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诸天零售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身份暴露

诸天零售商 淡漠星 2785 2020.01.20 13:36

  蓦然看到一双鞋,周寻警惕的抬起头来。

  但见从茫茫烟雾中,青色身影悄然显现。

  正是丢下周立松不顾的周霆。

  二人目光激烈的对峙,足有一个呼吸的时间。

  旋即,周寻看见周霆背在身后的手徐徐亮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心中暗暗吃紧,周寻的呼吸明显的颤抖起来。

  “要是我死了,今年的家族竞选可就彻底毁了,你可得考虑清楚。”

  周霆闻言,诡异一笑。

  转而将目光从周寻身上挪开,投到了躺在坑里半死不活的周立松身上。

  “我的时间不多,只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我把你们两个都杀了!

  要么你吃下我的药,然后看着我杀了他!”

  周寻咯噔一下,忌惮的看着周霆,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

  “我没有听错吧?你要亲手杀了二哥?”

  “我没功夫回答你这个愚蠢的问题!我给你的选择,只数到三!”

  “一!”

  周寻回头看了周立松一眼,眼神中带着犹豫不决。

  “二!”

  周霆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从牙缝中挤出了饱含杀机的一个字:“三!”

  “其实我俩都还有一个选择。”

  正准备挥手朝着周寻心脏刺下去。

  陡然听到了周寻说还有一个选择,锋利的匕首瞬间静止在距离周寻胸腔不到三寸的位置。

  周寻暗道好险,心脏怦怦直跳。

  “你说什么?”

  周霆抓住周寻,逼问道:

  “你少在我面前卖关子。

  我跟建山大伯一样,最讨厌你这种喜欢卖关子的人!”

  周寻深吸口气,强行镇定。

  看着周霆的眼睛,说道:

  “其实还有最后一种选择,我主动退出家族竞选,你也不用戕害他!

  我们和和气气的处理,不需要再付出鲜血的代价,如何?”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没错,我说的。”

  周霆摸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瓶子。

  血红色的瓶身,看着就透着一种邪门。

  周霆从中拿出了一粒黑色的丸子。

  “你吃下它,我就相信你。

  待你退出家族竞选之后,我再给你解药。”

  “万一到时候,你又不给我解药呢?”

  周霆怒哼,把匕首尖锐顶在了周寻的胸膛:

  “你吃不吃!”

  周寻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办法,只能接过了那药丸,塞进了嘴里。

  本想假装吞下。

  但是药丸本身十分邪门,入口即化。

  滚烫的液体瞬间从喉咙渗透下去,进而全身都透着一种暖意。

  周寻淡然一笑:“还挺舒服的。”

  周霆不屑。

  再自己跳下了坑里,给昏迷的周立松也塞了一颗这样的药丸。

  “这是什么药?”

  带着好奇,周寻问了一句。

  背起了周立松,周霆深意的看了周寻一眼:

  “四年前,让你聚不起真气元珠的药。”

  说完,蹬地而起,借着真气回到了地面。

  轰隆!

  周霆一番话,宛若晴天霹雳,让周寻浑身震颤。

  不由得,脑海里强行出现了一幅画面。

  画面中,十二岁的小男孩卧在病床昏迷不醒。

  床边上站着许多人。

  靠近枕边的那个中年男人身材匀称,穿着朱红色锦袍,眉宇轩昂。

  他便是周家家主,周寻的父亲,周建锋。

  在周建锋的身后,伯父们以及堂兄弟们都在。

  周建锋长叹起身,转身面对着众人问道:

  “难道阿寻就注定要沦为一个废人了吗!

  建胜,你掌管整个家族的药铺,难道都找不出来解药吗!”

  周霆低着头,站在父亲周建胜的身后默不作声。

  旋即,只听见父亲长叹道:

  “阿寻身上的毒素十分霸道。

  毁人丹田的药物,我见过一些,但是像这种能够长期潜伏,在特定时候突然爆发直捣丹田的药,我还真是闻所未闻……”

  说着话,周建胜赶紧跪倒在地,左手背在外,眼睛盯着地面:

  “是建胜无能!我愿受罚,还请家主定罪!”

  家主强忍着怒火,愤慨叹息一声:

  “三哥已经尽力了,我怎能怪罪?

  快快起来吧!”

  周建胜徐徐抬头,眼睛盯着周寻。

  正巧周寻微微眯开了一条缝儿,只看到周建胜好像在盯着自己笑。

  但是少年再次虚弱的晕厥过去。

  摇摇头,周寻不再想这些东西。

  感觉到了外头没有了什么动静,周寻赶紧往上爬。

  艰难的爬上了地面。

  地面上的烟雾已经散开了一些,但是依旧浓稠且呛鼻。

  地上,断臂残肢随时可见,场面血腥。

  远处,千牛卫和伯父们仍在交手。

  千牛卫身上受了伤,周扬也不知道去向。

  “原来你在这里,真让我好找啊!”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男中音。

  周寻警惕回头。

  却见周扬扶着他的父亲。

  他的手中拿着千牛卫使用的青倌剑,朝着周寻一步步走来。

  他颔首,忌惮的看着他俩,自身也在徐徐后退。

  但是受了伤的大腿,此时成为了最大的累赘。

  万分紧急下,周寻只好将手伸进了胸前的衣袋里。

  摸到了一张符篆。

  紫衣中年将手中的剑递给了儿子,盯着周寻,说道:

  “拿去,用这把剑杀了他!”

  “周建山!”

  周寻怒喝: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杀我!

  你们想要竞选名额,那我让你们便是!

  何须明里暗里对我处处针对!

  我可是你的亲侄子!”

  “我呸!

  你少跟我攀亲带故!

  我的亲侄子,早在十六年前就死在胎中了!

  你一个下人之子,还有什么脸面跟我们周家攀亲带故!”

  “什么!”周扬自己都愣怔了。

  回头万分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道:

  “爹!那废物不是我们周家血脉?

  你要是不说我至今都还蒙在鼓里呢!”

  “废话,这也算是家族中一个无关紧要的秘密罢了,他现在要是不跟我提亲侄子这事儿,我才懒得翻出来!”

  二人的对话,听在周寻的脑袋里。

  顿时就炸了。

  周寻眼睛忽大忽小,整个人都愣在了那儿。

  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一个人念叨着:

  “这不可能!

  不可能!

  我重活一世,是个武道废物也就算了。

  怎么可能现在连我最亲的人,都不是我亲人了呢……

  这不可能!”

  念叨着,周寻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动作幅度太大,又被绊倒在了地上。

  一双愤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建山父子俩:

  “这不可能!

  你胡说!

  什么狗屁的家族小秘密。

  完全就是你的屁话!”

  周建山笑容收敛起来:

  “扬儿,赶紧把这只疯狗杀了!”

  “孩儿明白!”

  周扬嘴角上扬,手掌轻轻在青倌剑身上拂过。

  冰凉的剑身迅速产生了湛蓝色的火焰,熊熊燃烧。

  地面再一次形成了薄薄的一层寒冰。

  迈着杀气沉重的步伐,周扬脸上洋溢着丰富的意蕴:

  “难怪是个废物,下人生下来就注定是下人的命!”

  呼——

  青倌剑朝着周寻的脑袋劈砍而下,后者真气耗尽,身体受伤,当时躲闪不及。

  于是闭上了眼睛,泪水溢出眼眶。

  “住手!”

  铿——

  茫茫白雾中,一把青倌剑刺穿了浓雾,打在了周扬手中的剑刃上。

  周扬虎口顿时被震出血,吃痛大叫。

  手中的青倌剑掉在了地上。

  看到儿子失手,周建山心中吃紧。

  赶紧身影闪上前将呆在原地的儿子救了回来。

  嗖嗖嗖——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紧接着一个头戴黑色铁面具,青衣黑披风的千牛卫纷纷出现。

  一个呼吸的时间不到,不仅仅是周建山父子被包围。

  整个家族外大门范围都被三四十个实力高潮莫测的千牛卫给包围住。

  周建山等人傻了眼,顿时说不出话来。

  周寻身旁,那身材臃肿的千牛卫捡起了他的青倌剑。

  利剑入鞘,睥睨着周建山说道:

  “奉家主令,前来唤几位大人速回家族正堂。

  长老会议就要开始了,请几位大人最好不好迟到!”

  闻言,周建山暗暗吐出了一口气。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清了清嗓子,才对那千牛卫说道:

  “烦请回去禀告家主,我等马上便到。”

  “另外——”

  这时候,周建山身侧,另一位千牛卫开口,让周建山身子下意识的后仰。

  意识到自己失态,又赶紧收敛起来。

  那千牛卫对着周寻说道:

  “这次长老会议与少爷有关,家主命少爷务必到场,我等亲自前来护送。”

  千牛卫的话交代完。

  周寻也不回话,呆滞的转身。

  一瘸一拐的朝着家族中心方向走去。

  臃肿千牛卫深意扫了周建山等人一眼,便率领着其余人跟随周寻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