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说好的好日子呢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157 2020.06.08 08:58

  潘进真的是被眼前这个小子给气懵了!

  给皇帝陛下借钱的话他竟然都敢说出口!这不是故意给潘家招祸吗?

  好狠毒的小畜生啊!

  “就算陛下不会借你家的钱,那宫里的内侍啊,宫女啊,总有可能借你家钱了吧?那你是不是也要闯进宫去呢?”张季一脸无所谓的继续说道。

  本郎君就是胡搅蛮缠!就是不讲道理!你能怎地?

  张季撇着嘴看着潘进。

  “你……你休要胡言乱语!现在说的,是你我两家的事情!休要搅赖!你家大娘子借贷我潘家六百贯钱,那可是立了契约的!你抵赖不掉!”

  潘进反应还算是快,意识到了自己不能被那小子牵着鼻子走。干脆直接把话题硬是转回了张家的借贷上。

  “忠伯,那借款到归还之期了吗?”张季扭过头看着有些紧张的老管家忠伯,大咧咧的问道。

  “没有!当初大娘子和潘家立的是一年的契约,这还有两个月才到归还之期!”老管家急忙回答道。

  张季闻言,立刻扭头看向那潘进。

  “借贷之期尚未到,你们这上门来是打算干什么?”张季冷声问道。

  那潘进面上依然带冷笑,看着张季的目光中,不屑之意异常明显。

  “小郎君,你张家如今是大娘子掌事,许多事情你怕是不知晓吧?那借贷契约约定,一年之期,年息八成,还钱时连本带利需还我潘家一千又八十贯!质举之物便是你家在西市的酒肆。我家阿郎命我此次来便是问问,你家可愿意现在就将那质举的酒肆交予我潘家?如此一来,咱们两家的账就算是两清了!”

  潘进实在是不愿意再跟眼前这小子攀扯,谁知道他又会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干脆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张季闻言也有些发懵!

  借了六百贯,一年期满就要还一千多贯?

  这特么妥妥的就是高利贷啊!

  若是在后世,这些家伙铁定要被弄进去吃牢饭!

  张季看了看旁边管家张忠,那老汉并没有什么惊奇和异议。

  难不成这利息在大唐是被认可的了?

  看来在大唐,只要订了契约,就算是十成利的高利贷貌似也没人管啊!

  张季心中一阵腹诽,暗骂这个时代高利贷的凶狠和无耻!

  “那怎么行?一年之期还未到,等我家商队回来,自然会还你钱财!那西市的酒肆,可是我家阿郎留给小郎君姐弟三人的,怎地会轻易与人?你们倒是好算计!”老管家张忠在一旁铁青着脸气愤的说道。

  “是啊!还没到期,你潘家着的是那门子的急?”张季一脸不耐烦的说道:“竟然是打我家西市酒肆的主意?还真是无耻!我家商队回来自然会带回无数好货!到时候还你钱便是了!赶紧给某滚出去!”

  “哈哈哈哈!”

  张季喝骂出口,那潘进却没有发怒,反而是大笑了起来。

  潘进笑罢,一脸戏谑的看着张季说道:“小郎君!你的名头某倒也听说过!金光门内游侠儿嘛!好大的威风啊!今日一看果然是个胡混的!你家中的事务你还真是一点都不知晓啊?哈哈哈哈!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家商队怕是回不来了!”

  潘进满脸都是戏谑的神情,这让张季心中更加恼怒!

  看来自己这身体的前主人,还不是一般的混账啊!这坏名声都传的人尽皆知了么?

  “小郎君,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你家老管家。按理说,你张家的商队两月前就该回来了,为什么迟迟未归?如今外边都已经传遍了,说你们张家的商队在西边出了事,怕是回不来了!”

  潘进的话一出口,张季就注意到老管家的神色顿时就萎靡了下来。

  张季此刻顾不得去安抚老管家,直接对着潘进大声喝道:“放肆!”

  在场不管是张家的老管家和仆役,还是那潘进和他带来的人,都是一愣!

  “谁告诉你我张家的商队回不来了?是谁?是谁?”

  张季那张稚气的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怒气,冲着潘进大声喝道。

  “某……某也是听别人说的!坊间都已经传遍了!此事谁人不知?”潘进楞了一下,又连忙答道。

  “道听途说,无凭无据!”张季对着潘进大喝道。

  “你潘家就是凭着这样无凭无据的坊间传言,来强夺我家的酒肆吗?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否则休怪某不客气!”张季双手背负身后,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你……”

  潘进气势一滞,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这种传闻老子到哪里去给你弄证据去啊?

  要是有证据老子还不直接取收了你家铺子了嘛?、

  还用得着在这儿跟你磨牙?

  这次来不就抱着能诈一诈的想法吗?

  潘进心里直叫苦。

  “哼!”张季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你潘家道听途说,便来谋夺我家的酒肆,这与背信弃义何异?说不得我家要拿着契约与你家对簿公堂!看看到底是你家有理,还是我家能赢!”

  潘进此时心中不由有些懊恼。

  今日是听到了自家阿郎无意间说起,西市店铺愈发值钱,自己便想到张家这笔借贷的事,才主动请缨来张家。想着能够镇住张家,将那西市酒肆收入囊中。

  谁知道会碰到张家小郎君这个该死的家伙?

  这张家小郎君潘进也有所耳闻,幼时倒也读过些书,可父母故去后便放飞了自我!整日里以这长安城中游侠儿自居,与一群少年胡混,根本就不知家中事务。

  可是现在才发现,这小子怎么这么难缠啊?

  大意了!大意了啊!

  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无功而返,那家中阿郎岂不是会觉得自己能力不济?

  看来得拿出点狠的来了!

  “哼!就算你家商队回来,带回来的货物难说能不能抵得上千余贯!不要到时候还不起,那就别怪潘家不客气了!告到官府里,你张家破了家!你家大娘子,小娘子的,可别被判进了教坊司!”潘进面色阴冷的说道。

  “你休要胡言!区区千余贯而已!我张家怎会还不起?再敢话语辱及我家大小娘子,老汉可就不客气了!”老管家忠伯闻言立刻大怒!挥舞着手喊道。

  “这种事情你说了算么?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潘家的背后是谁!弄你们一个小小的破落户,算得了什么?”潘进语气阴冷的说道。

  “砰!”

  “哎呦!”

  就在潘进威胁的话音未落,只觉得自己的脑门被什么东西重重打了一下!

  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哀嚎了起来!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张季将手里的扫把棍丢在了地上。

  动手的感觉真的很爽啊!

  能动手就别比比!这话果然有道理!

  “区区一个潘家的管事,就敢来张家撒野!某看你是活腻了!你们一家子才进教坊司呢!真当某是好欺负的?滚!给某滚出去!”张季拍打着双手怒喝道。

  “你……你……”

  潘进捂着脑袋,感觉一个硕大的包已经鼓了起来。

  “好!好!好!那某就两月后再来!哼!某倒要看看,你张家如何在两月时间里变出千贯钱!”

  潘进捂着脑袋带着人转身就走。

  说到底,他是不敢在张家闹事的。

  此时长安的规矩很严,如果他真的要是在张家弄出事情来,这群贤坊的坊正和坊丁一定会找了武侯来。到时候自己这等硬闯张家的行为绝对落不了好处。

  赶走了那潘进,张季便带着老管家进了前厅。

  在张季的逼问下,老管家忠伯将家里一些之前他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张季的父亲在世时,家中的买卖做得还是不错的。张季的老爹凭借自己的勤劳和才智,也算是成了这长安城里的中等人家。

  四年前张季的父亲去世,给家中留下了西市的一处酒肆,城外的庄子,还有这处群贤坊的宅子。

  虽然老管家张忠帮着阿姐张漱勉力支撑,但家中酒肆的生意却是一年不如一年。

  而前年,也就是贞观二年,关中大旱,又遇蝗灾,地里的粮食减产或者绝收者不在少数。就连张家在城外的庄子也没有幸免于难。

  地里的粮食没了,城里的粮食贵了,酒肆的生意自然就难做了。

  无奈之下,张季的阿姐张漱才向潘家借贷六百贯钱,组织了庄子上的庄户,由管家张忠的儿子张大年带队,去了西边。

  可是谁能想到,本该两月前回来的商队,却迟迟未归。有回来的其他商贾说,他曾经再去岁十二月,看到张家商队,随着一群西域胡商的商队,出了阳关向西去了!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八成是在路上出了事了。

  张季听了忠伯的这些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道我不是来做一个咸鱼富二代的嘛?

  难道我不是来享受这大唐长安的惬意生活的嘛?

  怎么转眼间,家中就欠下了这么一笔巨额债务?

  难道就这么眼看着家中产业被人夺走?

  说好的好日子呢?

  难道是我的打开方式有问题?

  张季怔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看到了老管家忠伯那一脸的哀痛和两行眼泪。

  是了,老管家的儿子张大年便是在那商队之中。

  “忠伯,商队定是无事!或许是途中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你也莫要多想。”张季安慰着说道。

  老管家摸了一把脸上的两行老泪,点点头。

  张季看了看前厅外的天,忽然说道:“忠伯,你随我去一趟西市,看看咱家的酒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