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庆功激变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2847 2020.05.31 19:26

  天色渐晚,郑沣不知不觉在工坊呆了整整一下午。这里确实燥热,汗水早已不知不觉湿透了他的衣衫,浸出明显的水渍。念及晚上还要参加庆功宴,他乘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军营里,尚未入夜的时候,却是来了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腰佩长刀,很是英武。此人进了军营,二话不说,直奔演武场去。

  这个时候严相应当在军务处当值。这汉子就像是回到自家后花园一般,径直往军务处而去,一路上岗哨卫兵想拦,然而看到那汉子手持着城尉的手令,都纷纷避让。

  说到底一城的最高军事官员还是城尉,何况对于奉化,城尉的手令和守丞的手令一样,都是出自郑忠之手。

  这是守丞指派回来的人。

  这汉子进了军务处,严相便看到了他。两人显然是旧识,但是写在严相脸上的却不是惊喜,反而是一种惊惧。

  “怎么是你?”

  那汉子哈哈一笑,上来便要一个熊抱,嘴里嚷着:“没想到吧,老子还活着。”

  严相却一把将他推开,他径直拔出剑架上的宝剑,看着他,喝道:“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这由不得他不惊慌。这汉子他十分熟悉,当初在北方大营的时候,同在镇北营中述职的袍泽里,有号称北营四虎的四人。第一虎便是统帅郑忠,第二虎乃是云溪城宋琦,第三虎是京师李鼎,第四虎才是他严相。

  在与泽国战争之中,老二宋琦镇守天门关时被敌将破关斩杀。后来镇北营在余阳坡被围,严相死战最终受伤昏迷,醒来的时候镇北营已经被大将军徐韬带兵解围,而噩耗也传来,李鼎战死,郑忠手臂中箭,伤及筋骨,恐怕再也不能拿兵器。

  从此,郑忠卸甲,严相也无心在镇北营待下去,跟随郑忠来到了奉化驻守。

  但是谁曾想,这种时候却忽然见到了郑忠亲口说已经去世的第三虎李鼎?若不是方才真切地碰到了李鼎,他都要以为自己见鬼了。

  李鼎却哈哈一笑,也不急恼,坐在对面解释道:“我没死,当年你昏迷之后的事恐怕郑大哥也没有同你讲过。”

  喝了一杯桌上的茶,他接着道:“当初被围在余阳坡的时候,虽然无法发出求援信息,但是郑大哥带兵进余阳的时候,前将军赵恺是知道的。久守无援,郑大哥便推断出我们恐怕是被朝廷放弃了。”

  他顿了顿,幽幽道:“北地败相已经无法逆转,为了避免引火烧身,郑大哥只能选择离开北地。我们几个人当时凑在一起,朝廷又太过忌惮,唯恐陛下对我们动手,因此郑大哥要我假死,然后有大将军力保,才让已经半残废的郑大哥和你成功离开了北地。”

  这是实话,郑忠全领守丞和城尉职,没敢委任严相做城尉,也是为了让严相降低存在感。严相此时虽然也是总领城防军,但是他只有将印,而没有官职。这时候的宣朝将印只有一个作用,就是证明这个人有资格未将,战时可启用,没有别的意义,没有任何实权。

  沉吟片刻,严相问道:“那宋二哥……”

  “真的死了。”李鼎眼神中也闪烁着难过。

  忽然相见,两个人一时间都有许多的话要讲,但是时间紧迫,两个人没有那么多时间叙旧。李鼎看着严相,说道:“我先告诉你我这次前来的目的。原本我应该早些来几天的,郑大哥知道郑公子会对东屿动手,但是没想到这么早。我奉大哥的命令,在城外私下训练了一支私兵,原本我应该是要配合对东屿的行动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成功了。”

  “这支军队实力不俗,而且十分可靠,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些大事件发生,这支军队按照郑大哥的命令,会直接对公子负责,也是说这是郑大哥为郑公子培养的私兵。”

  李鼎没再继续说下去,他知道严相能懂自己的意思。

  严相没有来得及问些什么,门外已经有小卒来传话:“严将军,守丞大人派人来知会您一声,晚宴要开始了,让大家便装过去。”

  李鼎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严相则坐在位置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自己曾经那个敬爱的大哥,后来尊敬的郑大人,瞒着自己到底有多少事。豢养私兵,培植亲信,他是要造反吗?

  眼神中闪过许多异样的情绪,最终,他站起身,安排了当晚的城防事务,然而带着一群儿郎往玉食坊去。

  军营的校尉之一是一个玉面长须的男人,他是前城尉留下的亲信,许是郑忠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许是拿他做掩护,许是信任严相的能力,总之,他没有解决掉这个人。

  此人名唤杜寅,是名义上的校尉,先前剿匪的战争中,他被留下守城。而这场庆功宴,严相显然也没有准备带着他去。

  他也毫无怨言,在他的府邸,他站在院子里,平静地望着院墙外的天空。身后一个神色不甘的男人看着他,正是黑虎。

  哦不,现在的他,只是邵东柳,那个黑虎在东屿被灭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今晚风后楼会很热闹吧?”杜寅问道。

  “是的,今晚有名伶彩衣的演出。”

  “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如果一夜之间死去数十人,想必这个小毛孩子总该顶不住压力了吧?我看看郑忠的功勋,是不是可以抹平这一夜的杀孽。”

  杜寅笑着,眼底却是满满的杀气。

  邵东柳也残忍一笑,隐匿在黑暗中,消弭于无形。

  晚宴在玉食坊大厅举行,花销自然不会小,但是这就是郑沣的风格,他断断不会亏待为自己而战的战士们。

  再度当着众将士的面发自肺腑地说了一番话,吸引了一波军心。觥筹交错的晚宴便就此开始。

  据长兴街隔了很远的风后街,来来往往的人十分多,虽然守丞府颁布了宵禁法令,但是今晚是特殊的,风后楼时隔这么多日,终于再次等到了彩衣的演出。

  这一晚,入场的票据高价难求。楼中上下大小雅间早早便坐满了人。

  厢房中,彩衣面无表情,似乎从那一夜回来之后,她就永远离开了那个开朗爱笑的自己,换上了这样一幅冰冷的模样,似乎她在一瞬之间丢失了笑容。

  看着她这幅模样,玄衣女子姬无霜心疼不已,她这几日未曾见过郑沣,也听说了郑沣已经贵为守丞大人,她明白郑沣就此与彩衣成为了两个世界的人。

  纨绔或许和舞女还有见面的理由,但是守丞大人没有。

  她上前劝慰道:“彩衣妹妹,开心一些。这几日城中不太平,等过些时候安稳一些了,我带你出城转转,散散心。”

  彩衣没有表情,不发一言。

  姬无霜也不知道怎么劝合适,她叹息一气,捉住彩衣的手,说道:“就要演出了,我为你梳妆吧。”

  彩衣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问,她说道:“也不知道城中的事是不是冲着他去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姬无霜愣怔在哪里,她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同彩衣讲,她也不懂为何即便如此,这傻姑娘依旧心心念念那个男人。

  回过神的时候,彩衣已经径直出了厢房,准备上台了。

  同以往一样的华灯流转,同以往一样人声鼎沸,只是往那边看去,暖香阁再也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再也没有了。

  不知不觉,她便两行清泪泫然欲下,时辰却已经到了,她只得上场去。

  虽然无心去做花哨的动作,也没有画多么精细的妆容,但是这样楚楚可怜的她,人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如此仙子的泪只怕也是千金难换的,多少人为了她这眼波流转的模样心碎,一时间,周围竟无一人出声打破这宁静。

  然而,此时风后楼之外,一伙黑衣人肃穆地站在阴暗的地方,为首那人身材高大,露出面巾之外的半张脸上弯弯曲曲地攀着一条伤疤。

  木质小楼的隔音不算很好,除去彩衣那款款袅娜的身段,她的声音也宛若天籁,令人沉醉其中。邵东柳闭着双眼,似乎是在沉醉于这曼妙的曲子中,又似乎是不忍心动手,去破坏一墙之隔的美好。

  终于,时间不等人,他不能等到彩衣的演出结束。叹息了一气,邵东柳张开了双眼,喝令道:“动手,优先杀死花魁彩衣!”

  一众黑衣人纷纷动手,拔出身上的佩刀,杀进了风后楼。

举报

作者感言

游云书生

游云书生

明天起下午六点更新两章

2020-05-31 19: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