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贞观有新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陈镇的过往

贞观有新人 园外狼 2943 2020.06.18 18:00

  张季听了阿姐的问话,便正色答道:“其实昨晚只是有了这么个想法,不过等到今日,我说出了那句‘今日不卖酒’后,看到那些买酒客人的反应,我就确认这个想法可行了。”

  这时曹安悄悄进了隔间,听张季这么说,便忍不住插口道:“四郎,你今日可是一共送出去了一大坛,二十九小坛的醉仙春呢!其实,找那些往日伙伴来跟那些无赖子做一场,岂不是更省钱?”

  张季闻言摇头道:“找人将那些无赖子打一顿,虽然暂时他们不敢来闹事,但咱们酒肆始终就在这里,谁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有其他报复的手段?而且,他们背后的人,说不准会因为咱们打了那些无赖子,以此找咱们的麻烦!”

  张季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曹安,又继续说道:“不过若是那些权贵官宦家的管事,仆役说话,不仅那些无赖子会怕了,就连无赖子背后的人也要掂量掂量。所以,看起来今日是咱们白白送出去了那些坛酒,其实,还是咱们占了便宜了!”

  曹安沉思一下,恍然大悟!

  “四郎!你这招高明啊!某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心思如此缜密呢?”

  张季尴尬轻咳一声道:“某以前那是大巧若拙,大智若愚!你不懂的!”

  曹安翻了翻眼皮,不再说话。

  张漱听了张季的话,眼中的泪光也渐渐收了起来。

  “四郎是长大了啊!”张漱颇为感慨的说道。

  老管家忠伯在一旁也是点头不迭。

  陈镇倒是依旧一脸憨厚的笑容,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不过,无赖子背后既然有人指使,那人想必不会善罢甘休!说到底,那人无非就是在打咱家醉仙春的主意罢了!四郎接下来打算如何?”张漱又问道。

  张季微微一笑道:“阿姐果然聪慧,的确是咱家的醉仙春过于惹眼了!这每日里售卖的如此好,也难怪有人会眼红。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接下来该如何,某还要好好想想,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招某接着便是了。”

  “会不会是旁边那些酒肆……”曹安爱一旁低声说道。

  隔间里众人都微微皱眉,似乎也有这样的猜测。

  “这个不好说,不过,无论是谁在打咱家的主意,都是白日做梦!敢伸爪子,某就给他剁了去!”张季面色微冷说道。

  张季心中有些计较,只是还没有完全想好。

  陈镇晚上没有回城外张家庄子,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张季把他留了下来。

  夜幕降临,晚风徐徐。

  群贤坊张家宅子前院,张季和陈镇各自坐在一个胡凳,隔着一个矮几面对面喝着酒。

  说是喝酒,其实还是陈镇一个人在喝,张季偶尔陪上一口。他主要还是在吃案几上的拌菜蔬。

  “别喝的那么急,这酒不是你那么喝的。”

  张季看着大口喝着碗里酒水的陈镇,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么烈的酒这样喝,是会伤身体的。”张季又说道。

  陈镇憨厚一笑,摸了一把短须上的酒水,说道:“郎君,这等好酒某觉得这么喝才有味道。”

  张季无奈摇了摇头,又说道:“说说你的事吧!你以前的事。”

  陈镇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某以前的事么?某以前就是在军中厮混,后来便来到了长安,谁知却是生了重病,碰巧遇到了阿郎,救了某一命。某便进了张家直到如今。这些没啥好说的。”陈镇低着头,盯着案几上的酒碗缓缓说道。

  张季笑笑,说道:“你还是信不过某啊!罢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便不说。以前之事不过是过往而已!就算你这陈镇是假名,哪又如何?某信你就是了!来喝酒!”

  张季端起酒碗自己轻啜了一小口,顿时一股带着醇香的火辣流入了腹中。

  张季暗暗点头,醉仙春的品质是越来越好了!

  看来冯春和李长寿他们已经开始真正掌握蒸馏酒的技术了。

  陈镇沉默了一下,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

  “呼!”

  陈镇长出一口气,放下酒碗说道:“既然郎君想知道某的过往,那某便与郎君说说。”

  “陈镇的确是是某的真名。”陈镇正色说道。

  张继一愣!

  不是吧?

  本郎君只是举个例子,打个比方,做个假设而已啊?

  并没有真的怀疑你名字的真假啊?

  好吧!

  陈镇是你的真名!

  你这么实在,是某错了!

  张季脸上微微有些尴尬。

  陈镇低着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某曾经是刘武周麾下旅帅。”

  旅帅啊?

  那可是在军中率领一百军卒的首领啊?

  这个张季倒是知道。

  陈镇竟然曾经是刘武周的麾下?还是一名旅帅?

  这就有意思了!

  “武德三年四月,当今圣人那时还是秦王。率军征讨刘武周。在介休西南鼠雀谷大败刘武周麾下大将宋金刚!如今的吴国公便是在那时归顺了圣人。”

  陈镇讲述的声音并不大,他的脸上是一脸对往事回忆的神色。

  “吴国公?”张季忽然问道。

  陈镇抬眼看了张季一眼,道:“是啊,吴国公尉迟恭!”

  原来是尉迟老黑啊!

  门神爷嘛!

  那位可是隋唐时期大名鼎鼎的人物!

  本郎君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不过是不知道吴国公是谁罢了!

  “那你当时也在介休军中?”张季忙打岔问道。

  陈镇摇了摇头,说道:“当时某在并州。”

  “刘武周在闻听宋金刚大败,尉迟恭开介休城门归顺了秦王后,便吓破了胆!打算带着队伍逃去突厥!”

  投奔突厥?

  刘武周那货是怎么想的啊?

  张季又是一阵腹诽!

  “不过军中大半不愿意随他北去,于是军士一哄而散!有的投了秦王,有的便回了家乡。”

  “某本就是关中人,离乡在军中多年,家中之事一概不知。于是某便自己回了关中。”

  “可谁知道,待某回到家中,家中父母,妻子,早在数年前都已故去!唉……”

  陈镇眼中泪水流出,那份悲痛让张季心中也是颇有些感慨!

  乱世人不如狗!亲人生死相别!

  这不得不说,这些都是只要有王朝更迭一定会发生的惨剧!

  百姓们谁不愿意生在一个能活人的盛世呢?

  愿这大唐盛世更持久些吧!

  陈镇又一口喝干了碗中的酒,长出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某一个人来了长安,可偏偏患了重病,倒在路边!是阿郎救下了某!自那时起,某便入了张家,做了阿郎的护卫。后来阿郎生意稳定,不用再四处奔波了,阿郎便让某去管了城外的庄子。”

  张季听完了陈镇的过往,再看眼前这个汉子就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

  这是一个经历过战阵,经历过生死,经历过亲人生离死别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其实和后世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内心已经沧桑,甚至是有些生无可恋。但是,却又因为因为一些不得不的原因,咬牙活着。

  自己前世虽然没有上过战场,没有经历过生死。可是商海的残酷丝毫不比战阵差!

  甚至后世那些尔虞我诈,欺骗背叛,比起战阵上的厮杀更让人心力交瘁!

  “那你那婆姨……”张季忽然问了句。

  “你说七娘啊?那是阿郎后来帮我又娶的。她人不错,做的一手好吃食。”

  陈镇说着,眼中露出了几分笑意。

  张季点头赞同!陈镇婆姨七娘的手艺他是尝过的,非常不错。

  即使是在这个很多食材和调料都缺乏的大唐,她做出来的吃食,张季依旧觉得美味。

  “那你咋没有带着庄子上的青壮习武操练呢?你这身手不操练些人手出来,实在是可惜了!”张季又说道。

  陈镇面露苦笑,说道:“谁说没有?练得最好的二十多个都跟着商队去了西边了。老管家的儿子大年,便是所有人里最出众的一个!唉……”

  原来是这样!

  “那陈叔你能不能再练出一批庄户来啊?咱们酒坊如今越做越大,怕是有人会惦记呢!”

  张季直接开口叫了“陈叔”,这也是他对陈镇的一种认可!

  就如同他管老管家张忠叫忠伯一般,那是对自家人的尊重和称呼。

  “郎君,可不敢这么叫啊!某这条命是阿郎救的!某在张家十几年,早就把自己这条命给了张家了!有什么事郎君吩咐便是!”陈镇摆着两只手急忙说道。

  “陈叔,既然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客气呢?我叫你一声陈叔你也担得起!”张季笑着说罢,端起酒碗向着陈镇敬了下,自己喝了一口。

  陈镇忙倒上酒也端起碗,敬了张季一下,又是一口喝干!

  “成!那某回去就组织庄子上那些瓜怂们开始操练!这大半年他们也太松散了!是该好好收拾一下了!”陈镇放下酒碗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