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初战(上)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2890 2020.05.28 12:14

  奉化城,府衙,苻染和几个手下将一群打晕的小混混拖进府衙中。郑沣满意地点点头,他看向苻染,问道:“这就是东屿山所有安排在这里的眼线?”

  “据何三所说,就是这些了。”

  “把他们交给刘典狱,然后去做你们的事。”

  苻染点点头,带着手下拖着小混混们离开。

  傍晚酉时,东城门处,郑沣为首,身旁跟着梁正俞和严相,身后是数百军士。随着郑沣沉稳下令,数百军士开拔,往东屿山而去。

  天色已经渐渐很晚了,刘懿带着“找回”的赎金,几辆马车停在山下,请求拜山。白蛟听到这消息,一脸凝重看着薛钊,问道:“大哥,一定万事当心啊,拜山缘何不能等到明日?为什么一定要连夜上山?”

  薛钊没有说话,他斜睨了一眼丁烛,丁烛却只是笑了笑,退在一边,什么话也不说。

  老鼠已经不耐烦了,他嚷嚷道:“不就是送个赎金吗,要我说,现在就去收下那几马车的东西,那些钢铁也不还他,爱怎地怎地。”

  先前上山的小吏闻言,脸色一慌,却见丁烛依旧不发一言,轻轻向他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必惊慌。

  果然,薛钊听到自家兄弟当着丁烛的面说出如此浑话,不由怒道:“这是在胡说些什么?若是我等就如此做事,以后怎么与别人论事?”

  这话便是说给丁烛说的了。今日他们连官府的赎金都要扣押,且不说能不能顶住奉化不计代价的绞杀,再往后这样的做法传到别人耳中,又让别人怎么想?明日的东屿山又会否对别人这样做?

  白蛟还准备说些什么,薛钊已经不愿听下去了。他摆摆手道:“能让我们发展的机会不多,这朝廷的明天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不如搏一把。四弟随我去迎一下,三弟在寨子里等着。”

  山脚,刘懿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是袖子里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他从未想过自己也终于有一天要做这种危险的事,若是单纯只是出使也就罢了,但是明知军队就在身后,谁知道山匪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正思索间,却听到马车外一阵骚乱,一群人举着火把而来,为首那人腰佩长刀,英武非凡,正是薛钊。

  “你便是奉化主簿刘懿?”

  刘懿下了马车,朗声道:“正是本官。”

  “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你亲自来,看来奉化无人啊。”

  听到这赤裸裸的嘲讽话语,一众山匪哄笑起来,刘懿却古井不波道:“区区匪首,又何出此言?本官念及若是让旁人来,难免尔等不讲信义,下狠手于无辜之人,因而本官亲自前来!”

  “你的意思是你来我就不敢杀你?”薛钊眯起眼问。

  刘懿知道山匪不宜过度刺激,适当敲打便是,尤其这里是薛钊的老巢,自己怎么着都要给他台阶。于是,他回答道:“至少本官亲自前来,能陈其利弊,是要安安稳稳拿到这批赎金,各不相干,还是一定要本官这颗人头,与官府不死不休,你可以考虑。一城主簿死于非命,你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

  薛钊沉默片刻,他终究是没有过度纠结这些问题。挥挥手,身旁一个喽啰大摇大摆走上前来,打开后面几辆马车的东西,看着金灿灿的财物,一众山匪都看直了眼。

  薛钊点点头,老鼠已经奸诈笑出声来:“算你们识相。话说那些钢铁是做什么用的?值得你们付出这么多财物?”

  “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刘懿凛然道。

  老鼠便要发怒,薛钊却抬手制止他接着胡说八道。他借着火把的光亮仔细打量了这群人,一众侍卫全都灰头土脸,几个身上多少都带着伤,而看到刘懿脸上刚刚结痂不久的伤疤,他更是心中大定。

  “那便在此等候,我们稍后便送锻钢下来。”薛钊说道。

  “也好,那我便再次等候。”

  话音刚落,几个喽啰便要上前接过马车,刘懿护住马车沉声问:“你这是何意?”

  “怎么,信不过我?”薛钊冷笑。

  刘懿咬咬牙,他看着薛钊,坚定道:“你们是山匪,我怎么信得过?这些东西不容有失,我要随你们上山确认东西还在。”

  薛钊怔了怔,他看着刘懿的眼神,终于,他点头道:“那便你独自跟来吧,你的侍卫不能上山。

  闻言,侍卫大急,唤道:“大人!”

  “无妨。”刘懿摆摆手,道:“我跟他们去!”

  火光中,马车摇晃上山。马车中,被蒙上了眼睛的刘懿坐在薛钊身边,他看不到车外的情况,只能凭感受,去感觉去的位置是否同情报所说的一样。这关乎着他的生死,关乎着他之后的逃生路线,不容有失。

  而山脚处的山匪们互相玩笑打闹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被他们看守住的侍卫们,少了一个人。

  宝山县城,郑沣骑高头大马,身后跟着数百军士,肃杀而冷峻。

  县令徐和带着一队人马出城相迎,在徐和的带领下,郑沣所部迅速接近了东屿山脚。

  在消息情报不对等的情况之下,直到现在,山贼们依旧多这支军队毫不知情。

  那个逃出来的侍卫连滚带爬地跑到郑沣身边,禀报道:“大人,刘大人已经跟着上山了,走了约莫两刻钟。”

  提前布置好的苻染也从阴影中闪出,拱手道:“我们查探了这里的所有路径,基本都有我们的人和宝山县兵把守。”

  “接应刘大人的五十士卒呢?”

  “傍晚时分也已经从断壁那里上了山,在预定的位置准备妥当,一切都十分顺利。”

  郑沣点点头,火光闪烁之间,他的脸色十分平静,看不出一丝丝波澜。梁正俞不由心底里认可了几分。他缓缓道:“按照原本的计划,只需等山上火起为号,便可以一网打尽。”

  话音刚落,山上忽然火光乍现,山脚的山匪一阵动乱,山上出事了!

  尚且不知道刘懿是否按照计划被先行上山的军卒接应到,郑沣来不及多想,前方不远处便是山脚聚集的第一批山匪,他拔剑而出,原本俊秀的脸庞在跳动的火光之下沾染着浓浓的杀戮气息,仿佛那个曾经稚嫩的少年忽然之间,便成长了起来。

  此刻,他手里决定着上千人的性命,这是第一次,但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进攻!”

  前方的山匪还处在惊疑之中,虽然有小头领在这里坐镇,但是显然没有提防住这群忽然杀出的人。为首那人更是凶悍,身材高大非常,骑着一匹枣红骏马,手提一柄大刀,大开大合,仿佛杀神一般,一刀便将一个小喽啰劈作两截。

  甫一见血,两拨人马都疯狂了起来,刀光剑影,在火把的照明之下杀作一团。郑沣和梁正俞则立马于旁,看着这纷繁杀戮的战场,郑沣还好,他毕竟见识过战场,梁正俞却已经脸色苍白。

  “梁兄可是不舒服?”

  “没事,第一次经历这些,不大适应。”

  郑沣笑了笑,他安抚道:“好男儿总要适应这些,我年幼时候,父亲吃了败仗,母亲抱着我跟着败军突围,当时我老爹比相叔还要威风很多,但是还是独木难支,险些全军覆没。”

  “母亲怕我心里留下阴影,她想捂着我的眼,就能不去看,不去想。可是一支箭刺进了她的身子。她的手耷拉下来了,我见到的第一具尸体,竟然是我娘的。”

  “那一晚,人头滚滚,血流成河,那一晚就像是永远不会天亮,就像是忽然从人间,坠到了地狱。”

  这一支山匪只有寥寥数十人,已经被斩杀殆尽。几个侍卫也纷纷拿起兵器跟在了严相身后。那个小头目知道事情严重了,想要上山报信,但是刚跑出去没几步,严相拈弓搭箭,一箭便射穿了他的喉咙。

  战场迅速被平定,郑沣拉了拉还陷在他故事中的梁正俞,说道:“严将军已经率军上山了,我们跟上。”

  按照预定的战术,一个校尉带着五十人散开,去扑杀山脚的岗哨,有苻染等家臣带领,山下的岗哨迅速被剿灭着。

  另一个校尉带着一百人马绕着山寨把守,火油四下倾倒,火把丢下,山上瞬间浓烟滚滚,火势汹涌。

  严相带着三百人马直冲山寨,看着郑沣跟上来,他摸了把脸上的鲜血,问道:“公子何必跟来,若是战败恐公子受连累。”

  “此战必胜!”郑沣自信道。

  严相笑了笑,刀尖滴血道:“既然如此,末将不再劝,还请公子以自身安危为重。”

  “那是自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