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新酒斗十千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695 2020.06.13 18:00

  此刻的张季正眯着眼睛,体味着那一口烈酒的滋味。

  他听到了老管家忠伯的疑问,却只是点点头,继续沉浸在那温热的酒的滋味中。

  “某也来尝尝!”

  曹安的声音骤然响起!

  当张季反应过来,张开眼睛要阻止时,却晚了一步!他只看到曹安那家伙已经夺过自己手中的酒碗,把小半碗酒一口吞进了肚中!

  完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赶紧拿水来!”张季大声道。

  此时的曹安的样子把众人都吓坏了!

  只见小胖子双目圆睁!身体如同定住一般一动不动!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原本那张和气的圆脸此刻显得有几分狰狞!

  他那胖胖的身体开始不住抖动!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红色!

  “曹三郎!快喝口水!”老管家在一旁急忙递上来一碗清水。

  所有人看到曹安的模样都呆住了!

  这是怎么了?

  曹三郎的样子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吓人了?

  这酒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可郎君喝了怎么没事啊?

  那个曹三郎莫不是有什么病?此时发发作了?

  众人心中想法各异!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曹安猛然张开口,猛地呼出一口气,喊了起来!

  “啊……好酒!好酒!好烈的酒啊!”

  就在他喊完后,眼神就开始渐渐迷离,身体开始摇摇晃晃!最终软软瘫倒在地上!

  “郎君,曹三郎这是……”老管家忠伯急忙问道。

  张季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他没事,就是……醉了!扶他出去吧。”

  众人的眼神中都冒出了激动的神采!

  这是什么样的神仙酒啊?

  就那么一口,就能让人醉成这样?

  “都别看了,赶紧干活!这是酒头,不能喝!喝了会出事的!”张季看到众人那跃跃欲试的模样,忙开口说道。

  张季说的没错,这蒸馏酒讲究一个“掐头去尾”。

  刚开始的“酒头”,度数会比较高,不适合饮用。而到了最后的尾酒,则是寡淡无味,还有杂质出现。所以这一头一尾的酒水都不是能直接喝的。

  作为大唐人,平日里喝得大多数也就是十来度的酒,哪里喝过这差不多六十度的酒头?

  也难怪曹安只喝了小半碗就醉倒了。

  过了一会儿,张季又接了出的酒,凉了凉尝了一小口。

  “换酒坛!”

  张季觉得此时处的酒已经是合格的小曲酒了,忙让人换了接酒的酒坛。

  不多时,清亮透明的酒液就接满了一坛子!

  此时张季才让众人去品尝这新出的美酒。

  “此酒甚烈!一次只准喝一小口!”张季大声的冲众人喊道。

  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刚才曹安那家伙一口醉倒的经过,所以即使没有张季的命令也都不会傻傻的大口的喝。

  “嘶……”

  “好烈的酒啊!不过,好香!”

  “好酒!从未喝过这等的好酒啊!”

  “这是什么酒?”

  “难道是……神仙喝的酒?”

  “是啊,管家不是说小郎君的师父是老神仙吗?”

  “嗯,神仙酒!确实是神仙酒啊!”

  一群光着膀子的大男人,一边品尝着这从未见过的美酒,一边思维很发散的议论着。

  张季对于这些家伙的话,干脆当做没听见。

  他身旁的老管家忠伯在眯着眼睛品了一口酒后,点头说道:“郎君,这酒要是叫做神仙酒,也挺不错。”

  等到接了三坛子酒后,张季又让人换了酒坛。此时已经是到了酒尾了。

  酒头,酒尾都有作用。

  酒头可以再蒸馏继续提高纯度,最终会提炼出酒精。

  而酒尾在下一锅蒸馏时倒在锅里,也是很好的提升酒纯度的方式。

  就这样,张季带着众人一连蒸了两锅。在冯春和李长寿拍着胸口说已经记住所有细节之后,张季才抱着一小坛子新酒,去找自己阿姐报喜了。

  其实张漱在蒸出第一坛酒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心中的激动已经无法压制,几次都想去酒坊亲自看看,却最终还是忍住了。

  直到看到张季抱着酒坛子进了院子,张漱脸上的焦急才变作了兴奋。

  “四郎!酒可是出来了?”张漱快步来到张季面前,急促的问道。

  “阿姐,酒出来了!就在这里!”张季笑着说着,就打开酒坛,倒出了一碗。

  张漱闻着那浓郁纯正的酒香,再看看碗里清冽的酒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真的是酒?”张漱一脸狐疑的问道。

  这种清澈如水的酒液,与此时大唐普遍的绿色浊酒,完全不同!

  张季笑着看着自己这个阿姐,说道:“阿姐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不过这酒很烈,小口品尝即可。”

  张漱端起酒碗,仔细端详了半天,抽了抽鼻子,然后小口尝了一口。

  酒一入口,张漱的眉头立刻紧蹙了起来!

  但不一会儿,蹙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诧!

  张漱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又喝了一小口。

  她那秀美的面庞上这次显露出的全是惊喜!

  半晌,张漱才开口道:“果然是好酒啊!”

  作为掌管酒坊好几年的她,自然能够知道这酒好与不好的!

  看着眼前被晒黑的弟弟,张漱心中感慨万千!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竟然能够掌管自家酒坊,还能酿出如此奇特的美酒!

  张季看着阿姐眼中水气越来越盛,生怕姐姐哭出来,就忙说道:“阿姐,这酒你觉得如何?”

  “绝世美酒!”张漱微微想了一下给出了答案。

  “嘿嘿!阿姐,那你说这样的酒,该卖多少钱一斗?”

  “这酒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关键是酿造本钱还不高。一斗两千钱,可好?”张漱继续思考了半天才说道。

  一斗两千钱,也就是一斗酒卖两贯。

  张季闻言笑了。

  “阿姐,你太小看咱家这酒了!”张季说着接过了张漱手中的酒碗。

  “阿姐你看,这酒清澈如水,毫无杂质。而且酒香浓郁醇厚,味道更是厚重浓烈,酒香绵长!如此美酒怎能是区区两贯钱就买得到的呢?”

  张漱点了点头道:“那四郎你说多少钱?”

  张季笑笑,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斗一贯钱?”张漱有些迟疑的说道。

  张季却是摇头道:“是一斗十贯!”

  一十贯,那可是一万钱!

  这个价格让张漱有些吃惊!

  “四郎,如今长安城最好的清酒也才一斗十贯钱!这一样价钱?能行吗”张漱蹙眉问道。

  “阿姐,那十贯一斗的清酒怎么能和咱家这酒比?你看看这清澈,闻闻这香气,再尝尝这口感!我说能卖出十贯一斗,就一定能卖出去!这个我来操办!”张季笑着,一脸自信的说道。

  张漱又看了看碗中的酒水,也点了点头,姐弟俩算是定下了这酒的价钱。

  “呵呵!某只需卖出百余斗,潘家的那些钱就能还上了!”张季笑着说道。

  其实,张季本来是想卖得在贵些的!

  比如,一斗二十贯!三十贯!

  毕竟自己这酒在这个时候是绝无仅有的好酒!烈酒!

  卖什么价钱都不算贵!

  可是后来他也想了,如果卖得太贵,那么一时半会儿能够接受的人就会少。整个酒的销售前期的推广时间就会很长。

  所以,干脆也不要弄得太贵!就和这时候那些的好酒一个价就行!这样竞争力绝对杠杠的!销售也会很快进入一个稳定期。

  关键十贯一斗,也不便宜了啊!

  之前张家酒肆的那些浊酒才二百五十钱一斗啊!

  周边那些酒肆里,好些的也才三五百钱一斗!

  自己这绝对算是高端产品了!

  忽然,张季想起了一件事。

  “阿姐,酒坊的稻米不多了,需要采购些。现在酒坊已经发酵好的稻米全部酿出来,大概也能出个五六十斗酒,要为后头做准备了。按照现在出酒的比例,十斗米能出五斗到六斗酒,就先按照能出六斗酒算,要再是出四十斗酒,就是需要……”

  张季在计算,身后忽然传来曹安的声音!

  “四十斗酒,需要差不多七斛米!”

  张季惊讶的而回头!

  曹安却是面色有些发红的对着张漱行礼。

  “你醒了?”张季看着曹安问道。

  曹安有些不好意的摸摸脑袋,说道:“醒了!好烈的酒啊!还好只喝了一点!”

  张季盯着曹安,忽然说道:“一个酒坛能装一斗半酒,四十斗需要多少个酒坛?”

  “二十七个酒坛,有一坛只装六成!”曹安眨眼的工夫便答了上来。

  “那要是一斗酒十贯,有人买了二十三斗,后来又退了十一斗,然后又买了七斗,该收多少钱?”张季不可置信的又问道。

  “一百九十贯钱。”曹安还是脱口而出回答道。

  张季心中有些惊诧!

  小胖子,你可以啊!

  难道你是跟哥一样学过珠心算?

  难道你也是个“过来人”?

  “你企鹅账号多少?是会员吗?”张季又问道。

  “四郎,你说的是啥啊?什么鹅?某怎么听不懂呢?”曹安一脸茫然的看着张季,看来是真的不知道张季在说些什么。

  张季心中暗叹一口气!

  唉!原来这家伙不是啊!

  自己依旧还是个孤单的!

  “曹三郎好算术啊!”张漱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幕,不禁也是出声赞叹道。

  曹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摸了摸脑袋说道:“也没什么,我这也就是比旁人算得快些罢了。”

  张季看着着小胖子貌似谦逊,实则嘚瑟的神情,一阵不爽!

  没想到啊,这个小胖子看起来浓眉小眼的,竟然还是个算术天才!

  对于数字敏感的人并不少见,张季在前世就听说,也亲眼见过。

  而那些数字天才中有不少人都是性格孤僻,甚至是有一些性格缺陷的,就像有的电影中演的那样。

  像曹安这将性格跳脱,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家伙,竟然会是对数字敏感的天才,这也真是奇葩了。

  张季决定不再和曹安讨论算术的话题,因为他觉得这样会让小胖子更加骄傲。那样不好,很不好!

  “你确定自己已经无事了吗?”

  张季又问起关于曹安醉酒的事情。

  “某无事了,就是稍微有些头疼。”曹安如实答道。

  “那你不休息过来做甚?”张季看着曹安问道。

  “听说你阿姐来了,某自然要来拜见。”曹安很认真的回答。

  张季一脸的不信!

  你个小胖子是什么样的人,当本郎君不清楚吗?

  你从来都是很怕我阿姐的,你会主动跑来见礼?

  是你喝多了?还是你以为我喝多了?

  不过张季最终还是没有揭穿曹安,因为张漱此刻看着曹安笑的很是欢喜。

  “阿姐,刚才我们说到了哪里了?对了,说到要买粮食。要买多少来着?”张季有些晕乎了。

  “七斛。”曹安在一旁说道。

  张季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好,我安排人去办,过两日就将十斛稻米送来。”张漱笑着点头说道。

  曹安闻言却说道:“何必去别处购买?某家中便有粮食生意,现在是某大兄在掌管。某回去与大兄说说,看能不能便宜些卖给酒坊。”

  

举报

作者感言

园外狼

园外狼

新书求支持!拜请收藏!推荐!

2020-06-13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