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斗酒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400 2020.06.30 18:00

  围观的人群一阵喧哗,随后便闪出一条道路来。

  只见那波斯酒商弥良,带着不少胡商,还有数十名仆役,拉着一车酒坛子来到了近前。

  张季眯着眼睛,打量着那群得意洋洋走来的胡商。只见他们一个个满面都是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好似他们已经赢了一般,看的让人想上去弄死他们。

  “哈哈哈哈!小郎君果然是信人!我们来了!可以开始了!”波斯酒商弥良来到曹安身前,大笑着大声说道。他这是要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以此来显示他们这些胡商的气度!

  曹安却是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宣布比酒开始。

  只见小胖子曹安有些蹒跚的爬上了一个小木台,对着围观的所有人拱了拱手!

  然后才大声说道:“各位,昨日波斯胡商来到张家酒肆,说大唐无好酒!”

  曹安几乎是用喊的把这话说了出来!

  四周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炸了锅!

  “这些胡商无礼!”

  “大唐如何没有好酒?瞎了眼了吗?这群黑了心的蛆!”

  “煌煌大唐!岂是区区胡商可以随意评价的?大唐的好酒多不胜数!”

  “就是!某家酒肆的玉壶春,那可是一等一的好酒!大家回头记得来尝尝啊!某家酒肆就在那边……”

  似乎混进来了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

  那打广告的人被众人齐齐啐的落荒而逃!

  “大唐不可辱!敢在长安说出大唐无好酒这等浑话,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弄死他们!”

  眼看现场就要出现一坛酒引发的血案,曹安忙再次大声喊了起来!

  “各位!且慢动手!还请听某说!”

  “如果咱们动手,胡人依然还是会说大唐无好酒!这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落下一个咱们大唐欺负外番人的恶名!所以,今日张家酒肆摆下这个比酒擂台!各家亮出自己的招牌好酒,各自派出人来品鉴!哪个是好酒,自然一目了然!”

  曹安的喊声终于让激动的人群慢慢冷静了下来。

  可即便是这样,也让那些波斯胡商一个个的脑门出汗,神色恓惶!方才那不屑而得意的笑容早就不见了踪影!

  曹安低头瞥了胡商一眼,说道:“这次比酒,规则很简单!咱们各自出相同的人数,来品尝对方的好酒!哪一方的人先全部醉倒,那另一方便就是赢了!你们可敢应下?”

  波斯胡商还在为方才被围观众人吓到而懊恼,此刻听了曹安的话,一个个顿时咬牙发狠!

  “就这么简单吗?我们答应了!你们就等着输吧!”那波斯酒商弥良恶狠狠的回答道。

  此时的酒还远远没有到后世那种,先闻,再看,后入口,再入喉,那等细细品味酒中滋味的品酒水平。

  在现在普遍酒的度数都十几度的情况下,酒精度数越高,那便是好酒!

  所以,曹安说出了谁先醉倒谁算数的规则并不奇怪。

  不过波斯胡商中有几人脸色却是变得有些不好起来,想必那几个是喝过醉仙春,知道这酒的厉害的。

  可惜,此次比酒是那波斯酒商弥良做主,而且弥良已经答应了!

  那几个胡商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不是做酒水生意的,今日也只是来替弥良壮壮声势的。

  想着刚才周围大唐人的话语,于是他们也就没打算站出来说什么了。

  “好!既然如此,你们那边的人选,你们自己定!某这边……”曹安说到这里,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张季等人。

  程处亮,还行!这家伙酒量不错!

  长孙冲,算了吧,酒量一般得很。

  再看看张季,李震,房遗爱!

  这三个还都是孩子啊!哪里有什么酒量?

  曹安暗叹口气,对着程处亮喊道:“处亮兄!你来!”

  程处亮一听,喜笑颜开!立刻上前一步!

  “三郎!某呢?”张季一看曹安没喊自己,忙出声问道。

  “你们四个,看着就好了!”曹安鄙视的看了张季几人一眼。

  这让张季很受伤啊!

  自己虽然酒量一般,但是,但是真的很想尝尝那些波斯胡商的葡萄酿,三勒浆啊!

  张季很想知道,此时的葡萄酿与后世的葡萄酒,究竟有什么区别!

  而且,三勒浆,那种果酒,据说味道也是不错的啊!

  张季恶狠狠的瞪了曹安一眼!

  该死的死胖子!

  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本郎君一定弄死你!

  曹安自然是不知道张季心中的想法,他正对着围观的众人喊话!

  “来来来!某这里需要四位善饮酒的汉子!谁愿意来啊?白喝葡萄酿的机会来了啊!”

  曹安一喊出声,顿时就有前边的十几个人站了出来!

  曹安一看出来了这么多人,也不慌张,对此他早就想到了的。

  “那个……弥良是吧?你来替某选出四人!由他们和某这位兄弟,一起来品尝你们的美酒!可好?”

  曹安竟然让波斯胡商来选人!不仅波斯胡商们意外!这也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哎呀!小郎君好胸襟!不愧是我大唐好儿郎!”

  有那反应快的人,直接出声夸赞!

  围观众人也立刻反应了过来,纷纷都大声称赞!

  让波斯胡商选人,依着那些波斯胡商的一贯的狗屁德行,很有可能会专门选那些看起来不善饮酒者出来。

  曹安能做出这等姿态,恰恰是显示出了大唐人的那股子豪迈!

  老子就是让你选!

  老子就是不怕你使坏!

  大唐就是这么牛掰!就是这么大气!

  就是这么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果不其然,波斯胡商们听到了草案的话,顿时用看傻子的目光盯着曹安!

  这小胖子莫不是脑子坏掉了?

  让我们替他选人?

  这分明就是不想赢了啊?

  哈哈哈哈哈!

  波斯胡商们立刻喜笑连连!

  那弥良笑着点头道:“小郎君不愧是大唐人!果然有气度!好!那我就替你来选出四个人吧!不过,你可不许反悔!”

  曹安笑着点点头,然后从小台子上被人扶了下来。

  他嘴里还不断低声嘀咕着:“那台子是哪个做的?竟然不稳当!吓死某了!吓死某了!”

  先来扶他的尤管事,一个劲的强忍着笑,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模样。

  那弥良在那站出来的十几个大唐人面前转悠了一圈,最后终于选出了四人。

  他没有让所有人失望!果然是卑鄙啊!

  因为,他选出来的那四个人,看起来全都是身体瘦弱,不像是善饮酒之人!

  尤其过分的是,四人中,竟然还有一名六七十岁的老者!

  只见那老者须发皆白,枯瘦的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颤颤巍巍的拄着一根手杖站在那里!

  这尼玛过分了吧?

  这枯瘦老汉不喝酒都眼看着要倒了!

  喝点酒可别要了枯瘦老汉的命啊?

  而那些波斯胡商则是满面带笑,对着弥良竖起了大拇指!

  就连方才那几个喝过醉仙春的胡商,也都笑了起来!

  而围众人看向弥良和那些胡商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鄙夷!

  张季看着那位颤颤巍巍,满面笑容的枯瘦老汉,眼皮子不由自主的跳了跳!

  他忙走到枯瘦老汉身旁,低声问道:“老丈,你可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吗?这是在比斗喝酒!你这把岁数了,不宜多饮!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张季这绝对是好意,他生怕这枯瘦老汉因为喝多了酒出了什么意外,他会心中不安。

  谁知道那枯瘦老汉却一个劲的摇头!

  “这位小郎君,老汉我今年六十有七!家中儿女都已婚嫁,朝廷还定时发下来钱帛,可以说没甚么牵挂的事了!老汉我这一辈子啊,就好饮酒,喝了一辈子了,今日总算是有了机会,能喝到这辈子都买不起的葡萄酿,就算是喝死了,那也是值了!小郎君莫要再劝!你要是不让老汉去,老汉……老汉便天天来堵这酒肆的门!”

  得!人家老汉不领情啊!

  “这么多人看着,你们大唐人这是要反悔么?”

  那波斯酒商弥良脸色顿时难看,他看着正在劝枯瘦老汉的张季,对曹安大声质问道。

  “不反悔!不反悔!嘿嘿!老汉咋会反悔呢!”

  曹安还未答话,那枯瘦老汉却先喊了起来。

  张季这下也死了再劝的心思,只是想等一会儿如果枯瘦老汉不对劲,自己就直接拉他回去!

  波斯胡商那边的人也选好了。

  三个胡商,两个胡人仆人。

  波斯酒商弥良,自然是其中之一!

  人家好歹是做了几十年酒生意的,酒量想必不会差的。

  其余四个人也都是身材粗壮,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一副好身板!

  看来这就是从那几个个胡人中,挑出来最能喝酒的五个人了!

  两边各自五个人,各自站成一队。

  在两队人面前,又各有一个木台。

  在木台上,已经摆好了五只酒碗。

  对!没错!

  就是酒碗!

  这也是曹安专门安排的。

  张季看到胡人面前那酒碗后,暗暗给曹安点了一个赞!

  用酒碗喝白酒?

  那些胡人要倒霉了!

  这小胖子,这是要开始他的腹黑之路了嘛?

  这酒碗绝壁能把那些胡人坑死啊!

  在曹安的示意下,尤管事带着两个伙计从酒肆中搬出来的三个酒坛。

  而那些胡商仆人,也从车上搬下来几个酒坛,放在了程处亮他们面前。

  “各位,还请做个见证啊!咱们用这酒碗来计数!看看那边最后到底喝多少碗!可好?”曹安有大声对众人喊道。

  众人纷纷大声说“好”!

  尤管事和一个伙计,负责监督五个胡人,给他们计数。当然,也有胡商在一旁共同监督。

  而另一名酒肆伙计,则是去了程处亮那边,监督几个胡商计数。

  张季的目光先是放在程处亮他们这边。

  当那殷红的葡萄酿倒进了酒碗中时,张季忍不住吞咽了几下口水!

  该死的死胖子!

  哥不就是想喝口葡萄酿吗?

  竟然敢小看哥的酒量!

  害的哥口水都流出来了!

  看回头不收拾你!

  张季心中幽怨,但还是强忍着,又看着那个枯瘦老汉。

  他是真的怕那枯瘦老汉喝出个好歹来,那样酒肆绝对是要有麻烦的!

  只见那枯瘦老汉,在计数胡商的示意下,颤巍巍的端起了木台上的酒碗。

  他轻轻闻了闻,脸上全是陶醉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