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铁马山河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离城

铁马山河传 游云书生 4040 2020.06.11 19:45

  这一日,郑沣故意晚去了府衙一会儿,待到他来到府衙的时候,府衙门口已经聚集了诸多百姓,同先前来兴师问罪的不一样,这些百姓都热切地看着郑沣。

  郑沣故作不知情,问道:“诸位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可禀明辖区主官,我会为大家主持公道。”

  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上前一步,颤巍巍道:“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知道郑公子是为民做主的好官,郑老守丞也是。我们是听闻说公子你即将离城,郑老守丞也是,往后就不会再回奉化了,我们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郑沣怔了怔,他忽然沉默了。他越是沉默,人们就越是心惊胆战,不知道结果如何。

  许久,时间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随着郑沣清晰而叹惋的一声叹息,所有人的心都咯噔一下。他们都是奉化的普通百姓,他们也都或者去过,或者听说过别的城池,知道别的地方的生活状态如何。他们知道是郑忠清廉为政,所以他们才得以生活地没那么大负担。他们知道奉化在一天天变好,但是这种变好是建立在郑家来到奉化的基础上。

  那个老者眼眶瞬间就湿润了,他敲打着拐杖道:“有志莫问年高,虽然郑老守丞和郑公子你在老头子眼里都还是孩子,但是这奉化不能离开你们的庇佑。不知道往后奉化又会如何,老朽我代表大家恳求郑公子一句,能否请奏朝廷,起码公子你留在奉化。”

  郑沣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眶,回答道:“老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在这里代掌守丞印就是顺着我爹的意思,我并没有朝廷的委任书。我等都是大宣的子民,怎可僭越行权?若是奉化还是我爹说了算,那我自然一定尽心竭力在他回来之前守好,但是此时我爹已然说不上话,我继续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多些诸位抬爱,在下谢过了。”

  这倒不是他装模作样的,虽然这些百姓的情绪自然有人为煽动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大多数还是诚恳地爱戴着自己的父亲,虽然自己为官不久,但是毕竟秉承着父亲的意志,这些人民便也信任他。

  而此刻,取信于民,成为了自己的战略手段,若非这种时期,他真的不愿意这样做。他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百姓,摆摆手道:“诸位请回吧。”

  老者却不愿离开,他说道:“我们大概都猜到了这消息是真的,听到公子你这样承认,我们还是心下难过。先前的时候,许多百姓都想要来府衙送一些薄礼以答谢公子和郑大人,只是人太多了,为了不让公子徒增困扰,所以来了的只是城里的豪绅大儒。虽然礼物不见得丰盛,但是也是百姓祈祷公子未来可顺顺利利,还请公子收下。”

  说罢,他摆了摆手,身后那些豪绅名流纷纷上前,马车上下人抬下来的都是一箱一箱的礼物,有财宝,有地方风味的小吃,有衣物,还有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东西。

  见状,郑沣忙道:“这可使不得,时局艰难,举国之忧,怎可在此拿走百姓们的心血?心意我领了,诸位还是将东西送还给百姓们吧。”

  闻言,一众百姓纷纷下跪道:“大人不收,我等绝不离去。”

  看着那老先生也要跪,郑沣忙扶住他,焦急道:“诸位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呀!”

  老先生眼眶通红,真挚道:“自从郑大人来奉化以来,屯田垦地,支持商业,兴修水利,降低赋税,如今奉化诸多百姓都是在郑大人的治理下才有奉化的今天。这些礼物不算贵重,对比郑大人为我们做的,这些都不算什么。这些不只是送给公子你的,也是送给郑大人的,也不知今生还是否有望见到郑大人,公子还是收下吧,不然我等不好交代百姓。”

  闻言,郑沣略一思索,才道:“选择家境殷实子女健在的人家礼物留下,其余的送还回去,老先生你看这样如何?”

  老先生闻言,再拜道:“公子体恤民生,老朽再度替大家谢过。”

  一时间府衙门口热闹非凡,这时骑着高头大马春风得意的段承远远而来,他属于将领,住在城尉府,城中的流言他还未听到,看到府衙门口的景象时候,他吃了一惊,忙差下人去问怎么回事。那些搬运东西的人也没有隐瞒,听到消息,段承的脸色瞬间难看到极点了。

  他又没有办法去兴师问罪,官员政绩清明,走时万民相送,这事哪怕在朝廷都只有赞扬,他哪里敢以此发难。

  因而他只能祈求明日郑沣老老实实卸任离开,否则夜长梦多,容易出问题。

  回到书房,郑沣也是松了口气,他坐下来看着桌上的书简,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索性调整了一下心态,乘马车往军营去。

  来到军营,一切如以往一般,没什么变化。郑沣却是静静看着军营作训,中午还在军营的厨房吃了午饭,同将士们畅谈几句。下午时候,没人注意的时候,他悄悄离开。

  有一定的可能,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来军营了。

  看到郑沣有心事,严相跟了出来,问道:“公子,可是出什么事了?”

  郑沣勉强笑了笑,道:“大将军派来了使者,明日我便离开奉化了。不知道相叔你有什么打算?”

  严相愣了愣,他拱手道:“若是如此,公子准备去哪里?”

  郑沣想了想,道:“还未确定。”

  严相沉默了。他不知道李鼎曾来找过他的事自己是不是要告诉他,也不知道将来的这一切会走向什么地方。终于,他叹了口气,道:“公子若是出城去,不妨去城西五十里处的纵云涧。”

  “去那里做什么?”

  严相却是不愿意多讲,他摆摆手道:“公子无需多问了,我若是没什么想法,便往北投郑大人那里去。”

  “相叔你不同我一起?”

  严相只是叹息,却什么也不说,自顾自回城去了。他知道大哥的想法,有些事是早已注定的,但是他不愿意去做,哪怕成为故人们的罪人。

  郑沣也心下感受到了些什么,然而他并未多想,转身离去。

  渐渐,天色暗沉下来,夜幕即将到来。郑沣早早回了守丞府,他吩咐下人收拾妥帖东西,看着空落落的宅院,他脑子里闪过许多的念头。

  与此同时,刘缘恰是刚刚离开典狱。因为先前抓回来的人大多在西城区关押,所以他这些日子基本都在西城区这里审问。而他离去时已经天色很晚了,他看着毫无回家意思的赵如双,问道:“你还不走?”

  赵如双拱手道:“下官这就回去了,不过先前一些犯人的资料有些问题,下官先先核对完成。”

  刘缘也不疑有他,先自顾自走了。

  而后,赵如双支开了所有人,来到最里面的一件监房,薛钊在里面正襟危坐,在等待着什么。

  赵如双垂了垂眼眸,轻轻将一串钥匙丢在薛钊的身边,然后不动声色离开。薛钊立刻会意,他打开自己的枷锁,然后打开监房的门跑了出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赵如双,他摸起旁边的凳子狠狠砸在他的后脑。这一击不会要命,但是足够赵如双昏迷一段时间。随后他捡起地上带着木刺的凳腿,转身刺死了旁边几座监房的囚犯,砸碎了自己监房的锁,营造出一副自己打破枷锁,打晕赵如双逃走的样子,目击的犯人也都惨死,无人能够指证赵如双。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万家灯火通明,还未到晚上休息的时候。杜寅在自己的院子里看了看星星,然后回到了书房。门关着,几个侍妾伺候他研墨,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书籍。

  若不是政见不合,杜寅也不是一个无能之辈。但是如此杜寅,可惜是敌人。

  墙头上一个黑衣男人缓缓抽出了长剑,他深吸一口气,如同猎豹一般借着夜色的掩护,飞身而上。

  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杜寅显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还未来得及取下剑架上的宝剑,窗外已经一道寒芒杀至,他只来得及匆匆招架,几个侍妾惊叫声已经乱做一团。

  “什么人?”

  这里马上会有人来,薛钊不敢多耗时间,他什么也不说,只管疾风骤雨猛攻。有心算无心,加之薛钊的确武艺高强,不消盏茶时间,杜寅已经横死当场。

  门外已经有巡城的军卒在敲门,薛钊狠狠看了一眼几个侍妾,吓得他们不敢说话,这才割下杜寅的脑袋,从院墙飞身而出。

  次日一早,城中再传出小道消息,风后楼之乱的罪魁祸首已经伏诛,此人就藏在奉化城中,昨日夜里被行侠仗义的侠士所杀。这消息并非是郑沣指示和三做的,略一思索,郑沣不禁对那个威严公正的老人李敬产生了几分敬意,这些安排,估计都是他做的。

  而在奉化最后的事情也就此做完。人们似乎都已经传开来说今日郑沣要离开奉化了,早早地便在城外等着。

  五月将至,天气暖和,草长莺飞,但是此等美景,却是蒙上了浓浓的离愁别绪。

  郑沣凌晨时候就见过了梁正俞,梁正俞一直在忙着赶制军械,终于是在天未亮之前完成了那批军械。打发范擎阳带着一支燕池来的护卫护送军械往城外去,趁着夜色,没有人知道这伙人去了什么地方。

  而卯时末,天刚刚亮,郑沣带着一众家丁,还有梁正俞等人便来到府衙,他最后去书房看了看,在大案上放下了印绶。官员们陆续来,心知郑沣要走,都心生不舍。

  刘缘也早早到了府衙,他是因为赵如双被袭击的事而来,看到郑沣,他下意识道:“郑公子,薛钊跑掉了,昨夜打晕了赵如双,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还有校尉杜寅也惨死家中,不知道什么人做的。”

  “好了。”郑沣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我现在已经放下了印绶,奉化城我不再是代守丞一职,任何人属于你分内的请你认真去做,也可以说给段承听,我……到了告辞的时候了。”

  说罢,他转身上了马车,车队摇摇晃晃往城外去。

  车队自然是往城西去,出了城西会有一条官道,去哪里都得先走那儿。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是被城外送行的百姓震惊了一下。城外百姓足有数千,浩浩荡荡,看起来十分震撼。看着郑沣的马车自城中而出,昨日那老者上前道:“往日郑大人离去时没有声张,我们也都不知道。但是郑大人的恩情全城百姓都记在心中,不敢忘记。今日既然我等不能留住郑公子离去,那就恳请郑公子接受我城中百姓真挚地拜谢,既是拜谢郑大人与郑公子的政绩,也是拜谢这大好河山尚且安好。”

  几户人家也上前,他们都是风后楼之事中有家人惨死的,传闻他们也听说了,罪魁祸首的头颅也被李陈世家悬挂在门口的杆上,他们不认识杜寅,但是知道那是让他们这般痛苦的罪人。

  此时他们也是热泪盈眶道:“不论如何,现在罪人也伏诛,感谢大人的帮扶,助我们度过这些艰难地时候,我等拜谢。”

  随着他们的跪拜,身后是无数百姓的拜谢。铺天盖地,齐声说道:“我等恭送郑大人离城!”

  这或许是为官最骄傲的时候,可惜这一切更多是建立在父亲的政绩之上。百姓是可爱的,他们知道安好的不是这个世道,而是这座城。他们知道感恩,所以他们愿意做他们可以做的。

  世移时替,总有一些东西在变化,永恒不变的,是那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

  郑沣不知说什么是好,他冲着跪拜的百姓挥了挥手,然后深深一拜。之后,他转身上马车,留下一道潇洒的身影,往西而去。

  似乎随着他的离去,许多的事情都渐渐告一段落,许多新的篇章也渐渐拉开序幕。只是天地之大,英雄辈出,不知未来这方天地,又会是谁主沉浮。

举报

作者感言

游云书生

游云书生

第一卷结束了,暂时请假几天,有点事,第二卷很快更新。

2020-06-11 19: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