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一起开酒楼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3592 2020.06.20 18:00

  因为张季说等一会儿还有好吃食,所以众人烤羊肉也就吃到这里了。一个个都拍着肚子坐在树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说着话。

  陈镇的婆姨七娘,则是将长条灶台里的炭火,铲倒了旁边一个圆形灶台里。

  直到了下午,陈镇才领着庄子上的钟铁匠进来。

  只见那钟铁匠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圆咕隆咚的东西。

  张季一见,忙起身走过去接过了钟铁匠手里的家伙。

  “这铁锅打造的还不错!仓促间做成这样,你也算尽心了!”张季端详这手里新出炉的铁锅,点头赞许。

  “陈叔,赏他二百钱!”张季交代了一声,便不再理会高兴的咧着嘴直笑的钟铁匠了。

  大唐此时并无炒菜,也没有铁锅。

  或者也可以说,是因为没有铁锅,所以才没有炒菜。

  在专门的铁质炒锅出现之前,炒菜只能是一种在偶然情况下,使用一些食材制作出的菜肴。这种菜肴的特点就是“偶然”出现,凤毛麟角,并不普及。

  就比如南北朝时期的《齐民要术》中记载的“炒鸡子法”应该就是这种。

  大唐现在所用的炊具多是些陶制,铜制的釜,镬,鼑等。

  没错,就是那个“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的那个釜。

  不管是釜,还是镬,鼑。这些炊具都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材质太厚,无法迅速的导热。所以,这些炊具也多用蒸煮的方式来烹饪食物。

  张季手里拿着的,是他昨天交代钟铁匠连夜为他打造出来的一口铁锅!真正意义上的铁质炒锅!

  “四郎,那是何物?”长孙冲好奇的看着张季手里的铁锅问道。

  张季呲牙一笑道:“这可是件好宝贝!凭着它就会有数不清的好吃食呀!”

  张季也不再多说,直接招呼了七娘来到了那灶台边上。

  七娘给灶中又添了些木炭,张季便将铁锅洗净,擦干,放在了灶上。

  新的铁锅是要有一个“开锅”的过程的,这对前世具备熟稔生活技能的老大叔毫无难度。

  将新铁锅洗净,在灶上烘干。然后用白白的猪油在灶上的铁锅内内涂抹,烧制片刻,再洗净,最后加水烧开,再倒掉,将锅擦干,“开锅”就完成了。

  因为这口铁锅是钟铁匠精心锻打出来的,不是生铁铸成的那种铁锅,所以开锅也就比较简单一些。

  其他人坐在树下,一脸迷茫的看着张季在那里忙活。

  他们是完全看不懂张季是在做什么。

  张季低声让七娘将准备好的食材拿到了旁边高足几案上。

  一块木制案板放好,张季便拿起菜刀开始忙活!

  今天他打算做的是几道前世他爱吃的家常菜。

  可是毕竟这时候的食材与后世不同,后世很多的食材这时候是没有的。

  尤其是关键的几样,比如:辣椒!

  没法子,只能凑合做了。

  葱爆羊肉!

  羊肉自然有的,葱也有的,这个没问题。

  红烧肉!

  猪肉也有,虽然瘦了些。但是能用。酱油确实没有,没关系,有那种黏糊糊叫做“醢”的酱料,应该是酱油的前身。其他诸如八角,桂皮等,那都是在药行里有卖的。

  回锅肉!

  蒜苗是有的,那就可以了!

  那就再来一道菘菜炖猪肉!

  嗯,这些材料也是有的!

  爆炒麻辣鸡块!

  这个好做,麻辣味的是张季的最爱!虽然没有辣椒,茱萸也能凑合用。花椒那自然是有的!

  再来一个韭菜炒鸡蛋?

  看看到底是自己这铁锅炒出来的好吃,还是那“炒鸡子法”做出来的好吃。

  最后,素炒水芹!

  张季一边手下不停,一边给旁边的七娘细致介绍每一道菜的仔细做法。

  看着自家郎君手上利索的刀工,熟练的锅中放入豆油,再放入各种食材翻炒!七娘在一旁看着,双眼已经开始放光了!

  她从没想到过,小郎君竟然如此精通庖厨之道!

  而且做出来的都是她这活了三十三年都从来没有见过的吃食!

  “这叫炒菜!现在大唐应该是还没有的。这些细节你可要记好!这都是咱家的秘方呢!”

  张季小声对身旁七娘说道。

  七娘立刻不住点头!

  她本是一个早早死了丈夫的寡妇,无奈来张家为奴。再后来嫁给了陈镇后,这日子过得虽不算富裕,但确实格外安心。

  如今小郎君竟然把这样不传之秘的秘方都教给了自己,这让七娘又激动,又兴奋!

  几道菜分量都很足,一盘盘,一盆盆的端上案几,那香味直接让程处默几人直咽口水!

  这样的一桌子菜,其实才是和醉仙春更配。

  张季先端起酒碗,说道:“来!咱们先走一个!”

  后世里,一桌子菜,几瓶子酒,一群好友,是张季最喜欢的场景!

  吃好,喝好,跟朋友聊的好!最好的放松莫过于此。

  怀念啊!那些朋友,你们都还好吗?

  等到张季收回思绪,准备动筷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那一小会儿的回忆,让自己错失了品尝这一桌子的美食的机会!

  一桌子的菜,此刻竟然几乎被那几个货给吃了个干净!

  “美味!美味!果然是美味啊!”

  “就是分量少了些!没怎么吃饱!”

  “那羊肉好吃!菘菜炖肉也不错!”

  “还是那个叫什么?对,红烧肉!红烧肉好吃!咸鲜软糯,美味可口!”

  “哎呀,那个韭菜鸡子才是好吃呢!而且,黄绿相间甚是好看!”

  几个人在那里拍着肚子,讨论着刚才吃进肚的菜肴的美味。

  张季一头黑线!

  老子忙了半天了,还一口没吃呢啊!

  你们这群货,怎么能这样?简直就是一群黑了心的蛆!

  可惜,张季的心声那几个货却是丝毫没有听到的!

  “四郎,某尝着你这肉好似不是羊肉啊?”程处默吧砸着嘴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不是羊肉!是猪肉!”张季没好气的答道。

  “啥?猪肉?你莫不是在唬某?”程处默眼睛瞪得溜圆,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声!

  “是啊,四郎,那猪肉某也是尝过的,味道腥臊,难以入口!怎么会是如此味道?这……不可能啊!”长孙冲在一旁而已疑惑说道。

  张季心中鄙视了一番这几个货!

  此时的猪肉虽然没有后世那样的味道,也的确是味道大了些。可是,老百姓吃它的人还是不少,毕竟比起羊肉来便宜许多。

  其实此时猪肉味道不好的主要原因,还是在烹饪方式上。

  你想啊,一块瘦多肥少的猪肉,直接搁到水里煮,那味道能好到哪里去?

  但是炒菜就不同了!

  猪肉在铁锅中被翻炒,再加上各种去腥的调料,味道变化自然是天翻地覆的。

  所以说,炒菜铁锅的出现,对于猪肉更多占据人们的餐盘,是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的!

  “那就是猪肉!某骗你等又有何好处?”张季撇了撇嘴答道。

  众人顿时眼睛都亮了!

  “四郎,如果酒楼里有这些菜,再加上醉仙春,那一定没问题!”长孙冲打了个小小的饱嗝,点着头说道。

  今天他是吃的有些多了,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在平日里颇重视理解的他,却是绝对不会如此失态的,都怨这些吃食太美味了!不怨自己!不怨自己!

  “是啊!这等美食,某从来都没吃过!竟然还是猪肉?嘿嘿,就是分量少了些!四郎好小气啊!”

  这话是那黑小子房遗爱说的。

  张季白了他一眼!

  这一桌子,就属他吃的多!就连曹安那小胖子,都没有抢得过他!

  “那好,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些菜不错,那在平康坊开酒楼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了啊!”张季说道。

  接下来,张季便跟大伙一起一边喝酒,一边把自己对接下来的一些规划给众人说了。

  张季心中暗想:“这也就算是醉仙春实业第一次股东会议吧!”

  酒一直喝到天近黄昏,长安城自然是回不去了。

  还好之前就已经让各家家奴进城回家报信了,今晚就在这庄子上住下。

  虽然这个院子里的屋子不多,但是也足够这几个家伙住下。反正喝醉了的人对住宿条件不会有什么好挑剔的。

  张季在吃了一大碗七娘做的羊肉汤饼后,才觉得心里顺气了许多。

  他躺在院中的矮榻上,看着夜空,心里总算觉得踏实了一些了。

  各家的铜钱陆陆续续的送到了群贤坊张家,各家的管事们也都和老管家忠伯签下了股份契约。

  张漱看到这么多钱,在呆愣了半晌后,便立刻拿出钥匙打开了后院的库房,让人搬了进去。

  这可是真正的万贯钱财啊!将库房里堆的满满当当的!

  玉娘小丫头扒在门边偷偷往库房里看,眼睛都冒出了光来!

  小丫头不知道这么多钱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是她知道,这些钱足够买下能让她吃一辈子的饴糖,芽糖!

  家里钱多了其实也不见得都是好事。

  张漱自从库房里堆满了铜钱后,便几乎没有再出过门。

  天天都在宅子后院里转悠。

  总是对着老管家忠伯唠叨,总要再多找几个护院来才好。

  张季对阿姐的表现只是笑笑,却什么也没说。

  这种幸福的痛苦,就让阿姐自己好好享受吧!

  西市酒肆的买卖愈发的好了,庄子上也在慢慢的扩大生产。

  如今有了钱,张季干脆让陈镇找了附近庄子的匠人,在距离原来老酒坊不大远的地方,按照自己的图纸,重新修建一座新酒坊!

  至于酒楼的选址,自然是交给长孙冲他们几个了。

  平康坊里虽然比不上东西二市,却也是寸土寸金,尤其是在档次最高的中曲和南曲。

  其实只要找到了牙行,店址找起来并不难。但张季就是要让他们亲身参与进来,这样才会让他们有自己产业的感觉!

  事情似乎就这么顺利的进行着,可谁能料到,这天下午又有找事的人进了酒肆!

  来人是一个四十余岁的大唐男子,身后还跟着三人,其中竟然有一个卷发浓须,高鼻深目的瘦高胡人。

  那大唐男子身形微胖,衣着光鲜,最关键的是,尤管事注意到了那人腰间挂着一个铜质鱼符!

  鱼符,就是这时候官员们随身的“身份证明”!

  其形状如鱼,分为左右两片,打开后,鱼腹内有官员的基本信息。一左符存在内廷,右符随身携带。上端有孔,便与系绳佩戴。五品以上还配有鱼符袋。

  铜制鱼符虽然说明来人是六品以下官员,却也不是一家酒肆可以得罪的。

  “这位贵人,请问可是来沽酒?”

  尤管事一边让伙计去告诉隔间里的小郎君,一边笑着迎了上去。他没敢说“今日酒已售罄”的话。

  那来人却是板着脸,也不答话。一边捋着胡须,一边四处打量。

  半晌才幽幽开口道:“醉仙春是你家的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