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风云前夕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2740 2020.06.20 17:16

  天色已经暗淡,郑沣部才抵达了纵云涧的地界。这里是一个标准的山涧地形,里面确实内有乾坤,属于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先前去查探情况的薛钊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遇到什么事了。

  孰料,才刚进涧中,郑沣便听到了里面有打斗的声音,他忙过去看,却是一片火光照耀之中,薛钊提着郑沣已经交给他的那杆枪,舞得虎虎生风,同一个黑脸汉子战在一起。那汉子鬓角都是髭须,看起来十分凶狠,竟然与薛钊打得不分上下。

  薛钊的枪如游龙,一套滚身枪毫无破绽,那汉子提一柄斧,竟然也十分灵活,二人缠斗之间,郑沣看着薛钊依旧算是占据了上风。若不是在人家的地盘,那汉子身后都是他的人,士气上不占优势的话,恐怕薛钊早已得胜。

  郑沣赶到,喝道:“薛钊停手,先回来!”

  薛钊一下架枪格开那汉子的一斧头,叫骂道:“你爷爷我家主公来了,爷爷我先走一步,待会再来和你一战,定叫你屁滚尿流!”

  那汉子看郑沣身后兵强马壮,也没有贸然追击,嘴上却不吃亏,还击道:“老子就在这里等你,今天必定斩你!”

  回到郑沣身边,郑沣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薛钊拱手道:“禀主公,先前我来查探纵云涧,但是刚进谷中便见到有人在此,我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准备发问,却看到这伙人马兵器马匹富足,不像是普通的山匪流寇。还不待我交涉,那黑脸汉子便直呼我为贼,说我是丧家之犬,为何来此。我忍耐不了,便与他打了起来。”

  郑沣责备地说了一句:“没有弄出来伤亡吧?”

  “没有,我二人谁也奈何不了谁。百十回合未分胜负。”

  郑沣点点头,他往前几步,看着那个黑脸汉子,笑问道:“这位便是我父亲经常提起的李鼎李叔父吧?上次见你我还年幼,如有认错,还请莫怪。”

  那汉子也探着头细细看了一眼郑沣,惊喜道:“你是郑大哥的儿子郑沣?上次见你你才多大,这小孩一年一个样,认不出了认不出了。”

  见二人认识,薛钊也主动上前拱手道:“既然是旧识,在下冒犯了。”

  见状,李鼎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有这小伙子身手了得,如此不凡,他真的是东屿山那个小混蛋?”

  “你这厮说谁?”薛钊便要发作,郑沣苦笑着出来打圆场。一番哄说,两人才作罢。跟着李鼎进了营寨,郑沣才看到这里囤积着几百人马,各个龙精虎猛,显然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都是年轻人,和自己带来的那三千人马相比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郑沣大致将自己的情况和李鼎解释了以下,李鼎了然,他也指着这批人马,对郑沣说道:“这支部队不是你李叔我的,这些人是你爹曾经吩咐我在这里准备的部队,都是城里无依无靠的孩子培养来的。现在可能还不是这些孩子最适合打仗的年纪,但是战斗力个顶个的强,这些年我就一直在这里操练这些孩子。”

  他顿了顿,补充道:“这些孩子对你父亲是十足的忠诚,对你自然也是。实不相瞒,先前郑大哥交代你准备的那批军械正是准备给他们的。”

  梁正俞也惊讶了,他问道:“原来郑伯父早已经有了安排?”

  “这位是?”

  郑沣介绍道:“这位是燕池梁家梁正俞,匠造府的人,军械是他负责的,也是我的好友。”

  李鼎笑了,他赞扬道:“你父亲之前想的是你要是有雄心壮志,便让我将这支军队交给你,算是起步有点人马。在这里等候一段时间,伺机而动夺个小城,慢慢便可发展起来。但是没想到你来便是带着三千人马,手下能人也不少,这下子我和郑大哥也放心了。”

  郑沣点点头,他说道:“先不谈这些,三千人马也需要安顿,这里粮食什么的不知道还多不多,先驻扎一夜,明天我们再做打算。”

  李鼎也开怀大笑,道:“放心便是,粮食管够!来来来,沣儿随我大营一叙!”

  是夜,营寨当中,郑沣坐在了主位,几个阵营之中的主要人物也都在场,梁正俞,薛钊,李鼎,还有一个没什么主意的管良。

  见准备就绪,李鼎站出来拱手道:“我先为各位讲解一下情况吧。纵云涧是早些时候我大哥郑忠安排下的一步棋,因为那个时候只是北方拉扯,看不出来胜负,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在这里作了安排。也是因此,这里被隐藏的很好,也是先前局势突变,我才联络了奉化,想必来这里也是严老四告诉你们的。”

  “目前纵云涧一共有兵卒八百三十一人,全部都是忠心耿耿之人,完全可以信任。修习的都是世家武学,战斗力极强,虽然还暂且比不上我,但是比寻常军队强很多。军阵之类的都曾学习过,基本精通。”

  梁正俞摇着折扇,接话道:“目前我们所有的力量是原定北上的三千人马和这里的八百多人手,一共加起来将近四千。奉化城就算是连夜整军也不会超过三千,里应外合,可破之。”

  郑沣沉吟,问道:“之后呢?”

  梁正俞笑了笑,指着身边的地图,说道:“诸君随我来。”

  于图前站定,梁正俞说道:“实不相瞒,诸多布置我前几日便在思索。若是定奉化,以奉化之能,主公大可跃马平定秋山郡,虽然秋山郡在偌大的宣朝实力仅仅算是一般,但是有郡城在此无论如何都能够一席之地。秋山郡北临焘江,有天堑于此,但是我们若要师出有名,必定要分兵北上据守,分流而治,为了不至于被断后路,我建议到时候可以着一支兵马镇守临近秋山郡的寒池关,差另一支劲旅奔袭沿岸的醉阳城,那里不属于藩王,算得上是无主之地。”

  “之后北镇南交,最大的藩王势力,一个是洛王,一个是襄王,西边还有几个郡守,但是我们真正需要注意的就是那两个藩王。于我们的位置,和洛王接壤,若是有一郡之地,便可与其任何一方合作,借此机会我们可以吞并附近零散的城池,割据东北以望天下。”

  “北上据守,分流而治,北镇南交,据东北以望天下。”郑沣喃喃着,他眼神中冒出了一丝光芒,握拳道:“说的不错,依诸位所看,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薛钊第一个站出来道:“不论什么时候,末将愿为先锋!”

  “莫急!”梁正俞摆手道:“在此休整两天,依我之见,三日内必定有大乱!”

  闻言,众人都是一怔,李鼎敬佩道:“小友真的是不简单啊,这套理论在下已经蛰伏,不曾想这位小友的目光也如此毒辣。”

  郑沣点点头,他拍板道:“纵云涧休整两日,差苻染入城知会何三一下,不日动手,也让他将前线的消息立马传回来。”

  众人拱手应声,各自准备去了。

  纵云涧的面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涧中四千人操练倒也宽松,加上李鼎在此经营多时,各类工事建造完善。

  原纵云涧的部队还是由李鼎负责,匠造府的军械都给他们列装,虽然只有五百二十副,但是这五百二十人的战斗力直线上升。而奉化城的三千人马则由薛钊为主,管良为副将,整日操练,为了磨练作战技巧。

  第三日,纵云涧的物资消耗几乎一空,郑沣也终于等来了好消息。苻染回到了纵云涧,拱手告知了前线的情况。

  “公子,出事了,前线战报,联军得到了补充,虽然人数不多的,但是稳住了阵脚。大将军企图转守为攻,但是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于两天前大败,损失惨重。泽国人即将入关,陛下提请洛王李勤出兵镇守,李勤抗命造反,不遵圣意。”

  “机会到了!”郑沣挥手道:“你立即返回奉化,知会何三一声,明日晚打开城门!”

  苻染领命而去,郑沣则是勒令众人再次议事,准备作战。

  这乱世的庞然大幕就这样即将拉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