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离城的决定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2709 2020.06.09 17:56

  不消一个时辰,巡城士卒传回消息,有军队持中令尉的令牌,请求入城。

  郑沣下令放行,他正襟危坐,静待这个使臣的到来。

  在理事殿外,那个魁梧将军按照大宣律将军械兵甲脱下,只着内甲进到殿中,他见到郑沣,也不行礼,径直问道:“你便是郑忠的儿子?”

  看着此人的态度,郑沣的手指微微颤抖,他暗自感觉到此人恐怕来者不善!而这人显然是出身行伍,见识过尸山血海的真正的将军,他身上的杀气那样浓郁,郑沣也只在严相露出杀意时见过。

  察觉到郑沣心绪的不安,梁正俞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上前一步道:“你是中令尉的使臣?按照大宣律,若非宣颂主官意志,需向地方主官行礼。郑守丞官居五品,你缘何不行礼?”

  那将军笑了,不屑道:“若非郑忠请求大将军,哪里轮得到他儿子坐在这里?真当自己是五品了?你又是什么人?有资格在这里?莫不是也是个什么官?”

  梁正俞笑了,他看着这将军,摇着扇子道:“莫要将那些军阵之中学来的野蛮之风带到这里。执大宣守丞令,缘何不能算是五品官?虽然不是朝廷品秩,但是既有守丞印绶,便有守丞意志,你敢不遵?虽然此行不见得符合朝廷做法,但是并非没有先例,若非北方动荡,你怎敢如此?还是说你有造反之心?”

  这接连发问不可谓不狠毒,那将军脸色变了变,最终笑道:“没想到郑家小子身边还有如此伶牙俐齿的小辈,行,本将见过郑守丞。”

  见他行了一礼,尽管一举一动之后略无恭敬之意,郑沣还是摆了摆手,回道:“无需多礼。将军还是说明来意吧。”

  那将军冷笑道:“我乃是大将军府武官校尉段承,此番奉陛下以及大将军之令,前来督查奉化城动乱之事。”

  他从衣袖中摸出一封书信,喝道:“中令尉大将军徐韬命!”

  郑沣忙站起身,梁正俞也跟在一边,二人鞠躬行礼。

  段承宣颂道:“先前接到传报,奉化城出现了动乱之事,性质恶劣,中府司政大人特命监察府查办此事,然本将曾驻武职于附近天安郡郡城,为早日还奉化百姓一个公道,特请命接管此事,还望奉化主官配合查办,切莫抗命。”

  这倒是和二人的猜测差不多,毕竟战事吃紧,特殊时期,中令丞之中中令尉的地位远高于其他人,若是徐韬出手,中令监察司也只能暂避锋芒。

  然而段承顿了顿,又接着道:“另一封则是大将军的私信,是我给你们读还是你们自己看?”

  郑沣眼神复杂,他看了梁正俞一眼,梁正俞会意,上前接过书信。

  书信上写着:“郑侄儿,汝父在我这里为战,是响应皇命,原本我安排他在奉化便是图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而今战事不定,本将也需要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本将待你父子二人不薄,值此时奉化出了一些动乱,不如你便引咎出城去,算是将奉化之事做个了结。”

  郑沣抓着书信的手一下子青筋暴起,他眼神锋利,但是他知道这封书信既然是来自将军府,那自己很难抗命。

  梁正俞也看完了书信,他眼眸低垂,不知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三天,至少要拖够三天!而且三天内,绝不能让段承知道父亲背着大将军锻造了一批军械。

  “怎么样,我的郑大人?你作何打算?是要让出奉化,还是要试一试能不能继续和中令府库掰手腕?”

  郑沣咬了咬牙,他抬头回答道:“既然是大将军的通牒,在下自然不敢抗命,只是先前城中出事,是李陈世家的李敬前辈为在下说话。既然已经这样,我也不想将事情弄得不好看,不如给我几天时间,给李敬前辈一个交代,然后我便代表我父亲引咎离职,也好劝服城中百姓,这样可好?”

  “莫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段承冷冷道:“你莫要行缓兵之计,两日后你若没有给出结果,本将便会将这里的事如实禀报给大将军。”

  “那是自然。”郑沣又问道:“那不知何人接手奉化?”

  段承回答:“为稳民心,先由主簿刘懿代掌印绶,随后任命将至,大将军自然会派人来接管奉化。”

  段承离开后,郑沣脸色难看,他跌坐在主位上,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他叹息一气,满脸写着颓废。

  梁正俞长吁一气,他想劝慰一番,然而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想了很久,最终还是说道:“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还是要早做打算。大将军和伯父的关系这一直是我们不怎么了解的,我们也怎么都没办法料到大将军如此绝情如此果断。”

  “梁兄有何打算?”郑沣一脸的疲态。

  梁正俞无奈道:“我也不知道,先前叔父的嘱咐就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打造完成这批军备。我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这批军备到底用来做什么,但是如果郑兄被迫要离开奉化的话,我只能将这批军备交付在你的手上,然后回燕池。”

  郑沣点点头,他揉着额角道:“我想静一静,你先去吧。”

  梁正俞拱手,他知道这种时候让郑沣好好思考一下或许更好。然而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面露喜色道:“等下郑兄,有一桩事我一直没注意。伯父可曾对你说起过这批军械用在什么地方?”

  “父亲从未说过,我也不知道,他只是叮嘱我支持你打造完成这批军械。怎么了?”

  梁正俞道:“你的父亲曾在北方为将,既然是一员有勇有谋的将军,他一定会为自己留下后手。这批军械可能自有大用!”

  “梁兄这是何意?”郑沣忽然坐正了身子。

  梁正俞却道:“在下也只是猜测。或许郑兄回奉化的日子不会很远,在下在此为郑兄提出两策,希望郑兄能听一听。”

  “快快道来!”

  梁正俞摇扇道:“若是郑兄想拼一把,便一定要提前留下回城的后手。伯父曾在城中治理数年,政治清明,奉化军才几千,民却数十万,民若支持,军便如同虚设,这是人和。现在时节不到五月,小麦刚刚收获,城中刚刚收获一次粮税,府库充裕,这是应天时。奉化周边一片安定,府衙对地方的掌控十足,这是地利。若是郑兄想尝试一二,不如占住奉化,至于朝廷是否还能浴火重生,天下乱世者不是几个人,我等绝非死罪。若是天下大乱,以奉化为基石,郑兄也可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这么些时间以来,这是第一次梁正俞这样挑明了同自己谋划造反之意,显然大将军出手让他们还想观望的心彻底偃旗息鼓。

  要么动手,要么再无机会,他们只能选一个。

  见郑沣不说话,梁正俞继续道:“若是郑兄想这样做,可在离城前在奉化让何三宣扬大将军阴谋诡计逼走郑大人,而今奉化即将变天,再无人可庇护这一方土地。然后郑兄必须不惜代价干掉杜寅,既然郑兄有意收服薛钊,此事不如就交给他做。他但在城中一日,来日郑兄举事必定不顺。再往后郑兄还需说动军营儿郎,趁他们现在还不知情,彻底收服他们的心,另外征召来送往北方的军卒已经就绪,郑兄一定要将这些军卒在离城之前先送出城。”

  “梁兄另一策又如何?”

  梁正俞叹息一气,道:“另一策,便是不再提这些想法,先行送家眷出城,将军械送至军营交给北征的军队,以严将军的军功为旗帜,一路向北,郑兄可不日抵达北方战场,与伯父先汇合,再商讨下一步。”

  郑沣起身,缓缓往殿外走去。他喃喃道:“先让我好好静一静,让我好好想一想。”

  看着郑沣的背影,梁正俞叹了口气。他知道这种抉择有多难做,但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若是失去郑忠经营许久的奉化,他就彻底没有了这样选择的权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