又看了众人一圈,说道:“你等莫要以为这是某给这俩怂货恩典!他俩都是暂代而已!若是做的不好,或者你等中有人比他们做得好,某自会提拔你等替了他们的位子!现在之所以现在选这俩怂货暂代,是因为某实在是看着他俩那两张苦脸受不了!这就算是让这俩货快活两天,忘了退婚的事吧!”

  “哈哈哈哈!”

  这回众人都哄笑了起来。

  张季又说了几句,便让众人散去。

  这训话就算是训完了,规矩也立下了。

  陈镇和老管家看完了自家郎君的表演,心中都是翻起了波浪!

  看起来,自家小郎君果然是不凡!

  两人虽然都是张家的奴仆,可也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一个是庄子的管事,一个是管家。自然是有自己的一份见识。

  看到小郎君方才,又是施恩,又是立威。这哪里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使得出来的手段?

  这哪里还是自家原来那个一心只想做游侠儿的小郎君吗?

  陈镇和老管家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了赞叹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