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山匪底细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3530 2020.05.23 21:15

  “这么听来,这个邵东柳至少知道些什么,甚至不排除他就是东屿山匪首的可能性。”

  郑沣点点头,他看着何三,说道:“还知道些什么,全都告诉我。”

  看何三还在犹豫,梁正俞忽然道:“有什么说什么,你总不至于是那种甘心一辈子经营暗坊的人吧?”

  “梁爷这是何意?”何三忽然一怔。

  梁正俞却是什么也不说,冲他使眼色,何三也是聪明人,立即会意,冲着郑沣磕头道:“若是郑爷不嫌弃,小的以后跟着您,虽然小的没什么本事,但是脏活累活咱都不含糊。”

  郑沣自然知道他说的脏活累活都是些什么,他看了一眼梁正俞,梁正俞微微点头,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这是怂恿自己培植自己的势力!

  虽然郑沣不知道梁正俞此举何意,但是他忽然感觉心里某种莫名的情绪在滋生。他气势陡然一升,看着何三,居高临下道:“这下可以说了吧?”

  “是是是,小的一定知无不言!”何三心底石头落地,开始疯狂指认同党。

  “郑爷,暗坊确实分为两部分,赌场还好说,就是两位爷看到的样子,无非就是有些赌鬼,虽然咱们宣朝禁赌,但是问题没有那么大,算是暗坊干净一些的产业。而另一部分则是黑市,由于奉化城称得上繁华,所以这里黑市总能收到一些好玩意儿,那些不好出手的东西也大多挂在黑市售卖。”

  “而黑市最大的问题就是接触的人鱼龙混杂。不是我吹嘘,小的手下流氓混混数百人,接触的人各行各业,许多人的秘密咱都知道。但这些一向都是见不得光的事,许多通缉的杀人犯,大组织的杀手,流窜的恶徒,都会在这里有交易。”

  “而山匪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暗坊可不像是别的坊市,只有一个固定的点,在城外也有我们的地盘。而那个邵东柳便是主顾之一,我们淘到的军械无论好坏,一大部分都销给了他。当然,话这么说,总量也没多少,毕竟那些东西很难搞到。”

  平日里只是小赌一番,去暗访随意转转的郑沣,此刻眉头紧皱,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坐在角落里看场子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同时,何三的这番话也让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前提是这个何三真的可信。

  “既然你在这地下世界里当着土皇帝,又为何要跟我?”郑沣问道。

  闻言,何三苦笑道:“什么地下世界的土皇帝,郑爷你有所不知,在老鼠窝里哪怕当个鼠王,也还是老鼠。奉化的暗坊被查办很多次,前几任的管事人没有一个善终的。如有有的选,我也想做点正经事,在我看来,只要是为郑爷解忧,都是正经事。”

  此言自然也是真的,郑沣知道他们这些流氓头头,在前朝活的滋润,但是在宣朝他们是被收拾的最惨的一群人。再怎么手眼通天,也没有一丝丝和政府作对的资本。

  沉默半晌,郑沣决定相信他。清了清嗓子,郑沣开口道:“我欲对东屿山的山匪下手,若是按你所说,是不是可以在邵东柳和你们接触的时候,设计做掉他?”

  何三摇摇头,回答道:“若是想要剿灭山匪,灭掉邵东柳意义不大,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见过东屿山匪首,但是我们手上多少有一些他们的情报。东屿山匪首并不是邵东柳,而是一个叫薛钊的人。薛钊手下有三个有名的匪徒,人称黑虎,白蛟,老鼠。仅仅只是抓到黑虎,只会打草惊蛇。”

  看着何三确实已经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梁正俞上前一步,道:“山匪有多少人?”

  何三回道:“尚且不知,薛钊藏得很深,不过听邵东柳的语气,恐怕不少于五百。”

  老爹隐忍几年,就让这伙贼寇如此猖獗了?

  郑沣渐渐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完成老爹还没来得及做的事,剿灭这伙匪徒。

  梁正俞儒雅摇扇,说道:“郑兄,不如先行探查清楚山匪的位置,在做打算?”

  郑沣点点头,看着何三,问道:“你可有困难?”

  何三心下知道这便是入伙的投名状,他使劲点头道:“没有问题,虽然不容易,但是我尽量!”

  目送何三离开,郑沣叹了口气,问道:“梁兄,此人可靠吗?”

  梁正俞没好气道:“郑兄你在奉化五年都不了解他,我怎么知道?”

  “若是他通风报信,岂不是让山匪有了戒心?”

  “此事可解。”梁正俞笑了笑,他说道:“郑兄,差使一些机灵的心腹出东城外搜寻,找到城外的所有残破的建筑,看看那个里面有人活动过的迹象,派人盯住这几个地方即可。”

  “这是为何?”郑沣有些不解。

  “因为东屿山的人不敢进城,他们没有身份。暗坊的东西也不敢放在城中,城外必定有他们的据点。若是不想风吹雨淋,便必定是在旧建筑里,古庙旧院什么的都有可能。盯住疑似的地方,早晚找得到他们。”

  闻言,郑沣点点头,城外距离东屿的距离不过两个多时辰的距离,范围不算大,而且暗坊城外的据点势必也不会很远。

  当下郑沣便先行回府上安排了一下。若是让府衙的捕快去找便容易走漏风声,而且穿着官服行动太过惹眼,不如府上的门客去做来的方便。

  下午,梁正俞钻在匠造府主持事宜,心里惦记着匪患事宜的郑沣决定去城卫军作训的校场视察一下。

  依照大宣朝律,一郡的地方守备军有人数限制,郡城是三千人,普通城市两千人,县城仅允许五百人的民兵组织。当然,这是摆在明面上的数字,实际上守备军的数量并不一定。

  这个受限于城市的实力,毕竟经营一支军队,人吃马嚼需要不少银钱。朝廷下拨的守备物资只够允许范围内的军队所使用。每年还有几次兵部大吏巡查,以确保没有守丞养私兵。

  一般城市守备军队都不会超过朝廷允许范围,毕竟那些属于额外开支。

  奉化也一样,奉化如今在编军队一共是一千五百人,虽然奉化的城市实力不下于燕池,但是毕竟比不上郡城,而这一千五百人来守护这座人口逾十万的大城市已经足够。

  原本负责这些守卫军的应当是城尉,然而奉化现在并没有城尉,负责这支军队的人是一个早先追随过郑忠的军士,算是郑忠的心腹。听闻曾经还是一个校尉,战功赫赫。

  “相叔,我来了。”

  校场这里郑沣已经来过很多次,这里的军卒大多都知道郑沣是谁,见怪不怪。吩咐副将先作训军队,严相转身行礼道:“末将见过公子。”

  郑沣此刻心里心事重重,他心里念想着剿匪的事。从前这些大小事务都有老爹处理,自己顶多给他出出主意,当当狗头军师,现在一切生杀大权全部落在了自己的手上,郑沣才知道这是多么复杂的责任。

  抬头看看热火朝天作训的军卒,若是剿匪,想必这些悍卒就是自己的依仗。

  看着郑沣心事重重的样子,严相出言问道:“公子可是有遇到什么烦心事?”

  “相叔。”郑沣说道:“能够为小子讲解一下打仗?”

  严相有些吃惊,在他印象中郑沣就是自己的一个晚辈,是一个多少有些才干的公子哥。这些年他对郑沣也十分照顾,但是那些都是为了回馈郑忠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而郑沣此刻一脸严肃地问出的问题,却让严相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拱手道:“郑大人在离开之前,嘱咐我给你部分军队调动的权利。若是公子有什么命令,末将必当竭尽全力为公子排忧。”

  “今日不谈正事,小子是来学习的,还请相叔教我。”

  严相收起了眼底的疑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郑沣对打仗之事感兴趣,然而他还是拱手讲解道:“行军打仗,无非就是天地人。所谓天,便是注意天气,有时候风向,雷雨天之类的,可以影响到作战计划,会对交战双方产生影响。”

  “地,便是地形地势,好的将领会对地形地势在战前进行勘查,有系统的评鉴。不同地方的兵卒对不同地形的适应性也不尽相同。”

  “以上两点为外在因素,人不可控,但是可以利用。好的将领会利用一切外在因素,使己方处于优势,使敌人处于劣势。交战并非只注重胜负,破敌而保存自身才是关键。”

  “至于人,便是军队及指挥者。军队的状态,是否长途奔袭,兵器粮草,士气,都十分关键,有时候一些不起眼的因素,或许会左右战局。而指挥者的决策是否正确,也是关键因素。”

  听完严相的话,郑沣若有所思。他看着严相,深吸一气,缓缓道:“父亲有没有说过能让我调动多少人手?”

  严相神色一凛,他回答道:“五百。”

  “我明白了。”郑沣拱手道:“父亲临行前曾言让小子定下一个城尉的人选,不知相叔是否愿意?”

  严相苦笑,他拱手道:“此事郑大人已经同我嘱咐过,按道理来说,在下会无条件执行公子的命令,但是此事还请公子三思。我乃郑大人副将,若是真的空缺城尉,大人早已任命,哪里会等到现在?”

  这番话让郑沣一头雾水,他还想问些什么,但是一些奇怪的思绪却忽然浮现在脑海。似乎总有什么萦绕着自己,但是他却抓不住那一丝丝念头。

  “我父亲可是说了些什么?”

  严相摇摇头,他说道:“末将不知大人究竟在谋划些什么。大人在北疆的那几年遇到了很多事,包括他负伤之后,在大将军府上待了很长时间,没人知道大将军见他说了些什么。末将只是知道自从大人调任奉化之后,他一直在筹划很多东西。”

  顿了顿,他接着道:“大人离去前几日已经将这段时间的军务交给了我。他还曾给末将留下一言。大人说,此次他离去,有重要的事去做,将他经营了许久的奉化留给公子,说到底,也是对公子的一种考验。”

  郑沣点点头,他拱手道:“相叔,小子还有诸多事务需要处理,先行告辞。”

  郑沣离开后,副将才凑到严相的身边,问道:“严将军,不知道这小公子有啥安排?”

  严相眼神中流转出一丝丝期待,他吩咐道:“不必多问,你即刻去点齐五百精锐,这几天我亲自特训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