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零售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家兵公厕

诸天零售商 淡漠星 2280 2020.01.18 11:17

  千牛卫头也不抬,声音沙哑:

  “知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放人啊!”

  千牛卫不说话,只是回头看着周寻。

  那俩少年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红衣少年颔首道:

  “千牛卫是家主的贴身侍卫,我记得就算是家主的少爷,好像也没有权利借用吧?”

  千牛卫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周寻抢先说道:

  “借不借用,这是一回事。

  但是周扬辱骂尊上,犯了家法,这又是一回事儿!

  将他押进家族地牢,只要我还是周家少爷一天,我就有权利这么做!”

  “二哥辱骂尊上,这分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敢问少爷可有证据?”青衣少年也来插了一嘴。

  “在场的除了你们都是人证!”

  “是吗?”

  红衣少年上前几步,朝着那二十几个士兵厉声喝问:

  “你们谁听见了周扬当众辱骂家主?”

  一番喝问,一个士兵徐徐站前了一步。

  “很好!做人做事就是要讲究证据,值得表扬!

  还有谁也听见了?”

  这一次,接二连三的士兵们都往前站。

  紧接着二十多人都要往前走,人头攒动。

  周寻紧紧地盯着红衣少年,眼中满是疑惑。

  咻——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红衣少年双拳交叉,浑身鲜红的火焰仿佛要窜上天!

  “烈焰纯罡!攻!”

  伴随着冰冷的话音落下,六道火焰流光快速聚合,从士兵们身边抹过。

  旋即三四个接着三四个士兵发出了痛苦的惨叫,紧接着倒地死亡。

  鲜血瞬间沾染泥地,变得刺鼻。

  前头士兵当场死亡,让人全身发麻。

  余下的士兵纷纷缩手缩脚退了回去,谁也不敢上前。

  周寻怒斥:

  “周立松!

  那是我们的家兵!

  你疯了!”

  红衣少年收回了真气,依旧对于周寻的呵斥不管不顾。

  自顾自的上前几步,当着士兵们的面儿询问:

  “还有谁听到了周扬当众辱骂家主的?

  出列!”

  一番询问,这次再无一人胆敢出来作证。

  红衣少年重新站在了周寻面前:

  “你看啊,都没人证,那你哪儿来的证据呢?”

  “卑鄙!”

  周寻咬紧牙:

  “甜甜姐果然没说错,你就是个疯子!”

  红衣少年冷笑,看着自己的手,慢吞吞道:

  “卑鄙怎么了?你堂堂少爷不做好表率倒凭空污人清白,你就很高尚吗?

  行了!你放人吧。”

  “我要是不放呢?”

  “你敢!”

  “有何不敢!”

  周寻徐徐退后,看着红衣少年说道:

  “三哥四哥如此绝情,我也就没必要袒护谁。

  今天我周寻就把话撂这儿,周扬非进地牢不可!

  有谁敢阻拦,就以阻碍家法的罪名处理!

  千牛卫,立刻执行!”

  周寻命令一下,千牛卫直接撞开了红衣少年,带着拼命挣扎的周扬离去。

  红衣少年二人这下没了办法,纷纷回头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周寻敏锐的一同望去。

  在左手方不到五十步的地方,有一个黑漆漆的小房子。

  周寻皱眉,因为那个小房子,只是看守家族大门的家兵们日常使用的公厕。

  简称家兵公厕。

  这就更让周寻迷糊了,三哥和四哥这个时候看向家兵公厕干嘛?

  正在周寻不解的时候,已经被千牛卫带的偏远的周扬发出了哀嚎:

  “爹!你别看了!

  再不来救我,你儿子就真的要下地牢啦!”

  听到了周扬的哀嚎,周寻顿时心头咯噔,偷偷地伸手进了腰部的衣袋……

  “且慢!”

  果然,周扬的哀嚎声落,紧接着一道雄浑的冷喝声从家兵公厕里头传来。

  士兵们全部吓了一跳。

  面面相觑一番后,一同向公厕投去目光。

  周寻凝视,伴随着雄浑的叫喊,前一秒看见三道身影从家兵公厕里头晃出来,下一秒,三个穿着貂裘长袍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了千牛卫的前头。

  速度之快,功力有多深可想而知。

  千牛卫看见眼前三人,立刻放下了周扬。

  朝着三人拱手作揖:

  “见过大人。”

  “爹!”

  “爹爹!”

  红衣少年二人叫喊着跑了过去。

  周寻攥紧拳头,望着五十步外的那三道人影子,又回头看了看家兵公厕,旋即皱着眉头也走了过去。

  来者,有些出乎了周寻的意料。

  正是伯父他们。

  有他们在,将周扬家法处置就必然不会顺利……

  伯父三人,长得十分相像。

  方方正正的脸上终日挂满着严肃。

  三人同时出现,不怒自威。

  正中间的紫衣中年男人抬了抬手:

  “行了,孩子们开开玩笑罢了,我们又何必当真,放了他吧。”

  千牛卫声音依旧冰冷:

  “少爷口谕,阻碍家法执行者,当论罪处理,还望大人自重!”

  “胡闹!”

  紫衣男人突然怒吼一声,吓得千牛卫手中的周扬连连打颤。

  紫衣男人迅速出手,惊人的紫气从手心中打出。

  一掌未至,千牛卫就已经警觉退避到了三丈开外。

  同时单手拔出了腰间青倌剑。

  冰凉的寒光从三位中年男子的眼前掠过,后者各个眉头紧蹙。

  场面再次紧张起来。

  紫衣中年锐利的眼睛瞥见了赶来的周寻,立刻收手,瞪着周寻道:

  “阿寻,怎么说扬儿都是你的堂哥,你怎能如此绝情绝义来陷害扬儿!

  我都替你爹丢脸!

  这件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败坏的不但是你们父子俩的名声,还有整个周家的声誉!

  你让你爹如何在周家继续立足?”

  “呵呵!大伯,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我们父子了?

  这可不像您啊?”

  周寻看着紫衣中年,淡然一笑。

  没有人注意到周寻的笑中,带着隐晦的泪光。

  紫衣中年怒甩长袖,昂起头:

  “你大伯向来不喜卖关子的人,阿寻做人做事,可再不能这般脾性。

  行了,赶紧放了你堂哥,此事就此作罢。”

  “何时作罢,自然由家父亲口说了算,我看大伯还是先回吧!

  对了还有二伯……”

  周寻侧身对着紫衣中年身后,那个看都不看周寻的黄袍中年说道:

  “三哥意气用事私自杀害家兵十余人,这件事我自会向家父如实禀报。

  如果二伯真心疼爱三哥,自当好心劝说三哥主动跟家主认错。

  我想到时候责罚酌情会轻一些……”

  紫衣中年容不得周寻说完,瞬间真气汹涌的一掌打来。

  周寻跟他距离过近,瞬间胸前中了一掌,当场吃痛飞出了三丈开外,狼狈倒地。

  “大哥!你跟孩子较什么真!”

  紫衣中年身后,二伯和三伯都很是惊讶。

  赶紧拉扯住了还想要冲上前去的紫衣中年:

  “大哥你生气归生气,打人家干嘛!”

  紫衣中年气的长胡子抖动个不停,指着周寻朝他们说道:

  “看看!建锋那个家伙生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男的要不缺胳膊少腿没真气,女的丑不拉几!

  各个还都死犟!

  给他们脸老喜欢不要脸!都什么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