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不化妆的女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五章 津门姑奶奶

不化妆的女人 小帅猫王仲 2710 2019.03.15 13:33

  了解天津人的朋友一定都知道,天津的姑奶奶——厉害!

  …………………………………………………………………………………………………………

  前文有述,陆耀庭的夫人刘淑倩出身名门望族、书香门第山东刘家。在她的熏陶下,陆家的子孙自然是很注重长幼尊卑。虽然陆志雄不让陆风翔接他,但是陆风翔和梁依欣还是站在酒店门口等着陆志雄。

  陆风翔对梁依欣说:“我估计大爷是开车来的,不然他为什么不让我去车站接他,我说让酒店派车他也说不用。”

  梁依欣笑说:“那倒是,以大舅的性格,他绝对舍不得下了火车再自己掏钱做出租车过来。可是大舅是下午才知道这事儿的,他哪顿饭不喝酒啊?他怎么晚上再自己开车过来?难道他从中午到现在还都没吃饭呢?”

  “要是那样,一会儿放下行李,咱们先带大爷去吃东西。”陆风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说,“不对,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大爷喝了酒、不能自己开车,他又没坐火车,那你说他会让谁开车带他来?”

  “对啊,该不会……”

  梁依欣和陆风翔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而且还到十分钟,他们的担心就被证实了。

  陆志雄下了车,没事人一样的看着天。陆风翔看到站在陆志雄身边的陆志豪、刘爱敏,既尴尬,又无奈地问:“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刘爱敏笑说:“这傻儿子,你交了女朋友,我们能不来吗?”

  陆风翔看向了陆志雄,尽管陆志雄故意回避他的目光,但他还是要问陆志雄:“大爷,我哥没嘱咐您——这事儿不能张扬吗?”

  “嘿,没张扬。我跟你说,你得感谢大爷,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计划、不能张扬,要不是我拦着,你奶奶、爷爷都要来……”

  陆风翔再无奈,父母也都已经来了,总得先把他们带进酒店安顿好。

  大家一起进了给陆志雄开好的房间,梁依欣开始埋怨陆志雄。

  “大舅,你看你,刚才前台说没有房间了。你带着二舅、二舅妈一起来,你倒是提前说一声啊,我们当时可以多订一个房间。”

  陆志雄在套房里扫视几眼,说:“这么大的套房再来几个人也住得下。再说也不是我要带他们来的,他们两口子非要来。”

  “你就是为了省点儿路费。”

  “嘘,小丫头,就你知道得多。你这么没大没小的,我回来告诉你妈,让她打你屁股。”

  “你试试看?”

  “我不试。”

  “哼哼,告诉你,我喊你‘大舅’我都亏了,你明明是我妈的弟弟。你瞧你办得这是什么事儿?我们来山东是有正事要做,这都是很保密的。”

  “那你看爱敏、小雅她们都管我喊‘大哥’,风翔、晴霜都喊我‘大爷’,连蛋蛋和球球都会喊‘大舅’了,你喊‘二舅’,那不乱了,你要注意跟大家搞好团结。”

  “你要是坏了我们的事儿你等着的。”

  “不能,我这回不坐火车就是为了低调来山东。”

  “为了省路费……”

  梁依欣之所以跟陆志雄这么说话,倒不是因为不懂礼貌,这说起来其实是天津的人性格和习惯问题。网上有很多关于天津人性格的“梗”。比如“籍贯,天津。爱好,回家。”,又如“天津四大怪”之类的,其实这些都是有关联的。

  “天津四大怪”其中有一条——“生了孩子姥姥带”,这在天津是个很普遍的现象。而之所以如此,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刚才说到的——天津人异常的“恋家”。

  这个“恋家”不只是说家乡,也是说自己家里。闺女出嫁了经常回娘家住,有了孩子自然是带着孩子一起在娘家住了。还有一个原因就很现实了,毕竟伺候月次、产后恢复,还是在女方家里更方便一些。

  这种前提下,可想而知,在姥姥家成长起来的孩子跟舅舅之间的关系有多近了。

  天津还有两种贵客,“外甥”、“姑爷”。这二位要是来到家里,那得盛情款待。这二位有个共同点——都跟“闺女”有关,一个是“闺女”的儿子、另一个是“闺女”的丈夫。

  天津人疼姑爷,不然为什么全国只有天津有个“法定”的“姑爷节”呢,但其实天津人更疼的——是“闺女”。

  老年间的天津人和全国绝大多数地方的人都一样,也是重男轻女的。但是天津人这个“重”,就是生出来时候高兴罢了,平时生活中“疼”的——那还得说家里的闺女。爱屋及乌,连姑爷在天津都受宠了,何况闺女的儿女的?

  在今年陆耀庭过寿之前,陆耀庭的小女儿陆玲玲还没把她的孩子带回来。这三十年中,梁依欣就是陆志雄唯一的外甥女,他俩的关系——可想而知。

  就因为天津人疼“闺女”、疼“姑爷”、疼“外甥”,所以在天津,家里老人做了什么不太周到的事,儿子往往不敢说话,跟老人吵闹的,都是闺女。

  同样的道理,陆志雄今天的作为,身为侄子的陆风翔倒是不敢说什么。身为弟弟、弟妹的陆志豪夫妇,别说他们本就希望知道这件事,就算他们不愿意,也不敢多说大哥一句。能跟陆志雄“没大没小”的,就只有梁依欣了。

  这在天津不叫“没大没小”,这反而显得亲近,不过这种亲近在外人看来,就显得有点“无礼”了。

  了解天津人的朋友一定都知道,天津的姑奶奶——厉害!梁依欣虽然不是陆家的姑奶奶,可她的母亲陆芃,那可是“正根”的陆家的姑奶奶。

  梁依欣还在数落着陆志雄,陆风翔倒是忍不住出来解围了。

  “大爷,爸、妈,你们来了也就来了,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早点儿回去吧。”

  “回去?!”被梁依欣“欺压”了半天的陆志雄,可算是获得发言权了,他指着陆志豪和刘爱敏,对陆风翔说,“你爸妈要是认头回去,他们这大半夜的就不会跟我一起赶过来了。”

  “你们不是来送东西的吗?送到了不回去干什么?”梁依欣问到。

  陆志雄见梁依欣开了口,识相的没再接话,而是给刘爱敏使着眼色。可刘爱敏像是没看懂陆志雄的眼色、也没接梁依欣的话,而是问陆志豪:“你说这都要定亲了,是不是得给儿子买套房啊?总不能结了婚还跟奶奶、爷爷住吧?”

  陆志豪点了点头,说:“嗯,是得买。”

  刘爱敏这才又跟陆志雄说:“大哥,那看来得麻烦你们家雨驰了,看看他那儿有没有合适点儿的房子。”

  陆志雄刚要说话,陆志豪却抢先说:“干吗?买二手房啊?当然是买新房了。再说了,买也是在北京买啊,我儿子定了亲,还住在外地?”

  陆风翔也不明白,自己今天才刚跟刘晓丽确立了关系,怎么就扯上“定亲”了。

  他看向了梁依欣,用目光求助。可梁依欣面对这三位长辈的热情,此时也只是“爱莫能助”了,而且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了。

  听弟弟陆志豪这么说,陆志雄不乐意了:“嘿!老二!你这怎么说话呢?谁外地的?你一个北京老坦儿,你跟我们天津人说外地啊?他奶奶、爷爷都是天津人,他工作也在天津,你让他去你们北京那儿住啊?你们那破地方,连嘎巴菜都没有,煎饼果子还是白面的,我跟你说……”

  “大哥。大哥。您这说什么呢?什么‘你们天津人’?哦,他爷爷、奶奶都是天津人,我是北京人啊?我说那个‘外地’……我是说……反正我和爱敏不是都在北京工作嘛,再说风翔现在也在北京工作了。”

  “所以说你这人就不会说话。说我们天津人是外地人?你们北京老坦儿见过什么?中国近两百年的名人,基本上在我们天津都有故居、旧宅,连溥仪、张学良、李叔同、梁启超……”

  “我的亲大哥啊!我不是北京人!”

  “都别吵了!”关键时刻,还得梁依欣来平息“战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