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乱相之兆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2809 2020.06.02 17:48

  这一问,邵东柳瞬间都忘记自己身上的疼痛了,他刚要否认,郑沣便接着道:“不必急着否认,我们方才已经查到了他的头上,情况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那一瞬间,邵东柳的眼神中闪过了各种情绪,惊慌,疑惑,一直到恍然。他忽然笑了,倨傲道:“何必用这种手段?我告诉你,我当然认识杜寅了,这是哪个倒霉东西?我认识他,是他指使我的,快去杀了他啊!”

  若是他矢口否认,郑沣还会怀疑一下,但是听到他这癫狂的话,郑沣却犹豫了,他无法分辨这人的话是真是假。

  “告诉我是什么人指使你这样做的,还有你的手下是什么人?”

  “你不都知道了吗?小毛孩子,老子是那个什么杜寅派来的,你把他砍了就什么事都没了。我的手下?我的手下不就是他的手下?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人?”

  一阵烦躁涌上心头,郑沣狠狠一耳光扇在邵东柳脸上,喝道:“我知道你是东屿山的黑虎,你也要知道按照大宣律你会是什么下场!我在给你机会,你想死无全尸?”

  “给我机会?”邵东柳笑了,他疯狂道:“明察秋毫的郑大人,你什么都知道,还审我做什么?我是谁你都知道,对,我是东屿山黑虎,那是不是老子带着东屿山的亡魂回来复仇了?哈哈哈,老大你说啥就是啥吧,至于你说的机会,什么机会?死无全尸变得死有全尸?老子不稀罕,哈哈哈!”

  郑沣看着他,心里烦闷,他吩咐赵如双接着审问,其余的三个典客回去休息,他则和梁正俞在军务处大堂径直坐下。审讯结果没有出来,他寝食难安。

  刘懿已经奉命去拟书上报这件事了,府衙效率很快,虽然事发突然,又是在晚上,但是府衙已经查探清楚了现场的所有情况。

  看着窗外稀疏的星光,郑沣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累。他靠在大椅上,喃喃道:“梁兄,为一城守丞,为何已经让人如此心力交瘁?难以想象朝廷一品大员,乃至皇帝,他们的日子又该当如何过?”

  梁正俞看着颓废的郑沣,不禁也是有些无奈,他劝慰道:“在其位谋其政。如今因为奉化内忧外患,诸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而且主簿刘懿并非真的与郑兄你同心,此刻郑兄没有自己的班底幕僚,做起事来才会处处制肘。我先前劝你拉拢何三,正是想到这些问题,而今有他相助,郑兄你的路子不就平坦许多?”

  顿了顿,他接着道:“皇帝无需事必躬亲,每逢有大事件,他知道该找谁解决。一品大员,中令丞,中车丞也不用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他们只需要知道府衙将来的方向。同样,郑兄你若是志向为十万带甲士,那便想好如何带领他们走向辉煌,至于他们的衣食住行,让相应的人去做就是。”

  郑沣有些意动,他问道:“那梁兄可愿多为我出出主意?”

  “郑兄放心便是。而且……依在下看来,这种局势不会维持很久了。”

  “梁兄何处此言?”

  梁正俞却不愿多说,他只是道:“我猜测的罢了,郑兄随我拭目以待吧。”

  夜还依旧那样漫长,不知道尽头。战俘营偶尔传来惨叫,轮班的巡逻士兵来来往往,军营是没有夜晚的一个地方。

  不知天亮的时候,这人间又会是什么模样。

  这个世界,有白就有黑,有光就有暗,总有太阳也无法照耀的地方,所以,总该有人生活在阴影中,去做那只鬼。

  赵如双显然便是那个鬼,他执掌典狱署数年来,手段出了名的狠。因为做事不择手段,刑讯过程极其严苛,所以他只能做一个典客。

  而明知郑沣这次动了真火,赵如双这一夜的审讯毫无收敛。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赵如双满手鲜血禀报郑沣,邵东柳开口了。

  郑沣和梁正俞回到囚笼那里,囚笼中的邵东柳已经没有了人形,看起来凄惨无比。他有气无力地微微抬起头,口鼻溢血,眼眶里已经空荡荡一片。

  郑沣有些于心不忍,他责备地看了一眼赵如双,梁正俞劝道:“郑兄莫要生气,成大事者不可心慈手软,先听听邵东柳怎么说。”

  赵如双面无表情,他拱手告罪道:“禀报大人,为刑讯顺利,下官不得不这样做,还请大人恕罪。”

  郑沣也没有再纠结于此,他看着邵东柳,皱着眉头问道:“是谁在支持你,你的那些手下是些什么人?”

  邵东柳咳嗽一声,喷出一口血雾。他勉强地开口道:“我听命于燕池世家丰家,至于再往上是谁我并不知道。那些手下是有人开城门放进来的,来自很多地方,还有一部分是……”

  “是什么人?”

  “咳咳咳……是……军营的士卒。”

  “谁是内奸?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郑沣心烦意乱。

  邵东柳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全都招,你能否,给我个痛快?”

  郑沣没有说话,邵东柳抬着空洞的眼眶,茫然转了转头,最终颓然道:“是校尉杜寅。那些士卒也是他的亲卫。我们只是接到任务,搅乱奉化,别的……我不知道……”

  “最后一个问题。”郑沣长叹一口气,道:“你的身份,你的这些事,包括操纵东屿山匪徒这件事,薛钊知道吗?”

  邵东柳怔了怔,摇了摇头。

  “我会履行承诺,给你个痛快。严相!”

  “末将在!”

  “斩了他吧,城外随便找个地方葬了他,别让他死无归所。”

  “末将领命!”

  郑沣冷冷转身,毫不留情,身后传来邵东柳颤抖的声音:“谢……谢谢你……”

  乘坐着回府衙的马车,郑沣扭头瞥着窗外,眼神闪烁,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梁正俞与他同乘一辆马车,看着郑沣,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想了想,他缓缓道:“郑兄,可是觉得越发扑朔迷离,所以感觉到了心中烦闷?”

  郑沣叹息道:“打造兵甲之事,人都以为是上面的命令,但是你我都知道,这是我父亲的委托,和朝廷无关。此时他远在千里之外,我明明知道他已经去了北方前线,但是我又一直在骗我自己,骗我说他就在城外不远处,就像他说的,只要我写信到驿站,他就可以看到。”

  “我以为,虽然前程不那么平顺,但是至少一眼看得到边。我已经及冠,便是父亲去哪我去哪,然后再离他不远的地方做官,然后落得个自在,娶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过简简单单的一生。我知道离开他去闯荡的日子总会来。”

  “但是,为什么这样突然,为什么这样艰难,为什么我步履维艰。”

  梁正俞有些意动,他忽然道:“若是给你个机会,你愿意去实现你的理想吗?”

  “理想?”

  “对!”梁正俞轻声道:“若是为官,平衡于各位大员的棋局之中,自然是十分艰难,但是你想过吗?若是北方战事失利,国内必定陷入一片战火,乱世便是世代更替的条件,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或许到那个时候,现在的困境,都不算什么了。”

  郑沣眼神中忽然迸发出了光,他看着梁正俞,问道:“梁兄有几分把握?”

  梁正俞回答:“七八分的样子吧。奉化如今的实力很强,伯父说什么也要留下这样一座城池给你,而且提前打造兵刃,恐怕他还有别的准备,这些东西留给你,想必是他也想到了北方战事如若失利,他不想你在乱世里只能做那个浮萍,他不想你没得选。”

  顿了顿,他接着道:“或许,伯父没有带着你一起去,是因为他早已想到这些,他早已知道这江山的未来,所以,你没有必要去亲眼目睹那些。”

  郑沣忽然眼神中坚毅了许多,他看着梁正俞,认真作揖道:“谢过梁兄教我。没想到父亲留下来的这些提示,反而要梁兄教我才能懂。若是这样,我便知道这些局面如何应对了。”

  看着忽然充溢着自信的郑沣,那一瞬间,梁正俞有一种错觉,他感觉这个曾经稚嫩的少年,这些日子以来,身上的稚嫩退却了太多,直到此刻,他身上彻底带上了一种霸道的气息。

  再转过一条街道便是府衙,郑沣忽然唤住车夫,停下了马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