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错把酒楼当青楼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231 2020.06.26 18:00

  进门的那一对主仆衣着起来就不普通,张季看得出来,那衣服的材质,是上好的丝绸!再看腰间的玉佩,也绝对不是凡品!

  不过,最让张季觉得好奇的,是这对主仆的年纪都不大。

  那个仆人模样的也不过是十五六岁,而前头那个干脆就是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娃子!

  可就是这十一二岁的小娃子,却偏偏摆出一副大人的模样。背着手,步履稳健进了酒楼,脸上虽然有些不自然,但却也是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

  那一主一仆进了酒楼,虽然看起来似乎很镇定,但是两人眼神中的慌乱却是没有躲过张季的注意。

  此时酒楼大堂客人不多,白露正好有空,便直接迎了上来。

  “两位客人,欢迎光临!”白露脸上带着笑容说着标准的欢迎词。

  “咳咳!那个……二楼可有单间?”那十来岁的小娃子轻咳一声,板着脸问道。

  白露也觉得这对主仆有些奇怪,但脸上笑容依旧的说道:“有的,二位可是要上二楼包间?”

  那小娃子点点头,道:“头前带路。”

  白露便引领二人上楼。

  张季心中好奇,也跟着上了楼。

  二楼地字号包间,是醉仙居仅次于天字号包间的好装修。

  白露将那主仆二人带进了地字间,显然也是看出了这二人衣着不凡。

  张季心中对白露又是赞了一个!

  这丫头,眼力很不错啊!

  那小娃子进了包间,坐在了居中的位置上,而那个仆人则是站在了他身旁,并未入座。

  “那个……那个……先上几个拿手菜!然后……然后……”小娃子坐在那里,说着话,脸色却是越来越红!

  白露也不着急,耐心等着他的下文。

  “然后……叫两个歌姬来助兴!”小娃子终于说出了最后一句。

  白露一愣,忙说道:“客人,我们酒楼只有美酒好菜,却是并无歌姬。”

  小娃子一听脸色变了变,浮现出一丝怒色,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嫌弃本……咳咳,嫌弃某年纪小?还是觉得某没有钱?你们这等楼子怎会没有歌姬?”

  他说着对身后那个仆人使了个眼色,那仆人忙取出两贯钱放在了桌上。

  白露继续笑着说道:“客人怕是误会了,我们酒楼真的只有酒菜,并无歌姬。”

  “哼!都说这平康坊南曲,楼中多丽人!难道此话有假?某看就是你们欺负某年纪小!”那小娃子依旧忿忿的说道。

  张季在门口听出了些味道!

  屋里那个臭小子原来是把自己这酒楼,当成了南曲的青楼了啊?

  这特么才多大的小屁孩?

  竟然就想着学别人逛青楼找姑娘了?

  张季心中已经把包间里的那小娃子,划归到了大唐熊孩子的行列。

  “赶紧去!我家……我家小郎君要最好的歌姬!”屋里那仆人也开口对白露喝道。而且是态度很不好的那种。

  张季直接进了地字号包间。

  “你……你是何人?”

  那仆人正待继续呵斥白露,却见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闯进了包间,便大声呵斥了起来!身形还向前跨进了一步,半挡住坐在那里发愣的熊孩子。

  白露一见张季进来,脸色却是莫名其妙的一红。

  忙低下头说道:“这是我家郎君,酒楼的主人。”

  张季并没有注意到白露的异常,而是直接盯着坐在那里看向自己的熊孩子。

  “白露,去安排几个菜送过来。”张季交代道。

  白露忙去安排。

  “你这个小子,是不是把某这里当成是那些青楼妓馆了啊?”

  张季很自然的坐在了熊孩子身旁,也不去管身旁站着的那仆人眼中冒出的火,只是瞥着眼前的熊孩子问道。

  熊孩子的目光顿时有些躲闪,脸色也涨红了起来。

  “难道这里不是……不是吗?”熊孩子声如蚊蚋的嘀咕道。

  看来自己猜对了!果然是个熊孩子啊!

  才多大点就知道逛青楼了?

  张季脸上露出了笑容,又开口道:“你小子才多大?毛都没长齐吧?这就敢学着别人找妓子了?不知道太早沉迷女色对身体不好吗?你家大人是怎么教育你的啊?”

  熊孩子涨红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怒色!

  其实,这倒是张季弄错了。

  在平康坊三曲中,南曲和中曲的诸多青楼妓馆中,并不都是张季理解中的那种乌烟瘴气的腌臜场所。

  南曲,中曲的那些女子们,一个个都是身负技艺,或善诗文,或善奏乐,或善歌咏,或善棋艺,总之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俱都是造诣非凡,吸引着无数文人才子。

  当然,陪宿之事不是没有,只是不是单纯的以色娱人。那得两情相悦才行的!

  “某……某马上就十二了!某只是来见识一番而已!并无你说的那等龌龊!”熊孩子终于满面怒气的憋出了这么一句。

  张季抬手。

  “啪”!

  一巴掌轻轻扇在了熊孩子后脑勺上!

  “小孩子家家,还敢犟嘴!十一岁的小屁孩!告诉你,就你这岁数,有去青楼妓馆的想法就是错!”张季毫不客气的教训道。

  “看你这打扮,家里不是富贵之家,就是官宦子弟,真不知道你爷娘要知道你干出这事,会不会弄死你!”

  张季的这句话,让那熊孩子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

  “还知道怕啊?那说明你还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行了,以后就别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今日某请你吃顿好的!吃饱喝足了就赶紧回家去,别让你爷娘担心!听见没有?”张季又说道。

  张季对眼前这唇红齿白,长得很可爱的熊孩子,并无太多恶感。

  家里条件太好了,往往会让这孩子对外面的新奇事物产生更多的好奇心。

  孩子嘛,总是不知道轻重的。尤其是家里的钱财足够他们去探寻那些自认为新奇事物的情况下,他的行为就不难理解了。

  不一会儿,几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送了进来。

  熊孩子的注意力顿时就被眼前这些美食吸引住了!

  “好了,你们吃吧,吃完就回去,不许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要不然,某替你爷娘教训你!”

  张季说着,又拍了熊孩子脑袋一下。

  张季出了包间,关上门,便下楼,回到一楼大堂,心情很是愉悦。

  挽救了一个差一点失足的熊孩子,还是多少有点成就感的!

  就在张季心里正得意的时候,长孙冲和房遗爱从门外进来了。

  “长孙兄,房二郎!”张季迎上去打招呼道。

  可是,他却看到装孙冲和房遗爱的脸色都很严肃。

  而且,黑小子房遗爱还不住的给他眨巴着眼睛。

  “二郎这是怎么了?被风沙眯了眼了么?要不某帮你吹吹?”张季不解的说道。

  “咳咳!”

  这时候,长孙冲和房遗爱身后传来两声轻咳,两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位五十余岁,消瘦面庞,花白的须发,一身圆领长衫,看起来老成稳重,气势不凡。

  另一位年近四旬,身材微胖,一身素色锦袍,黑色胡须。看起来很和蔼的样子。

  “四郎,这是我家大人!”

  “这是我大人!”

  长孙冲和房遗爱忙低头说道。

  大人也是此时对父亲的一种称呼。所以,这时候大人是决不能乱叫的!否则就有胡乱认爹的嫌疑!

  张季闻言一怔!

  我勒个去!

  这两位竟然是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啊?

  他早就清楚,自己迟早是要见到自己那几位股东兄弟的老爹的。

  可是却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突然!

  “咳咳!怎么?老夫来你这酒楼,你小子不欢迎吗?”

  那五十来岁的老者,哦,就是房遗爱老爹房玄龄开口说道。

  “是啊,老夫可是听大郎说了,你这里有美食,美酒,才特地前来。看来你小子这是不欢迎啊?”长孙无忌也跟着说道。

  “哼!分明是老夫先来的!你没看到吗?醉仙居的牌匾还是老夫亲手所书呢!”房玄龄白了长孙无忌一眼道。

  “呵呵!那这首诗还是某家大郎所做呢!”说着长孙无忌指了指挂在一楼大堂墙壁上的一幅字。“醉仙居里醉仙春,醉仙春酒醉仙人。仙人酒醉归何处,终南山上翠云深!嗯!此诗虽鄙陋,但还不错啊!哈哈哈哈!”

  这两位……这是不大对付啊?

  张季看出了些不对头,但是也不敢去细琢磨,忙上前深施一礼开口道:“小子张季见过房公,长孙公!”

  这来的可是真正的大佬啊!他们的事,自己这等小人物可不敢掺合!

  张季不敢怠慢,忙引着两位大佬,还有那俩蔫头耷脑的兄弟,直接上了二楼,径直进了天字号包间。

  这被张季要求一直留着的包间终于派上用场了。

  天字号包间,乃是二楼八间包厢里面积最大,装饰最用心,各方面最好的包间。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在仔细看了那高足桌椅和包间内装饰摆设后,便坐了下来。

  长孙冲和房遗爱则是站在各自老爹身后,张季也陪着笑脸站在一边。

  “小子,听我家二郎说,这家酒楼也有老夫家的份子?可有此事?”房玄龄捋了捋花白胡须,出声味道。

  “回房公,确有其事!小子与二郎一见如故,意气相投,交情深厚,所以便与二郎,哦,还有长孙兄,一起弄了这家酒楼。其实,那醉仙春酒坊,二郎与长孙兄也是有股在里头的。”张季笑着回答道。

  长孙无忌在一旁微微颔首,也开口道:“听大郎说,你这酒楼出了不少从未见过的新菜,那就赶紧上些,老夫好好品尝品尝。”

  张季也不多说,忙退出包间,交代白露她们,天字号包间的客人他亲自招待,让后厨弄一桌上好酒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