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明朝做昏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扑朔迷离(除夕快乐)

回到明朝做昏君 纣胄 2130 2020.01.24 16:27

  李如祯的话音一落,大堂里面顿时落针可闻,谁都没想到李如祯会说出这样的话。

  众人的目光不禁全部看向了杨涟,有幸灾乐祸的、有怀疑的,还有怜悯的。

  此时的杨涟,脸色苍白如纸。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是上了当了。

  整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这是魏忠贤为了报复而设置的陷阱!最初的熊廷弼诬陷案,就是魏忠贤一手炮制的。

  从始至终,魏忠贤都不是为了替熊廷弼平反,他只是为了报复大家对他的弹劾。虽然大家都知道,但还是低估了魏忠贤。

  魏忠贤从来不是为了报复姚宗文等人弹劾他,他最终的目标是针对他杨涟和东林党的君子。

  所以,他之前审问出来的东西。都是障眼法。目的就是为了引诱自己和督察院的人。

  事实也正是如此,无论是自己,还是高攀龙,亦或者是邹元标,全都上了当。

  从自己审问开始,整件事情就在魏忠贤的预料之中。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发展。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正是魏忠贤希望看到的。

  现在李如祯的话,成为了射向他老杨的一支箭!

  杨涟想要反驳,可又不知从何说起。他内心泛起的滔天大浪久久不能平息。

  关键问题是,谁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杨涟知道,相信自己的人里面,肯定不包括皇上。皇上不会信任他,因为自己提交庭审记录开始,就已经彻底失去了陛下的信任。

  杨莲不禁转头看向了邹元标,他希望邹元标能说一些什么?

  可是邹元标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魏忠贤开口说话了。

  只见他怒目圆睁,猛地拍响惊堂木,大声的呵斥道:“李如祯,你竟敢信口雌黄!诬陷杨大人!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你有何证据?可以证明杨大人指使你翻供?如果你没有证据,别怪咱家心狠手辣!”

  “如果你有证据,那你就拿出来。咱家会替你禀告陛下。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魏忠贤的话虽然简单,看似是在呵斥李如祯,可事实上谁都听的出来,魏忠贤就是在鼓励李如祯,让他继续指证杨涟。

  杨涟自然也听的出来,顿时他怒视魏忠贤,大声说道:“魏忠贤,你这是何意?你勾结李如祯诬陷于我,我要上书弹劾你!你以为你能够一手遮天?人的目光都是雪亮的!陛下目光如炬,绝对不会任由你胡作非为!”

  魏忠贤看了一眼杨涟,笑着说道:“杨大人,你放心。咱家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审问此案,自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当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杨大人既然在朝为官,自然也应该知道,凡事都要讲证据。李如祯既然如此说,咱家就该让他拿出证据来。如果他确实有证据,那么咱家自然会禀明陛下;如果他没有证据,那自然要治他一个诬陷之罪。朝廷自有法度,杨大人何必如此着急?”

  几句话,魏忠贤就把杨涟说得哑口无言。

  不过魏忠贤也没有到此而止,而是继续说道:“杨大人如此急切的阻止,难道是因为做贼心虚?”

  说完,魏忠贤微笑看着杨涟,一副我就是在诬陷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

  杨涟此时已然气得浑身发抖,捏紧了拳头恨不得狠狠地揍这个魏阉狗!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在公堂上发作,只能隐忍!

  如果自己真的大闹公堂,那么就显得自己心虚,事情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杨涟不禁转头看向了邹元标,他希望自己这位顶头上司同时也是整件事情的谋划者,在这个时候能说点儿什么或者做点什么。

  可惜,杨涟失望了。

  邹元标依旧如来时那般静静地坐在那里,毫不理会杨涟的目光,似乎公堂上的闹剧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谁都不知道,这个时候邹元标的心里也不平静。

  他知道李如祯攻击杨涟,其实只是一个开始,魏忠贤绝对不会满足于只扳倒一个杨涟。

  如果只是为了一个杨涟,魏忠贤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现在看来,魏忠贤所图甚大。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能让李如祯翻供。

  邹元标到现在都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让李如祯愿意听从魏忠贤的吩咐?

  要知道这可是认罪,而且是大罪!认罪了极有可能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魏忠贤开口了。

  他看着李如祯大声的问道:“李如祯,你可有证据?”

  “魏公公,罪官当然有证据。昨天晚上,大理寺的牢头找到了我,他说杨涟杨大人让他给我带个话,‘今日在大堂上,一定要守口如瓶,一定要咬死是魏忠贤魏公公诬陷于我。’这件事情,魏公公可以去审问那个牢头,相信只要问了,他就会说。”

  “另外,在我刚刚入狱的时候,也是这个牢头找到了我。他也说是杨涟杨大人让他给我带个话。说是审问的时候,一定要说是魏忠贤诬陷。让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签什么认罪书,是被魏忠贤打晕后被按的手印。这件事情,魏公公也可以去审问那个牢头。只要审问了这个牢头,那么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而且我觉得,杨涟杨大人绝对不止让这个牢头给我一个人带的话。我们几个人应该都接到了这样的带话。只是他们选择按照杨大人说的去做,而我没有。”

  所有人听着李如祯的话,脸上的表情都是惊诧莫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杨涟的脸上。

  如果李如祯说的是真的,那么事情就大条了;如果李如祯说的是假的,那么杨涟就需要自己去洗清冤屈。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大家都知道杨涟在送进宫里头的题本里说了什么,他说了是魏忠贤诬陷。

  杨涟的根据是什么?

  就是因为李如祯等人的证词,他们翻供了。他们说是魏忠贤诬陷。

  如果现在反转过来,整个事情就都是杨涟布置的。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那份题本,为了弹劾魏忠贤。这是在邀名!或者说,杨涟本身也参与到了这个案子里!

  细思极恐!

  邹元标抬起头看向了杨涟,现在他也不敢确定事情是不是像李如祯所说。如果真如李如祯所说那般,那么自己可能也被杨涟利用了。

  整件事情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