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军械之说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2862 2020.05.22 21:03

  来到院中,胡潜指挥两个壮汉搬着一只木箱放在中间。范擎阳打开木箱,从里面取出两把马刀。

  “郑大人,这是一些样品。军队打仗,人数并非决定因素。除去兵力,还要看军队的状态,是否饱食,是否有精力,是否健康,而除此之外,他们杀敌所用兵刃也很重要。”

  范擎阳说完,梁正俞接过那两把马刀,接着道:“这两把马刀,一把是纯铁制,是如今大宣军备主要装备的东西。而另一把,是夹钢工艺锻造,算是精锐部队少数使用的兵器。”

  他将两把马刀递给壮汉,吩咐道:“为郑大人演示一下。”

  壮汉点点头,后退几步,发力将两柄马刀砍在一起,那柄纯铁的马刀瞬间砍出一道缺口,而夹钢马刀并无明显伤口。

  梁正俞从木箱中再度取出一柄马刀,这柄马刀入手便有着一股难言的锋锐之感。

  “这便是此次要锻造的马刀,算是用了更加特殊的材质,除去锻钢,还有几种并不常见的矿石。”说罢,他再次将这柄马刀递给了壮汉。

  随着一声脆响,两柄马刀交加,夹钢马刀瞬间蹦出一道豁口,新式马刀却完好无损。

  “我等便是要按照要求,打造五百二十套这样的军械。每套包括一柄马刀,一柄长矛,一件半身甲胄。”

  接过梁正俞递来的新式马刀,郑沣满脸的喜爱之色。英雄爱神兵,他自幼也算是在习武,对这些厉害兵刃他喜欢的很。

  梁正俞问道:“郑大人,如今奉化军卒使用的,是不是那纯铁制兵器?是否身上连甲胄都不曾有,仅用了皮甲?”

  郑沣点点头。他很早便同父亲一起参训过军卒,他对现在奉化的城防十分熟悉。

  这样的装备虽然比不上正规部队,但是比之布艺棍棒的山匪已经好了太多。

  看着郑沣对手中的兵刃爱不释手,梁正俞笑了笑,他拱手道:“大人喜爱这种兵器,到时候在下特地命人为大人定制一柄,现在请大人回府,想必何三已经到了。”

  两人联袂又离开了匠造府,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何三是何人?他们谁都没听说过。只有刘懿,脸上多了几分阴霾。如今郑沣亲近这个郡城来的公子,大小事都让这梁公子参详,自己身为一城的副职,竟然有种被冷落的感觉。

  这样下去,于他不利。但是,他暗自又叹息一气,现在的他,无可奈何。

  却说暗坊,何三依旧如同往常一样看着摊。赌场只是暗坊的一部分,除了赌场,黑市和一些别的场所他也顺道巡视。

  这一带的流氓混混都认识他,他日子过的也滋润。最近那个公子哥也不来了,就连三天两头在街上能碰到的郑公子,他也没怎么见到过。

  听说这几天是郑沣代掌守丞职位,百姓也多少知道这事,他自然更清楚,但是不管是谁当值,他都不关心。原本他确有巴结权贵的意思,但是转念他又觉得此事并不靠谱。

  忽然,门外停下一辆马车,一众军卒也在外面停下,围住这里。当时何三便感觉头皮发麻,下意识的想法,是这位郑大人要杀鸡儆猴,先把自己这暗坊处理了。

  一众流氓赌徒也慌了神,有人甚至面露狠色,想做点啥,却被何三一个眼神吓住了。何三清楚,若是反抗,必死无疑,若是顺从一点,顶多关押教育半个月。

  至于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大不了找个替死鬼便是了。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马车上下来的通传对坊市里的乌烟瘴气视若无睹,直接点名道:“何三何在?”

  那一瞬间,何三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他心下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郑沣这厮翻脸不认人,要干掉自己。

  毋须他承认,通传便认出了这个大名鼎鼎的流氓头子。见通传径直朝自己来,何三瞬间有种想要强行跑路的想法,然而乌拉拉进来一群军卒,为首那军卒赫然是从战场经历过厮杀的杀神,只是一个眼神,便让所有流氓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看着何三面如死灰的模样,通传有些想笑,他冷言冷语道:“要是这么怕军卒,何必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好啦,这次不是收拾你们的,要是收拾你们,我就不会来了。郑大人有令,请何三去府衙一叙,何三,走吧?”

  何三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何况看这样子,郑公子未必是要解决自己。怀着忐忑的心情和哭丧的脸,他被两个军卒架着,丢到了马车上。

  府衙之中,郑沣和梁正俞已经回书房,两人正在商讨事情。看到何三被带了过来,郑沣看着梁正俞,问道:“不知梁兄想问他什么?”

  梁正俞看着满脸惊慌的何三,笑道:“莫慌,此次唤你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你如实回答便好。”

  “大人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何三立即表态。

  梁正俞点点头,问道:“暗坊现在管事的是你?”

  何三脑袋一缩,回道:“大人,小人再也不做这些勾当了,求大人开恩!”

  “不是要追究你暗坊的事,你怕什么!”郑沣有些不悦。

  何三慌忙回答:“是小人在管事。”

  梁正俞点点头,接着问道:“暗坊管理着赌场,黑市,我问你,上次我在黑市看到的那把马刀,是不是制式军械?”

  何三脸色发白,倒卖军械是重罪,但是他知道如今自己也瞒不过这位爷,他跪在地上低头道:“是……”

  “我再问你,你那里有没有夹钢工艺的兵刃或者是添加铁片的甲胄?”

  “有。”

  “售价如何?”

  “因为很难搞到手,所以售价极贵……”

  梁正俞再次点点头,他追问道:“这样的军械你们手上的多不多?周边大小主城的黑市是不是都有?”

  何三老实回答道:“我这边只有十来套,周边城市也有一些,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有的是跟匠造府疏通关系拿到手的,有的是从战场上拿到的,总之售价都很贵。”

  梁正俞笑了笑,冲着郑沣拱手道:“我知晓郑兄你一直在犹豫怎么处理,如今可见,黑市暗坊之类的地方其实都有制式军备的售卖,虽然量不大,但是几个地方的凑起来,也不容小觑。山匪之所以不被重视,也是因为他们的装备极差。没有资金,他们没办法搞到好的军备。若是郑兄你选择赎回锻钢,恐怕会让山匪这段时间里陆续武装起一支部队,哪怕只有百人,来日剿匪难度也会大上很多。”

  “虽然那些山匪不见得敢正面和我们起冲突,但是我们也难以去追杀他们。平日里骚扰地方会让百姓苦不堪言,但是大举剿匪又意义不大,这颗毒瘤就会越养越深。那山匪头领显然也不是一个无能之辈,若是放任,恐怕终有一日奉化不得安宁。”

  听到这里,何三还晕晕乎乎,郑沣的眼神中已经多出了几分坚定。他看着何三,问道:“你们暗坊和山匪是否有联系?”

  何三一惊,趴低身子回答道:“天地良心啊,我们开办暗坊,违禁物品只要不被查到,即便暗坊被查办也罪不至死。但是勾结山匪可是死罪啊!”

  “那你们的军械往什么地方售卖?”郑沣的语气一厉。

  何三哭丧着脸回答道:“有人有需要的话,会联系我们,那人是谁他也不说,我们不知道啊。都是为了赚钱,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小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梁正俞叹了口气,喃喃道:“教这厮祸害一方,实在可恨。郑兄,不如处死这厮,想来也能让山匪少条路。”

  郑沣脸色一怔,何三却是一下子吓得涕泪横流,大声喊冤。

  看了一眼梁正俞,发觉他正冲自己使眼色,郑沣瞬间恍然大悟,他干咳几声,应和道:“是啊,如今本官大权在握,也是时候解决一些毒瘤了。只是梁兄,他虽然坏,但是没有伤天害理,罪不至死啊。”

  “那当如何?”梁正俞冷哼一声道:“总不能让这厮痛快,不如将他下狱,让他狱中度过余生。”

  “正合我意。”郑沣点点头,他抬手便要落笔给何三定罪,何三慌忙喊道:“且慢!且慢!我想起来了,我手底下有个人经常跟一个中年男人来往,那汉子长得魁梧,满脸髭须,且每次都是偷偷摸摸,身份不明。我曾问起过,手下禀报说那人叫邵东柳,江湖绰号黑虎。”

  郑沣和梁正俞闻言相视一笑,这个何三果然知道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